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零六章:欺诈

    “原来不是丧尸啊,可这副模样也有点……有点……太丑了吧!”李晨阳蹲在笼子旁边,好奇的打量着她本来的模样。

    这话虽然伤人,但是一点毛病没有,确实太丑了,整个人瘦得没有一点脂肪,感觉稍微用点力,就能拦腰掰折她,皮肤像是沾湿后风干的卫生纸,皱皱巴巴的,还是黑灰黑灰的。

    “混蛋!你才丑……”这句话严重的刺激到了对方的自尊心,女人忽然默不作声,低头啜泣起来。

    “收起你那无聊的自尊心吧!末世之下容貌能有什么用,你是那种靠身体换取生存的人吗?无聊!”

    王河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李晨阳,俯视着跪坐在笼子里的人,问道:“既然不是丧尸,为什么要攻击我们,还要扮成丧尸的样子?”

    “无聊?你说我无聊?你们没有变成这样,当然不觉得有什么所谓,你知道我为此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女人愤怒的扑向王河,却被带电的牢笼,直接电的倒飞了回去。

    “这笼子不错,回头多做几个,以后用的上。”王河根本不以为意,反而赞叹起张兴凯的手艺来。

    “好嘞!回头我就做它十个八个的,哈哈哈!”张兴凯也是一夸就灿烂的主,一听表扬,叉着腰哈哈大笑起来。

    “她没事吧?不会给电死了吧?”

    同为女人,吴婷还是比较同情对方的,不过不是同情她的处境,而是对方的样貌,女人都是在意自己容貌的,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换做是自己,可能不还不如对方坦然。

    “不会!不会!我设定好了电压,现在是最低档,电不死人的,最多昏迷一会。”张兴凯说道,对自己的作品,他还是很自信的。

    “你说的有道理……”躺在笼子里的女人忽然说道:“容貌有什么用……丧尸不会因为长得好看就不吃你,长得丑就抢着吃。”

    她挣扎的坐起身,刚才的电击让她短暂的昏迷了一下,也冷静了许多,女人表情带着些许的释怀说道:“在丧尸眼中我们是公平的,都是可以吃的猎物,想生存下去只有拼命搏杀,我又何必为了自己的模样暗自神伤……”

    王河蹲在笼子前,平视着看着对方,点了支烟扔进了笼子,自己也点了一根,浓浓的吐了一口烟,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捡起烟,狠狠的嘬了一口,咧嘴一笑:“颜乐乐!你呢?”

    “王河。”

    “想知道我能力的秘密?”颜乐乐抽着烟,斜着眼看向王河,后者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

    “我要吃饭,还要酒,当然……”颜乐乐扬了扬手里的香烟:“这个也不能少。”

    “管够!”

    注视着王河的眼睛好一会,颜乐乐不再讨价还价,连抽了几口烟,然后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不是我在隐瞒,你要是愿意听,我可以从头说起。”

    “说!”王河干脆坐到了地下,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是云顶山养老院的义工,噢,就是山下那个养老院,它和那个疗养院是一个老板开的,别看是养老院,老板心可黑着呢!我和你说,那老板抠门的要死,给老人吃的饭都……”

    “说重点!”王河快崩溃了,赶紧揪住她越来越偏的话头。

    “哦!对对对,不好意思哈,我这个人说话爱跑题,平时总和大爷大妈聊天,习惯了,那些老人太孤独了,逮住个人就没完没了的聊,要是话不多,还真应付不来,哎!你干嘛呀?重点!重点来了……”

    看到王河黑着个脸准备站起身走人了,颜乐乐这才赶紧抓住重点说。

    “那天死了好多人,当时我们正在办联欢会,老人嘛,就喜欢热闹,老板也来了,还带了好多吃的喝的,可是转眼间,他就在我面前爆成了肉渣,养老院里乱成了一锅粥,所有人都在逃命。

    一些老人说自己老了,跑不了了,说我还小,别管他们了,赶快跑,我吓得腿肚子直抽筋,站都站不起来,最后老人们为了救我,吸引着丧尸走远了,我躲在桌子底下才活了下来。

    等到周围都安静下来的时候,我才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到处都是死尸,还有那吃人的怪物,我想逃出养老院,可是门口有好多丧尸,我根本出不去。

    好在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养老院里有十几个人幸存了下来,是他们救了我,领头的那个人和你一样,力气很大,很厉害,他带着我们逃了出来。

    不过没人知道该去哪里,起初大家都想着逃离这里,去城市里寻找救援,但是当我们冲出去的时候,却遇到了更多的丧尸,被逼无奈,我们只好向山里走。

    一路上,我们一边战斗,一边逃跑,短短几公里的路,我们就死了一半以上的人,我也受了伤,好在我的愈合能力很强,头领说,我可能和他一样是个能力者。

    但是具体是什么能力,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试过很多方法,我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比普通人稍微强一点。

    等我们到了这里的时候,才发现山庄也没有比下面好多少,好在丧尸数量少了许多,我们偷摸的进来就遇到了这里的幸存者,他们接纳了我们。

    这时候还有电,也能上网,我们这才知道世界各地都出现了这样的灾变,于是我们一共五十多个人,分成了两派,一派想要突围出去,寻找军队的救助,一派认为不如固守,等待救援来的安全。

    我是支持突围的那一派,我们为此争论不休,最后一致决定不管如何,为了更好的生存先把山庄的丧尸清理掉,收集更多的物资才是最关键的。

    于是我们两派又团结了起来,开始打扫这里的丧尸,一开始很顺利,除了首领,还有一个音波能力者,可以用声音震爆丧尸,以他们两个为主力,我们其他人配合,很快就清理了一多半的丧尸。

    但是没想到的是,山下还有幸存者,他们逃了上来,同时还引来了一大片丧尸,将我们之前的努力全部打回原型,我们五十多人只剩下这几个人还活着,其他一大半都死在了酒楼后厨里。

    音波能力者震死一大片丧尸后被撕碎,首领为了掩护大家,被丧尸咬伤,变异成了巨尸,我带着其他人逃到了楼上躲了起来,可丧尸穷追不舍,直到把我们逼上了四楼。

    尽管我们已经堵死了楼道,丧尸还是扑了上来,那些东西根本挡不住它们,我当时吓坏了,满脑只想着一件事,‘看不到我们,看不到我们……’

    奇迹发生了,丧尸冲破走廊的封堵后,就站在我们的面前,可就好像看不见我们一样,我这才意识到这可能就是我的能力。

    后来,我用这个能力让丧尸以为外面有人,所有的丧尸都追了出去,西面不是一处悬崖嘛,所有的丧尸都从那跳了下去,然后可能是我消耗过度,就昏了过去,整整睡了两天才醒。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越来越瘦,吃多少也没用,加工厂里全是牛肉和乳制品,我一天最少吃十斤的食物,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后来食物快要吃完了,我也不敢再那么吃了,也瘦的更快了。

    好了,这就是我的能力,具体是怎么运作的,我真的不太清楚,抱歉,让你失望了。”

    王河不确定对方有没有说谎,但是他不认为颜乐乐有说谎的必要,沉吟片刻,继续问道:“那你抹除他人记忆的能力是怎么回事?”

    “那个呀!”颜乐乐伸手又讨要了一根烟,巴巴的连抽几口,那姿势像极了农村村头抽着大旱烟的老汉。

    “那个也差不多,后来丧尸清理没了,又有幸存者来到了这里,我们就好心接纳了他们,可他们要么对限量分配食物不满,要么就是仗着自己有武器要独占这里,还有要杀我的。”

    “杀你?为什么?对你的能力忌惮?”

    “才不是,他们说我是丧尸,别看现在人畜无害的,将来一定会咬人,好在大家对我很信任,帮着我合力将他们赶了出去,可他们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找我们的麻烦……”

    “所以你干脆扮成丧尸吓唬他们?”王河接茬道。

    “对!我把大家在对方的眼里变成丧尸的样子,我自己的样子没办法改变,好在我本来长的就像,稍微化化妆就行。”颜乐乐自嘲的说道。

    “一开始还管用,后来就不行了,有的人根本不怕,所以我就想,要是能让他们忘记这里的事就好了,没想到实验了几次,真的成功了。”

    “你的能力范围是多少?”王河对此很疑惑,没有进入山庄时看到的景象就是伪装后的样子,在高空侦察时也是如此,这种能力范围似乎有点大的可怕了。

    “抹除记忆的话,大概在五百米范围内,修改视觉的话,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需要精神力去修改,而是你看到我改变的画面后,你的视觉自动接收了,然后主动让大脑承认所看到的真实的。

    就好像……嗯……怎么说呢……就好像我吹牛,吹得又不是那么玄乎,所以你就相信了,所以我管我的能力叫做欺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