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六章:恢复

    “喀嚓”利爪贴着李金钩的大腿,狠狠的捅在地砖上,厚实的水泥地砖,瞬间就四分五裂,迸起无数碎块。

    原来,去而复返的刘建,和鼓起勇气的秦妍,拖着高阶丧尸的右腿,将它向后一扯,堪堪救下危在旦夕的李金钩。

    丧尸怒吼一身,翻身一甩腿,就把两个人给远远的甩飞。

    此时王河已经跃下窗台,从背后按住尸头,手起刀落,捅进丧尸脖颈,还不放心,又掰住脑袋,短刀一个环切,把头给卸了下来。

    “呼哧…呼哧……”王河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精疲力竭。

    几人伤势或轻或重,相互搀扶着回到别墅。

    没有受伤的吴婷给几人脱去血衣,又打来清水清理血污,检查伤势。

    当吴婷看到王河胸前两把插在枪套里的手枪时,明显一惊,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王河,将枪藏了起来。

    一番收拾和检查,王河伤势最重,也得亏他骑行皮衣有护甲,里面还套了一件防弹衣,只是肋骨疑似骨折,否则那一击就要把肚子划破,肠流满地了。

    其次是李金钩,穿着纸甲被丧尸断臂捅了一下,腹部一片淤青,不知道内脏是否有伤,要是完好无缺的那只爪子给来一下,这会儿也肠穿肚烂了。

    另外俩人,没什么大碍,被踹飞时,刘建脑瓜子磕了一下,现在还晕晕沉沉的,秦妍则惊吓多过受伤,两腿发软,哆哆嗦嗦的躺在床上。

    吴婷安置好几人,收回王河的弓和刀,连带着把箭也捡了回来,用清水洗净。而后独自一人搜索完剩下的物资,便回到别墅,锁好房门,开始给伤员站岗守卫。

    清理几栋别墅,本就耗费了不少时间和体力,加上受伤,王河很快就睡着了,等他一觉醒来时,天已入夜。

    翻身下地,王河活动了下筋骨,原本疼的他呼吸都困难的胸口已经没有任何不适了。

    “果然…”上次受伤比这次更严重,结果一觉醒来伤势已经痊愈,王河右手在左臂上摩挲半天,记得自己还给手臂上划了一刀,虽说口子不大,居然连疤都没有。

    “你醒了?”王河受伤太重,大伙就将他和李金钩放在客厅沙发上,此时吴婷端着一碗粥和一碟咸菜欣喜的望着他。

    “你怎么样了?刚才看你胸口已经黑紫黑紫的了,这刚刚受伤淤青就这么严重,骨头肯定也伤着了……”

    吴婷一脸关心,把粥和咸菜摆在他的面前,说道:“这是在别的别墅里找到的,我也不太会做饭,凑合吃点吧。”

    王河接过粥,发现里面还有切碎的皮蛋和火腿肠,试着喝了一口,味道还行,也没客气“咕咚…咕咚”就吃了个干净。

    “谢谢,味道不错。”说罢就站了起来,活动了下四肢,问道:“其他人怎么样,受伤严重么?”

    “你…你没事了么?”吴婷惊讶的问道。

    王河受伤后,是她扶进房间的,当时连站起来都困难,这睡了一觉,怎么就没事了…

    “还有一点疼,不碍事了。”王河没敢说自己已经啥事没有了,这明显不是正常人的愈合能力,说出来,就怕别人把他当成高阶丧尸了。

    “毛毛怎么样了?”王河赶紧转移话题含糊过去,走向躺在旁边沙发上的李金钩,上前去检查起对方的伤势。

    “肚子上一片淤青,怕是有内出血…”吴婷一脸的悲伤,要知道如果有内伤,没有医生和医疗器材,李金钩的命怕是救不回来了。

    “淤青?哪里有…”

    只听王河奇怪的问了一句,吴婷忙走上前,却突然呆住了,李金钩被掀起的衣摆下面,腹部没有一点瘀伤,他本就长的白白净净的,有一点淤青再明显不过了。

    俩人翻来覆去的找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伤,王河甚至上手摸了摸……

    “干什么?!!!”被吵醒的李金钩一把抢过衣摆遮住肚皮,脸胀的红彤彤的,一脸愤怒的看着王河

    “你变态啊你!”

    王河大窘,尴尬的挠挠头。吴婷连忙上前解释。

    李金钩这才面色一松,站起身来自己检查了一番,表示一点受伤的感觉都没有,还脱下上衣让两人检查。

    “看来不只是我一个人……”看到有相同情况的人,王河放下戒心,也脱下上衣,并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俩人。

    “你们…你们在干嘛?”刚走出房间的秦妍,看着楼下客厅,两个大男人赤裸上半身互相摩挲,旁边还有个吴婷左摸摸右看看的,是个人看到这场景也要想歪了。

    “对…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秦妍脸蛋一红,捂着脸就跑回房间,随手还把房门反锁上……

    “……”三人一时间满头黑线,急忙穿好衣服。

    “你去……”

    “你去……”

    “我去……”三人食指都指着吴婷,连她都指着自己。

    “哈哈哈……”三个一怔,随即大笑起来。吴婷边笑边往楼上走去,边走边说道:“我去看看,和她解释一下…”

    “我去看看收集的物资,要是他们都醒了,就赶紧下来帮忙。”王河笑呵呵的走向收集来的一大堆物资。

    “我来帮忙。”平时沉默寡言的李金钩,也主动跟在王河身后。

    “东西还真不少……”王河望着这一大堆食物、药品、衣物等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东西,也是有点头痛,扔了可惜,拿又拿不走……

    俩人分门别类的开始收拾起来,不一会,刘建捂着脑袋,吴婷拉着秦妍走了下来。

    “你头上的伤没好么?”王河看着刘建的脑袋问道。

    “哥呀!你碰破头,睡一觉能好么?”刘建有些郁闷的回道。

    王河过去看了看他的伤势,头顶处裂开一条一厘米左右的口子,血已经止住了,不过糊着一片血痂子。

    看来不是所有人都像他和李金钩一样能快速愈合伤口,王河暗想,随口说道:“得消毒,免得感染,最好缝两针,这样好的快。”

    “王哥,你会缝么?”

    “不会……不过双氧水,碘酒什么的都有,先给你消毒吧。”

    “我会,我劳教的时候和狱医学过…”李金钩站起身来,手里拿着消毒水、纱布和缝衣服的针线。

    “我去…你用这给我缝?”刘建一看缝衣针,大喊大叫起来。

    “用酒精泡一下,没问题的。”李金钩面无表情的走向刘建,刘建转身就想跑。

    “按住他……”王河一声大喊,几人上前按住刘建。

    李金钩用双氧水清洗伤口,刘建疼的大喊大叫,双腿乱蹬,屁股扭来扭去,像极了一只撒泼耍赖的赖皮狗,把吴婷和秦妍逗得哈哈大笑。

    王河笑吟吟的站在一旁。

    ……

    几人收拾了半宿,半夜才睡下。天一亮,几人就整装待发,准备出发去军营。

    “哥,为啥不开那辆猛禽,那多结实啊,又大,力又足,遇到丧尸群,一头给它全撞死。”

    秦妍很不理解,放着结实的“猛禽”不开,偏偏挑了一辆龟产的suv,谁不知道那龟产车和豆腐做的一样,高阶丧尸一爪子能捅个对穿。

    “撞丧尸?电影看多了吧,你撞一个试试,跑不了几米那进气口就得让丧尸的血肉给堵死,到时候一群丧尸围住你,看你往哪跑。”

    刘建在身后不屑的撇撇嘴。

    “确实,遇到尸群还是绕过去最好,连续撞击发动机也会坏的,而且这车太费油了。”吴婷在一旁说道。

    刘建很骚包的背着两把武士刀,把一大捆连夜赶制的短矛放进suv的后座,不耐烦的对秦妍说道:

    “赶紧搬吧,把不耐保存的食物放后备箱,把背包放后座。”

    昨天收集物资时,找到两把武士刀,被刘建给要去,非要学着王河背在背上。

    不过这刀偏重,两个女孩挥舞也不了几下,王河自己有刀,李金钩拿走了两把军刺,这两把武士刀就便宜了刘建。

    “切~不知道是谁,昨天吓得扭头就跑……”秦妍撅着嘴,把一大包大米,硬抗上汽车。

    还有一些食用油、面粉、挂面、调味品、衣物、药品等等都放到了后备箱,收集的一些背包也挑选了比较结实耐用,体积小的。

    把急救药品和少量耐饿的罐头食物装进去,每个人又都带了些工具以防不时之需。

    王河还把庄园里废弃车辆里的汽油,能抽就抽,抽不了的用军刺在油箱上捅个窟窿装满刚找到的两个油桶里,看的刘建眼角直抽抽,这可都是大几百万的车啊……

    摩托和suv加满油,油桶也装满了,王河又找来一堆玻璃瓶,都灌上汽油,瓶口塞紧了布条,放进猛禽里,叫李金钩开上猛禽,自己骑上摩托出发了。

    摩托在前面开路,两辆车跟在后面,绕过几条大路,很快就到了军营附近。

    寻了一个不堵塞,丧尸较少,四周都是平房视野相对开阔的地方,王河停下摩托,几人迅速下车,将附近的丧尸一一清理。

    李金钩爬上附近房屋屋顶警戒,王河身背箭袋,腰上一把长刀,一把短刀,马甲里塞满钢珠,倒提大弩,一路小跑,来到一堵高墙之下,墙的那头就是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