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五章:操控

    “改变空气?”李金钩不明白,确实也让人很难以理解。

    “我也说不清,你看它被攻击时,就像是被攻击携带而来的空气吹走的一般,就好像你用尽全力击打一个漂浮在空中的羽毛,用再大的力气也只是让羽毛飘得更远。

    我想鳞甲尸像鳞甲一样的皮肤,大概能把它的身体包裹在一团空气中,改变空气的压力,让它可以利用气压改变自身的体重,同时通过折射空气达到隐身的目的,恐怕连它的速度也是利用空气喷射才做到的。”

    “姐夫!你这全是猜的吧?”李金钩后知后觉的擦了一把冷汗,对方说了这么多,除了说不清,就是大概,要么就是恐怕,没一个是可以肯定的词汇。

    “对!猜的……”王河呵呵一笑,就动手去剥鳞甲尸的皮。

    只是靠猜测就敢用命去拼,姐夫是真的狠,李金钩望着小心翼翼剥着尸皮的王河,这份冷静和胆识,一般人决计做不到。

    尸皮被整张剥了下来,这皮被一层一层的鳞片覆盖,一离开鳞甲尸的身体,就变成了黑色半透明的颜色,鳞甲的防御力很一般,寻常子弹还挡得住,但口径稍微大一点,恐怕是防不住了。

    王河让李金钩套在身上试了试,尸皮似乎也失去了对空气的敏感,在没有了在鳞甲尸身上时的功效,看来那个躲避攻击的能力是丧尸自身的能力。

    但是也同时发现,鳞甲在光线下会折射出炫目的彩色光芒,李金钩试着快速移动了一下,发现居然只要稍微加快一些速度,平时还能看的到模糊身影,在鳞甲的折射下,居然完全隐去了身影。

    “不错!这东西不错,和你的能力很搭配,回头里面再衬上一层皮料,完全可以弥补防御力的不足。”

    王河很满意,杀尸拨皮总算没有白费劲,李金钩更是高兴,要不是鳞甲上黏糊糊的都是残留的血肉,他恨不得现在穿着就不脱下来了。

    “你的无线电没坏吧?”

    “没坏,要联系一下胖子?”李金钩收好鳞甲皮,拿出无线电递给王河。

    “嗯!”王河接过无线电,直接切换好频道就骂道:“死胖子!你不知道什么叫无线电静默么?”

    “老大啊!我这不是看到那么大的爆炸着急么?我是担心你啊……”李晨阳也知道自己惹祸了,还好王河还有力气骂人,说明没出什么事。

    “行了!”王河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继续问道:“有吴婷他们的消息么?”

    “有!有!视频传输很稳定,嫂子和石头已经进入了法学大楼,暂时没遇到什么危险。”

    “嗯!张兴凯那边呢?”

    “放心吧,他们已经回家了,按你吩咐的,所有人都被严密看守,尤其那个据说是念力能力者的,为了以防万一,蒙眼、塞耳、堵嘴,二十四小时一个加强排的眼都不眨的盯着。”

    “行了,我们马上下楼,预计半小时后合会,这次给我记牢了,无线电静默!静默!”王河是真怕了这个不着调的胖子,突然又给来一下,校园里不知道还有多少鳞甲尸。

    现在已经知道鳞甲尸的弱点了,单打独斗到是不怕,就怕数量太多,饶是王河实力再强,也难以应对。

    两人一狗寻找着下楼的道路,因为爆炸,连接几栋主楼的玻璃走廊都被炸塌,尤其他们所在的这一方块主楼,几乎与其他楼都断了连接。

    向下的楼梯也被震塌,好在他们都不是普通人,跳下个一两层的楼梯倒不是什么难事,李金钩站在楼梯口,向下望了望,不过三米多高,但是这里太过昏暗,自然是他去探路,于是二话不说就跃了下去。

    “姐夫!安全!”他话音刚落,王河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喊道:“快上来!”

    李金钩不明所以,但出于对王河的无条件信任,还是一个起跳抓住了王河探下来的手,被一把拉了上去,还没等他说话,王河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他安静。

    “哐当”

    刚才李金钩跳下的去的位置,出现一个红影,尽是一击就抓塌一面墙壁,鳞甲尸一击失手,愤怒的仰天咆哮,又想对王河方才说话的地方发起攻击,但它似乎跳跃力非常的差,几次起跳都无功而返。

    但最引人注目还是它身上插着的一只箭支,原来这是他们上楼时,在方块主楼四层遇到,被王河一箭射伤的那只鳞甲尸,他们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摆脱了追杀。

    大概是爆炸的原因,许多被堵死的路被震开了,导致鳞甲尸能上到五楼了,不过就这么一只的话,解决掉它再走也不迟,毕竟杀一只少一只。

    王河刚刚打定注意,忽然下面红影一闪,有一只鳞甲尸出现了,紧跟着一只、两只、三只,足足十五只鳞甲尸出现在了楼下,王河马上打消了念头,开什么玩笑,拼命也打不过啊。

    每一只鳞甲尸的出现,都会抓一下附近的墙壁,这大概是这个种类的固定模式,可这墙壁受不了了,几次下来已经破破烂烂的了,再多来几次,大概这周围墙就都塌了,很有可能会导致塌方。

    两人打着手语,像聋哑人一样的交流着,比起这一边,另一边的楼梯被塌下来的砖石混泥土堵了个严严实实,可以说这是唯一可以下去的路了。

    可是从十五只鳞甲尸中间穿过去,危险不是一般的大,谁知道这些家伙会不会忽然给来上一爪子,那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承受的住的。

    要不然试试精神力?发电厂的操控者可是能控制百只以上的丧尸,王河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方法,对普通丧尸尝试过几次,对方的精神世界大多都是灰蒙蒙一片,除了充满进食的欲望,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入侵的精神力更是理都不理,随便王河在它们的精神世界做什么,都没有一点反应,当然王河也尝试过去控制,但不管是摧毁还是吞噬丧尸的精神世界,除了得到一些恶心的反馈,什么效果都没有。

    丧尸的脑子里,除了吃就是吃,吃人,吃同类,吃各种器官的口感,这些反馈差点把王河给逼疯了,最后只好退出来,至于攻击,没有任何效果,除了让它们更饥饿,更烦操。

    姑且试试吧!

    打定了主意,王河盘腿而坐,闭上眼,集中专注力,将精神力外放,一个精神力凝聚的王河进入了鳞甲尸的精神世界。

    相比普通丧尸,鳞甲尸的精神世界丰富了许多,有对能力的使用,对猎物的记忆,当然更多的还是对进食的渴望,在这一片血红色的世界里随处可见。

    大概是鳞甲尸没有视力的缘故,它对任何东西的记忆都是一片震动的波纹,每一种波纹代表的都是不同的物体,或者同样的物体对空气不同的震动,所代表的不一样的波纹。

    这些东西很是庞杂,王河也丝毫没有兴趣,他只对如何能控制鳞甲尸感兴趣,当初操控者在他的精神世界是为了夺舍,所以那些方法王河都试过了,也没什么用,总不能夺舍一只丧尸吧。

    王河有些气急败坏的开始在鳞甲尸的精神世界里随意的发泄起来,无意中他的精神力将一个波纹给摧毁,紧跟着所有类似的波纹都发生了变化,鳞甲尸的精神世界陷入了短暂的混乱。

    经过波纹自己的调整之后,那个被摧毁的波纹又重新出现,精神世界又恢复了正常。

    王河看着这一切陷入了沉思,这就好像一个人在街上看到了熟人,却突然忘记了对方的名字,通过回忆和这个人的过往,和这个人共同经历的事,或者共同的熟人,来拼凑出这个人所有的信息。

    通过这样的方法,将遗忘的名字找回来,鳞甲尸也是用同样的方法,用相似的波纹,恢复失去的波纹,那要是把这类似的波纹全部清除掉,它还能恢复的过来么?

    说试就试,王河挑了一个类似相对较少的波纹,开始大范围的摧毁,当他累的头痛欲裂的时候,鳞甲尸的精神世界再次陷入了混乱。

    片刻后,波纹恢复,其中有几块,出现了永远的空缺,王河莫名的兴奋了起来,似乎是抓到关键,这和操控者在他的精神世界删除记忆时的手法一样,只不过人类的记忆更加庞大,丧尸只有可怜的一点。

    既然能删除记忆,那么就增加记忆,但是这似乎是一个更加复杂庞大的工程,丧尸的记忆再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修改完毕的。

    虽然精神世界的时间流速很慢,在这里待半天,现实可能就是一瞬间,但以自己的精神力,面对这样的庞大工程,很难完成,那么操控者的精神也不过比自己稍微强一点,它是怎么做到的?

    望着漫天杂乱的欲望碎片,王河烦不胜烦,忽然他想到一句话,“欲望是驱使前进的动力”。

    为什么精神力攻击最基本的手段是放大情绪,因为情绪是难以控制的,非理性的才容易被利用,那么还有一句话,欲望产生情绪,那是不是就可以说,同样难以控制的欲望也是可以被利用的?

    王河像是找到了新的大门,将目光投向了数量更为庞杂的欲望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