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章:通讯

    王河变砍为拍,横过剑锋,用剑面猛拍几下,把“黑鬼”硬是给拍倒躺下。王河几步上前,双脚踩住两臂,弃剑不用,抓起一只手臂用力一掰。

    “桀……桀……”黑鬼一阵惨叫,引得门外几人回身窥视。

    “咔吧~”一只手臂被王河生生掰断,接着又抓起另一只手臂,“咔吧”,门外几人看的头皮发麻,这王河,简直比怪物还要怪物。

    掰断两只手臂,王河一屁股坐在“黑鬼”胸口,抡起拳头就是一顿猛砸。

    直砸的“黑鬼”,浑身瘫软,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后,才从腰间抽出短刀,一刀捅进嘴里,结果了这“黑鬼”。

    这还没完,王河仔细看了看“黑鬼”的尸体,拽起脑袋就拧,不知道转了几圈,硬是把脑袋给拧了下来。

    走到门外,把小“黑鬼”的脑袋和双臂如发炮制都卸了下来,装进秦妍的背包,才招呼大家向楼下走去。

    “哥~你这是要干嘛?”秦妍吓得脸色惨白,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何叔都有点双腿发软,别说其他几人了。

    “快走吧,要不是时间不够,我还想剥它们的皮。”

    “哕……”终于,几人都吐了……

    “何叔,接下来去哪?”

    “地下室。”老人家抹抹嘴边的污渍,要不是两天没吃饭了,估计现在还吐不完。

    “地下室?”王河纳闷。

    “通讯器材,武器库,指挥室,都在地下室。”何叔头也不回,边走边说。

    “好。”王河一听,眼睛一亮,快步向下跑去。

    短短五层楼,没有丧尸,又是下楼,七个人很快就到了楼下。

    操场上大火已经熄灭,除了两只浑身烧焦还在愈合的高阶丧尸在砸着一楼大门,其余的都已经烧成一堆焦炭,犹自冒着黑烟。

    王河从何叔那取来弓,一箭射穿一个高阶丧尸的脑袋。另一只怒吼着向他冲来,王河连射三箭,两箭射中手臂,一箭从手臂缝隙中直穿眼珠。

    “好箭法!”何叔不由赞道:“以前只是听你父亲说你喜欢射箭,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

    提起父亲,王河不由的黯然神伤,何叔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转移话题:“地下室入口在一楼大厅,正门进去右便是。”

    一听还得进一楼,王河向战士背上的李金钩歪歪头,对方马上会意,跳下地来,就向西侧卫生间的窗口跑去。

    “他…已经没事啦?”小战士一脸惊讶。

    王河啥也没说,拍拍战士的肩膀,接过秦妍回收回来的箭,就向一楼大门走去,何叔则拉住了还想问话的士兵,摆了摆手。

    李金钩在里面剪断铁丝,几人回到一楼,走进右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铁门,正对的又是一个装有密码锁的不锈钢栅栏门。

    输入密码,何叔领着众人走到走廊尽头,左拐便是一个向下的楼梯,楼梯尽头左手一扇大门,又一次输入密码,众人来到一个满是屏幕和控制台的房间。

    “何中校!”三个军人向何叔敬了个礼。

    王河听到这个称呼愣了一下,不是说是公司的高管么,怎么又是中校军衔?不过他到没有傻得问出这个问题来,这不是他这种小人物知道的。

    站在中间的军人说道:“这几个年轻人真厉害,他们引走了大批丧尸,又杀死那么厉害的变异丧尸,硬是把你们给救了出来,真是让我们这些军人汗颜呐……”

    “是啊,要不是你用对讲机和我一直汇报,我到现在都不敢开门,真不敢相信他们竟然能杀到办公室门口。”何中校赞叹道。

    “怪不得我们刚杀了丧尸你们就打开门了,还说楼下丧尸都冲上来了……原来有监控都看见了。”王河恍然大悟。

    “何叔,该说了吧,我的父亲和孩子在哪?”王河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们……我们在两天前被接到这,当时这里已经一片混乱,我因为有事只好在楼顶下了直升机。

    他们应该是被送到了丰河西岸的哨兵连队了,对了,我外孙女和你父亲在一起,她能照顾好他们的……”

    “您外孙女?”王河不信一个小女孩怎么就能保护的了自己的家人,疑惑的问道。

    “别看我外孙女才19,她可是特种兵,哪个部队的不能告诉你…属于机密……”何中校看他的一脸的不信任,连忙解释道。

    “那……能联系一下么?”王河还是不放心的问道:“我爸的手机打不通……”

    “好吧……”何中校转头对士兵说道:“联系下哨兵连。”

    收到命令的士兵拿起座机拨打起电话,良久之后说道:“没有人接听……”

    王河焦急的说道:“不会是出事了吧?”

    何中校不敢拖延,连忙从兜里拿出一把造型奇特的钥匙递给军人:“马上联系哨兵连,同时向上级汇报情况。”

    转过身来对王河说道:“这把终端解锁器被锁起来了,只有我和这里的一把手的指纹能解开锁,所以我才在这下的直升机。”

    原来,为了防止有人通过军队专线假传命令或者谎报军情,每个驻扎地都有专门的通讯解锁器,否则专线是无法联系到外界的。

    而保存解锁器的“一把手”不用说,肯定已经遭遇不测了,要不然也不会大费周章的把何中校接来。

    “哔……”一个显示器突然出现画面,画面里一名士兵正在操控台忙碌,旁边还有一个扎着马尾辫,身穿特驯服的美丽女孩盯着屏幕。

    “外公…太好了你没事,总算联系到你们了。我们这里伤亡惨重,现在基本都撤进了指挥室,现在还有士兵32人,平民21名,无法撤离,请求救援……”

    话音外,还能听到不远处传来枪声和爆炸声。

    王河一听就急了,扑上前去就喊道:“我父亲和我儿子呢……”

    “向其他地方呼叫过增援了么?”何中校拍拍王河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着急,对着屏幕问道。

    “呼叫过了,天源市除了兰村总指挥部其他地方都没有回应,但是兰村情况也很复杂,一时无法提供援助……”

    小清的表情明显很不满,自己正在呼叫救援,却跑出来一个平民找人,不过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

    “小清,看看平民里有没有一位叫王建峰的老人,他还带着孙子……”

    “是…”,小清张张嘴,还是没有说什么,扭头看向屏幕外喊道:“王建峰,哪位是王建峰?”

    “我是…”一个50多岁的老头,衣衫有些血迹,但还算整洁,带着一个六岁左右虎头虎脑,胖乎乎的孩子,走到屏幕前。

    “爸……”王河一声大喊,画面中的老人看向屏幕,正是王河的父亲。

    “爸爸~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和爷爷啊?”小男孩也看到了屏幕里的王河,稚嫩的声音里满是焦急和期望。

    “说完还回头看了一眼爷爷,继续问道:“郝奶奶说她回家拿点东西,可是一直没有跟上来,爷爷他们也不等郝奶奶……”

    “郝奶奶在……郝奶奶在新家等着小虎呢……”王河强忍着泪说道:“别担心,等会爸爸就去接你,咱们去新家……”

    “好的,我等爸爸来接我,咱们……”

    “啪”。整个指挥室陷入一片漆黑。

    “爸!小虎!小虎!”王河对着屏幕着急的大喊。没过一会“嗡~”的一声,指挥室又亮了起来。

    “应该是城市停电了。”何中校说道:“备用发电机启动了。”

    “报告,联系不上哨兵连。”士兵说道。

    “何叔,怎么办?”王河红着眼看向何中校。

    “放心吧,指挥室的大门可不是一般丧尸能破坏的,除非把整个楼拆了。”

    何中校自信的说道:“小河,刚才我们已经联系河东省了,他们已经调派直升机来接咱们,大概三个多小时就能到。”

    王河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拿起自己的武器,转身向外走去。

    “王哥……”吴婷几人想要拦住王河,却没有成功。

    “小河啊…你听我说。”

    何叔拦住王河说道:“河东省不是只来接我们,我已经汇报了哨兵连的情况,他们会多派几架直升机来的。

    直升机先在这里降落,毕竟这里相对已经安全,整装后再去增援哨兵连,总比你骑摩托车快吧?”

    “是……是这样么?”王河一听,尴尬的挠着头。

    “你呀……关心则乱。”何叔笑着那指头点点他:“那里是武器库,你看看有什么能用的着的。”

    “好的何叔。”

    整个指挥所指剩下三名军人,军衔王河不知道,肩膀上的肩章他也看不懂。其中一个肩膀上绿色肩章一条金色细杠和一枚星徽的军人,把他带进武器库。

    “有消声器么?”王河好奇的问道,顺便把自己的两把枪掏了出来:“声音太大一直不敢用……”

    “这是……哨兵连那边的配置吧?”军人拿起手枪看了看说道:“消声器,其实没什么用的。”说罢给了他一个盒子。

    “你装上,去旁边试试。”

    “哦……”王河走到旁边,是一个室内的靶场。拿出盒子里的消声器装在枪口上,对着远处靶子开了几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