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八十章:反击

    “叮!”

    “噗!”

    一声是黑刃砍在丧尸脖颈处的撞击声,另一声是石冲吐血的声音,丧尸毫发无伤,石冲的脖颈却如遭重击,险些断掉。

    再看灰壮丧尸,姿势已经改变,一只手竖立成刀,面朝石冲,很显然刚才是它袭击了石冲。

    以王河的动态视敏度,即使是李金钩全速移动,他也能仅凭肉眼就捕捉到对方的运动轨迹,但是他居然没有看到灰壮丧尸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只看到石冲刚刚命中对方,然后就在一瞬间被攻击了。

    当然这还不足以吓退王河,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双手持长横刀,狠狠的砍了下去,横刀不愧是神器,石冲改变身体密度和质量幻化出来的黑刃都伤不到分毫的灰壮丧尸,被这一刀从颈部到腰间砍得皮肉翻卷。

    但也只限于此了,本该是一刀两段的结果,却只造成了皮肉伤,连骨头都没有伤着,而灰壮丧尸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愤怒了。

    “哧啦”

    像是装满水的厚实橡胶袋,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水从裂缝中喷洒出来的声音,王河惊异的发现,这声音竟是来自于自己,低头一看,从又侧脖颈处到腰间,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豁口,正在不要钱似的喷洒着鲜血。

    惊骇,王河完全没发觉对方是什么时候发动的攻击,也完全没有感觉到身体被击伤的过程,就像是一眨眼的功夫,一愣神之间,就被重创了。

    就连石冲这个处事不惊的战场老手,都被这场面给吓着了,几步冲上来扶住摇摇欲坠的王河,按住他的伤口,关切的问道:“头!你怎么样了?”

    “没事!还撑得住……”疼痛此时才慢慢从伤口处蔓延开来,王河咬着牙,疼的满头都是冷汗,望着一动不动的灰壮丧尸,暗骂几声“出师不利”

    想来确实如此,自从来到这个发现厂开始,就没有顺利过,先是损失了一台无人机,接着一个接一个的受伤,甚至差一点就丢了性命,这好不容易整理好状态,还没有进门,又被重创。

    王河脱掉破破烂烂的皮甲,这皮甲算是彻底废了,从上到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况且就算是新的,看样子也难以抵挡对方的攻击。

    他将里面的衣服也脱了下来,撤成布条,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免得器官内脏流出身体,就那么站在原地观察了起来。

    “头……要不先撤吧!和大伙商量一下对策再来。”石冲见他的样子,实在太过惨烈,提议先暂避锋芒。

    王河摇摇头,一边将皮甲上挂着的各种武器拿出来摆在一旁,一边说道:“没用!就算他们知道了丧尸是怎么攻击的,也难有什么对策,不如按我的方式来试试。”

    “那你知道怎么回事了么?”

    “差不多,不过还要验证一下。”王河捡起一块石头,远远的向灰壮丧尸的肩膀丢去,石头掷出的瞬间,他举起横刀挡在了自己的肩膀前面。

    “啪”石头轻轻的砸在丧尸的肩膀上,对方没有任何反应,王河这里也什么都没有发生,王河皱皱眉头,自言自语道:“太轻了么?”

    随即又捡起块石头,这次用了些力气,大概能把人直接爆头的力度,再次砸向肩膀同一个位置,同时再出手后的瞬间,横刀也护住了自己相同的位置。

    “嘣!”石头打中,一部分碎裂,一部分弹出老远。

    “铛!”不知是什么击中了王河挡在肩头的横刀上,力度倒是不算大,也就是能把人直接爆头的水平。

    “果然……但是距离呢?”依旧是喃喃自语,把个石冲看的一愣一愣的。

    “头!到底是咋回事啊?”石冲终究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在派拉蒙里看着无人机传输回来的直播画面,吴婷三人也是一头雾水,突然吴婷一拍李晨阳的后背,大声说道:“我知道了!”

    “轻点啊大姐,我那是肉,不是沙袋,你这一掌差点要了我的命。”

    不理李晨阳的埋怨,吴婷神色兴奋的说道:“我知道了,这只丧尸的能力是反射,攻击反射,不管你怎么伤害它,都会报以同样伤害予以回击。”

    “那它是怎么反击的呢?”李晨阳迷惑的问道,谁都没有看到灰壮丧尸出手,就连那一块击打到横刀的石头,都不知道是何时何地出现的,就那么突兀的砸在了刀上。

    “怎么反击的我也不知道……”王河对石冲回答道,也像是在回答着李晨阳的问题,只不过限于信号干扰的问题,无人机难以接近,只能远程拍摄,自然也无法得知王河的答案是什么。

    “按照我所理解的,这种攻击手段,只能从三个方面能做到,一个时间,一个是空间,还有就是维度了。

    时间和空间还好解释,它将反击后的结果直接呈现出来,却将中间发生过程的这一段时间,在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删除或者跳过,就能达到这个效果。

    空间也一样,瞬间将相隔的这段距离删除掉,反击后再将空间还原,或者应该是干脆就忽略了这段空间距离,直接将攻击隔空作用在目标身上,但是我想不管是时间还是空间,应该都不正确。”

    “为什么?”石冲和车里的李晨阳,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问向王河和吴婷,而两人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回答道:“因为这些反击,几乎是一模一样啊。”

    “不对!准确的来说,不是几乎,而是绝对的一模一样……”

    王河继续给石冲补充道:“这就像是复刻出来的,不论是角度、位置、包括力道,全部都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它没有武器只能用手去攻击。”

    “但是却能做到一模一样,既不是完全的复刻,也不是随意的照猫画虎,我觉得除了维度上的某些理论可以解释,没有其他答案了,但是我所学有限,怕是回答不清这个问题。”

    王河和相隔几百米,坐在派拉蒙内的吴婷又是几乎在同时说道:“或许只有李晨阳能解释一二了。”

    说完,王河望了一眼几十米外的无人机,被一直盯着显示器的吴婷尽收眼底,她马上就读懂了王河的神情,笑道:“看来王河也明白了,接下来解决的方法应该也有了。”

    李晨阳撇撇嘴,嘟囔道:“不愧是了两口子,可怕……”

    “我们应该庆幸啊!”王河抄起刀囊,没有背在身后,反挂在胸前,举起弓来搭上了一支骨箭,瞄准了远处的灰壮丧尸。

    石冲没搞明白他在说什么,遇到有这种诡异能力的丧尸,哭都来不及,为什么还要庆幸……

    “我猜,这只丧尸之所以没有主动攻击,就是因为它太过强大了,甚至可能实力不弱于操控它的家伙,至少那三只差点团灭我们的丧尸也不是它的对手。

    为了能控制它,只好剥夺了它自主攻击的意识,只留下保护建筑和反击的能力,这也是操控者的无奈之举,一旦给予了它些许的自主意识,这家伙很可能就会拜托控制,搞不好还来一段反杀。

    所以我们该庆幸啊,如果不是这种条件下,搞不好,我们会毫无还手之力。”

    话音刚落,箭支飞出,直直的射向灰壮丧尸的胸部,这一箭也是从弓谱上学来的,叫做“没羽”放弃了多支箭支的覆盖式杀伤,将专注力集中在这一支箭上,从而加大箭支的射程和穿透力。

    说来有些玄学,但书中记载了学过此射术的著名人物,养由基、李广,尤其李广的故事家喻户晓,相传李广夜遇猛虎,一箭射出,第二日查看才发现是一块巨石,而箭支却没入石中。

    他自觉不可思议,试着又射了一箭,却再也射不进去了,同样的弓,同样的人,同样的臂力,射同样的一块巨石,却是不同的结果,养由基也是类似的故事。

    弓谱的作者也是个射艺精湛的人,终是破解了这个秘密,将这一射术学到了手,并记录了下来,王河也是刚刚学会一点皮毛,他试过用铁制箭头射击石头,现在勉强能射入石中寸余。

    这已经很令人惊叹了,要知道铁比高碳钢要软的多,李晨阳曾经试过,160磅的角弓,高碳钢制的穿甲箭头,射击石头也不过是撞出一个坑而已。

    王河现在用变异兽的骨骼制作的箭镞,比之普通的高碳钢还要坚硬,加上刚学的没羽箭法,看架势,他准备一击拿下灰壮丧尸。

    箭支瞬息而至,丧尸连躲避的反应都没有,硬生生的被这一箭射穿了身体,脸上的愤怒之色更盛,却只能干站着,反观王河这边,胸前“叮”的一声,挂着的横刀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王河整个人像后倒退了五六步,好歹没有太大的伤害,只不过胸骨多处被撞裂而已,丧尸那边就不好受了,灰壮丧尸很强大,能力也很恐怖,很公平的,它的恢复能力简直差到了极点。

    别提刚被箭支射穿的伤口,就连刚才被砍伤的地方,到现在都没有一丝愈合的迹象。

    “有效!”王河一握拳头,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