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八十八章:鳞甲

    上方有八层,爬到第二层的时候,楼梯被封堵了起来,不是简单用杂物或者家具,而是一道厚实的消防防火闸,目测厚度大改在一米,是一些并不坚实的耐火材料制作的。

    用横刀很容易就能破开,可王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这里看似构造简单没有多少路可走,实则四通八达,每一层的外面都有通向其他楼层的玻璃走廊,完全可以从其它地方寻找入口。

    防火闸门背后很可能就有幸存者,随意破开,就等于把他们暴露在危险之中。

    七绕八绕的穿行在各个楼层,终于在又向上两层之后,又有了新的发现,在穿过连接两个方块之间的玻璃走廊上,王河惊异的看到,在对面的楼道里有人影走过。

    幸存者?王河激动的拽了拽李金钩,手向那边指了指,李金钩向昏暗的走廊里望了一眼,摇了摇头,捡起一块碎玻璃丢了过去。

    “吼!”

    一声不似人声吼叫,原来在那个金属的栅栏门后晃动的身影,居然是一只丧尸,王河不由得有些气馁,示意李金钩用装有消声器的手枪解决掉丧尸。

    然而,李金钩刚刚举起枪,一道红影闪过,狠狠的撞在了金属栅栏门上,门框都向里微微歪曲了一点,这时才看到门外站了一只浑身血红色的人形生物,正在晃动着脑袋,似乎刚才的撞击让它产生了片刻的眩晕。

    这个怪物一米八左右的身高,浑身匀称健美的肌肉,之所以血红,是因为它没有皮肤,血管和肌肉都裸露在外面,与同样没有皮肤的无皮尸不同,它裸露在外的骨肉筋脉,竟是微微跳动着的。

    像是从活人身上刚刚剥下来皮肤,血管和肌肉都在微微的颤动,甚至能看到血管中的血液还在流淌,然它全身似乎还裹着一层透明的薄膜,在阳光下反射着光泽。

    玻璃走廊的光线很好,王河能从红色变异丧尸轻微的动作中,看到那层薄膜在光线的折射下,印出几个熟悉的花纹,顺着花纹的纹理,他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熟悉了,那形状就是想鱼鳞。

    这家伙浑身上下竟是披挂了一声透明的鳞片,就像是古代战士的鳞甲,至于为什么是透明的,王河虽然还没有想明白,但也似有所悟了。

    鳞甲尸撞了个七荤八素的,随后隔着门对里面的丧尸咆哮一声,也许是丧尸之间的阶级关系,也有可能是猎食者对猎物的威慑,从没有害怕这种情绪的丧尸,竟然吓得不敢作声,默默的站在了墙角。

    咆哮,拍打,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鳞甲尸缓缓的转过了身体,王河这才看到它除了一张嘴,竟是没有其它的五官,本来是耳朵的位置,有两个巨大的黑洞,仔细观瞧,黑洞里像是蜂巢一般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小洞。

    不用王河提醒,李金钩已经屏住了呼吸,连来福都紧紧的闭上了嘴巴,乖巧的趴在王河的身后,鳞甲尸耳洞微微鼓起,将里面的蜂巢露出一点,像雷达似的上下左右微微转动,半晌,一闪,消失了。

    鳞甲尸的离去,不禁让两个人送了一口气,王河打了个手势,将匕首甩给了李金钩,后者会意,一个闪身出现在了金属栅栏门跟前,手中匕首一捅就将锁门的钢链给绞断。

    王河带着来福一阵风似的冲了门内,刚才还噤若寒蝉的丧尸见进来了人,一声嘶吼就扑过来,王河伸手一抓,一把就将丧尸摔出了门外。

    李金钩眼疾手快,赶紧又关上了门,王河拿起钢链用力一拧,把刚才捅断的地方,又重新接上了。

    丧尸刚爬起来就冲了过来,红光一闪,鳞甲尸去而复返,仅是一瞬就把丧尸撕成了两半,然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走廊里,一同消失的还有刚刚被分成两片的丧尸。

    王河心有余悸的将钢链拧了又拧,确认门无法被轻易撞开后,才长舒一口气,不过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拉着李金钩和来福就跑。

    走廊尽头,一扇降下一半消防闸门,正卡在楼梯口上,王河蹲下观瞧,昏暗中一条楼梯笔直向上,一拉李金钩就钻了进去。

    “小心!”半蹲着刚一钻过防火闸门,就听到李金钩不顾噤声的大喊一声,王河一抬头,就看见一只倒吊在楼梯顶上的巨大黑影向两人扑了过来。

    王河侧身一扑勉强躲了过去,可紧跟在后面的来福就没这么好的运气,被扑了个正着,不过来福也不是好惹的,当即就和黑影撕咬了起来。

    打开头盔上的头灯,王河这才看清,这竟是一只巨大无比的蜘蛛,浑身七彩斑斓的花纹,一看就身藏剧毒,被咬了一口的来福步伐都凌乱了起来。

    “咣!”

    好死不死,玻璃走廊那里,不知什么时候,鳞甲尸又冲了过来,看来是李金钩刚才的那声提醒,吸引了它,人说话的声音,似乎要不丧尸的吸引力大的多,鳞甲尸发了疯似的撞击着栅栏门。

    门上的钢链倒是结实无比,可惜栅栏和门框的质量就次了些,很快就变形摇摇欲坠了,王河这时候也顾不得能不能说话了,对李金钩喊道:“拖住那只蜘蛛!”

    推弓搭箭,几支利箭直刺鳞甲尸,只听“噗”一声,鳞甲尸被射中一箭,但也仅是一箭,后面几支箭均被它快速的躲了过去,看来鳞甲尸发现箭支能伤到自己后,马上就刻意躲避了,只是这速度也有点太快了。

    王河见状,抽出三支箭来,封住鳞甲尸的三个方向,怕还不够,连着射了九箭才停,换做是别的什么怪物,就算九箭没有全部射中,也至少能中哥两三箭。

    岂料红影一闪,居然全部落空了,而鳞甲尸撞击的更加凶猛,王河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一转身就看到来福已经被蛛丝包裹,倒挂了起来,李金钩正玩命的进攻着企图救下来福。

    王河一看也顾不上鳞甲尸了,高高跃起也没够着来福,脚下一蹬,正蹬在防火闸门上,这才又拔高了一些,一把抱住来福,狠狠的拽了下来。

    救下来福,刚落地,他急忙抽箭射击,外面可还有一只鳞甲尸虎视眈眈的,不想办法解决掉它,他们三个还是要命丧于此的。

    可王河却愣住了,手中的箭没有射出去,因为这防火闸门比刚才要低,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

    王河以为自己搞错了,再往下弯了弯腰,但弓箭的姿势很明显和刚才不一样,如果不把弓斜过来,这箭是没法射出去的。

    “哈哈哈,有救了!”王河不惊反喜,收起弓来,猛地就是一脚,厚重的防火闸,又往下落了一点,以他的力量,全力一蹬,居然只落下这么一点,那得踹到什么时候,恐怕鳞甲尸都杀进来了。

    王河低头又看了一眼,金属门已经很难再坚持几下了,他一咬牙,反身向楼梯上跑去,丢下来福,和正在缠斗的李金钩。

    “哇呀呀!”

    一声怪叫,王河从上面的楼梯直接掉了下来,从上倒下狠狠的撞击在防火闸上,又弹起来撞在了台阶上,愣是把大理石面的台阶给撞碎了一大块,防火闸也忽的一下落下好大一截。

    可惜还是没有完全落下来,距离地面任由一尺有余,王河无奈的爬起来,重新又跑上楼梯。

    李金钩几次咬伤,虽在毒素没有注入太多时,他就已经及时脱身,但仍被毒的头晕脚软的,眼看就支撑不了太久了,巨蛛游刃有余的同时,终于把目光转移到了这个跑上跳下的猎物身上了。

    见王河再次跑上了楼梯,巨蛛丢下李金钩就追了上去,王河一转身,就看到这色彩斑斓,比人都大蜘蛛扑了上来,当下也没空和它较量,干脆反扑了上去,一把抱住蜘蛛就飞了下来。

    “咚!”

    这次分量十足,防火卷闸终于了整个落地,蜘蛛也被弹起落地,摔了个七荤八素的,紧跟着王河就砸了上去,好巧不巧,脑袋对脑袋,凯夫拉头盔直接把蜘蛛脑袋撞了稀碎。

    蜘蛛八只脚挣扎抽搐了几下,就一命呜呼了,王河也就此晕了过去,只留下被毒的晕晕乎乎的李金钩还站在原地寻找着敌人。

    这防火闸门的隔音效果奇佳,落地的瞬间就听不到鳞甲尸撞击的声音了,李金钩摸索了半天,掏出一瓶进化原液,先是自己喝了两口,又给王河灌了半瓶,把地下的蛛丝扒拉开,把剩下的都喂给里蛛丝里的来福。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河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自己躺在巨蛛的怀里,吓当下就跳了起来,口中没忍住还骂了句国粹。

    话一出口,他就赶忙捂住了嘴,校园里说话是大忌,不出十秒就要引来那个红皮的灾星,可等了有一分钟,也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堵对了,这防火闸门完全能把声音隔绝,看来这上面几层应该有不少防火闸都被放了下来,要不然那些幸存者早就死了,根本来不及发出救援。

    “毛毛?毛毛?你怎么样?”摇了摇李金钩,后者短暂的昏迷后也醒了过来,看来巨蛛的毒素应该是只起到麻痹作用,还好,如果是按照蜘蛛的习性,在来点消化液,这会已经都化成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