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九章:融汇

    当王河背着长槊,带着来福回到西门的时候,大伙都被他的造型逗乐了,当得知马槊来历的时候,又纷纷好奇了起来,毕竟没有人不知道那位将军的传说。

    “这也太重了!”作为使枪爱好者,李金钩第一个要求尝试一下,刚握在手里,就差点被槊给带到,王河故意没说这马槊的重量,就是想看看他们的糗样。

    李金钩也就挥舞了几下,就对这杆马槊失去的兴趣,石冲也掂了掂重量,表示太重,吴婷只是看了看,连上手的兴趣都欠奉,只有李晨阳还有模有样的挥舞了几下。

    “老大,这长枪我喜欢,你看我拿着是不是很帅?给我吧!”李晨阳摆了个骚包的造型,自以为很帅的样子。

    “一边待着去!”王河攥住槊杆,轻微的一拉一推,只听马槊“嗡”一声抖了一下,随着槊鸣,李晨阳直接被震得向后退了十几步才停下。

    “什么长枪,这叫马槊!连抖棍都接不住还想要这宝贝?纯属浪费,要不你好好学学功夫,我再考虑考虑。”王河不会用槊,但是棍法和枪法多少都会点,这个抖棍不过是棍法里发力的一种方式。

    初此之外,还有“抖大杆”,抖大杆算是一种训练方式,这些技巧王河和刘达星学过,但是几乎没怎么练过或者用过,不过他的悟性非常的高,几乎上手就会。

    抖大杆的三种抖法王河都来了一遍,这马槊的长度非常适合,就是太重了一些,三下三响,看得众人眼睛都直了,只有王河自己知道距离“抖送缠拿,惊崩连贯”还差得远,看来以后要适当的加强下锻炼。

    虽说自己擅长的是刀法,对长兵器并不算熟悉,但万事万物都是相通的,自己也曾领悟过以弓之术运刀法,以身为弓,以刀为箭,如今与刀法融会贯通,也算略有小成。

    如果把所知的棍法和枪法融合在这使槊的手法里,再揉合刀法,必能让自己的刀术更近一步,而且本就有枪刀一体的刀法,以前的苗刀不就是嘛!

    以弓运刀,是发力方式,以枪运刀,是技法的表现,加上刀本身的特质,不管哪一种技法,最关键的还是个运字,如何运刀才是刀法的精髓。

    何为运?除了流畅的挥舞手中刀刃,将刀作为身体衍生的一部分外,更为关键的是灵活的身法,再迅猛的发力方式,也需要腰腿的支持,再眼花缭乱的技巧,也需要行云流水的走位和挪移。

    王河突然想明白了刘达星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剑走轻灵,刀行厚重,枪挑群雄。说的可不只是这三种兵器的特点。”

    这句话,无非就是三个关键字“走、行、挑”,三个字很精辟的概括了三种兵器的特征和用法,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意思,王河一直都不明白,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懂了。

    身以轻灵之姿,用势以踏中宫,技扫八方之敌。

    这是刘达星留给他的宝贵遗产,回想起来自己虽然和对方学习了很多技巧,但因为进化的原因,学习的速度很快,从来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些技巧其中蕴涵的智慧。

    从学会到现在,几个月的时间,才在一次一次的生死之战中,将这些技巧真正的掌握,这一刻王河再回想起,在玉泉山下池塘边,那个老人说过的每句话,句句都是对武技的真理感悟。

    虽然相处时间连一个星期都不到,但刘达星对他是真正的倾囊相授,自己却连一句老师都没有尊称过,如今老人家早已逝去,此刻王河才感到一股莫大的悲伤涌上心头。

    他持槊而立,低头不语,众人因为事务太多早已散去,唯有吴婷看出了端倪,从背后轻轻拥抱住王河,将头靠在王河厚实的肩上,默默不语。

    “婷!有时间了,陪我去看看老师吧!”

    “嗯……”

    “姐夫!有发现!”

    李金钩忽然瞬息而至,打断了两人的思绪,穿上了李晨阳连夜为他赶制出来的鳞甲,身法更是神出鬼没,他一脸兴奋的汇报着刚才后勤人员的发现。

    “是清理尸体的后勤人员发现的,他们在体育馆找到了我们侦察人员的尸体,但是没有发现卡利,就是扔纸条的那个侦察兵,后来在体育馆的泳池里找到了,他还活着!”

    “什么?还活着?”

    王河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鳞甲尸只会把吃剩的食物丢进建筑物里,换而言之就是杀死后才会丢进去,鳞甲尸的攻击方式很是单一,但是也很致命,一般都是从胸膛将猎物一分为二。

    能在这样的伤势下还活着,除非卡利是和石冲一样的细胞进化能力者,即使是吴婷、李晨阳几人受到这种致命伤,没有得到及时救治的话,也很难活下去。

    “现在他人呢?”

    “卫生司的人员在救治,胖子也赶过去了。”

    也难怪李金钩这么兴奋,现在神箭军团两千多人,拥有能力的不过几十人,大多还难堪大用,这个卡利心思慎密,遇事冷静,而且危难关头首先想到的是同伴的安危,如今成了能力者,那对军团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走!带我去看看。”

    李金钩带路,三人快步来到简易医疗帐篷区,这里全部是刚刚救出来的幸存者,大多没有什么伤病,只是营养不足,导致有些虚弱而已,不久就会随一批物资先行回虎山。

    大量身穿防护服的后勤人员将尸山中有用的尸体拖了出来,由卫生司的防疫人员消毒清理,然后分解出有用的材料,再将没用的其他部分拖走,集体焚毁坏。

    分解出来的材料,也会在医疗帐篷里进行进一步的处理,幸存者一开始被这场面吓得面无血色,搞不清这些人是要做什么,在专业人员的解释下才明白,渐渐也就适应了。

    卡利躺在临时手术台上,身上已经被清理干净,胸口有一道从左肩到胯部的巨大撕裂伤,医护人员正在从他扯裂开的伤口里向外夹着什么东西,走进了一看才发现居然是蛆。

    李晨阳见王河来了,摘掉口罩擦了把汗说道:“他的情况很不乐观,看伤口的愈合情况,卡利应该是被当场撕成了两半,仅在胯部连接着一点,上半身几乎是完全被撕开。

    好在他在失去意识前,将身体抱在了一起,然后滚进了泳池,爬上一张漂浮的座椅,他本身并不是细胞能力进化者,只是运气够好,内脏器官暴露,却没有多少缺失。

    而且他应该是个脑部进化者,虽然失血过多,恢复力还是发挥了作用,也幸亏发现的及时,否则再耽搁个一半天,就真的没得救了。”

    “他身体里怎么会有这些玩意?”王河指着器皿盘里还在蠕动的蛆,肥肥胖胖白花花的一大堆,让人直犯恶心。

    “这已经是清理了三次了,刚救回来的时候,他部分肌肉和皮肤都已经腐烂,内脏也不同程度的腐坏,叮满苍蝇和蛆虫,这些东西我已经留了一些样本,都是变异过的。

    它们倒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是受到刺激就会反击,幸好带了这种防护服,它们连橡胶手套都能咬穿,对这防护服倒是无可奈何。”

    “那他能挺过去吧?”王河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就觉得浑身膈应,不免有些担心。

    “没问题,伤势已经控制,腐烂的肌肉和内脏已经切除,还注射了一些进化原液,虫卵和蛆虫一会就清理干净了。”见王河还有些不放心的样子,李晨阳拿出一个长方形匣子。

    “放心吧!不会留下一丁点的,针对你说过的寄生变异蚊,我专门开发的扫描仪,专门扫面寄生虫之类的东西,检查的可仔细啦!”

    再看医护人员,一边扫描,一边将任何可疑的东西用夹子夹出来,王河这才放心,实在是水塘的经历给他留下太多难以磨灭的记忆。

    “对了!老大!还有件事,后勤人员在处理生物科学大楼的时候,发现有一间地下室,从现场留下的东西来看,应该是一间生物实验室。

    他们发现大量的实验数据和药剂,这些东西我还没有看过,但是我想应该会和那些鳞甲尸有关,而且生物科学大楼下面还不止这一间实验室。

    我曾经在这里上过一段时间学,主修的就是生物科学,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实验室的存在,我觉得有必要彻底清查一下。”

    实验室?不用想就知道,这些偷偷躲藏在地下室的实验,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或许那些鳞甲尸的任务,就是看守这些实验室。

    王河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上官清瑶、徐志忠,以及诺亚组织,他们似乎对这些方面一直都很感兴趣,王河有预感这些一定与他们脱离不了干系。

    “好!这里忙完以后,你组织人手,需要什么尽管说!给你两天时间。”

    “两天?老大!这时间也太短了。”李晨阳臭美苦脸的,要知道清查这些实验室需要一定的知识基础才行,现在仅凭他一个人很难在短时间里,搞清楚实验室究竟在研究什么。

    “这里不能耽搁太久,查到多少算多少,剩下的打包拿回去。”王河知道他的难处,顺口说道:“小妍不是也来了么?让她帮你吧。”

    李晨阳难得脸红了一下,慌乱的带上口罩,含糊的回道:“好吧,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