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六章:欲望

    欲望是滋生的,王河随手拉过来一个碎片,感受着上面无尽的渴望,狂乱暴虐催促着鳞甲尸去无尽的吞噬,但这并不是王河需要的,他需要的是更深层的。

    丧尸的欲望简单而存粹,即使是变异的更强的鳞甲尸,也摆脱不了最基本的欲望,进食,摄取能量,变异,然后进化,只要找到那个碎片……

    王河眼前一亮,一片碎片上的信息,散发着想要向更高级迈进的渴望,希望拥有智慧,拥有支配的权利。

    “就是它了!”

    王河一把将碎片拽了过来,将碎片里的信息开始修改,尝试加入了保护自己就可以强大的信息,但是刚加入的信息很快就消散了,他明白,这是逻辑上有问题,自己的精神力还不足以改变丧尸的基本逻辑。

    那就加入吞食同类会加速进化,反正丧尸也有捕食同类的习惯,将捕猎的优先级,从人类改为同类,这样更符合逻辑。

    修改完信息之后,王河发动精神力,摧毁了这个碎片周围所有的欲望,短暂的混乱后,碎片开始恢复,王河随便拽过来一个,感受着上面的信息。

    成功了!信息基本没有太多的变化,依旧是进食,强烈的进食欲望,只不过进食的目标变成了同类,它会优先选择鳞甲尸作为猎物。

    欲望之间的传递迅速的,顷刻间,所有的欲望都被修改,王河退出了精神世界,完全操控丧尸他还做不到,但是改变它们的行为已经没有问题了。

    一睁眼,就看到李金钩好奇的看着他,事先打过了招呼,所以对方也不着急,但是看到王河只是闭了一会眼,还以为他遇到了什么麻烦。

    王河迫不及待的想试试自己的成果,对着下面喊了一声,片刻后就出现了第一只鳞甲尸,还没等这鳞甲尸展开现身后的第一击,另一个红影出现,瞬间将它扑倒。

    两只鳞甲尸纠缠在一起,一只想要摆脱,却总是像被黏住,总也甩不开另一只的纠缠,终于忍无可忍发起了反击,其他的鳞甲尸出现后,通过震动发现两个搏杀的都是同类。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开始向它们围了上去,片刻后向被精神力操控过的那只鳞甲尸扑了上去。

    “好机会!”王河大喜,一招手带着李金钩和来福就跳了下去,趁着它们内乱,两人一狗开始玩命的向楼下跑去,直到跑到一层,想起下面令人恶心无比的尸山,王河一头撞向玻璃。

    反正也不高了,下面不过是三层楼的教学楼,三层不过十多米的高度,但是当他撞开玻璃后才发现,距离地面居然有三十米,这才想起来,下面三层都是阶梯教室。

    还好王河的反应快,抽刀刺墙,划破了大一片玻璃后,终于卡在了地板与天花板的钢筋混凝土之间,可是玻璃破碎后,大片的尸体从教室里流了出来,王河还是没逃过尸山的“洗礼”。

    紧跟着李金钩也跳了下来,他以为王河是故意的,盲目的信任让他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了下来,好在有王河接应,在空中抓住对方的手,缓冲了一下,又继续抛了下去。

    李金钩落地一滚,平平稳稳,接着来福也跳下来了,一路上它都是有样学样,总之跟着做就没毛病,这段时间吃的太好,一下四百来斤的体重就落到王河的手里。

    同样缓冲了一下,来福也是安稳落地,可这混凝土实在无法承受了,咔嚓一下裂开,王河平躺着落在了地上,当时差点摔的没背过气去。

    李晨阳、来福,你们这一人一狗俩胖子,上辈子欠了你们多少债,这辈子是专门来坑我的吧!

    王河恨得牙痒痒,好不容易匀上口气,赶紧向校外跑去。

    全力奔跑下,几分钟就和在校外的李晨阳回合了,不过王河身上的那股味道,差点把李晨阳给熏死,拖过来几桶水给他冲了两三遍才稍微好点。

    “吴婷那边怎么样了?”王河一边补充弹药和补给,一边问道。

    “嫂子那边很顺利,有二十八个幸存者,预计十五分钟后全部带出来。”李晨阳嚼着一块肉,眼睛盯着显示器,上面显示的画面正是吴婷带着一群人,快速的穿梭在校园的道路上。

    这些幸存者各个面黄肌瘦的,不过体力都还不错,说明他们相对食物还算充足,幸存者们为了防止自己不小心发出声音,都在嘴里咬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虽然这样会呼吸不畅,但总比招来鳞甲尸好。

    “毛毛!我们去接应一下。”王河装好几个手雷,没带枪械,因为对付鳞甲尸也没什么用,李金钩也没带热武器,装了不少的烟雾弹和几柄投枪。

    两人再次进入校园,来福的形象太过吓人,怕把幸存者吓的失声尖叫,这次就没再带它进去,况且,也没什么用,它那一根筋的攻击方式也伤不到鳞甲尸。

    两人快速的接近吴婷等人,几分钟后在一个路口双方碰头,简单的手势交流后,王河负责断后,李金钩将其中体弱无力者先行带出校园去。

    一切进行的十分顺利,训练有素的配合下,这二十多人已经接近了门口,然而越是到了最后的关头,越是容易出错,一个看上去体格还算强壮的人,突然加快了步伐。

    当他快要跑到校园门口的时候,因为太过激动,一个没留神,脚下一绊摔了个跟头,嘴里咬着的书,也随之掉落,不由的喊出一声:“啊……”

    这一声极其短暂,幸存者也知道不能发出声音,连忙强忍住了,但以为时已晚,王河上前一把抓起他就丢到了门外,红影一闪,一只鳞甲尸已经攻了上来。

    双刀已经架在胸前,将双爪挡了下来,李金钩一闪到了跟前,手中黑枪慢慢的捅了过去。

    但是鳞甲尸的突然出现,把还没有全部跑出校门的幸存者们吓了一跳,尤其是那全身血红色肌肉和血管的造型,更是让几个人失声尖叫了起来。

    王河暗道一声要遭,急忙后撤,冲进人群也不管他们会被摔成什么样,抓起人就向外扔,吴婷等人也一手一个拽住就向外跑,连来福都冲了进来,帮助最后几个人撤离。

    十秒到了,红影频闪,又是十一个鳞甲尸出现,李金钩索性放弃了进攻,改为救人,把最后几个人也给带了出去。

    鳞甲尸没有攻击到目标,没待多久一个闪烁,全部消失不见了。

    “少了三个!”王河一喜,看来那只被精神操控的鳞甲尸,拉个两个垫背的,这结果还真不错。

    “联系家里,把这些人接回去。”王河想起刚才乱跑的那个家伙就一阵不爽,要不是他,也不会都快安全了还惹上麻烦:“在这太碍事了!”

    “你什么意思?你个臭当兵的!”王河随意的一瞥,脸上不耐烦的表情,正巧被差点害得大伙团灭的男人看到了,顿时不满的骂了起来。

    “说你呢!你知道我是谁么?”男人上前一把扯住王河的衣服,嚣张道:“救我是你应该做的,知道我大伯是谁么?我可是李氏家族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巴掌打的闭了嘴,王河可不玩什么装逼打脸,扮猪吃老虎的戏码,直接打到对方不能说话。

    “这种垃圾怎么也救出来?”王河不满道。

    “你不是说缺奴隶嘛?”吴婷反问。

    “哦……也对!不过太烦了,把舌头拔了吧!”

    “好,一会我就拔!”

    “大哥我错了!做牛做马我啥都能干,别拔我舌头……”

    “真tm烦!”

    “……”

    男人捂住了嘴,一点声音也不敢出,这些人根本不讲理的,可怜自己一个材料学的硕士研究生,要被当成奴隶,还不敢吱声。

    “法学院根本没有食物和水源,这些人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李晨阳好奇的问道。

    “他们说灾变时法学院正在院庆,几乎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在法学院的餐厅聚会,只有他们几个留在了法学院,他们有一些是值班的老师,剩下的都是材料学和法学院的学生。”

    “怎么还有材料学的?”

    “是在联谊,材料学的男生和法学院的女生,法学院就平时人很少,加上院庆,法学院大楼里就没有其他人了,这些学生约好了在法学院的地下室聚餐约会。”

    “哦……说白了就是约炮友呗……哎呦!”李晨阳被一锤打了个大包,敢怒不敢言。

    吴婷翻了个白眼,恨不得再给他一锤。

    “结果灾变就开始了,他们食物吃完了,好在在地下室找到一个酒窖,靠里面的存酒坚持了下来。”

    “他们还真幸运啊!”王河不由的感慨,喝了几个月的酒,居然还是生龙活虎的,胃没穿孔简直就是个奇迹。

    “这里的事情算是解决了一部分,剩下的就是那十二只鳞甲尸了,不解决了它们,我心难安呀!”

    “确实,虽然我们现在发现了它们的弱点,但是……同时面对十二只,有点棘手。”李金钩刚才差点就解决一只,但是真正动手的时候才知道,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