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八十一章:兑命

    王河掏出匕首,下定决心般咬了咬牙,便将匕首插进了脸与头盔的缝隙中,因为头盔本身就比较紧,加上里面铺设了电线和衬布,挤压感就更强了。

    为了不破坏头盔的屏蔽效果,匕首是紧贴着脸慢慢插了进去,插到一半的时候,他听到石冲突然喊道:“头,它动了!”

    王河抬头一看,果然,灰壮丧尸表情愤怒,身体难以抑制的颤抖着,随着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它的缓缓的举起了手,迈开了步。

    “糟了,它因为受伤,本能的愤怒导致将要摆脱操控者的控制了!”王河一惊,一旦丧尸摆脱了控制,定会对操控者报复,但自己几人也会被列入对方的必杀名单。

    正面对决,自己几人根本不是对手,还好这个幕后的操控者也绝对不想灰壮丧尸脱离控制,否则不管是哪一方活下来,都会去找它算帐,因此更是加大了对灰壮丧尸的精神控制。

    王河能明显的感觉到来自精神上的压力骤然减少,丧尸象征着反抗的颤抖幅度却减弱了不少,战机稍纵即逝,一旦错过这次机会,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变化,很可能因此而全盘皆输。

    王河不再犹豫,一咬牙,匕首猛地就捅进了头盔,因为紧挨在脸上,匕首刺破了颧骨上的肉,挡在自己的左眼之前,又从眉弓扎了进去。

    鲜血从头盔的下颌处流了出来,染红了整件上衣,巨大的疼痛,却没能让他发出一点痛苦的声音,看到整个过程的石冲都傻了,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说捅就捅,关键他还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自虐。

    深吸一口气,王河将脸上的痛楚完全放到一边,单眼瞄准,推弓搭箭,一记没羽直指灰壮丧尸的左眼。

    丧尸脑袋向后一扬,左眼就插进了一支箭,因为头骨的原因,箭射进了一半,但也足够伤到大脑,王河也脑袋向后一震,口鼻眼耳都流出了鲜血,可他没有就此罢手,抬手又是一箭。

    还是左眼,第二箭射的更深,丧尸已经处在濒死边缘,面部呆滞的似乎失去了意识,王河也没好到哪里去,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头盔里溢出大量的鲜血,整个人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第三箭还是射了出去,这一箭直接带起了灰壮丧尸的身体,将它狠狠的钉在了身后的墙上悬空挂起,箭支直没箭尾,王河也随之向后飞去,重重地摔倒在地,意识模糊间,还握着弓,好像打算要射第四箭。

    虽然王河用匕首挡住了左眼,以防御对手的攻击反射能力,但他箭支的力度非常的大,大到足以导致一个普通人重度脑震荡十余次的冲击,而这种冲击,他直接承受了三次。

    通过匕首,冲击力直接作用在头上,换做一般人脑袋都已经爆掉了,就算王河身体强壮,恢复力极强,这种以命换命的打法,还是让他的少部分大脑被震碎,成了一滩浆糊。

    这时候,慌张的石冲做了一个危险的举动,他看到王河头盔里满是鲜血,担心血液会进入呼吸道,导致窒息,情急之下,脱下了王河的头盔,却忘了他们还在操控者的精神攻击范围之内。

    “毛毛,快戴上头盔把你姐夫救出来!”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吴婷,她马上就意识到了危险,脸色一变连忙催促着让李金钩去救人。

    丧尸之所以能被控制,不就是因为它们的灵智混沌,甚至是一片空白的状态,但凡拥有灵智的生物,哪怕是昏迷的情况下,操控者也只能影响到对方的情绪,而无法做到直接控制。

    而王河现在的状态形同丧尸一般,缺失了部分大脑,脑子里基本就是一片混乱,说白了,就是一个脑子一片空白的白痴。

    操控者哪能错过这绝佳的机会,精神控制如触角一样,探进了王河的脑子里,快速的争夺着控制权,王河的大脑本能的抵触这场精神侵袭。

    奈何就像一群精锐的士兵,缺乏了指挥官的有效指挥,只能盲目的各自而战,很快就被各个击破。

    李金钩带着一顶功率不是很大的屏蔽头盔,以最快的速度奔赴向战场之中,他已经感觉到了来自精神攻击的压力,无线电耳机已经被干扰的无法对话。

    但大致情况李金钩已经了解,知道王河的生命岌岌可危,连续几次瞬移就到了他的身边,拽起王河就向来路奔去,瞬移更是不要命的透支使用。

    顺带的,也不管他会不会自己吞咽,一瓶进化原液直接捅进了王河的嘴里,似乎是知道宿主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进化细胞开始有意识的将灌进来的进化原液优先向大脑供给。

    王河的脑细胞因为进化细胞的摄入开始极速恢复,复活的脑细胞马上加入了领土的争夺,大量的精神触手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拦腰切断。

    操控者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这种变数,陡然加大了精神触手的数量,这更是刺激的脑细胞开始疯狂的吸收所有能吸收的东西当做营养,刚刚补充的进化原液马上就被吸收殆尽。

    这些急需营养的脑细胞竟是将苗头对准了精神触手,李金钩玩命的向回奔去,可脑细胞与精神触手的战争进程,比他的速度还要快,短短一瞬之间,竟是已经交手了不下上亿次。

    大量的脑细胞被控制,又被杀死,然后被重新吸收,无数的精神触手在这个过程中被脑细胞吞噬掉,到了最后新生的脑细胞竟开始直接吸收精神触手,且速度越来越快。

    当操控者发觉时,急忙抽身想要将触手退出战场,但已经太迟了,一大团将近操控者三分之一精神力的触手,被切断并滞留在了王河的大脑,脑细胞开始疯狂的运转,蚕食着这些精神力。

    脑细胞不断重复着吸收,吸收过度而死亡,化为养料后接着重生,然后继续吸收,无形中将这些精神力粉碎又提纯,直到完全化为己用。

    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场微观的近乎无形的战役,涉及到的数量却又是极其庞大的,操控者投入了几乎所有的专注力,反而忽略了屏蔽并不到位的李金钩。

    当它退出这片注定失败的战场时,李金钩已经带着王河快要离开操控者的掌控范围,它再想去攻击李金钩时,后者已经到达了它望成莫及的距离。

    石冲也忽然明白过来了自己的大意,拿起王河的头盔和武器,脸色煞白的紧跟在后面,当他感到自己害怕的情绪越来越重的时候,急忙将功率调到了最大,忍着被电焦的痛楚,跑出了发电厂的范围。

    一天之内差点两次丢掉性命,让吴婷心痛的差点昏过去,尤其是看到王河左脸上穿刺着的匕首,身上深可见骨的伤口和耳孔中流出的白色脑浆。

    她的精神几乎崩溃,拿起进化原液不管不顾的向王河的嘴里灌去,王河大脑中的战争已经结束,弹指一挥间,以亿为单位的大战,最终以脑细胞大获全胜而收尾。

    新的进化原液一进入体内,就被分配给了重要器官用来修复,王河很快就醒了过来,他缓缓的真开眼,却没有昏迷清醒后的迷离,精神状态居然出奇的好。

    “好了,饱了!再喝就要撑死了!”

    “河?你醒了?你没事了么?”吴婷惊喜的问道,刚才的情形太过吓人了,脑浆都被打的流出来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开着玩笑说话,简直就是个奇迹。

    “距离没事还差一点,我再睡会,太累了……”说话间,王河就昏睡了过去,睡的是如此的沉,就连拔掉脸上的匕首,和清理身上的伤口,都没有打扰到他。

    石冲这时才姗姗赶了回来,强烈的自责让他都忘了摘掉无时无刻不在炙烤着他脑袋的头盔,他满是不安的询问着王河的状况,紧张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李晨阳上前一把将头盔给他拽了下来,拿起一瓶水浇在他表皮焦脆的脑袋上,吴婷这才安慰起石冲。

    “没事!王河他没事!别担心了,错不在你。”

    听闻王河已经清醒,且没有什么异样,石冲忐忑的心才放了下来,随即这个经历过无数次血与火的老战士,竟是留下两行泪来。

    “嫂子……对不起,我太鲁莽,太大意了……”

    “没事了!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出现,不要自责了!”

    吴婷一边安慰,一边递给他一瓶进化原液,她并不怪石冲,这场诡异的战斗大家都是头一次经历,忙中出错在所难免,所幸没有酿成大错,相信下一次的战斗,这种错误不会再次出现了。

    这一次受的伤,比上一次要严重的多,但是恢复的却非常的快,不过一个小时,王河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不像上一次还有头痛欲裂,迷迷糊糊的眩晕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像是睡了一个星期那样精神饱满。

    其他人不得不感慨,王河简直就是一个战斗怪物,每次数他受伤最终,每次也是数他恢复的最为快速,要知道,到现在他们几个还有些头晕恶心。

    王河恢复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穿戴整齐,要在一次进入发电厂,吴婷拦着坚决不让他进去,每一次进入电厂,都是奄奄一息的被抢出来,谁知道这一次还会不会那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