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八章:夺命

    王河前面领路,李金钩负责断后,刚刚走到三楼,王河忽然趴在楼梯上,一动不动如同一具雕塑。

    临行前他千万嘱咐,要保持安静,所以这时虽然不解为何王河趴下不动,但没有人敢问话,都乖乖的趴在他的身后。

    王河悄悄探出脑袋,只见三楼摇摇晃晃游荡着几只丧尸,两侧看不见的走廊里不知还有多少丧尸,只是隐约中,能听见悉悉索索的声响。

    他重新俯下身子,从马甲掏出几个大小不一,造型各异,材料不同的小玩意。

    这些东西是出发前,秦妍给他的,是她在别墅区收集了许多材料,熬了一夜才做出来的,不过也就做了这么几个,并且贴心的用记号笔在上面标清了每个的作用。

    王河示意众人向楼梯下退一退,拿起一个写有烟字的圆形塑料球,用力捏了几下,大力晃动起来,塑料球竟然冒出烟来。

    他把球轻轻放在三楼地板上,用力一推,圆球悄无声息滚进的走廊,不一会就浓烟滚滚,王河又滚出两个烟弹,一时间三楼走廊里浓烟弥漫,能见度不超过一米。

    紧跟着他又把一个圆柱形金属罐子向三楼走廊深处扔去。

    只听“嘣”的一声巨响,四楼就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和几声嘶吼,王河赶紧向楼梯下倒滑几米。

    “嗷”一群丧尸疯狂从四楼冲了出来,头也不回的向三楼走廊深处扑去,大概数数,竟然有20多只之多,其中甚至有5只高阶丧尸。

    王河一只手捂住口鼻,一招手,就朝四楼窜去,其他人有样学样,轻手轻脚的跟着王河向楼上走去。

    四楼丧尸都被引到了三楼,除去满地尸体和血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几人也没有浪费时间,直接上到五楼。

    刚刚拐过楼梯,就看见五楼楼梯口被桌椅板凳等家具堵的死死的,楼梯上也堆满了尸体,大部分都是丧尸的,众人心里一喜,有活人。

    轻轻移开几具尸体,王河趴在那堆家具上向里张望,却什么都没看见。

    小心抽出一个板凳,这堆“防御工事”露出一个小洞,王河这大块头是过不去,回头看看几人,李金钩当仁不让几步上前,低头钻了过去。

    李金钩蹲在原地观察了一会,向王河摇摇头,王河伸一只手指,指指自己的眼睛,又窝起手掌,放在眼睛上,做了观察瞭望的动作。

    李金钩顿时会意,比了个“ok”的手势,就半蹲着向前摸索过去。

    四人在王河的带领下,开始清理防御工事,轻轻地搬开几件家具,正好空出一个缝隙,几人小心翼翼的走进五楼走廊。

    五楼东侧一扇不锈钢栅栏门封住了整个东侧走廊,门侧墙上是闪着红光的密码锁,看来那里是过不去。

    西侧和下面几层一样,长长的走廊,两边共有7个房间,前面两侧四个办公室,尽头右侧卫生间占用了两个房间。

    男厕对面一扇门,看上去也是办公室,比前面四间大的多,应该是个套件,只是此时却没有了李金钩的身影。

    四人疑惑的互相对视一眼,王河指指四个房门紧闭的办公室,又指指几人,其他人点点头,一人一个房间,悄悄透过木门上的玻璃窗向里观望。

    王河观望的这间办公室里有两名军人,不过从带血的军服和摇摇晃晃站不稳的样子不难看出是两只已经尸变的丧尸。

    他蹲下身子看向右侧的刘建和秦妍,秦妍伸出一根手指,刘建则摇了摇头,再看前面的吴婷。

    只见她脸色难看的看了其他人一眼,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竖起4根指头,然后双手比了个圆,向外扩了一下,又竖起一根指头。

    虽然没有事先沟通过,王河却立刻明白,里面恐怕是四只“小的”一只“大的”的意思。

    他竖起食指在嘴边示意保持安静,手掌向下压了压,又指了一下前面,四个人蹲低了身子来到最后面的大办公室。

    这件办公室大门敞开,还没走到跟前就能听到里面有丧尸低沉的咆哮,王河示意几人靠墙藏好,自己贴着墙向前几步向门内窥探。

    办公室果然是个套间,王河贴墙正好能看到里面有扇钢制的防盗门,门前站着三只普通丧尸,低着头,一晃一晃的。

    还有只高阶丧尸,正对着门呲牙咧嘴的低吼。防盗门已经有点变形了,但还是很好的完成了它的“使命”。

    还好丧尸都是背对着门,王河又向前探了探头,有两张办公桌,还有一只丧尸正站在一张桌子前面,办公桌下,蜷缩着一个人,正是不见身影的李金钩。

    李金钩显然看见了王河,冲他挤眉弄眼的,王河根本看不明白啥意思,又不敢多看,只好缩回头来,后面三人正用焦急的表情看着他。

    怎么办,高阶丧尸明显比普通丧尸聪明许多,即使用箭在门外杀了这只丧尸,里面其余丧尸也会发现他们。

    “嗡嗡……”王河手机忽然震动,打开却是李金钩发来的一句,“厕所有丧尸”。

    男女卫生间都是大门敞开,挂着一个布帘子,如果外面有动静,软软的布帘子肯定挡不住丧尸。

    王河略一思索,扭头向后走了几步,压低声音和三人说了几句。

    李金钩蜷缩在办公桌下,透过桌腿和椅子腿注视着丧尸,双手紧握军刺。

    王河冒了一下头,便没了动静,发信息也如同石沉大海,李金钩一颗心渐渐沉入谷底。

    大概率几人是放弃自己了,他还记得上次正面对抗高阶丧尸几人付出了什么代价,这种环境要是受了重伤,可没功夫等恢复的。

    而且隔壁还有只高阶丧尸,听到动静那办公室的木门可拦不住它,况且楼下可是还有几十只丧尸在游荡。

    “嗖~噗次~”一支黑色利箭直刺高阶丧尸,长长的三棱穿甲箭头直接穿透了丧尸的脑袋,铝制箭杆上黏贴的仿真箭羽,和同样漆黑的带着凹槽的箭尾犹自颤动不止。

    还没等高阶丧尸倒下,王河一个踏步就冲了进来,一手持弓,一手抽刀就劈,干掉了桌前的丧尸。

    紧随其后的三人冲向防盗门前的丧尸,一顿乱刺。

    王河劈倒丧尸,却没有上前帮忙,而是丢掉弓和刀,抓住桌子一用力,竟然一个人将李金钩藏身的办公桌子抬了起来堵在了门口。

    见李金钩还在地下躺着发呆,上去就是一脚。

    “还不起来帮忙!”

    李金钩这才醒过神来,帮着王河把另一张办公桌摞在门前。

    “我还以为……”李金钩眼圈微红。

    “以为什么?”将三只丧尸乱矛刺死的吴婷等人上前围住李金钩问道:“你怎么搞得,咋让丧尸给堵桌子下面了?”

    “……我刚到门前,准备看看里面,谁知道对面男厕出来一只丧尸,我一碰门,门就开了,我赶紧溜进来躲躲。

    没想到里面更多,就躲到桌子下面了,本想着等会门外丧尸走了我就出去,难知道这家伙也跟着进来。”李金钩一脸晦气。

    王河却注意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试想,一个人的速度怎么可能快到一闪身就躲过丧尸的视线,还不发出一点点声音?

    刚要张口提问,就听见门外“嗷”一声,门口就传来撞门的声音,王河拔下丧尸脑袋上的破甲箭,对着堵在门口的办公桌的缝隙射了过去。

    只听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和一声像是破麻袋落地的声音。

    “好像就一只。”刘建向外张望半晌说到。

    “咯啦……”就在此时,防盗门从内打开,几支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众人。

    “把手举起来!”

    四个手持冲锋枪的年轻士兵,簇拥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走了出来,王河大惊,这老人正是他的邻居。

    “我们是良民啊~”刘建一把扔下短矛,一脸委屈的举起双手。

    “何叔…是我啊,我父亲和我儿子呢?”王河根本没看对方手里的枪械,大步就向何叔走去。

    “站住!别动…”几名士兵立刻紧张的把枪指向王河。

    “放下枪……”何叔一把按了按周围几名士兵的肩膀,对王河说道:“一会再说,我们赶紧走,楼下丧尸上来了。”说罢就去挪动堵在门口的办公桌。

    “哪还有路?”王河急问。

    “东侧,我知道密码。”何叔头也不回的搬动桌子,可惜桌子太重,纹丝不动。

    几人面面相觑,急忙捡起丢下的武器,帮着挪开门口的障碍物。此时才发现,四个士兵勉强移开的不锈钢办公桌,王河刚才竟然一个人就抬起来了。

    走廊里,几人已经顾不上隐藏声音了,刚才门前的丧失一声吼叫,引得隔壁办公室的高阶丧尸大声嘶吼起来,已经开始撞门了。

    楼下也传来阵阵丧尸疾奔的响动,何叔带着众人急向五楼东侧跑去。

    “哐啷……”办公室门被飞,正好砸在两个战士身上,两名战士被撞倒在墙,办公室内一道灰色的身影猛地扑出。

    两名战士还没回过神,一名战士脖子被爪子捅断,另一名更惨,脑袋被高阶丧尸的骨盾砸了稀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