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五十二章:回归

    “老大!”血葫芦一样的李晨阳抬头望了一眼,顿时咧嘴笑了起来,就连成了一团黑碳的石冲,都颤巍巍的嘟囔了一声:“头……”

    贺春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到对面屋顶上的王河,还在纳闷这人是谁,却看到被他掐着脖子的吴婷居然微笑了起来,喃喃的说道:“河!你回来了……”

    “吼!”

    又一声巨吼,一道巨大的身影扑了进来,正是听到主人怒吼的来福,它还没见过主人这么生气,吓得来福一路横冲直撞,冲了进来,但看到场内巨石,聪明的它选择了按兵不动,等主人的命令。

    “放开她,饶你不死!”

    王河脸色铁青,双眼一片紫红,换做别人被抓,他早就一箭过去了,可被抓的是吴婷,王河对自己的箭术再有信心,也不敢冒这个风险。

    “哈哈哈……你他妈算哪根葱?你叫我放我就放?”贺春阴笑道,他是看出来了,来的这个人先不说实力强不强,仅是这几个人的反应,来者必是他们极亲密的人。

    “小心,他是王河!”一直默不作声的老三忽然提醒道,他也认出来了,真是在河东见过一面的王河。

    “噢?你就是王河?那个他们口中所谓的大队长?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嘛……”

    贺春听闻,还想嘲讽几句,却见王河突然举弓,吓得连忙将吴婷挡在身前,对王河的箭术,他也是略有耳闻,不敢大意。

    岂料,半天过去没什么动静,贺春疑惑的四下看了看,也没看到一支箭杆,随即狂笑道:“什么神箭,连靶子边都挨不着……”

    话音还没落,只听身后“咔嚓”一声木头断裂的声音,一回头,破碎的窗沿上,一截本来摇摇欲坠得木制窗框,仅靠一根铁钉相连,现在被一支箭,将脱落的那头死死的钉在了墙上。

    窗框被弓成了一条弧线,铁钉再也坚持不住,被想要绷直的木条拽了下来,窗框马上绷直,狠狠的扫向贺春的面门。

    本来这对贺春来说,并不会照成多大的伤害,可人的反应是没有办法抑制的,贺春条件反射的松开了吴婷,双手向脸上护去。

    “啪”木条抽了个粉碎,没受多大伤的贺春还想去抓掉落下楼的吴婷,几支箭瞬间就到了他的面前,也封住了他准备跳下楼去的举动,贺春双手冒火,瞬间将即将射中的箭支焚烧一空。

    王河也来不及分析这厮火焰的瞬间温度究竟有多高,居然能在霎那间就将射去的箭支烧的渣都不剩,他手里箭如雨下,瞬间几十支箭向几个方向射去。

    先是几支箭射中吴婷的衣甲,将她挂在了外墙上,防止摔落重伤,接着几箭射向老三,角度刁钻,迫使他放开了被控的李金钩,最后几箭直指贺春,逼着他躲进楼内不敢露头。

    老三对电的掌控已经到了电磁的境界,抬手间就改变了箭支的飞行轨迹,幸亏王河之前看到李金钩被控在空中就已经猜到了他的能力,射去的箭支中,有一支带了一枚闪光弹。

    “爆”闪光弹的威力不大,但在昏暗的火光中,足以闪瞎老三的眼,在他捂眼惨叫的同时,又是几支箭射来,老三不愧是高手,凭着经验和直觉,仅是大腿和左臂中箭,凭借记忆躲到了旁边的墙后。

    李金钩也因此脱困,刚一落地就带着新仇旧恨准备扑向老三,却被王河大声喝止。

    “去保护他们!”

    闻言,李金钩毫不犹豫转头就走,先是从墙上救下吴婷,又拽起石冲奔向了远处,也不知道将他们安放在了哪里,这才转身回来拉起李晨阳又向远处奔去。

    “瘦狗,你干脆别来救我,每次都最后一个才救我,你什么意思你?”李晨阳一如既往的爱找李金钩的茬,李金钩也一如既往的爱损他两句。

    “废话,肥的和猪一样,我扛着你跑不快!”虽这么说,但李金钩的速度一点没有减慢,瞬间就到了藏着吴婷、石冲的地方。

    “瘦狗,快带我去实验室,先带我过去,再把你姐和老石带过来,快!”李晨阳面如金纸,似是受了极重的内伤,李金钩也没多说什么,背起他就向实验室跑去。

    这是一个集装箱改装的实验室,除了之前派拉蒙里的一些东西被移植了过来,看样子后期也收集了不少机器在里面,李晨阳指挥着李金钩将自己放进一个注满液体的浴缸后,就昏迷了过去。

    等到李金钩将吴婷和石冲都带过来的时候,李晨阳已经醒来了,他的脸色已经好了大半,甚至能下地行走了,上前帮忙将两人都放进浴缸,这才拿出一个注射器,给李金钩打了一针。

    “一会他们就没事了,你受伤不重,打一针就好,没想到啊,机关算尽,没算到这两人竟然这么强,要不是老大回来了,咱们四个今天都得交代在这了。”

    “你照顾他们,我去支援姐夫!”李金钩转身要走,李晨阳连忙喊住了他,将两样东西递在他手里,嘱咐了几句才叫他离开。

    王河这边,闪光弹战术已经失去了作用,两人已经有了防备,闪光弹收效甚微,火球和闪电与王河的箭支对轰起来,周围的士兵早已退的远远的,这场战斗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参与的进来的了。

    贺春身上也挨了一箭,在一开始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转弯箭射中,王河毫发无伤,看似王河占了上风,其实不然,他的箭支已经见底,随后而来的就只有近战肉搏了。

    但对方的电磁力和近距离的瞬间高温,绝对是近战的恶魔,为此来福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被老三控在空中,狠狠的挨了一击火球,现在除了躺在地下呻吟什么也做不了。

    本来王河还指望它去摩托车哪里把车上存放的箭支给取来,这下彻底没了希望,只能精打细算的使用剩下的箭,脑子里快速转动着,思索接下来的应对方案。

    贺春这面也苦不堪言,两人想尽办法回合到了一处,躲在墙后却被转弯而来的箭支射伤了腿,这才反应过来,又分开两地形成了交叉火力,但对方层出不穷变化多端的箭术,让二人吃了不少亏。

    而且除了箭,时不时的一把锋利的骨制飞刀,短矛,手雷等等,不间断的就落在了跟前,有几次险些就丢了小命,更可恶的是对方还在到处投放烟雾弹,在他们的附近丢铝热剂。

    面对烟雾里不知何时就冷不丁射来的暗箭,他们俩人还得四处躲避突然冒起来的火花,贺春还好点,对火焰不是很惧怕,老三就没那么走运了。

    衣服烧了个精光,露出满身的肌肉和那颗锃亮的大光头,跳着脚在那骂着王河无耻卑鄙,全然没有了所谓的高手风范,可回答他的只有冰冷的箭,和炙热的铝热剂手雷。

    渐渐地暗箭越来越少,贺春突然意识到对方箭支告急了,兴奋的大喊着,一直被压着打,总算到了反击的时候,可空气中的烟雾又变了,一股浓浓的刺鼻味道,将二人熏得直咳嗽,连眼睛都难以睁开。

    “这是……这是催泪瓦斯……这个混蛋究竟有多少手段,怎么连这玩意都有!”

    老三立刻就知道了原因,从身上撕下块布倒上水包在脸上,暂时能抵挡一下,忽然他察觉到耳边一阵寒风,慌忙一低头,只见王河从烟雾中一闪而过,一击即走。

    老三抬手就是一记闪电,电光没入烟雾中,却没有预期中的惨叫声,而是一道火光瞬间将一片区域烧成了真空,闪电也被阻挡了下来。

    “别乱放电,是我!”

    烟雾中贺春走了出来,脸上也蒙着一块布,两人的样子要多惨就有多惨,却恨恨的找不到罪魁祸首。

    王河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虽然还没有受伤,但箭支几近全无,其他东西更是全部用完,如果在这烟雾中还没有解决掉两人,等烟雾散掉,就是一场惨烈的肉搏战。

    正在发愁时,李金钩潜到了他的身旁,看来不管是黑暗还是烟雾,对他的眼睛来说都不构成什么影响,将手里的两罐东西交给王河后,李金钩按照他的指示指明了二人的位置。

    王河信心大增,有了秘密武器和目标导航,再弄不死你们,也太对不起你们了。

    贺春两人背靠着背,小心翼翼的向烟雾外沿走去,他们打算先脱离这无法正常呼吸的烟雾在做打算,毕竟正常再这样的情况下早就熏得晕过去了,也就是能力者还能多挣扎一下。

    突然一个人影闪过,速度之快,让两人都没来的及反应,等火球和闪电扔过去的时候,人影早已消失不见了,还没等两人又下一步举动的时候,脚下被什么东西一拽,身体一歪双双倒地。

    老三被一根绳索缠住了脚,一瞬间就被拉进了烟雾里,看不到了踪影,贺春双脚冒出火光,绳索被烧成了飞灰,他一骨碌爬起身,就要去救人,一道寒光直劈他面门而来。

    “找死!”

    面对攻击贺春一点都不慌张,近距离作战,他的瞬间高温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贺春相信,不管是刀,还是人,都会被他瞬间烧成渣滓,什么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