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六十七章:试验

    “咦?王哥?”

    “小妍?老大?”

    “李晨阳你……”

    “晨哥小心!”

    “轰!”

    王河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秦妍,秦妍听到有人叫她,一抬头惊喜的发现原来是王河。

    李晨阳听到他们互相认识,以为是旧情未了的关系,顿时有些吃味,王河想起李晨阳曾经也是个富家花花公子,觉的他想要拐骗秦妍,脸色一怒。

    李晨阳看他脸色觉得自己猜对了,手里试管一抖,秦妍发现李晨阳试管没拿稳,急忙出言提醒,然而已经晚了,试管里的液体在洒落撞击在桌面的瞬间爆炸了……

    说起来很是复杂,但这场实验以失败而告终,三个人狼狈的从烟雾中冲了出来,静静的看着一大群助理冲过来灭火,然后面无表情的寒暄起来。

    原来秦妍和刘建早就随着救援到了河东指挥部,直到丧尸围城时,随着落难的平民被带到了这里,后来刘建被先行带走,留下她独自一个人。

    等王河带着神箭军团来到时,秦妍已经饿得几乎快要就此香消玉殒了,被灌了一碗米粥才活了下来,之后统计普查时,因为是化学专业,又是唯一一个答对五题的人选,被留在了李晨阳的身边。

    她不但精通化学,对物理也有涉猎,学习能力又强,深受李晨阳的看重,连着一周都和秦妍在实验室里没出去,吴婷、李金钩一个都没见着,所以秦妍根本不知道是谁救了她。

    此时见到王河自然是惊喜万分,但碍于刚才的场面,本就腼腆的秦妍一时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安静的站在那里绞着手指。

    “怎么回事?”王河黑着个脸,斜眼看着李晨阳。

    “硝化甘油,我想试着制作无烟火药,这样咱们就能自行制作子弹了,从根本上解决但要缺乏的问题,虽然不是很难,但毕竟没有经验,需要大量的试验来找到合适的配比……”

    “我没问你那个,我问你她怎么回事,你以为你还是那个暖饱思淫欲的富二代?”王河根本不知道李晨阳在说啥,直接就打断了他的废话。

    “说什么呢?小妍可是化学高材生,没她的帮助我怎么搞?老大!你思想好龌龊哦!”

    “嘻嘻嘻!”秦妍听到李晨阳的话,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王河被怼的无话可说,想和秦妍说点什么,几次欲言又止又闭上了嘴巴,想借着点烟掩饰一下尴尬,又被路过救火的助理给浇了一头凉水,最后抹了一把脸,无语的走开了。

    秦妍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吴婷和李金钩的耳朵里,两人也很高兴,当初一起逃难的人死的死,丢的丢,任何一个活下来的同伴的消息,都让人心里振奋不已。

    除此之外,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的出现,让王河大喜过望。

    “赵宇?你还活着!”

    “王河?河哥,真的是你!我听他们说军团长叫王河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赵宇已经哭的是泣不成声。

    他的家人朋友都在灾变是不幸遇难,一同逃亡的同伴也相继离世,赵宇靠着手中的弓箭,历尽磨难在阴差阳错之下逃到了河东,被路过的军人救了下来。

    又几近辗转,来到了虎山,要不是王河在人群中发现他很是面熟,才将赵宇喊住仔细辨认,如今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故人,顿时滔滔大哭起来,几度昏厥了过去。

    两人在灾变前,也是极好的朋友,赵宇的箭术虽不如王河那般出神入化,但也是在天源市业余弓手里排的上号的好手,要不然也不会凭着一手箭术存活了下来。

    两人互道了经历,一时感慨万千,得知王河的家人还活着,赵宇不仅叹道:“河哥!虽然我实力不济,但箭术也比以前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小虎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用的着兄弟的地方,你尽管说话。”

    王河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正好,我要成立一个弓弩大队,少个教头,正愁没有合适的人选。”

    “我行么?”赵宇搓了搓双手,有些不安。

    “别紧张,你缺乏的是信心,不是技术,你先好好休息,等你养好了身体,给我看看你长进了多少。”

    王河安顿好赵宇这才离开,弓弩大队的成立并不是一时的气话,而是王河深思熟虑的结果,弓箭无声无息,且杀伤力惊人,尤其一些普通枪械无法解决的怪物,利用批量制作的特殊箭头都能杀死。

    在现阶段无法利用怪物骨骼制作特殊弹头,而成本廉价又易制作的箭头,正是上上之选。

    赵宇的到来更是解决了训练的问题,一个合格的弓手至少需要三年的训练,即使现代速成的教授,也需要至少一年时间,自己显然不可能把时间都花在这个上面。

    虽然赵宇只是一个业余选手,但也是经过正规训练的,如果不是入门太晚,岁数有些大,凭他的天资也是可以走专业的,让他去寻找有天赋的成员,再加以系统的训练,相信不出一年,一个初具规模的弓弩大队就成型了。

    当然,一年的时间太过长了,但是弓弩大队,那就必然还有弩,王河可是还记得李晨阳当初改造的两把连弩,不管是威力还是射程,都相当不错,尤其是连射功能,完全能打造一支强军。

    在弓箭完全进入实战前,以百人的规格先配以强弩,不出几日,一个弓弩大队的雏形就有了。

    王河越想越美,又绕到了李晨阳这,这次没有废话,直接把要求说完,也不管他反对,扭头就走,这里他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晚饭时,吴婷夹起一块红烧牛肉喂进王河的嘴里,看着他细嚼慢咽的吞下,这才又夹起一块来。

    “你也吃嘛,别总是喂我。”不等肉送到嘴边,王河眼疾手快,夹起一块肉喂给吴婷,见她吃下,这才张嘴咬下吴婷夹来的肉。

    “你们俩够了啊!”进来汇报工作的李金钩,硬是被活活激起一片鸡皮疙瘩,丢下文件就跑,再不走怕是要被两人给活活麻死。

    “河!李晨阳又来找我抱怨了,说你压榨他,压榨的太狠了。”

    嬉闹了一会,总算是把一顿晚饭给吃完了,吴婷收拾好碗筷,突然说道:“不过也是,你说他一个人,又要做这,又要做那的,怎么可能做的完嘛!”

    “你别搭理他,他就是懒,我让他赶制连弩,又不是让他一个人去做,那么多工匠是干什么吃的?他只要出个图纸,叫工匠们做好零部件,然后组装起来不就行了?现代人,不懂啥叫流水线?”

    其实王河明白,李晨阳对冷兵器还是认识不够清楚,对热武器有一种盲目的信任,一直再想办法提高枪械的伤害能力,而忽略了现在的实际问题。

    这不光是李晨阳,包括吴婷等人在内,都有这种想法,除了最开始为了节省弹药和不引到尸群,实施了一段时间的枪械管理限制,可后来还是以枪械为主要武装力量。

    试问,如果现在出现上百只夜魔,或者一大群变异犬,除了少量枪械外,大部分武器是没有什么效果的,这千数人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任由屠戮。

    能解决现在的现实问题,才是根本,王河将想法详细的讲给吴婷,并将所遇所闻举例说明,这才说动了她,但改变吴婷容易,改变其他人的想法就难了。

    “看来得做个试验了”王河揉着怀中美人,脑子里有了一个说服众人的办法。

    第二天,王河就带着来福离开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看吴婷担忧的模样,就知道这次军团长此行凶险异常,直到隔天天亮,王河才回来,后座上,还用铁链结结实实的捆着一只怪物。

    这怪物就像是传说中的狼人,浑身黑硬的长毛,突起的大嘴,森然的獠牙,有见识广的,骇然道:“是夜魔,军团长活捉了一只夜魔。”

    王河将夜魔捆绑在山谷正中,将它牢牢的固定在一根铁柱上,保证它动弹不得,才吆喝着让大伙来看表演,消息一传出来,除了农庄出身的貌似见怪不怪,所有人都围着怪物瞧了个仔细。

    “这怪物大伙见过么?有的人见过,没错!这就是夜魔!”王河像是一个马戏团的主持人,向人兜售着最受欢迎的表演。

    “那又有多少人知道,它的防御有多强么?”见台下无人回答,王河拿起手枪对准夜魔就是一梭子,然后夜魔除了吃痛发出一声怒吼,啥事都没有。

    人群中已经有人发出了惊呼,王河又拿起一支冲锋枪,又是一梭子,换来的是同样的结果,接着是步枪……直到用到重机枪,夜魔终于飙出一点血花来,又很快愈合了。

    王河高举重机枪问道:“谁知道,我们现在有几挺这样的武器?”

    众人沉默不语,似乎在营地内只见过两挺重机枪,而熟知情况的更是知道,这两挺重机枪,只有区区的千发子弹。

    此时王河叫来一个小女孩,年纪不大刚刚成年的样子,长得瘦弱无力,王河将一柄骨矛放在她的手里,冲她点了点头,女孩接过矛,像是下定决心一样,一闭眼向夜魔捅了过去。

    在一片惊叹声中,骨矛刺破了夜魔的皮肤,深褐色的鲜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