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五十七章:创伤

    王河一张口,李晨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先阻止了王河后面的话,对白智冰说道:“白老,劳烦你给他把把脉。”

    白智冰点点头,手指搭在了王河手腕上,片刻后说道:“正如老头猜的,中毒了,用国医的话来说,火毒寒毒入体,需要清心静养,提高饮食的营养水平,另外……阴阳交合可以快速排毒……”

    最后这句话,说的老国医都有点不好意思,感情人家冲动是身体需要啊。

    王河还是不明白这和进化成分有什么关系,李晨阳在一旁解释道:“刚才不是说了么,进化成分会想办法让宿主变得更加强大,以适应进化,那它的外在体现就是强壮和拥有能力。”

    “而等条件成熟后,就会迫不及待的继续进化,就像升级,等级越高,经验值就要的越多,而能力者越强,就说明身体条件越适应进化,所需的能量就越多,就会不断去索取能量。“

    “为了吸取更多地能量,宿主除了饥饿之外,更具有攻击性,从而导致宿主的脾气暴躁,做事冲动,爱冒险,不计后果,易怒等等,然而这并不是进化成分的本意,而是进化后留下的后遗症而已。“

    “出现这种后遗症的原因,是进化过后,进化细胞残留下的杂质,这种杂质的本意大概是创造进化成分的作者特意添加进去的,为的是提高宿主掠夺的原始本能,能加快进化的速度。”

    “当然,这个创造者也留了后门,如果被寄生的种族,具有一定的文明性,这种杂质造成的后果反而是灭绝性的,所以又提高了人强烈的性冲动,来排除杂质,以起到调节的作用。”

    王河都傻了,看着李晨阳少有的严肃表情,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创造者也太变态了吧,这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

    “这……这听上去怎么好像是按照程序办事的机器人?”王河喃喃了一句,李晨阳闻言眼睛一亮,兴奋的喊道:“我怎么没想到,这么看来,这就是一种超高科技含量的生物纳米机器人啊!”

    李晨阳越说越兴奋,眼中蓝光狂闪,死盯着平板,站起身来边走边嘟囔着:“瑟琳娜,准备一号工作台,二号实验器具,和四号实验样本……不对准备三十八号样本……”

    说着说着,丢下目瞪口呆的两个人,就这么离开了,王河也没想到平时总是懒懒散散,口无遮拦还偷奸耍滑的李晨阳,一搞起这些东西,就和魔怔了一样。

    “呵呵!没想到,王大队长手下真是能人辈出啊,老头也不打扰了。”说完,白智冰站起来就要走。

    王河也不挽留,说了一句:“医疗队就全靠白老费心了!”就把老人家送出了门外。

    营地里,三十台运输汽车,十台武装皮卡已经整装待发,三十名包括司机在内的的精英战斗成员,和五十名亦工亦兵的工兵大队队员,集结在车旁等待着他们的军团长。

    而王河此时正在李晨阳的实验室,揪着李晨阳,要他把早晨讲的事去和吴婷复述一遍,李晨阳现在满脑子就是搞研究,任凭王河威逼利诱,就是不予理睬。

    忽然王河想到了一件事,贼兮兮的和李晨阳说道:“我有一件东西,或许对你的研究有帮助。”

    “什么东西?”

    “你等着!”

    见李晨阳终于有了反应,王河马上跑到摩托车旁,将边箱里面的几支注射器拿了出来,飞快的跑回去交给了李晨阳,然后气喘吁吁的将这些药剂的来源,和可能造成的结果告诉了他。

    李晨阳眼睛一亮:“使用后可以拥有类似能力者的力量和恢复力,被丧尸感染后会变异成夜魔?”

    “没错!”王河点了点头:“那本日记里是这么写的。”

    “能影响那种未知的进化成分……不!生物纳米机器人的物质,我还是第一次见,还有么?这一点不够研究的!”

    “有!有很多,不过嘛……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

    “没问题!交给我了!”李晨阳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王河这才满意的离开,去和苦苦等候他的八十多名士兵会合。

    如果他们要是知道,敬爱的军团长,是为了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才让他们等候了两个多小时,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王河驾驶摩托车在前方开道,身后跟着长长的一溜车队,浩浩荡荡的向粮库出发,没错他们的目的地正是陶庄乡粮库。

    吴婷一说粮食匮乏,王河就想到了粮库,那不仅有大批的粮食,还有走私犯遗留的各种物资,其实粮库更适合驻扎,有粮,有物资,甚至还有电。

    只不过那里太靠近海城了,如果海城真的向外爆发尸潮,粮库无险可守,这一大群人根本无路可逃。

    所以王河打算能搬多少算多少,三十台车,拉一些物资军火之外,也拉不下多少粮食了,八百人,一人一天一斤粮食,那就是八百斤,这恐怖的消耗,三十台运输汽车着实有点不够用。

    很快车队就到达了大战夜魔的地方,按照这个速度,天黑前完全能赶回来,但为了安全起见,王河还是加快了速度,半个多小时后到达了目的地——陶庄乡粮库。

    这里一如既往的安静,三十名战斗人员,分出小队快速占领高地,以便于观察,其他人迅速在大门口建立起防御工事,运输队在王河的指点下,分成三组。

    一组用随车携带的口袋灌装粮食,密封口袋,搬运上车,一气呵成,二组搬运走私的各类药品、军火,三组人数最少,被王河指派去搬运那些精神兴奋注射器,这些可是答应李晨阳的。

    职业的军人就是专业,不需要多费口舌,就把所有事情做到了极致,不但打包了大量的食品,物资,就连那些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吃的走私冻品都打包了不少。

    不过灾变前市面上就到处都是这些冻品加工的食物,人不照样吃的无所畏惧,这都末世了,谁还在乎食品安全问题?

    经过四个小时的奋战,所有车都装的满满的,就连武装皮卡空余的地方都塞的满满当当,车队也不多停留,所有人连休息都没有休息,马上开始向回赶路,好在和来时一样,一路安全,没有遇到任何意外,车队顺顺当当的回到了营地。

    “这么多?”

    营地接应的人在吴婷的带领下,已经等候多时,见到满载而归的车队,激动的嘴都合不上了,物资一包一包的抬下车,围观的人们爆发出阵阵欢呼,要知道他们已经等着开饭了。

    大群伙头军,在拿到粮食的时候,抬起就向临时食堂跑去。“军团长真是厉害,一回来就解决了军团最大的难题。”

    炊事班的兄弟们已经很久没有大展身手了,每次做饭都是炒米炒面煮豆豆,调味品倒是挺全乎,可惜没有材料可用,这下多了这么多很久没有见过的冻品肉食,完全能换着花样做了。

    营地里一片欢声笑语,红烧鸡翅,卤鸡腿,炖鱼烧虾,虽然分到每个人的手里并不多,配上不限量的香喷喷的白米饭,还是让所有人品尝到了久违的味道,不少人吃着笑着,却默默流下了泪水。

    灾变至今,人们已经多久没有吃到这种饭菜了,曾经再普通不过的家常味道,如今已经成了美好的回忆,逃亡,抗争,战斗,生存成了每天的日常,而这一顿饭,让所有人这时候才感觉到了自己还真正的活着。

    喜悦与悲伤,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此时却一同出现在每个人的心头,让人想起曾经的种种美好,也唤醒了记忆中的人和事,吴婷大口吃着饭菜,眼泪止不住的滴入了米饭中。

    王河也不例外的红了眼圈,想起美杜莎上官清瑶的话,不免对家人的担忧又重了几分,好在他还有吴婷,爱人的陪伴多少也能安抚自己的忧愁,想到这里,王河不由得向吴婷望去。

    吴婷落泪的一幕,正好映入他的眼帘,一时间王河的心慌了,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如此伤心?随即王河就明白了,一直以来,他只注意到自己要去寻找家人,却忘了,谁没有亲人朋友?

    吴婷虽然一直都没有说,可来到江北之后,她一定承受了更多的痛苦,要知道,这里可是她的家乡,她的父母兄长,都在这里居住,她却一次都没有回家看过。

    或许吴婷自己清楚,家人们已经不幸罹难,但都到了家门口,哪有不想去瞅瞅,去瞧瞧的,哪怕……哪怕只是为了泯灭那一丝丝的侥幸。

    王河深深的感到自责,他从来没有换个角度去体会一下吴婷的心情,只是在她的身上一味的索取,去安抚自己的焦虑,却从没有发现吴婷内心的创伤,她也是这一场灾难的受害者。

    默默的走到吴婷的身后,紧紧的将这个受伤的小丫头拥在怀里,王河用低沉,温柔的声音,轻轻的说道:“明天,我陪你回家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