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六十六章:演算

    李金钩带着大堆车马,在王河再三小心的嘱咐下出发了,石冲和李晨阳被带到一扇密封门前去试验了,片刻后垂头丧气的回来摇了摇头。

    “老大,这门有点麻烦,石头蛋的生物识别通过了,有打开的权限,但是必须要有密码,而且三次密码错误后,大门将永远封锁,再也无法打开。”

    李晨阳愁眉苦脸的,王冲搓搓下巴问道:“那暴力开门行不行,比如炸弹。”

    “不行!”石冲摇摇头:“这种结构我见过,爆炸的冲击和震动,会触发墙内的机关,和试错密码一样,一层钢板会封锁整个墙壁个大门,导致再也无法打开。”

    “那……那还有什么办法?上方能挖进去么?要不下面挖进去。”王河还是不死心。

    石冲还是摇头,叹息道:“没用的,上下左右前后都是一样的结构……”

    私人的就是比公家的舍得投资啊!王河腹诽着,别提有多郁闷了,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却是这么个结果,换了谁也难以接受。

    “为什么不试试油料库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吴婷来到了几人跟前,突然建议道。

    “油料库是打开……对啊,既然是打开了的,你们就在打开的基础上去破解密码不就可以了?失败了也不会封锁,对吧?”

    王河兴奋的猛拍了几下李晨阳的肩膀,后者呲着牙揉着肩膀表示可以试一试,就带着石冲匆匆离开了。

    “河!休息一会吧!你也太幸苦了!”吴婷见旁边无人,亲昵的伏在王河的胸口,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眼见爱人奋战了一上午,又处理一大堆的事情,吴婷早就心疼了。

    “没关系的,这些事情不尽快解决,我实在无法心安……”王河吻了吻吴婷的秀发,好一顿抚慰,又交给她大堆事情去做,这才重新恢复了独处,去试着做一件事情。

    推演能力,能不能推算出密码来。

    理论上来说,推演过去,比推演未来要简单,那么只需要推演出过去用的什么密码打开的密封门就可以了,但是王河忽略的一点,推演过去简单,是因为各种已经发生的既定事实。

    从这些事实推算回去,当然会很简单,相当于已经知道了结果,再去寻找原因,结合一些已发生的事情,推算就变得很简单。

    但是他对这里的信息知道的太少了,根本就无从算起,相当于从一无所知推演出来,大脑自动就从演算过去变成了演算未来,然后在此反推回去,瞬间大脑进入了疯狂的运转。

    王河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样,也知道了自己错误在哪,马上停止了继续推演,仅短短的几秒,也让他头晕目眩不止,险些再次陷入上次那样的危机中。

    “老大!老大!有结果了!”李晨阳兴奋的大嗓门老远就能听见,王河刚刚咽下一口进化原液,他就冲了进来,手里举着平板献宝一样举在王河的面前。

    “老大!好消息,算出来了……咦?老大你怎么了?怎么一下变样了?”李晨阳由兴奋一下转变成了惊恐,原来王河现在的样子就和外面饿了好几天的幸存者一样,形容枯槁。

    “没事!你小声点,让你嫂子听见少不得一顿唠叨。”王河急忙拦住他的大嗓门,又喝了几口,这才慢慢恢复了过来,李晨阳嘀咕着:“这玩意少喝为妙,喝多了副作用太强。”

    “你也知道?”王河好奇的问道。

    “知道啊,我研究不是一天两天了,过几天应该就有成果了,不然这么下去,石头蛋迟早要变成白痴。”李晨阳耸耸肩回道。

    王河很欣慰,这胖子平时总是怨声载道的不肯多干一点活,还老是没个正形,是不是开点过分的玩笑,实则为人十分的靠谱,所有的事都记在心里,其实他的压力也很大,大小事都得他去干。

    再怎么有能力的人,这样下去也要被活活累死了,说什么也得给他找点帮手分担分担,就这么一个宝贝人才,可不能给榨干榨死了。

    “晨阳啊!有空你就去找找,只要是你看上的人,尽管带走,全都优先你选。”

    “老大!你……”李晨阳感动的热泪盈眶,都泣不成声了:“老大,你终于批准我可以搞后宫了么?”

    “滚,你个XX,我XXX怎么就这么倒霉遇到你这么个大XX……”王河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跟一群走私犯混了那么久,都没有学会几句脏话,这一下连遗传基因差点都觉醒了,什么话脏骂什么。

    “这是破解的密码,不过这只是那一扇门的,其他密封门的还不一样,有空你看一看,我先走了……”李晨阳自顾自的丢下一串数字与字母,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他心里何尝不知道王河的意思,只不过事情太多了,他也没时间挨个去挑选,那是一个极其耗费精力和时间的事情,不过转念一想,就去找了吴婷,将一些想法说了出来。

    “统计?好吧!我抽空去做。”吴婷没想太多,点了点头,统计普查不是没有做过,不过后来人数越来越多,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多,普查就成了一个浪费时间的工作,已经有段时间没做了。

    “什么?王哥要优先统计普查?”吴婷一听是王河优先要求的,马上着手开始,对于爱人的要求,她总是第一时间安排。

    统计普查其实不难,只是非常的繁琐,吴婷马上指挥一百名士兵去分发纸张笔墨,让所有人填写下姓名、性别、年龄、职业和文凭,这倒是不难,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识字,很快就填写完毕。

    然后按照本科以下,文科和理工科分三类自行上交摆放,很快桌子上就摆了三摞纸,其中一摞厚厚的,全是本科以下的,一摞薄薄的,全是理工科本科以上。

    将理工科的资料交给李晨阳,剩下的把文科的全部叫来,筛选出近百名,其中有几人还是有行政工作经验的,这几人领头将剩下的人按照职业重新分类,分配给各个大队。

    当然还是优先分配战斗人员,其余没有战斗能力的也分配到能发挥他们一技之长的位置。

    那些理工科的人员也有上百人,李晨阳没时间挨个面试,再面试了几人之后,就将这些工作交给了他们,自己闭门搞研究去了。

    条件也很简单,五道题,一题不会的丢到工匠那里,答对一到三题的做助理,四到五题的找李大队长报道。

    先不提这繁琐的普查工作,是如何有条不紊的进行,王河这里却有了新的突破,当他看到那一串密码之后,不由的陷入了推算当中,几分钟后,居然推算出来几条密码。

    虽然都是车库或者其他不知存放着什么东西的密封门的密码,但也算有了进展,随后试了一下,居然真的打开了,除了几台装甲车之外,还有一台超大的物资货车,和满满一仓库的军粮罐头。

    随着密码越来越多的被推算了出来,当李金钩带着大量物资回来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密封门都被打开了,只剩下了虎脊峰下的那一道密封门毫无线索。

    等众人兴高采烈的找到王河准备问问他究竟是怎么知道密码的时候,王河却因为消耗过度,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旁边丢着三个空荡荡的塑料瓶。

    他居然把变异牛,夜魔王以及巨尸的进化原液全部都喝完了,就这样,依旧被消耗的差点被吸干了。

    吴婷知道了原委之后,哭的和泪人似的,幸亏他们一路走来也收集了不少,给王河足足灌了一大瓶进化原液才罢休,并严厉禁止他在如此消耗生命,还让所有人禁止给王河进化原液。

    王河接连几天躺在床上休养,虽然进化原液为他的身体提供了庞大的能量,但消耗的精神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恢复的,也就只有王河能这么干,换个人早就没命了。

    就这样休息了一周左右,王河终于憋不住了,坚持要出去走走,吴婷这才放他出了门。

    一个星期的时间,虎山已经走上了正轨,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各自完成自己的工作,就连小孩和老人也没闲着,平时老人教孩子识字学习,闲时就去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王河躺在床上的这几日,除了考虑未来的何去何从,就是翻看刘达星给他留下的东西,那是一本书,是他曾经在爷爷的住所拿回来那一本古书《弓谱》。

    王河之前看过一次,通本都是文言文,虽然有些地方有爷爷的注解,但大部分他还是一知半解,许多词汇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刘达星留给他的,是完全注解过的,所有以前不明白的地方,现在一下就通畅了。

    他知道这是刘达星耗费了无数精力,才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其完成,做为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刘达星在这本书中寄托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念想。

    书里记载了许多传闻中才有的神奇箭术,王河一边散着步,一边慢慢体会着内容,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李晨阳的实验室,一进门就看到李晨阳严肃认真的拿着一个试管,紧张而又小心。

    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文静腼腆的美女,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他手里的试管,仿佛实验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王河瞪大了眼,又揉了揉,确定没有看错,又难以置信的喊道:“秦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