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八十三章:精神

    “糟了!”王河暗道不好,石冲被情绪操控之下,会放大百倍甚至千倍的愤怒,脑内血压上升会导致血管破裂,直接脑袋被气爆了也说不定,急忙上前安抚。

    可这时候的石冲哪还能听得进去话,脾气上来了连王河都要一起砍,怪物被砍掉两只触手,却依旧游刃有余,断掉的触手,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又长了出来。

    来福的状态也出了问题,原本在门口畏畏缩缩的,突然也像发了疯似的冲了进来,好在它还不算严重,王河吼了一声,它就停下了脚步,不停的低声咆哮着。

    王河知道这一定是被精神攻击影响了,上前把来福的战衣解了下来,这才叫来福上去暂时拖住怪物,自己逮了个机会,一把将石冲拽出战场,反手就勒住了他的脖子。

    本来就怒火攻心到高血压的石冲,被这么一勒,缺氧的大脑更是供血不足,没几秒钟就晕了过去,王河把他放在一旁,抽刀加入到了战斗。

    “把他带出去!”

    王河一脚把怪物踹飞,拦住还要扑上去的来福,变异犬不甘心的甩甩头,忍住想要撕碎对方的冲动,听话的退后,叼住石冲的战术马甲,带着他向原路跑去。

    怪物见走掉了两个,还剩下一个,顿时信心大增,主动扑了上来,只是那软趴趴的样子,速度实在是快不起来。

    它瞥了一眼地下碎裂的头盔,再看看王河的脑袋,五只触手纷纷向王河的头部招呼了过来,怪物似乎是发现了,失去头盔,这些人类就无法抵挡它的精神攻击。

    王河怎么可能让它那么容易得手,手中两口横刀舞的和风车一样,不过片刻就把怪物的触手统统砍断,可惜触手长的太快了,而且被砍掉的部分,短时间还不会失去活性,竟然缠住了王河的腿。

    怪物趁王河分心解决腿上的触手时,卷起地下的几具尸体就砸了过来,王河双刀分尸,一只没有触须的触手,忽然绷得笔直,狠狠地戳向他的脑袋。

    头盔限制了视线范围,这一击又是从侧面盲点攻来,王河没来得及躲避,头盔直接被击飞,失去了屏蔽的保护,大脑突然一阵刺痛。

    “完了!”王河心里顿时一凉,在这地下室里一旦情绪失控,除非马上杀死这个不知道是不是操控者的怪物,否则一旦拖久了,来不及等来救援,自己必死无疑。

    当下发起狠来,不要命的冲了上去,而怪物反而就像是见了鬼似的,竟开始退缩,绕着房间到处乱窜。

    王河当它是拖延时间,等自己情绪到了难以控制的时候,才会出手反击,更是加快了攻击的节奏,怪物哪里是他的对手,触手不断生长,又不断的被砍断。

    怪物触手生长的越来越慢,王河也发现,相比石冲头盔被打掉后,瞬间就失控的状态不同,自己似乎一点事都没有,到现在为止情绪都很稳定,难道精神攻击对自己无效了?

    再次砍掉怪物的几只触手后,怪物不跑了,瘫倒在地上,触手也不再生长,怪物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

    “不要杀我!”

    王河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紧张的摆了一个防御的姿势,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有其他人,再看地上已经长不出触手的怪物,正在用墨绿的眼珠死死的盯着自己。

    “你会说话?”王河都觉得自己可笑,这怪物怎么可能会说话。

    “不要杀我……你吃了我……那么多……放过我!”

    确定了,怪物确实没有说话,它的嘴巴没有动,这声音也不是其它地方传出来的,它是直接在脑子里响起来的。

    王河盯着面前的怪物,问道:“是你?”

    “不要杀我……”怪物对他的问题无动于衷,似乎压根就没有听到,脑袋里的不停的在重复着那句话,扰的王河大脑都无法思考了,心烦意乱之下,他大喝一声:“闭嘴!”

    声音竟然真的停了,王河一看大喊有效,于是又大喊着问了几句,却没有的到任何回复,冷静下来之后,他盯着怪物思考了片刻,突然集中所有的专注力,再次问道:“是你?”

    “是我……你吃了我很多……”

    居然真的有效,王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尝试着再次提问,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出声,只是集中精神在脑海问道:“这里还有谁?”

    “只有我……被你吃掉很多……我……虚弱……”

    王河对之前自己脑子里的那一场战役并不清楚,当时的状态就和一个无脑的白痴一样,对怪物反复的说吃掉它很多这句话,一点都不明白什么意思。

    不过这个疑问马上就被传输到了怪物脑子里,一幅画面凭空就出现在了王河脑海,虚拟的战场,细胞的吞噬,简单而又抽象,却非常明白的表达了其中的含义,瞬间就让王河领悟了其中的意思。

    精神世界就是如此的奇妙,在现实中这样的画面根本让人无法解读,但是在精神世界,像是会配上一段详尽的,却无声的旁白,向被展示者解释一切细节,而这不过只用了短短的一瞬。

    王河明白了,自己的大脑吞噬了对方的精神力,也正是因此,在丢掉头盔后,精神攻击对自己失去了效果,戴那个自带电烤属性的头盔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在这场无声的交流中,各种信息传达的速度越来越快,王河很快就习惯了这种高效的信息传达方式,近乎海绵吸水一般,肆无忌惮的吸取着怪物脑海里的信息。

    从信息中,王河知道了怪物的一切,可惜它只有拥有精神力之后几个月的记忆,这些记忆包含了怪物是如何使用精神力控制变异丧尸,如何去精神攻击的。

    其中大量失败案例和各种尝试的这些经验,能让王河在如何运用精神力少走很多弯路,这些宝贵的知识,让他沉溺于其中,如饥似渴的接收着信息。

    他没注意许多无用的信息也被接受了过来,王河只是将它们过滤筛选后就丢在了一边,完全没有当回事,随着信息传输的数量越来越大,怪物的表情也变得诡异起来。

    当王河察觉到丢弃在一边的无用信息,已经在他的精神世界占据了很大的空间时,危机感姗姗来迟。

    霎时间,这些无用的信息凝聚成无数恐怖的触手,疯狂的搅碎着它们能够接触到的一切,王河陡然睁开眼睛,面前的怪物在狞笑着,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忍着脑袋传来的剧痛,王河挥舞着横刀将怪物砍了个稀碎,可已经太迟了,无数的精神触手,盘踞在王河的大脑里,开始向各个角落延伸。

    “你是我……我是你……”

    意义不明,却让王河瞬间就明白了,对方这是要占据自己的身体,或者说是精神夺舍。

    “混蛋!老子的身体,岂是那么容易占据的!”王河立马展开自己的精神力,用刚刚学到的方法开始反击。

    然而,怪物不亏是能控制上百只变异丧尸的操控者,王河的反击,被它轻易化解,狡猾的操控者传给他的信息都是真实有效的,但是也是最基础的。

    就像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成年人,将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送给一个三岁的儿童,自己却开着坦克辗压了过来,这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对决。

    在操控者舍弃身体,将所有的力量全部涌入王河的大脑时,似乎是已经决定了王河的生死,破釜沉舟的操控者,疯狂占据着王河的精神世界,把王河的精神力,死死的压缩在一个角落。

    任何反抗在此时看来都已无济于事,王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精神世界被摧毁,记载着无数信息的记忆碎片,被一片一片的剥离,取而代之的是操控者那肮脏不堪,另人发指的记忆。

    但是相比它短短几个月的经历,王河的记忆库庞大而又杂乱,操控者的记忆就像丢进大海里的一滴水,不但没有成功的清除后替代,反而被排挤到了一边。

    就像是一个人做梦,或者发呆时无意义的臆想,这些记忆被当作光怪陆离的无用之物,丢弃在一边,王河的记忆碎片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拼凑成了原来的样子。

    操控者的触手,发狂的冲击着王河的记忆,一遍又一遍,直到一些记忆开始变得模糊,王河不知道它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记忆的存在,但本能的,他拼命的用自己精神力去保护这些记忆。

    他不知道的是,记忆是一个人的本质和灵魂,没有记忆就意味着这个身份的消失,就像一篇文章,如果将承载它的纸张上的字迹消除,画上一幅画,那么它还能称作文章么?

    王河下意识的保护记忆,大大拖延了操控者夺舍的进度,这也让操控者意识到,不把王河的精神力彻底消灭,这具身体它永远也无法得到。

    精神触手转而改变了攻击的方向,由原来的压制,变成了吞噬蚕食,王河瞬间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他的精神力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尽管他动用了所有的办法,依旧无法抵御。

    王河节节败退,面对操控者潮水一般的精神触手,他拿不出一点可以反制的手段,这些墨绿色的触手,缠绕着王河的精神力,触手顶端的五根触须,将精神力撕成一点点的小碎片,然后吞噬掉。

    等等……为什么是触手,为什么是触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