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九十一章:八楼

    眼见一言不合,王河又要丢手雷,吓得扩音器里的人急忙大喊:“等等,你疯了么?不怕爆炸声引来丧尸么?”

    王河不为所动,完全不搭理,自顾自的直接拽掉拉环,比划着就准备扔。

    “告诉你!我们的墙结实的很,你不一定能炸开,但一定会引来丧尸,你既然能走到这里,不管是靠什么方法,那些丧尸的恐怖你一定也看到了,不想死的话,我劝你最好……啊……”

    话都没说完,最后的尾音直接就变了形,成了一声惨叫,只因为,手雷扔出来了。

    好在距离有些远,扔的力气小了些,准头也有点差,手雷落地磕在了一块不知哪里来的碎石上,打着转,斜斜的骨碌一下滚进了旁边的一间教室。

    “轰!”

    楼上的人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王河锲而不舍的又拿出一颗手雷……

    这家伙到底有多少手雷,一颗不中,不可能颗颗不中,只要一颗炸到了门,那这后果……

    “我开门……你干什么?我说了我开门……”本来打算服软开门了,这人却在监控里惊恐的发现,王河完全不在意自己说什么,直接又拉开了拉环,似乎打定主意就是要炸墙。

    “喀嚓!”墙突然裂开一条缝,拼凑的乱七八糟的墙面上打开了一扇门,一个人慌慌张张的推门跑了出来,挥舞着双手大喊着。

    “千万别扔!墙里有炸药啊,楼会塌的!楼会塌的!”

    李金钩上前直接将这人按倒在地,双手扭在身后,麻利的捆了起来,王河上前打量了一下来者,是一个邋里邋遢,身材消瘦带着眼镜的中年人。

    “说!”

    王河当着他的面,把手雷保险插好,装了回去,中年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听到问话,倒也不矫情,直接开始回答:“那墙主要是隔音用,并不结实,墙后面放置了我自制的炸药。”

    “为什么放炸药?”

    “这层有许多丧尸,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条路上来的,前面有条玻璃走廊,虽然被我们用东西堵住了,但一旦被丧尸冲破,我们根本无力抵挡,所以……这炸药是最后的手段。”

    王河看看那堵自制墙,怀疑的问道:“最后的手段?”

    “对!里面的炸药足以炸塌这一层楼……”

    好家伙!王河这冷汗就下来,猜到了会有危险,没想到会这么狠,还好自己只是吓唬吓唬对方,要是真的打定主意炸了墙,恐怕他们三个今天就交代在这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郭睿!那个……这位……呃……”

    郭睿仔细打量了一下王河的穿着打扮,一身从未见过的款式的皮甲,头戴战术头盔,始终带着个夜视仪,背后又是弓箭,又是长刀,腰里挎着冲锋枪,别着手雷,实在看不出来是兵还是匪。

    “该怎么称呼……?”他哼唧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一句。

    “神箭军团军团长!王河!我再说一遍,我是来救援的。”王河一字一句的回答,郭睿脸上阴晴不定,不知该不该相信。

    他刚要张口说什么,一眼瞥见黑暗中走出来一个庞然大物,吓得一声惨叫,连滚带爬的就向王河背后躲去。

    “变异兽!快跑啊!有变异兽!”

    王河上去就是一脚:“喊什么喊,闭嘴!”

    来福也很配合的上前闻了闻,一股子尿湿了的腥臊闻,嫌弃的舔了舔嘴,扭过头渴望的望着王河,王河知道它一定是吃多了影尸的脑花,口渴了,随即解下水壶,直接把水灌进了来福的嘴里。

    郭睿见这情景惊奇的问道:“这变异兽是你们养的?”

    “走!”王河也不搭理他,将郭睿拽起来,推了一把,李金钩上前押着,免得这郭睿搞什么小动作。

    这自制墙有两层墙板,中间相隔五十公分,塞满了干草、海绵、棉絮、碎布什么的,塞的严严实实,靠墙板的位置还有一层塑料泡沫,里面盘根错节的埋着许多电线。

    郭睿解释说,一旦墙破,线路被损坏,就会照成短路,埋在干草碎布下面的炸药就会爆炸,而且连同玻璃走廊和天花板的炸药也会爆炸,这里和八楼都会灰飞烟灭。

    “其它地方也埋着炸药?”

    “对,这边生物资源学的整个七楼都装有炸药,一旦被丧尸攻破,就放弃这里,全部炸掉。”

    王河很不理解这些人的思维,住在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弹上面,动不动就要全炸掉,心理有问题吧。

    “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进来的,这栋楼的丧尸几乎全部集中在了实验楼六七层,那数量是你们这辈子都没过的,一旦要是冲了上来,大罗金仙也活不下来,所以这边是随时可以放弃的。”

    郭睿还不知道,整栋楼的丧尸都被清理干净了,他眼里成千上万的丧尸,只是被区区两人都给解决了,噢!对了!还有一只狗。

    这堵墙上的门开关十分麻烦,由于中间相隔太宽,便一里一外做了两道门,先关上一面,再把填充用的隔音材料塞进去,然后在把另一道门关上。

    只是不知道这隔音效果怎么样,看样子应该不错,至少手雷爆炸的声音似乎没传过来。

    上了楼梯,是一道金属栅栏门,锁着一道铁链,在郭睿的身上找到钥匙打开门,里面是一间办公室,有一台电脑,显示的正是墙外的画面。

    “其他人在哪里?”王河环视一周,推开另一道门向外望了望,是一条狭长的走廊,左侧是墙壁,右侧是一片绿色,看来这就是李晨阳说的温室。

    “王长官,既然你们是救援人员,能不能先给我松绑?咱们有话好好说嘛。”

    王河一点头,李金钩上前给他解开绳索,郭睿揉着发痛的手腕,点头哈腰的道着谢:“谢谢长官!谢谢长官!”

    “郭教授!怎么回事啊?刚才好像又有什么爆炸了,你赶紧给我查清楚,要不然,今天就你就给我在监狱过夜吧!”

    声音从头顶传来,一抬头,又是一个扩音器,郭睿看了看王河,指了指墙上的一个通讯器,眼神里带着询问。

    “回话吧!自己编。”

    “是是是……”郭睿点头应下,按住按钮回答道:“我去看过啦,没事!没事的,对我们没影响,放心吧孟队长!我很小心的!”

    “你给老子注意点,出了什么意外,我第一个就把你喂了丧尸!”

    孟队长凶神恶煞的威胁了几句,郭睿点头哈腰的陪着笑,通话结束后,郭睿的愁眉苦脸的看向王河,后者对着椅子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坐下。

    郭睿局促不安的坐了下来,低眉顺目的都不敢抬头去看王河,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王河将夜视仪向上一推,卡回头盔,沉声问道:“你们有多少人?那个孟队长是怎么回事?”

    “回长官的话,我们一共三十五人,孟队长……孟队长是这栋生物科学楼的保安队长……”郭睿抠着指甲小声回道。

    “保安队长?那你是干什么的?你不是教授么?”王河十分好奇,一个保安队长对待一个教授,居然是这种态度。

    郭睿苦笑了一下,叹了一声气,并没有回话,王河看他样子面黄肌瘦,似乎是好久没有吃过饱饭了,顺手掏出来一包压缩饼干丢给了他。

    郭睿一愣,呆了呆,一把就把包装给撕开了,看到里面确实是饼干,难以置信的又望了王河一样。

    “吃吧!”王河点了支烟,坐在了他对面,看着郭睿狼吞虎咽的,像是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噎得直打嗝,抬手又丢过去一瓶水。

    郭睿拧开水瓶,吨吨灌了半瓶才顺下去,还不忘说声谢谢,又吃了两口饼干,眼圈却渐渐红了,忽然,他向下一滑跪在了地下,对着王河就拜了下去。

    不等王河有反应,郭睿哭的稀里哗啦的喊道:“王长官!如果你真的是救援人员,求求你!你救救我们吧!”

    “不急,先吃,吃完详细说说。”

    刚才只是一瞥,王河就看到温室里很明显开垦了一大片土地,许多植物被连根拔起丢在了角落,地里种植了不少植物,虽然他也不是全都认识,可在农庄待了那么久,土豆的叶子长什么样子,他还是清楚的。

    那片田里,很多土豆已经成熟了,可郭瑞的面色,却是吃不饱饭的样子,加上那个保安队长和训三孙子一样的训斥他,看样子事情有点不简单。

    “王长官!能随便就把食物给别人,我相信您一定是真正的救援人员,我们都快要被折磨死了,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原来,灾变时楼里滞留了几百人,分散在大楼的各个角落,在保安的保护下,一路向上逃窜,时不时的降下防火闸门,要么用杂物堵路,铁锁锁门,尽管如此,或者逃上楼的也是少之又少。

    最后在上层七楼,幸存的人们才聚集到了一起,用所有能找到的东西牢牢的堵住了玻璃走廊,这才逃过一劫,活下来的也不过五十多人。

    然而这些人里大多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又没有武器,原本有近百人的保安队,也在逃跑的过程中死的剩下了六七个人,这些人手里倒是有几根橡胶警棍,和两把电击枪。

    可凭这些武器,想要从丧尸手里保护其他人,显然不大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