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五十一章:赴宴

    贺春的六名手下里,实力最强的就是那个老四,接下来是汉斯,然后就是被王河捆在隔壁卧室的刘黑子,据女人交代,汉斯和刘黑子的实力在伯仲之间,汉斯的体型略占一点优势。

    排名靠后的两位都是脑部进化者,擅长使用枪械,都是远程攻击手段为主,大概和吴婷属于同一种能力者,只不过进化程度较低,构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

    真正棘手的还是贺春,女人虽然没见过贺春本人出手,但道听途说而来的对于他实力的描述,还是不得不让王河神情凝重了起来,如果这些传言里有一半是真的,那么这个贺春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审问刘黑子却是没什么结果,没想到这家伙为了女人可以谋害同僚,却对贺春是忠心耿耿,任凭王河威逼利诱,严刑拷打,愣是一个字都不说。

    王河只好砍了他的脑袋了事,这种心术不正的死硬派,留着也是祸害,不如杀了痛快,至于那个女人,还是打晕了捆起来,丢回房间关起来。

    倒不是他心软,毕竟也没犯什么大错,末世里求生,想靠身体活的好一点,实属正常,再说这女人姿色还有一些,说不定哪个兄弟看上了,你情我愿的,再留个一儿半女,也是件好事。

    又在小楼里等一个多小时,天色终于渐渐暗了下来,靠近中界线的屋顶上,贺春也安排上了枪手,大概离赴宴还有段时间,始终没有看到这位大队长现身。

    倒是等待中发生的一点异动,引起了王河的兴趣,有几十号人肩扛手提,推着小推车往贺春的营地里搬运东西,大概是每天定点发送的物资,没有人表示异议,还有不少士兵上前去接应。

    只不过,王河注意到,其中有十几个人,在搬运的过程中,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前脚还在搬着箱子麻袋,等东西放下之后,一个闪身,人就躲进了阴影处,没人一个贺春的士兵有所察觉。

    这些人大概都是李金钩训练出来的,看那动作和速度,都和他几乎一样,只是不知道这小兔崽子现在潜伏在了那里。

    又等了一会,两边营地都点上了火把,大概是燃料不足,或者是初建营地,两边都没用发电机,但是架设篝火和火把的举动其实很危险,温度和火光很容易吸引到丧尸和变异生物。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带着两个手下,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营地主道上,所有人见到他,都肃立站在一旁,主道上很快就让出一条道来,八九不离十,此人就是贺春了。

    吴婷的营地指挥所前,也空出一条道来,小楼前不知何时站了两排卫兵,和一个魁梧壮硕的男人,借助火把摇曳的火光,王河一眼就认出来,那人正是石冲。

    三人大大咧咧的走进吴婷的地盘,似乎是对自己的实力很是自信,贺春没有多带一个卫兵,趿拉着步子,晃晃悠悠走到了小楼前,就那副地痞一样的德行,王河估计他在灾变前也不是什么好鸟。

    石冲突然抬起手臂拦住了三人,跟着贺春的其中一人向前一步,指着石冲说了几句什么,距离太远听不到双方的对话,大概是在交涉什么,很快贺春抬手制止了双方的剑拔弩张,对着石冲张开了双臂。

    石冲上前在他身上摸索拍打了一阵,这才点点头,示意贺春可以进去,不过后面两人又被他拦了下来,贺春摆摆手,独自走进了做为指挥所的小楼。

    留在外面的两人,一个短发魁梧,对着石冲嚣张的斜眼怒视着,从女人的口中,王河大概得知了贺春手下几人的长相,这人正是贺春的头号打手老四。

    另一个人穿着一件帽衫,头戴兜帽,身材不高,但是很壮,那敦实的身材足有石冲一个半宽,不知道为何,王河看他的身影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人无意就是那名神秘人了,距离如此之远,也能让人感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神秘人在四周扫了一眼,突然将目光看向了王河所在的位置。

    王河一惊,随即隐藏住了身形,但是仅仅是对方回头的那一瞬间,他已经认出来对方的身份,果然是诺亚组织无疑,这神秘人,正是当初在周佳栋的手机视频,和河东指挥部见过两次的家伙。

    上官清瑶在监狱被高慧一伙带走,后来又在河东指挥部与其一起离开,这人正是高慧称之为“老三”,拥有操控电的能力的手下,既然上官清瑶已经加入了诺亚,高慧一伙大概率也是这个组织的一员了。

    过了一会,王河估摸着没什么事了,才探出头去,那名叫老三的神秘人已经移开了视线,坐在卫兵搬来的椅子上静静地等待,而老四则在石冲面前晃来晃去的,似乎对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十分的不屑。

    突然,王河看到有几个黑影攀上了屋顶,将几个架设着机枪和狙击步枪的哨兵一一解决,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是十几个高处的枪手都被清理一空。

    紧跟着,这些黑影又四散开来潜伏进了各处黑暗之中,贺春营地里,无数的士兵正整装待发,几个军官模样的人正紧张等待着,有人忽然上前和他们耳语了几句,军官回头说了几句什么,人群突然引了一阵骚乱。

    不一会就有士兵爬上屋顶,却发现,失去联系的枪手已经被解决,没等回去汇报,骚乱的士兵中突然有人扑向那些军官,手中清一色的黑色短矛,三四个一伙,围住军官就捅。

    刺客得手之后,并不久留,“呼”一下四散逃开,只留下军官躺在地下彻底咽了气。

    这场刺杀极其快速,除了一个光头黑人抵抗的时间多了几秒,剩下的还没等士兵反应过来,刺客就已经四散而去消失不见了,而那个黑人,王河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汉斯了。

    指挥所前,老四和神秘人老三还疑惑的回头望着营地,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石冲出手了,双臂长出片片黑色鳞甲和锋利的角刃,指尖更是变成了利爪,猛的撕向面前的老四。

    老四做梦都没想到,之前被他单手打到吐血的石冲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不过一招,就把他给撕成了碎片,就算老四有着超强的恢复能力,被瞬间撕成肉馅,也别想恢复的过来了。

    老三见状一惊,毫不犹豫的扑向石冲,手中电芒一闪,石冲像是被点了穴位一般,僵立不动了,随即肚子上狠狠挨了一拳,身体正面衣服被电光点燃,皮肤焦黑一片。

    这点伤对石冲来说,很快就可以恢复,只见他甩掉破烂的上衣,身上的伤势肉眼可见的在恢复,缓缓的走在小楼前,挡住了老三的去路。

    这是指挥所小楼的二楼,一道火光打破玻璃,在空中爆炸,这是贺春约定动手的暗号,可惜他想当那捕蝉的螳螂,却不知,蝉已经机关算尽,布下了天罗地网。

    贺春的部下现在群龙无首,乱哄哄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吴婷这面房屋之间,被床单、防雨布遮挡得道路之下,窜出无数的士兵,含着口号冲进了那群乌合之众的阵地里。

    一时间无数投降的喊声比比皆是,少数负隅顽抗的也被打得仓皇逃窜,慌不择路之下,有不少人开车向营地外逃去,王河见此情景知道,差不多该他出手了。

    “咻咻!”

    王河一声口哨响起,营地外一声兽吼回应,逃出去的汽车只来得及发出一阵刹车的声音,就被撞翻,少数想要撤回营地的汽车,也被随后而来的巨兽撞到熄了火。

    士兵们惊疑不定,搞不清外面出了什么事,这下在没有一个人向外逃了,投降说不定还能活一命,出去不一定会被什么怪物给生吞活剥了。

    这一边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石冲这里就有点惨了,不知何时回来支援的李金钩已经和老三打成了一团,石冲一团焦黑的躺在地下,生死不知。

    小楼内不时有火光乍现,看来里面的战斗也很激烈,担心吴婷的王河,早已跳下屋顶,找到自己藏着装备的地方,越过中界线前去支援。

    只不过他毕竟不是李金钩,有着超强的速度,即使全力冲刺,也做不到化成一道残影的速度,已经掌控了局面的士兵们,看到有人飞快的狂奔而过,想都不想举枪就射。

    好歹是自己的士兵,王河又不能痛下杀手,只能避开他们寻找掩体,好不容易爬上屋顶,连着跳过几个房子来到小楼前,却让他心差点凉了半截。

    李晨阳肥厚的身躯,从二楼直直跌落到了街道上,李金钩被老三利用电能控制悬浮在空中动弹不得,身上更是电光四射,焦黑一片,老三更是空出一只手,屠杀着周围的卫兵。

    而二楼窗口处,贺春掐着一个女人的脖子,正嚣张狂笑着,另一只手冒着火光,缓缓靠近挣扎的女人。

    王河瞠目欲裂,那女人不是吴婷还能是谁,怒喝一声:“孙子,你敢!!!”

    这大嗓门,整个营地都被震到了,正在追着王河射击的士兵们一看,枪口立马转移到了贺春身上,却不敢射击,被控在半空的李金钩惊喜的喊道:“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