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七十六章:内乱

    这个画面看似很正常,但根本不需要擅长分析的吴婷动用能力去分析,就发现,这一切很不对劲。

    王河虽然鲁莽,但他其实是一个极其谨慎的人,虽然前段时间因为过多的使用进化原液,导致性情大变,但是经过这段时间和吴婷多次的“排毒运动”,早已恢复如初了。

    他绝不可能会提出“分分”这种要求,李金钩更不用说,就算他是真的这么想,但吴婷已经提出反对,李金钩是绝对不会继续坚持的,更别提稳重的石冲和胆小的李晨阳,居然也会跟着赞同。

    最关键的,吴婷居然发现,自己也有些跃跃欲试,想要冲上去和丧尸大战一场,这很不对劲,但却越来越难以压抑这种冲动。

    “听我说,恐怕我们已经被攻击了!”吴婷冲上前拦住四人,极力劝说着,可王河四人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理都不理她直接就向那栋建筑物走去。

    见王河越过自己,就像没看见似的,吴婷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一把拉住王河,就往外拽,口中更是不干不净的骂了起来:“靠!老娘说话你听见没?”

    王河还没有意识到问题,但本心他是不愿意惹吴婷生气的,闻言就停下了脚步,还没等他说话,就听见李晨阳嬉笑道:“还真是听话,女人叫你往东,你就连西面看都不敢看一眼,好好伺候着吧,那几只丧尸归我们了!”

    一句话就把这火给拱起来了,王河脸色一变就追了上去,吴婷见状紧紧拉住死不松手,王河一只脚刚刚踏进发电厂大门,就被拉的一个趔趄倒退了几步,脸色一沉,抬手就把吴婷甩了出去,看也不看被他甩出五六米的吴婷,抬腿继续向发电厂内走去。

    “汪!”关键时刻来福冲了过来,一口咬住王河的皮甲领子,拼命的往回拽,它的体型和体重要比王河大不少,力气也大,加上后者也没有防备,生生被它拖了二十多米远。

    王河手忙脚乱的乱抓,一把扣住一块凸出地面的石头,才把身形稳住,一怒之下大喝一声:“找死!你个畜牲!”转身就是一拳。

    来福惨叫一声,飞出去十多米,在地下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王河不依不饶,站起身还要追打,来福挣扎的爬起来,向发电厂相反的方向踉踉跄跄的跑去。

    刚跑出十几米,就吐了一口血,摔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王河追上去,一把抽出横刀,面目狰狞的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举起刀就要砍,身后吴婷猛地扑了上来,抱着他的腰将他扑倒在地。

    两个人滚出五六米去,吴婷跳起来对着地下的王河就是一脚,直踢得他头晕目眩,衣领被吴婷拽起就向远处拖去,直到距离发电厂五十多米远了,吴婷双眼一黑,就晕倒在地。

    王河此时双眼发直,显然已经是分不清楚状况了,躺在地下发了半天楞,才忽然有了反应,他表情痛苦的捂着脑袋坐起身,四处张望着。

    首先看到的是十多米处躺在底下的奄奄一息的来福,地面还有一摊血迹,血迹里隐隐还有内脏的碎片,显然来福受伤不轻,内脏都破损了。

    王河急忙起身就要过去,身后却听到吴婷大喊一声:“别过去!”

    “婷?”

    王河一回头,却看到吴婷坐在地下,身上多处擦伤,面颊上也被蹭掉一块皮,心疼跑上前去,将她扶起来问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这是谁干的?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吴婷瞅着他无辜的嘴脸,又气又无语,当下啥也没说,找了节绳子,一咬牙冲到来福跟前,用绳子绑好,又赶紧跑了回来,仅是这几分钟,就又一次让她头疼了起来。

    “把来福拉回来,快!”将绳索交给王河,吴婷就地而坐,仿佛刚才那一会就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王河见状,知道必有蹊跷,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将来福拉了回来。

    来福倒是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受伤太重,多处内脏被打碎,无法动弹,需要大量的时间才能恢复,可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王河拿出一瓶进化原液,尽数倒进了来福的嘴里。

    片刻后,来福就能勉强站了起来,呜咽着舔了舔吴婷的手,对王河却爱理不理的,看来这犬王也有闹脾气的时候,王河骂道:“你还给我来劲了!又不是我打的你!”

    “还真就是你打的我们!”吴婷瞥了他一眼,将经过讲了一遍,把王河听得是目瞪口呆,一时讪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行了,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毛毛他们可还在里面呐!”吴婷也顾不得在意自己受的那点委屈,拿起狙击步枪,找了一个制高点,用瞄准镜向发电厂内望去。

    王河跟着也爬了上去,这是一个活动简易房的房顶,是个卖烟酒零食的小卖部,这方圆十几公里,可没有一家住户,更别提商铺了,靠着这个电厂,也算是个不错的买卖。

    此时小卖部里所有东西都被搜刮了个精光,而且墙壁松动,时刻都有倒塌的危险,勉强上去两个人,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

    王河不需要瞄准镜也能把里面的状况看的清清楚楚,只不过从这里的角度,只能看到李晨阳在对战骨刺丧尸,其他人正好被挡了个正着,暂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李晨阳的状态不是很好,尽管他不同以往的胆小怯懦,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拼杀着,但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危急关头。

    论力量,李晨阳仅仅略差王河一点,连石冲都略逊一筹,论反应速度,虽不如李金钩,但也是其他能力者不能比的,其实李晨阳很强,只不过性格使然,对战斗一直没什么兴趣。

    如今战意昂然,却落了个垂死挣扎,真正的原因是,他们被骗了,刚才试探得到的结果与现在大相径庭,原本每次只投一根骨刺,而且还要等前一根骨刺消失才能再投,现在却是双手齐出。

    不过一会的功夫,丧尸已经连续投出近百根骨刺,李晨阳臃肿的身躯,以不可思议的灵敏躲避着,但依旧还是多处受伤,右胸腹部均被重创。

    他现在每一次移动,都会咳出几口血来,可是那带着诡异笑容的疯狂表情,丝毫没有要退缩的意思,还在不断的想要拉近与丧尸的距离。

    另外两边的战斗虽看不到,但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王河一着急,就要过去救援,却被吴婷拦了下来。

    “你这样进去等于是送菜,忘了刚才的事情了么?”吴婷一指发电厂大门:“从哪里向外五十米,就会被攻击,性情大变,我估计应该是精神攻击。

    “但是刚才我们在那个范围呆了好长时间,观察和试探,足有半个多小时,这么长的时间我完全可以冲进去把人救出来啊。”

    吴婷看着王河的眼睛,低声说道:“看来被攻击的影响还在,脑子都不会思考了……”

    “啥?”王河气结道:“有啥说啥,能不能不要人身攻击!”

    “我刚才进去救来福用了多久?”

    “三分钟吧……”王河回忆了一下。

    “三分钟,我就已经受到了影响,头痛欲裂的,这还是有了防备的情况下,三十分钟,别说救人,你也出不来了!”吴婷冷静的分析道:“刚才我们在里面待了半个小时,我猜是对方故意的。”

    王河揉着眉头接话道:“你的意思是,攻击者一开始故意用极少的精神攻击来影响我们,让我们无法察觉,最后引诱我们深入,达到一网打尽的目的?”

    “现在看来,是这样。”

    “那为什么你没有被完全影响?还有来福,它好像一点影响也没有。”王河好奇的问道。

    “大概是性格和习惯,还有……我当时好像是正在用能力分析视频里丧尸的攻击手法,想找到它们的弱点,所以我一只都在极度的冷静状态。”

    吴婷惊喜道:“难不成,这样可以暂时抵御这个精神攻击?

    “那来福呢?”王河拿出一瓶水浇在自己的脑袋上,那种头痛的感觉正在衰退,大脑像是重新归位了,开始活络了起来。

    “按理说,它是一条狗,即使是变异了以后智商可以追逼人类,但它的精神力,不可能比人类要强,为什么反而不受一点影响?”

    王河跳下摇摇欲坠的房顶,脑子飞快回想着,忽然对吴婷说道:“我的记忆停留在李晨阳嘲笑我那里,之后的就想不起来了,而且那段记忆很模糊,你重新给我讲一边,仔细一些。”

    吴婷也跳了下来,一五一十的再次讲述了一遍,王河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大概知道了……”

    王河一边整理着装备,一边向发电厂走去,吴婷又要阻拦,他解释道:“这个家伙的精神攻击,并不是直接控制我们的精神,而是情绪……”

    “情绪?”吴婷不解的反问道。

    “对!将我们的情绪放大,放大许多被,导致情绪失控,做出不会理智思考的过激行为,这种攻击对来福无效,也可以证明我的猜测。”

    “狗的情绪也很丰富,但是相比人类就差的很远了,关键是狗的情绪不会存在太久,比如来福刚才被我打了,受了委屈,我喂它吃点脑花就烟消云散了,而你……等解决这件事后,你还要和我算帐的,对不对?”

    吴婷茫然的点点头:“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