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七十八章:击破

    王河闻声急忙刹住了攻击,一个翻身跃到了侧面,一团直径一米多的绿色酸液球喷了过来,只是一个擦边,就让他的左臂被腐蚀掉了一块皮肉,而且还在继续向伤口深处腐蚀。

    当机立断,王河挥刀刮去一层血肉,才阻止了酸液的侵蚀,挽了个刀花,不顾伤口的疼痛,他换了个角度又冲了上去。

    “啵”

    闻声王河猫腰侧滑,险而又险的闪过酸液球,挥刀就砍,没想到酸腐丧尸的身体竟然灵活无比,圆滚滚的肚皮,就像一个充满气体的皮球,先是压低了一下,忽的猛然弹起,横刀只在它的肚皮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

    伤口中流出并不是丧尸特有的黑灰色尸血,而是墨绿色的酸液,随着酸液从伤口处流出,竟像血小板那样开始凝固,迅速在伤口处凝成一片墨绿色的透明结痂。

    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对腐蚀丧尸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丧尸壶钮一样的脑袋转向了王河,忽然张开足矣掀开它半个脑袋的大嘴,“呲”一声喷出一股酸液来。

    王河急忙躲避,没想到这股酸液就像是拧开闸的水龙头,一股水柱横扫了过来,王河撒开腿就跑,绕着腐蚀丧尸跑了整整280度,酸液才停了下来。

    王河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谁知壶钮脑袋往回一弹,从另一个方向扭向了身后,“噗”一声,铺天盖地的酸液就喷出来。

    霎时间王河避无可避,一咬牙,两把横刀立面,护住双目和口鼻,防止眼被弄瞎和呼吸道进入酸液,径直就冲了过去。

    酸液喷了他满头满脸,双臂被腐蚀的坑坑洼洼,自制的头盔也蚀出几个洞,里面的线路也被烧断。

    王河脑袋一懵,一声怒吼根本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举起刀来就是一顿乱砍,腐蚀丧尸的血液里也全是酸液,就连腐臭的烂肉都带有腐蚀性,溅起的尸血和碎肉,将王河侵蚀的面目全非。

    最终腐蚀丧尸的脑袋被砍了下来,它也没有骨刺丧尸的恢复能力,壶钮脑袋飞出五六米去,彻底失去了生机,然而并没有结束,腐蚀丧尸的身体,在头颅飞起的瞬间,开始急剧膨胀。

    被情绪控制了头脑的王河根本不知道躲避,还在挥刀发泄着怒火,“嘭”酸液产生的气体,在没有控制的情况下发生了爆炸,王河瞬间被酸液所覆盖。

    这时一个肥胖的身影冲了过来,抓起王河的残躯就跑,另一个四肢着地的黑影,叼起石冲往背上一甩,紧随其后向厂房外跑去。

    王河的样子简直惨不忍睹,双臂被腐蚀的只剩下白骨,身上的皮甲也是七零八落的,肚子上连内脏都露了出来,脸上更是被腐蚀的只剩下面骨。

    吴婷一看就受不了了,这样子比被救的石冲还要惨,扑上去就哭,被眼疾手快的李晨阳一把拽了回来。

    “我说嫂子,他身上现在全是酸液,你扑上去不等于自杀么?我还顾得上救谁?快!快去拿水来……”

    吴婷如梦方醒,跑进车里和李晨阳一起抬过来几大桶水,全部浇在王河的和石冲的身上,将酸液冲刷了下来,又拿出进化原液,不要钱似的给两人灌进里嘴里。

    被水冲下来的酸液,将周围的泥土都腐蚀的发了黑,这还是用水稀释了的,可想而知,被酸液直接喷了一身的二人,能活到现在,全靠身体细胞的再生坚持了下来,换做别人,早就连渣都不剩了。

    “嫂子,你照顾他们,我去把那只猴子救出来。”李晨阳脑袋上带着一个头盔,是拿王河的摩托车头盔改的,比起王河的自制屏蔽头盔,李晨阳这个效果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完全不用担心精神攻击。

    但是想要救李金钩很难,刚才在无人机中看到李金钩几乎是毫发无损,游刃有余的躲闪着骷髅丧尸的每一次攻击,要不是每次近身,骷髅丧尸都会在身周三米内,燃起一层火焰防护,说不定李金钩已经成功将其击杀了。

    但也正式如此,却给救援带来了超大的难度,李金钩虽没有受伤,同时他现在也不听劝啊,叫他自己回来是不可能的,想要抓住他,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没有这个能力,包括王河在内。

    骷髅丧尸的攻击也不单单只有火球一个手段,除了周身燃起火焰护盾,它还可以缩小火球,像机关枪那样连续扫射,还能将火焰凝聚成长鞭来抽打,同时还会引起爆炸,那威力,让人毫不怀疑,稍微挨住一点,就能炸个尸骨无存。

    骷髅丧尸本身对火焰和爆炸完全免疫,视频里不止一次看到,火焰长鞭不慎抽到它自己,而爆炸后,却毫发无伤,连冲击力都对它没有影响,更别提,那无时无刻不在舔舐着骷髅的火焰了。

    吴婷甚至怀疑,它之所以是一只骷髅的样子,很可能是身体上所有不防火的地方,都已经烧没了。

    这里没有液氮,不能像杀掉贺春一样的解决掉骷髅丧尸,李晨阳几次想要接近,都被火球子弹给打得退了回来,就连吴婷用无人机的武器攻击,都没有办法做到掩护的效果。

    李金钩已经连续高速移动了四十分钟,这已经超出了他平时的极限,在这么下去,很快就会因为缺乏能量,而在高速中猝死,可他现在的精神状况,根本没有此量的考虑。

    脸上挂着病态且执着的表情,微笑、呆滞,目不转睛的盯着敌人,一门心思的就是要杀死对方。

    时间紧迫,李晨阳反而停下了所有的尝试,趴在地下观察了一会,随后捡起一块砖头狠狠的丢了过去,砖头还没到骷髅的面前,就被它发射的一小颗火球炸了个粉碎。

    李晨阳低头在地下写写画画了几下,又捡起一块脸盆大的混凝土石块,犹豫了一下,就放在地下,跑到一边的废弃汽车上,拽下来两个轮胎,搬了回来。

    他的力气很大,不差王河多少,整台汽车他都可以轻松的抬过来,而他只是拽下来两个轮胎,葫芦里卖的不知道是什么药。

    两个轮胎加一块混凝土,李晨阳飞快的向骷髅掷了过去,一颗小火球率先炸上了轮胎,但是轮胎的体积和弹性,加上李晨阳的力量,小火球只是炸破一个缺口,却没有改变它的方向。

    眼看轮胎就要撞上去了,骷髅连着发出两个大火球,将两个轮胎炸飞,最后那一块混凝土狠狠的砸在火焰盾墙上,被烧成了碎块,可骷髅也难得向后退了一步。

    这一波攻击没有什么成效,李晨阳确是面色一喜,低头掐算了一阵,回头就搬来了更多的石块,轮胎,包括一台小型汽车。

    在他忙活的这段时间里,李金钩的速度也慢了下来,高速消耗的能量,让他慢慢的无法维持,但这难以打消李金钩执着的念头,所以李晨阳收集完投掷物后,又捡起两根木棍,犹豫了一下,丢掉了细的那一根。

    不顾吴婷的催促,李晨阳极有耐心的又等了五分钟,终于,李金钩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却被李晨阳抓住了时机,抬手一甩,木棍打着旋向李金钩飞去,紧跟着四个轮胎向骷髅飞去。

    当李金钩被木棍敲到脑袋,摔倒在地的时候,骷髅已经用大火球连续炸掉四个轮胎,却被紧跟在后面的两块巨大的混凝土砸的向后摔去,这些都还没有伤到它,刚刚接近骷髅的火焰盾,混泥土都碎裂了。

    然而真正的杀招到了,一台小型汽车从天而降,将骷髅狠狠的砸进了土里,任你免疫火焰还有爆炸,单纯的物理碾压,总扛不住吧?就算把这车烧化了,融化的金属一样是覆盖在骷髅的身上,照样能禁锢住它的行动。

    骷髅的火焰盾瞬间将汽车融化掉,橙红色的金属溶液包裹在骷髅的全身,还不等它抬起手来,李晨阳一声大喊:“现在!快!”

    来福背着一个大包突然出现,李晨阳拽过大包就向骷髅丧尸丢了过去,来福完成了任务也不逗留,转身叼起被砸晕的李金钩就跑了回去。

    打包落在铁水之中,瞬间燃起一阵黑烟,紧跟着“哧啦”一声,腾起一股白气,将骷髅周身的铁水瞬间冷却凝固,原来包里装的是两大桶饮用水。

    骷髅丧尸的火焰盾被凝固的铁水包裹,在它再次融化前,李晨阳一把抓住刚刚凝固的铁块,也不管双手被烫的满是燎泡,抡起来就摔。

    外层被包裹的金属被摔得变了形,可在凝固前,这些铁水穿过骷髅骨头的缝隙将它整个包裹,如今突然冷却凝固,骷髅全身二百零六块骨头,几乎都被包了一层铁皮。

    这铁皮不但没有给丧失带来防御,反而因为摔打而变形扭曲,导致骷髅丧尸的骨头,在每一次摔打后寸寸断裂,最后竟是被砸了碎末。

    李晨阳生怕骷髅丧尸没有死透,连着狂摔了几十次,又跳上去踩到扁平,这才罢休,双手的疼痛刚刚传达到脑子里,低头一看,两只手掌几乎都熟了,又被磨得都露出了骨头。

    “哎呦!我的妈耶!疼死我了。”李晨阳连哭带喊的跑了回来,又是止血又是包扎的,口中还喋喋不休的讲述着刚才的英勇。

    看在他刚才确实难得的勇了一把,吴婷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