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六十九章:旺财

    李晨阳一时哑口无言,这些问题他怎么能知道答案?王河轻声说道:“这段时间确实幸苦你了,没办法,技术人才太少了,但你也别操之过急,你想想看为什么液体里需要加上信息素和进化细胞?

    我觉得创造出这一切的人,绝对是和我们人类迥然的文明,可能在某些方面与我们类似,但是其他方面定然不同,甚至这些不同点很有可能就是这个文明赖以生存的基石。

    在搞清楚这些之前,我觉得研究方向还是改一改。”

    “改一改?”李晨阳茫然道:“怎么改?”

    “先把蛋敲开,我预感,这大银蛋里,也在孵化着什么东西,我们不能等它自己出来,想办法给它来个早产!”

    “出来了!孵出来了!”围观鸟蛋的一群研究人员,忽然雀跃起来,一帮人兴奋的大喊大叫,王河两人闻言扭头看去。

    扭头的瞬间,桌子上仿佛有什么东西爆裂开来,围观的人发出一声尖叫就四散开来,桌子上放置鸟蛋的玻璃罩碎的到处都是,一只雄鸡大小的白色鸟类在舒展着翅膀。

    “这刚刚孵化,就长出羽毛了?而且这个头,也太大了吧!”李晨阳吓了一跳,怕这鸟跑了,几步就冲了上去。

    白鸟见有人扑来,一抖翅膀,竟然飞了起来,落在一处高高地架子上,像帝皇一般睥睨着下面的人类,坚硬的鸟喙似乎弯出一个嘲讽的微笑来。

    王河刚要上前,白鸟突然瞥见了木箱里的两只同类,疑惑的歪头观察,忽然它的表情似乎变得愤怒了,冲着木箱俯冲而下,双爪一击就抓烂了箱板,几下就把木箱啄了个稀碎。

    三只鸟站在一起,亲昵的互相轻啄梳理羽毛,白鸟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着在场的人类一声尖戾的嘶鸣,随即就扑了上来。

    离得最近的李晨阳,倒也不怵,怎么说也是一个强大的能力者,怎么会怕一只鸟,抬手就迎了上去,没想到白鸟空中一个急停,翻身一个跟斗,竟从李晨阳手臂下方钻了过去,直扑他的面门。

    这是鹞鹰在空中捕食小心鸟类时,最经典的动作,鹞子翻身,没想到直接就遗传到这刚出生的小家伙身上了。

    眼看李晨阳的双目就要被利爪抓烂,一只手横抓了过来,一把掐住白鸟,不!应该叫白鹰的双翅,像是提一只待宰的老母鸡一般,抓住了白鹰,任它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摆脱。

    白鹰被擒,一双鹰眼依旧凶狠的盯着李晨阳,仿佛是有什么不共戴天的大仇,两只幼年黑鹰扑打着飞不起来的翅膀,一蹦一跳的围着王河乱转,急切想要他放下自己的兄弟,一会又围着李晨阳叽叽喳喳的,像是在求情。

    王河看了看这两只黑鹰,再看了看手里的白鹰,似乎明白了什么,叫一个研究人员,去吧平时给来福储存的主食拿了一些过来,都是平时狩猎到的夜魔或者变异兽的新鲜血肉和内脏。

    因为虎山有冷藏库,狩猎的变异兽人类也能食用,所有储存了不少,人类不能吃的内脏和夜魔之类的就给来福留存了,它的食量惊人,这些扔了还不如留给它。

    很快还没有冻硬的夜魔肉被端了一盆过来,王河直接丢给了还在地下乱跑的黑鹰,又在白鹰的脖子上拴了根绳,扔在了肉食旁边。

    三只鹰愣了片刻,不一会就抵挡不住血肉的气味了,先小心的啄了一口,见那个人类没有什么反应,就越来越大胆,不管不顾的大吃起来,王河见状,忙叫人再端一盆来,还不忘提醒加点内脏。

    三只小鹰足足吃了三盆,才意犹未尽的梳理起了羽毛,白鹰更是趁着王河不注意,就准备展翅高飞,被王河一拽绳子给揪了回来,挣扎中,白鹰像是打了一个激灵,浑身羽毛一抖,几只白羽如飞刀一般甩了过来。

    也许它还小,远不如它的目前那么强大,几根羽毛轻易就被王河接在了手里,他一抖绳索,就如拎小鸡一般将白鹰拎在手中,恶狠狠的说道:“听话,就有肉吃,不听话,我把你们三个都炖了!”

    李晨阳和一众研究人员都傻了,怎么军团长大人给气成这样了,和一只鸟说这话有什么用。“

    “听明白没有?听不明白一样把你炖了!”王河随手一丢,白鹰飞出去几米落在地上,胆怯的不敢再耍什么花样,浑身发抖的站在原地。

    “过来!”王河一伸手,李晨阳和一众研究院下巴差点掉地上,只见白鹰一个扑棱,就落在了王河的手上。

    “怎么可能!老大,你训动物有一手啊,怪不得能收服来福。”李晨阳羡慕的要死,这一手真的是太帅了。

    “桀!”白鹰一声怪叫,对着李晨阳作势要扑,王河一声训斥,才安静了下来。

    “为什么对我意见这么大?”见白鹰这么听话,李晨阳本来还想讨过来玩玩,没想到这白鹰似乎就是和他有仇一样,死活不让靠近。

    “你喂的食有问题,亏的还是你发现的,变异生物对进化细胞的副作用几乎免疫,你就是直接喂它们吃丧尸都没事,而且还更合胃口,没想到你喂肉罐头,怪不得那两只连毛都长不齐,对白鹰来说,你这是在虐待它的兄弟,不恨你恨谁?”

    王河逗弄了几下三只鹰,黑鹰已经习惯了人类,白鹰虽然一副顺从的样子,但骨子里还是有些排斥。

    李晨阳恍然大悟,俗话说术业有专攻,他确实是个拥有多项技能的人才,但养殖这一块,绝对是李晨阳的短板。

    王河接着说道:“这些变异生物的智商很高,比如来福的智商,相当于一个正常人类,而且时间久了,绝对能理解人类的语言,我看这三只鹰也一样,尤其那两只黑的,已经基本知道一些简单的对话了。”

    两只黑鹰在这一顿饭后,也开始围着王河转悠,王河说了一些简单的指令,都能马上领会,很是聪明,把李晨阳羡慕的直流口水。

    那只白鹰视不用想了,好在黑鹰对李晨阳多少还有点感情,现在开始换食喂养还来得及,过不了多久,向王河一样架着鹰,那样子别提有多帅了。

    “对了,你好好搞你的科研,抓紧打开那个银蛋,这两只我也带走了,给你说不定哪天就养死了。”一句话,李晨阳刚刚做起的美梦就破碎了,看着三只鹰都跟着王河走了,气得差点昏过去。

    兜兜转转一圈,带回来三个小跟班,这可把来福高兴坏了,还以为是给他准备的新鲜食物,当即就扑了上去,一口把一只小黑鹰给叼在了嘴里,幸好王河反应快,上去就是一巴掌。

    一番呵斥后,来福郁闷了,怎么一会的功夫,就多了三个抢饭吃的,本来这差事就不好干,主人天天当奴隶一样的使唤,时不时还有生命危险,这下好了,连食物都要被分走一半。

    来福看见这三个家伙就没好气,一歪脑袋睡觉去了,倒是来报告军务的李金钩一看到黑鹰就走不动道了,他也不当场张口索要,一转身就找吴婷去了。

    果然走夫人路线是最明智的,第二天李金钩就心满意足的挑选了一只浑身漆黑的黑鹰带走了,收到消息的李晨阳这下不干了,又哭又闹又是央求的。

    最后以罢工为威胁,才让烦不胜烦的王河,将另一只翅膀带有几根暗红羽毛的黑鹰还给了他。

    至于白鹰,谁来也别想要走,王河亲手给它做了一副鹰帽,每天没事就逗弄几下,培养培养感情,还起了一个特别“喜庆”的名字。

    旺财。

    每当吴婷听到王河亲切的喊着“旺财”,就忍不住想笑,几乎是所有人都特别佩服王河取名的能力,来福,旺财,要多吉利就有多吉利。

    自到达虎山以后,已经有两个星期,王河几乎没有怎么出去过,每日里大小事繁琐,让吴婷一人处理,他实在是不忍心,别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天下来也够让人头昏脑涨的。

    现在他们就是军政一体,所有事都需要他点头才行,又都是没有什么行政经验的人,自然就难以招架,他们几个除了李金钩因为侦察任务,经常出谷去,其他人几乎都没怎么出去过。

    时间一久自然就越发的疲惫,王河为了不懈怠下来,每日练刀练弓各两个小时,强迫其他人也必须锻炼,来时刻保持最佳状态,李晨阳也不能例外,每天定时锻炼身体。

    但终究不能解决问题,侦察大队已经将方圆五十公里内的情况摸得差不多了,好几处地方都属于极端危险,但又有大量急需的物资,这都需要王河这种最高战力的才能解决。

    工兵大队的探索小队也经常会出现伤亡,往往在侦察大队探索后没有发现危险,工兵一去却出现了难以抵挡的危机,两个大队因此闹起了矛盾,整天吵来吵去的。

    这样一来,不管是军还是政,反而都出了问题,搞得王河更是头大,这才区区的1500人,就叫人倍感吃力。

    连日来,在搜索过程中还发现不少的幸存者,为了一口饭吃,纷纷加入了虎山,眼瞅着就要突破2000大关,在这么发展下去,人数越来越多,如何管理,成了最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