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六十五章:诈营

    “马上攻打吧,王哥!救救兴凯!”梁浩一听就急了,两人不但是战友,还是一同从天源逃出来的,当下就坐不住了。

    “急什么?你现在一开战,如果他们拿其他人当挡箭盘或者逼着他们当炮灰怎么办?”王河训斥了几句,又说道:“我也着急,但要有个万无一失的计划,我不想无辜的人再牺牲了。”

    “姐夫,要不我带我的侦察大队的人进去,挨个抹了他们的脖子……”

    “动动脑子!一百来人,你抹的过来么?那可是油料库,随便一个走了极端的,扔颗手雷拉几个垫背的,那一炸,不得连虎山都炸平了?”

    “那……咋办?”李金钩顿时哑了火。

    “之前那个舌头呢?”

    “不好往外带,我抹了他脖子藏起来了,想着反正也要打,就没多……”

    “唉!那给我们留下的时间不多了,你再进去一趟,抓个有点身份的,胆子小的,给我带出来。”王河知道,一旦对面发现少了人,就会四处寻找,发现尸体的话,就来不及了,赶紧下令让李金钩再去一趟。

    “是!”

    李金钩领命而去,王河留下石冲和梁浩,又嘱咐了其他人几句,整个营地又重新喧闹了起来,很快按照他的指示重新做了调整。

    穿有正式军服的不管那个大队的都站到最前面,各种正规军使用的军车和武器也摆在了最前方,从远处看,俨然一副正规编制的部队。

    不一会,李金钩就带着一个人回来了,王河二话不说,逃出刀来就砍掉他一根指头,时间紧迫,只能怎么快,就怎么来。

    “说!你是哪个部分的?”

    伴随着惨叫,王河直接问出了问题,不等对方反应,又是一刀过去,这次砍下了两根手指,一旁待命的白智冰上前止血包扎,一气呵成,万事就站在一旁,等着下一根指头掉落。

    “啊!大哥……不!不!长官,我说……我说呀!你给我个张口的机会啊!”这时候,李金钩才扯掉他塞在嘴里的破布,可怜他早就想老实交待了,却一直有话难说。

    “说!”王河作势要砍,吓得对方几乎是大喊着说了出来。

    “我是黑鹰佣兵团的!我是黑鹰的……”

    石冲向前一步,在王河耳朵边小声说道:“黑鹰佣兵团,和我原先在的夜航一样,隶属于安歌公司,这个佣兵团和夜航的区别很大,他们不管兵员的军事素养,以数量多而著称。”

    “夜航与黑鹰,就好似特种兵和普通作战部队的区别。”

    石冲这么解释,王河就明白了,点了点头,叫人将这家伙关押起来,又问道:“夜航的标志是什么样子,告诉李晨阳,十分钟后我要让人以为我们就是夜航。”

    石冲一愣,随即点头称是,转身走了出去,不到十分钟,营地就飘起一面画有独木舟的大旗,连军车上,都喷上了独木舟的涂鸦。

    “接下来,石冲你就是这只队伍的一把手,夜航佣兵团上校,石冲!毛毛,去叫阵,就说夜航佣兵团路过,需要补充补给,叫他们开门,不答应别怪我们不客气。”

    “是!”

    李金钩第三次前去,这一次不再隐隐藏藏,而是大摇大摆的过去砸门,片刻后有人端枪走了出来,李金钩背着手,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出来的人向营地张望了许久,点头哈腰的关上了门,看来是上报去了。

    不一会,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了出来,李金钩向营地指了指,然后像是训斥了几句,转头就走,那军官犹豫了半天,最后一跺脚,跟了上来。

    “报告长官,我是黑鹰的上尉连长朱震,敢问是哪位夜航的领导大驾光……”

    “行了,我是夜航上校团长石冲,怎么?我的传令官没说清楚么?”石冲没好气的打断朱震的话,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没有……没有,那位长官说的很清楚,只是虎山也没有多少补给,恐怕不能……”

    朱震一看眼前的人,一张满是烧伤的凶悍嘴脸,还是马上就认出来了,正是夜航的上校,夜航一共就那么几个人,做为夜航的几只小队的指挥官之一,他们这些黑鹰的多少都见过几次。

    心下一慌,果然是夜航的人,什么时候夜航也有这么多人了,难道因为这该死的灾变,所以也扩大的编制么?

    “这可怎么办!夜航的一进来,绝对会把我们收编,顺便拿走我们所有的物资,可是不开门,就这么几个人可挡不住他们,他们杀起人来,心狠手辣,才不管是不是自己人……”

    朱震在那里天人交战,石冲才不管他现在的内心戏表演到哪个阶段了,一拍面前的简易作战桌,大喝一声:“进攻!全给我……”

    桌子应声而碎,一起破碎的还有朱震最后的倔强,不等石冲命令说完,扑通就跪下了,大喊道:“马上开门!马上开门!我们可都是安歌的人啊!长官!”

    “早他妈干什么去了?不见棺材不落泪,不管了,杀!”石冲一意孤行,坚决不给里面的人活路,朱震急了,跳起来大喊道:“我给长官带路,马上开门恭迎长官接管虎山!”

    说完就往回跑,石冲马上下令全员跟随,等军车开到门前的时候,朱震竟已经打开了大门,恭恭敬敬的站在大门旁,大门后将近百人分立两旁,手拿树枝杂草,仿佛挥舞鲜花一般高举着,嘴里还大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石冲背着手,站在一台敞篷的吉普车内,像一位检阅的首长一般,车队缓缓的开进山谷,这动静惹得无人看管的另一帮幸存者们,都跑出来看热闹来了。

    车队刚刚过半,车厢内的士兵纷纷跳下车来,迅速包围了还在喊着欢迎的黑鹰佣兵团,朱震赶紧走上前来,陪着笑脸低声下气的求饶道:“长官!都是自己人,没必要这样吧?”

    “自己人?谁和你是自己人?”王河这时才慢慢走了出来,冷笑道:“重新认识一下,神箭军团,军团长王河,接受黑鹰佣兵团的投降,卸下他们的武器,反抗者格杀勿论!”

    “是!”六百将士齐声应是,气势如虹,把个刚刚发觉自己上当受骗的朱震,吓得倒退三步,瘫倒在地。

    接管工作很是顺利,后续的后勤部队和非战斗人员马上被接应了过来,被看管的幸存者有四百余人,为首者正是张兴凯,此时他被人抬到了王河面前,已经是瘦的皮包骨头。

    “兴凯!你好惨啊!”王河的第一句话,就差点把正在喝粥的张兴凯给呛死,这话怎么听上去像是哭丧?把他见到救星的喜悦和兴奋冲的一干二净。

    “说说怎么回事?”

    “唉!”喝了两碗粥,就把碗从他手里强行抢去,不是舍不得给他吃,实在是怕吃多了活活撑死,抹抹了嘴,把指头上那一点米汁唆了个干干净净,张兴凯这才打开了话匣。

    “那日分开之后,我们来到此处补充了油料,拥有权限的军官打开油料库后,就拒绝打开其他地方了,并且要求马上起航前往岭南军团指挥部。”

    “我的军衔比他高一级,拒绝了他的命令,他用指挥手下士兵用武力强迫我们就范,当时撤离的时候太过匆忙,我们大多没有携带武器,所以被他们轻易就得了手。”

    “但是我们加上平民数量太多了,他们没有足够的飞行员,让我们的人驾驶又不放心,所以先行撤离了一半,并留下这些士兵看管我们,说稍后会派遣支援前来羁押我们前往岭南。”

    “王哥!对不起,你的家人显然在他们要带走的人里序列靠前,第一时间就被带走了,我没有保住他们……”张兴凯难过的眼泪直冒,尤其这几天手下有几十人被活活饿死,更是让他内疚无比。

    “行了!这不怪你……”这也确实没有什么好责怪的,当时撤离的时候情势紧急,而且收缴枪支是他下的令,谁知道竟给对方钻了空子。

    “你去带人指认一下,这百人里有罪大恶极的挑出来,其余的充作苦力,脏活累活都交给他们,对了,为什么那军官没你军衔高,却有权限打开密封门?”

    张兴凯苦笑道:“隶属不同啊!”

    王河恍然大悟,感情这虎山物资储备点,居然是私人的,属于安歌公司,张兴凯隶属国家军部,当然无权打开了,那要这么说的话,石冲不是有权限么?

    想到这,王河期待的望向石冲,后者却摇摇头:“不光是要有生物识别查询隶属,还需要知道密码才行。”

    王河大失所望,难道空望着一山宝贝,却只能干愣着?这平白又多了四百多张吃饭的嘴,粮库的拉来的粮食都要吃完了,之后难道等着饿死么?

    无奈的叹口气,只好先让李金钩带人带车再去趟粮库,虽然那里粮食够多,拉了两趟,也不过才拉空一个粮仓而已,要管饱这些人轻而易举,但距离实在太远了。

    如果有几台大一点的货车,一次性多拉一点粮食的话,才能解决这燃眉之急,可惜这里没有,就算是有,也在修建的车库里,根本打不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