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八十二章:电厂

    “我也知道危险,但是我不去做,谁去做?我去尚且九死一生,别人就是十死无生!”王河一边大义禀然的劝说着,一边将吴婷拉进怀里,低声安慰着。

    “放心吧,最危险的都已经过去,只剩下一个只会精神攻击的废物,我只需要冲进去给它致命一击,这件事就结束了。”

    “你怎么知道只会精神攻击?刚才还说那个丧尸连还手都不会,结果你差点连命都没了……”吴婷不依不饶,每次王河遇到危险,担惊受怕的永远都是她,她实在不想体会那种滋味了。

    “这家伙但凡有点其他手段,也不会找这么多保镖保护自己的性命,前面多少难关都过去了,就差最后这一个坎,我怎么可能就此放弃!相信我,我一定平平安安的回来。”

    王河心意已决,吴婷知道自己也劝不动,只好含泪由他去,自己架起狙击枪,时刻观察着他的动向。

    无人机无法靠的太近,会因为信号干扰而难以操纵,画面传输也会受到影响,即使让白鹰旺财或者来福带上拍摄器材,也难以将画面传输出来,还不如瞄准镜看的更清楚。

    吴婷虽然不再阻拦,但这次她强迫王河带上了枪支弹药和爆炸物,还让来福也跟着去才放心,另外还在来福的战衣里放了两瓶进化原液,这东西对其他人副作用多多,但对王河来说纯纯的大补。

    说实话王河现在也憋着一股火,进一次发电厂,就被抬出来一次,简直就是拿命进去极限一换一,然后养好了再进,对付了这么久的丧尸,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亏,丢过这么大的人?

    王河全副武装,来福也全身披挂,李晨阳给它的战衣没做太多的改动,毕竟再好的防御类装备,也不如来福自己的皮毛防御效果好,只是四只爪子加上了合金材料的护爪。

    这些护爪是为了让来福在乘坐摩托车时起到固定作用的,在摩托车后座也有相应的位置来卡住爪子上的护爪,来应对摩托车的颠簸,对战斗没有太大的帮助,还不如来福自己的爪子锋利和坚硬。

    但是,很帅啊,来福很喜欢,对它逐渐有异于常狗产生的审美观,王河倒是没太在意,可李晨阳总是提出一些耸人听闻的言论,类似于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变异兽翻身农奴把歌唱之类的。

    王河摸摸来福的脑袋,一脚踹开这栋神秘建筑的大门,来福不等主人指挥,现行一步冲了进去,主人两次濒危,惹得这头犬中王者心情十分的不美好。

    尤其流着眼泪的主母,简直让它头皮发麻,来福可是记得几次主母不高兴的时候,自己那个坑狗的主人,都是拿自己撒气的。

    为了主人不会再拿它撒气,也为了脑门上被紧张的主母耗掉的一大片狗毛,来福一定要多多表现才是。

    紧跟着冲进去的是石冲,王河都没来的及拦他一下,人已经没入没有光线的昏暗中了,石冲也是憋着一肚子的火,当初他被王河救出来的时候,曾发誓要护他周全,以报王河为其战友复仇的大恩。

    没想到在这个鬼地方,王河为了救他身受重伤不说,第二次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差点死掉,关键还是自己的失误导致的,此刻石冲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他不愿意再看到王河陷入危险。

    替王河开道,把自己的身体当作盾牌,挡住所有的危险,是石冲此刻唯一想做的,他不顾被头盔烤的滋滋冒油的脑袋,一股脑的就是往上冲。

    王河苦笑着跟在后面,他知道石冲一定是了为了刚才的失误而自责,这个平时默不作声,自尊心极强的老兵,是典型的行动代替语言,为了防止他的冒进会造成什么意外,王河紧紧的跟在石冲的后面。

    一楼很空旷,几千平米的空间,除了几根柱子,和走廊尽头的楼梯,其余全部都是用玻璃墙隔离在走廊两边的巨大机器。

    王河自然是不知道这些机器是做什么用的,透过玻璃用手电筒上下照了照,这些机器的高度直达楼顶。

    两人一狗爬完整个建筑三层楼,都是一样的布局,中间是走廊,两侧是玻璃墙,还有就是那高达三楼的巨大机器,没有发现一只丧尸,或者是其他什么怪物。

    石冲的眼皮一抽一抽的,那是因为头盔高功率运行下,皮肉被电烤的实在太过于痛苦,王河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即使他们恢复力强悍,但总这么烤着,真要被烤熟透了。

    “下楼,检查一下这些机器。”王河抽刀在玻璃上砍出一个大洞,这些玻璃异常解释,,猛砸之下只会留下一个龟裂的坑洞,不过在横刀面前几刀就被破开。

    王河直接跳了出去,在机器突出的几个部位蹬踏了几下,平稳落地,石冲学他的样子也跳了下来,来福才不管那些,即使这层高比一般建筑要高一些,对它来说不算什么,直接就跳了下来。

    “咚!”落得动静太过巨大,王河蹬了来福一眼,后者识相的用爪子抓烂玻璃,跑到走廊的另一边去检查了。

    这些机器被漆上黄色的涂层,一个挨着一个,联通着巨大的管道不知道通向了哪里,机器上有许多小小的窗口,以便人观察机器内的工作,窗口上方还有一根根的机械臂。

    王河看不懂这些机器的作用,石冲也一样,两人绕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格格不入的东西,头盔里的电流炙烤的二人心浮气躁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把做头盔的李晨阳暴打一顿。

    “汪!”

    “来福定是有了发现。”听到犬吠,王河拉上石冲就跑到了隔壁,这里有着更多不一样的机器,经过一阵绕行,终于找到来福,它正对着一扇密封门嗅来嗅去。

    密封门并没有彻底关闭,一推就打开了,这倒是省了事,王河把来福战衣上的光源全部打开,它就像个巨大灯泡一样,走进了门内。

    门后是一节向下的楼梯,走下楼梯后又是一扇没有关闭的密封门,打开门后是像是一间空间并不大的办公室,正对面就是一个宽敞的扇形透明玻璃墙壁,墙壁外面黑洞洞的看不太清楚。

    玻璃墙跟前摆着许多电脑,房间的左右两面除了文件柜,还有两扇门,王河犹豫了一下,先打开了左面的门,门外是一条贴墙的走廊,左手是墙壁,右手是金属栏杆。

    王河用手电照了照,栏杆的右侧就是刚才房间的扇形玻璃墙,栏杆的下面是一片巨大的地下空间,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门,他进门看了看,发现是一个放满了防护服的房间,和更衣室。

    穿过更衣室,继续向前,一扇密封门挡住了去路,这次运气不好,密封门死死的封锁了这条路,王河没有去破坏门,转身原路返回,回到了扇形玻璃窗的房间,从右侧门走了出去。

    发电厂是核泄漏才会导致如此多的丧尸变异,紧紧封闭的大门不太可能会泄露,那么源头一定是来自其它入口,他准备走另一条路碰碰运气。

    此时头盔越来越让人难熬,不由的脚下加快了步伐,右面和左面是对称的,也有一个放着防护服的房间和更衣室,而尽头的密封门却是敞开的。

    王河二话不说就走了进去,又是一个向下的楼梯,楼梯下面是一个布满金属管道,大概五十平米的房间,有几个黄色的金属桶摆在房间正中,上面画着触目惊心的核符号标志。

    一个摔倒的金属桶旁,还有几个穿着防护服的尸体,房间的两侧还有两道门,一道门紧闭着,门口是什么不得而知,一道门敞开,里面全部都是黄色的金属桶。

    一进入这个房间,王河就感觉很不舒服,忽然就感觉很恶心,想要呕吐,石冲也出现了同样的反应,来福则干脆就不愿意进来,一直在门口徘徊。

    正当王河打算先退出去的时候,黑暗中一支像是长鞭一样的东西向二人抽了过来。

    王河闪身一躲,就将手电扔了过去,黑暗中的墙角,一个墨绿色的怪物贴墙而立,要不是手电扔在了它的旁边,根本就无法看清怪物的样子。

    这怪物长了一个扁平的巨大脑袋,足有一米宽的大脸,满是绿色的脓包和烂肉,却只有不到三十公分的厚度,它几乎没有身体,长了五只触手。

    这些触手还有着变异前的特征,触手顶端分叉的五根小触须,让人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哪些原来是手,哪些原来是脚,至于为什么是五只触手,很简单,这怪物原来是个公的。

    怪物像是没有骨头,浑身软趴趴的,但是触手的攻击很强,抽击之下,金属的墙壁和地面裂开几个大口子,王河几次想反击,却总是浑身无力,那恶心感是越来越强。

    “石冲,把这些金属桶扔进去!”王河断定这些黄色的金属桶就是导致不舒服的来源,石冲听令,上去几脚就把桶踢进了敞开的那道门,上前一把将门紧紧闭上。

    几乎是在瞬间,恶心感就退去大半,可还没等王河发起反击,怪物一“鞭子”就把关门的石冲抽出去老远,连头盔都被摔了粉碎。

    被打翻的石冲一声怒吼就跳了起来,眼睛瞬间变得血红,红光乍现之间,化成一道黑影,双手变形成刀就扑向了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