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百零三章:冷库

    “哒哒哒……”

    王河刚刚露头就被迎面而来的子弹给逼了回去,不过那短短的一瞬,已经足以看清,开枪的正是吴婷和石冲。

    “是我!你们干什么?”王河擦了一把冷汗,这几枪差点就爆了他的头,头盔都被打歪了,头盔上面擦过的弹痕,证明着刚才他有多么危险。

    “王河?你怎么在这?”房间里吴婷惊异的问道,那语气好像没想到王河会出现一样。

    “什么王河?你在胡说什么?”石冲大声喝了几句,抬枪又是几个点射,子弹擦着门边而过。

    “你疯啦,那是王河!”吴婷一着急,抬手就是一拳,砸在了石冲的脸上,后者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头楞了一下,这才大喊道:“王河?头?你怎么在这?”

    王河再次探出头,小心的确认他们不会再次开枪,这才走进屋内,神色复杂的看着两个莫名其妙的战友。

    “你们搞什么啊?有这么紧张么?”

    “你怎么也不在无线电里先说一声就跑过来了?吓我们一跳。”吴婷埋怨道,上前前后左右的看了又看:“没事吧,没伤着你吧?”

    “没事!还好我反应快,我在无线电里呼叫了你们好多次,都没有答复,才过来的。”王河也是冤得慌,差点被队友搞个乌龙,还嫌没有提前联系,谁会拿命开这种玩笑。

    “还有那半边的走廊,我们一起搜查一下,该出去了,这里不对劲……”

    刚踏出办公室,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对面走廊蹿了出来,一眨眼的功夫就向楼下跑去,王河一看,大喊一声:“站住!”就追了出去。

    跑到楼梯口,人影已经消失在楼梯下面,三人毫不犹豫的追了下去,同时王河打开无线电,迅速转换频道,大喊道:“胖子,发现可疑目标,从现在起,这个酒楼出去的东西都给我盯死了。”

    “知道了!”李晨阳马上调整黑鹰身上的摄像头,缩放画面,设置镜头跟踪,思思的盯住了酒楼周围所有的情况。

    王河三步并作两步,连连跃下楼梯,可惜他们不是李金钩那样的速度能力者,始终慢上一步,只依稀看到一个人影在楼梯底部一闪而过。

    等他们到了一楼的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目标的踪迹,王河急忙对着无线电喊道:“看到有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出去了么?”

    “没有啊老大!什么都没出来!”

    “该死!后门!”王河马上就想到了对方可能是穿过后堂,从后面跑了,急忙拔腿就追。

    “他在和谁说话?”吴婷在后面,看着王河就像是发疯一样,不由的低声问向一边的石冲。

    “不知道!头最近从刚才开始就神神叨叨的,先跟上吧,别出什么意外。”石冲也是面色担忧的样子,两个人急急的跟在王河的身后。

    如果王河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恐怕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只顾着一门心思的追人了,事情似乎开始向着越来越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了。

    三人一阵风似的冲过了后厨,毫不顾忌的踢踏着满地堆放的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刚才为了降低噪音,才小心的避让,现在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任由这些瓷器被踩碎踢烂。

    “啪唧”似乎是什么柔软的东西被一脚踏碎,还有东西摔落发出的“嘭嘭”声,王河顾不上看是什么,一脚揣开门就冲到了隔壁的配菜间。

    “胖子,后门有人出去过么?”

    “没有!”李晨阳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从刚才开始,就没有任何东西出现在画面上过。

    “去哪了……”配菜间宽敞明亮,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王河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停在了冷库。

    他上前一拉门把手,门开了……

    王河清楚的记得,这扇冷库门本来是锁着的,不用多想,那个人影肯定在里面,他打起手电向冷库里面照去,一股子让人作呕的味道迎面扑来,差点没熏得王河背过气去。

    好一会,王河才算适应了,重新拿起手电寻找,一扇扇腐坏得肉品,还挂在挂钩上,已经成了黑色,还流着腐烂后的油脂,或许是一直在冷库里的原因,倒是没有被食腐昆虫寄生产卵。

    要是在搭配点蛆蝇之类的,他就不打算进去了,直接扔瓶汽油烧了拉倒。

    随着手电光的照射,在最里面的角落,似乎看到了什么,王河蹲下身子,用手电照了一下那个方向,果然有个人蹲坐在那里,双手抱膝,脑袋深深的埋在双腿之间。

    “出来!”王河喝道。

    那人好像颤抖了一下,就没有了其他举动,王河举枪对空开了一枪,对方似乎抖得更厉害了,王河怒喝道:“出来!再不出来开枪了。”

    对方依旧没有反应,看样子好像吓坏了,还有许多疑问没有解开,王河当然不能真的开枪打死他,心下一横,端着手枪就走了过去。

    刚走了没几步,身后的门“哐”一声,关上了。

    “什么情况!”王河傻了,吴婷和石冲一直跟在身后,不可能任由别人把门就这么关上,他急忙趴在门上,隔着那面小玻璃窗向外张望,却没发现两人的踪影。

    头从发胀,开始变得隐隐作痛,越来越发蒙的脑袋,让王河的视线也变得模糊里起来,回想起来似乎从刚才到了冷库门口,吴婷二人就没再说过话,当时自己注意力全放在了冷库里面,完全没发现他们的异常。

    “对了!那个家伙……”他突然想来冷库角落里还有个人,王河一转身,手电照向角落,那里哪还有人,角落里空空荡荡的,仿佛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

    去哪了?王河举着手电在冷库疯狂寻找起来,除了坏了的冷冻肉,什么都没有找到,最后反而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发现一具尸体,看上去像是丧尸的,没有腐烂,却干瘪的像一幅骨架,应该是长时间没有进食导致的。

    看尸体的着装,很想刚才在角落的那个人影,可是一具尸体,是不可能自己来回的跑吧,而且刚进来的时候,门口可没有这么一具尸体。

    “不对!不对!这是怎么回事?”王河的大脑因为头疼已经无法冷静的思考,加上不流通的空气,和恶心的气味,他胸口一闷,“哇”的吐了起来,连眼泪和鼻涕都流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吐了的原因,那种憋闷的感觉好了很多,王河恢复了少许冷静,回想从进了这个山庄开始,经历过的所有事情,所有不正常不符合逻辑的细节,他渐渐的确定了一件事。

    他们被攻击了,从进入山庄的那一刻就遭到了攻击,对方的手法比发电厂的操控者手段更高明,能力更强,王河确定这同样是一名精神异能者。

    对方很强,带有屏蔽头盔的他们也没能防的住,而且智商要比操控者高的多,从整个山庄的布局,和步步为营的策略,王河深信对方绝对比丧尸要有头脑的多。

    他缓缓的起身,刚才鼻涕眼泪的流了一脸,都没来得及擦去,王河从包里拿出水瓶和毛巾,将毛巾打湿,慢慢的擦起脸来,黏糊糊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不用看,手里的毛巾一定被血染的血红,那“眼泪”和“鼻涕”干巴在脸上的感觉,分明就是血液,湿毛巾擦过许多遍后,才舒服了一点。

    王河把擦完脸的毛巾折了几下,抬手系在脸上,挡住了口鼻,恶心的气味减轻了许多,又喝了几口水,他突然笑了。

    “你很厉害!我得承认,但是你搞错了一件事,我不是精神力能力者,这扇门困不住我!”

    王河像是自言自语般对着空气说话,旁边有人的话一定会觉得他是个精神病,王河微笑着,像是和多年未见的老友叙旧一般,继续自顾自的诉说着。

    “悄无声息的影响我的大脑,让我和他们一样视觉出现错误,还要无时无刻的影响我同伴的记忆,又要压制我的精神力,让我无法感知你的存在,关键是还要强行穿过我们带的屏蔽头盔做到这一切。

    很难吧?”

    王河脸上的笑意更胜,拉下毛巾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大声说道:“我感觉现在舒服多了,看来你也很有兴趣听下去,是不是很想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

    好!我就告诉你吧!

    刚进入山庄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件事,这里太干净了,也太乱了,很矛盾吧?我猜……你也没有办法,因为有太多东西你无法掩盖,只能将它们想办法幻化成——至少是在让我们看上去是正常的。

    比如横在路中间的长椅,亦或者乱摆的花盆,对了!那些冥币,虽然图案和面额确实是天地银行出品,但那手感……你知道我摸过多少钱么?我一个做小生意的,和那些大老板不一样。

    他们每天大额的资金全凭转账,我嘛!十几年了,天天摸钱,闭着眼一搓就知道真假币,所以当时我就怀疑,看似正常的外表之下,会不会是骚乱过后的狼籍。

    其实那些长椅、花盆、垃圾桶、商贩推车,不是尸体就是毁坏的物品吧?还有后堂,那满台满地的锅碗瓢盆,这是个酒楼,不是个卖餐具的,用的着那么多嘛?

    那些都是碎肉残肢吧?后堂,其实就是一个屠宰场,一个满是屠杀过后,一片狼籍的屠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