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三章:陷阱

    “不用等明天了,计划开始。”王河在几位老人画好的图纸上点了点,交代了李金钩几句,就让他上了楼顶,然后叫郭睿去通讯器开始计划。

    郭睿站在通讯器前,酝酿了一下,这才按下通讯键,张口不再是平日的唯唯诺诺和畏惧,第一句话差点就吧孟庆给呛死。

    “姓孟的,我受够了,我不想活了,这些土豆蔬菜都是我们种的,凭什么给你吃,今天我就要吃到饱,吃到撑死……”

    “姓郭的,你是活腻了吧?你信不信我现在引爆炸药炸死你们这帮废物?”孟庆气得大喊大叫,不过他也就是吓唬吓唬郭睿。

    几个老头老太太能吃多少,派人过去杀了就是,况且以后还能种,又不是丧尸闯了进来,没必要浪费这么一个可持续生产粮食的好地方。

    不过这面子上可是就不好看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也敢和他作对,不活活剁了喂鱼,怎么能去他这口恶气。

    孟庆一拍桌子,就准备叫人去把郭睿,连同那几个老家伙一起抓过来活活剐了,还没张口,脖子一紧,眼前一花,人就到了门外,再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郭睿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手下的办事效率太高了,自己只是刚有想法,这人就已经抓来了,这速度,有十秒钟嘛?

    孟庆还在做梦,就被大爷大妈们围着一顿揍,疼痛终于让他明白了,是自己到了温室,而不是郭睿抓到了他的面前,慌乱中,他掏出口袋的引爆器握在手里,大喊着要和众人同归于尽。

    但孟庆颤抖的双腿,让人一眼就识破了他根本没有那个胆子,王河对着李金钩一甩头,后者上去就是一个手刀,孟庆连他权力的象征,那把手枪都没来得及拿出来,就晕倒在地。

    “行了,打死他咱们也危险,先把其他人都救了再说!”闻言,老人们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不再对着昏迷的孟庆拳打脚踢了。

    王河把孟庆拖到走廊,对着对面大喊:“孟庆已经死了,其他人投降不杀,反抗者杀无赦!”

    同时精神力放到最大,对面人一愣,孟庆刚才还在里面不知道对谁在发火,怎么突然就跑到对面了,而且还死了,不是说死了就会引爆温室的炸药么?难道炸药被拆除了?

    孟庆的手下有不信邪的,四处寻找,也没找到孟庆,这才确定对方手里的真的是孟庆本人,而且这个陌生人还拆除了炸弹,这最后的钳制手段也被废除了。

    一时间胆怯的越发害怕,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愤怒理智全失直接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被王河一巴掌一个,统统拍晕在地,有几个机灵的,还准备从楼顶绕过去。

    他们倒不是全想着绕过去偷袭王河,有几个还想着逃出这里,换个地方去躲一躲,至于去打开实验动物培养室之类,他们没那个胆子。

    结果刚刚跑到楼顶,就看见一只黑鹰正在他们头顶几米盘旋着,距离如此之近,一个俯冲就能抓爆他们的脑袋,吓得转身又跑了回去。

    几分钟后,王河面前倒下五六个被拍晕的人,都被绑了个严严实实,算后账的时候到了,曾经的帮凶,如今都被绑了起来,一共十一个人,剩下的都是被迫害学生老师,此时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

    生物科技大楼的楼顶没有停机坪,否则王河真想就这么让张兴凯开架运输机来把人接走,联系李晨阳,李晨阳也没什么好办法。

    可这些人都是急缺的人才,身体虚弱,情绪又不稳定,留在这里王河是实在担心出什么岔子,最后还是决定,问问张兴凯有什么好办法,毕竟这种事情还是他比较专业。

    没多久就等到回复,没有问题。

    十五分钟后,一架运输直升机就来到了大楼上空,五十名士兵快速索降,然后各自将一名幸存者或者俘虏固定在身上的安全绳上,绳索被机舱内的上扬机飞快的拽了上去。

    不消片刻所有人都被送上了直升机,连带着许多还能用的设备,余下的食物也没有浪费,全部打包带走,直升机完成任务,直接调转方向,撤离了。

    “还真是方便啊!”王河不禁感叹了一句:“可为什么把我们留下?”

    王河还打算坐个顺风飞机,直接和李晨阳回合,然后去找吴婷去,这下可好,直升机直接就走了,还得自己原路返回,想起下三层的那尸山,他是一百个不乐意。

    眼看着直升机越来越远,渐渐的变成个小点,王河这心里却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正当他琢磨原因的时候,“轰!”隔壁温室爆炸了,整个七楼八楼被炸塌,连带着下面几层也崩裂倒塌。

    “坏了!孟庆走远了,连接不到他心跳的信号,等同于孟庆死了……”还好两人一狗早就到了水产养殖室这边,否则就这场爆炸,绝对能要了两人的命。

    可为什么这不好的预感还在?王河越来越心惊,他的预感一向很准,大概是和演算能力有关,预感也是一种很模糊的演算。

    “实验动物培养室!”王河终于想起来了什么,孟庆心脏停止跳动,不单单会引爆炸药,还会打开另两处八楼被封锁的安全系统大门。

    “快!先躲一躲。”王河一招呼李金钩,一个翻身躲进楼顶咖啡厅里,抬手就将沉重的咖啡吧台给推到了门口。

    实验动物什么最多?猴、猪、狗、鼠,尤其是鼠,适应能力强,繁殖速度快,而且和人类的基因的相似度很高,培养室里的动物大多都是白鼠。

    刚刚躲进咖啡厅,就看到无数血红色体型不大的身影,像潮水一般从实验动物培养室涌上了楼顶,霎时间楼顶的绿植就被吞噬一空,而且还在向其他两个楼顶蔓延了过去。

    反观另一个楼顶,温室什么动静都没有,而且大量的血红色实验鼠,在盘踞在楼顶,迟迟不敢下八楼去。

    王河和李金钩,都没说话,思索着该如何应对这个处境,咖啡厅外边,变异鼠还没发现二人,但也已经开始撞击咖啡厅的玻璃大门,此时除了向厨房撤退,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走!”

    眼见大门已经扛不住了,王河一拉李金钩,带着来福就向厨房跑去,外面的变异鼠一看到里面有人,瞬间涌过来一大片,瞬间大门就挤了个破碎,连砖石的外墙都被挤塌了。

    王河一进厨房,反手就扔出去三四颗手雷,顺手一拍,把一台冰柜给拍到了门口,将厨房堵得死死的。

    “轰”手雷爆炸,一大片刚刚进入咖啡厅的变异鼠被炸的尸骨无存,但更多地变异鼠冲了进来,这些老鼠的繁殖能力太过惊人,没多少食物的情况下都能达到如此惊人的数量。

    “毛毛!找找有什么能用的上的!来福!守住门……”

    话音刚落,堵门的冰柜猛地一震,向后飞出五六米远,王河眼疾手快,上去就是一脚,冰柜又被踹回了原位,一个血色的红影给冰柜撞得倒飞了出去。

    只是瞬时间的一瞥,王河已经认出,那是一只鳞甲尸。

    王河转身冲李金钩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后者会意,刚要问出口的话,被他生生给咽了回去,提枪将从缝隙里的变异鼠给一一挑杀。

    王河又是几颗手雷,从缝隙处丢了出去,生怕炸不死那只鳞甲尸,他丢完手雷,又把铝热剂手雷丢了出去,连催泪手雷都没拉下也丢了一颗。

    巨大的爆炸,加上火焰的热浪,让外面瞬间安静了许多,也让咖啡厅的墙壁再也承受不住,墙面裂缝坍塌,连楼板都塌了下来,好在厨房还比较结实,虽说倒了一面墙,总算天花板没掉下来。

    向外张望了半天,除了烧焦的老鼠,并没有发现鳞甲尸的尸体,不过也有好消息,咖啡厅的地板也被炸塌了,变异鼠争抢着同类的尸体,一时半会还顾不上想办法跨过塌陷的地板过来。

    李金钩指了指炸塌的地板,王河却摇了摇头,下面是水产养殖室,那里第一时间就被蜂涌而出的变异鼠占据了,虽然后来大部分变异鼠都上了楼顶,但还是留下了不少。

    从这里下去,根本来不及打通被堵塞的道路,就会被鼠群包围,即使有人拖延时间,也破开了通道,那无穷无尽的变异鼠群,也会没完没了的跟在身后,始终无法甩脱。

    李金钩拉了一把王河,指了指身后厨房的液化气罐,王河眼睛一亮,拿出手机和李晨阳开始打字沟通,几分钟后,制定了一个十分冒险的计划。

    顺着缝隙,几颗烟雾弹和催泪弹被丢进了地板塌陷处,顿时水产养殖室里烟雾弥漫,两人一狗借着烟雾,悄悄跃下地板的破洞,凭着记忆躲进了抓获孟庆的那个房间。

    一路上虽然也杀了不少变异鼠,好在烟雾弥漫,加上刺鼻的瓦斯味掩盖了他们的气味,没有被大群的鼠群发现。

    稍等了几秒,厨房响起一阵音乐声,无数的变异鼠听到响动,疯狂地向厨房内拥挤,在厨房的正中间,摆放着一个液化气罐,液化气灌的上方,一根细细的铁丝从快要坍塌的天花上垂了了下来。

    铁丝的末端,悬挂着一个正在播当音乐的手机和三颗铝热剂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