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五十五章:醒酒

    王河端起一杯酒,在地上淋出一条横线,又拜了三拜,这才坐下,一时间,饭桌上气氛凝重,谁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王河打破了沉默,又问道:「现在粮食很紧缺么?」

    「是的,在你回来之前,我们收集到的粮食也只够吃四天的,这么多人,每天只吃两顿饭,还是半饱,原计划是在和贺春摊牌之后,第二天就出发前往海城虎山,没想到……」

    吴婷接过李金钩的话茬继续说道:「没想到贺春的实力这么强,仅是一个他我们险些都对付不了,跟别提那个老三……虽然我们现在战胜了他们,但是接下来粮食基本已经是告罄了……」

    「还能坚持多久?」王河追问道。

    「还能吃一顿,这还是你带来的粮食都算上了。」

    王河带来的粮食自然是指农庄搞到的所有食物,王波等人一到营地,就被卸了武器,不管是物资还是人,全部打乱重新分配,对此王波也不敢提出异议,本来农庄就已经是王河说了算,现在到了王河的大本营,更是他的一言堂了。

    「嗯,没事,我说过了,粮食我知道哪有,明天让大伙吃饱饭,和我拉粮食去。」

    「当真,你不是开玩笑吧?」吴婷还是不大相信,她以为这不过是当时王河一时冲动下哄骗她就范的话语。

    「这种事怎么会开玩笑,武器供应怎么样?够不够用?」

    王河表情很认真,吴婷也不得不相信他的话,听到王河的问话,她回想了一下,回道:「枪支足够,子弹有些短缺,李晨阳已经着手大量制造冷兵器来弥补,连发弩和大型攻城弩都已经开始装配。」

    「另外从贺春那里也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算是解决了燃眉之急,还有,所有的武装车辆都已经改装完毕,外壳加固和悬挂避震都能完全适应野外作战,损坏率大大降低。」

    「运输车辆呢?」

    「我重新设计了新的方案,张焕正在带人加紧赶工,预计明天早上能完工。」李晨阳在一旁回答。

    「嗯,我说怎么没看见这小子,其他物资还有什么欠缺的?」王河硬生生把一个接风宴搞成了高层会议,一时间所有人正襟危坐,等着他下一步的问话和指示。

    「药品严重短缺,尤其是消毒液和抗生素,消耗比较大,这方面会折损很多人手。」

    说到正经事,李晨阳一改满嘴胡说八道的摸样,态度很是严肃,看来这段时间成长了不少。

    「药品明天可以一起解决,现在营地里有多少能力者?」

    王河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不管你有多少武器,有多少人手,决定生死的还是能力者,就像贺春和老三那种能力者,完全能做到单人屠杀整个营地,所以能力者才是关键。

    「现在经过我筛查,能力者大概五十人,但大部分都比较弱,还有一百零四人,拥有进化成能力者的潜力,但是如何能激发他们的进化是我最近正在研究的难题。」

    「五十人?数量不少啊……」

    吴婷递过来一个文件夹,放在王河的面前:「这是这五十个能力者的资料,知道你要问,所以就带来了。」

    「好!我回头看看……」王河拿起文件,大概翻了几页,忽然感觉不太对,抬头一看,饭桌上大伙也不吃喝了,都坐的直直的看着自己,赶紧放下手里的文件夹。

    「嗨呀!你看看!你看看!吃饭吃的怎么办开公了,来来来!喝酒!今天不谈公事,明天再说!」

    房间里很快就又想起了欢笑声,王河讲起了分开后的经历,引得众人惊叫连连,忽然他感觉有什么拍了一下他的大腿,一低头,正看到来福流着哈喇子望着他。

    「哇唔!」

    来福发出一声奇怪的叫声,不用问是又饿了,食量惊人的变异犬王,今天也就吃了几个肉罐头,完全不合胃口,量还少,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看主人吃个不停,终于忍不住了,冒着挨打的风险讨饭来了。

    「把你给忘了……要不你出去自己找点吃的,反正营地里也没你爱吃的,自己去找个丧尸解解馋吧。」

    来福完全被王河的话惊呆了,这是人话么?给你卖命,你连口饭都不管,还要我自己去找食,这方圆几十公里,都让你的手下清理了个干干静静,你是要我去哪找吃的?

    「哈哈哈……」所有人都被来福的表情逗乐了,那憨厚带着委屈和惊讶的狗脸,让人看了甚是有趣。

    「军团长,老朽年纪大了,这就有些熬不住了,要不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正好,先前的夜魔肉干还有不少,我顺便带来福过去……」

    白智冰起身向王河道别,他确实有些熬不动了,毕竟这里面年纪最大也就是他了,白智冰话音刚落,一旁的文静也赶紧起身扶住老院长,也告了声辞,扶着白智冰一起离开了。

    来福一听夜魔肉,立马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王波和丁三见状也起身告辞,一个推脱有伤在身,一个说还要去和石冲值勤,临走却把王冲留了下来。

    王河知道,这是想让王冲和这些权力核心多多相处,以便提携,如果就此被排除在核心之外,他们王家以后很难在像以前一样有着优渥的生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吴婷找了个不胜酒力的借口,先回去休息,王河心痒难耐,也想随她而去,但是当下大家谈性正浓,说什么也不肯让王贺也离开,他只好又坐了下来且聊且喝着。

    这一顿酒,王河是来者不拒,先后把所有人都给灌倒在了桌子底下,等吩咐人把他们全部抬回去之后,王河洗了把脸,嘿嘿一笑,哪还有喝多了的样子。

    他急急火火的跑到吴婷的房间,却没找到人,心说这丫头大概是防着他了,不知道躲什么地方去了,只好垂头丧气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想到一进门,吴婷正坐在床头等着他。

    这可是喜出望外啊,王河二话不说,一个虎扑就跃了过去,却被吴婷娇羞的一把推开,连连娇嗔道:「你以前也不是这样啊,怎么一段时间不见,成了急色鬼了?」

    王河闻言细想一下,确实最近和以前很不一样,以前虽然也很想,但也没有如此没羞没臊的饥渴,急吼吼的满脑子都是这件事,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是停顿了片刻,原始欲望很快又占据了上风。

    强烈的攻势下,本来就心之所向的吴婷很快就败下阵来,一个急吼吼,色急攻心,双手嘴巴三管齐下,一个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宽衣解带很快就到了一半。

    两人实在是太久没见面了,再多的情话和缠绵也无法阻止此时思念的迸发,喘气着,呜咽着,纠缠在了一起,眼看着最后一步就要达成,马上就刺破那最后薄薄的防线。

    「吼!」

    一声巨吼,把整个楼都震的微微颤抖,直接把两个已经意乱情迷的人给震的一个激灵,王河连裤子都没穿,围上一张床单,提上长刀就跑了出去,这声音他很熟,这是来福发出警报的吼声。

    门外,来福弓背摆尾,对着黑暗中的角落呲牙咧嘴的低声呼吼,王河长刀一指,对着角落一声怒喝:「谁?出来!」

    良久,一个瘦高柔弱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脸色煞白的文静端着一个大碗,颤颤巍巍的,连碗里的汤汁洒在了手上都没有感觉,浑身抖如糠筛,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怎么是你?」王河愣了,这丫头怎么来了,收刀上前接过碗放到一边,扶着文静的肩膀上下左右的看了看:「没事吧?伤着没?」

    文静还在惊吓中,半晌才看清眼前的人是王河,也不管他半裸着只围着一张薄薄的床单,一头就栽进王河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王河尴尬的哄了半天,才让小姑娘平静了下来,一问才知道,文静送白智冰回去休息后,想到王河喝了不少的酒,就又找白智冰这位国医圣手要了一点解酒的药,亲自熬了一碗解酒汤送了过来。

    她怕汤洒了,一路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刚走到王河房间门口,就被刚刚吃饱了回来的来福给吼了一嗓子,文静哪见过这怪兽发威时的样子,当场吓得给呆住了。

    王河揉着发痛的脑袋,这栋小楼住的不止他一人,楼下房间的都被这声音给惊醒了,纷纷拿着武器跑了上来,就连巡逻的卫兵都蜂拥而来,生怕这位军团长大人出什么事。

    楼上楼下几十号人,挤得满满当当,看着军团长像古希腊人一样,围着一张薄薄的床单,怀里抱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像极了准备干啥事的老流氓一般。

    众人一副不解,又好像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拉我,我搂着你,嘻嘻闹闹的向楼下散去,来的稍晚一点的李晨阳更是贱兮兮的问了一句:「刚才是谁在吼?吴大队长么?」

    王河一脚把李胖子从窗户踹了出去,随着他一声惨叫,众人马上加快了散开的速度,王河安排人把吓坏了得文静送了回去,这才跑回房间。

    房间里,黑着一张脸的吴婷早就已经穿好了衣服,任凭王河再死皮赖脸,也坚决不遂他愿,斜着眼酸溜溜的说道:「醒酒汤……快凉了!」

    为您提供大神往往无所事事的《末日之逃出生天》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一百五十五章:醒酒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