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五十章:私会

    一个临时的营地都如此严谨的布置,这才是王河熟悉的吴婷,这个小楼防御十分严密,可能正是吴婷的指挥中心。

    它的两侧有很大的两片区域,房屋间的道路上和庭院里都用床单、窗帘和防雨布之类的遮挡住了,从并不严密的拼接缝隙中能看到有人影在不停的晃动。

    不知这些房屋是用来做什么的,很显然这是专门针对贺春所做的安排,防止其观察到什么重要的机密。

    不过王河从偶尔停下的车辆中,搬下来的并且运进这两片区域的东西来看,这很有可能是加工制作冷兵器和一些战斗用品的地方。

    围着这两片区域的是营房,有很多人在这里休息,许多老人和孩子,都集中在这里,总之,不论是武器装备,防御部署,还是人们的精神气色,都比贺春这面强了不止一筹。

    接下来王河准备在这栋屋子里等到天黑,然后想办法混入贺春赴宴的队伍中,在吴婷动手之时,助她一臂之力。

    贺春防着吴婷的鸿门宴,自以为聪明的打算将计就计,那名神秘高手和六个得力的左膀右臂,一定会带在身边,殊不知,王河准备做那只黄雀,会会贺春这只大螳螂。

    避开守卫的视线,王河潜回了三楼,却突然听到楼下有人说话,他倒是丝毫不慌,闪身躲到楼梯口旁,有人要是上了三楼来,直接杀他个出其不意。

    过了许久,说话声音越来越清晰,是一男一女娇笑调情的声音,女的埋怨男人大白天猴急的要命,男的嫌女人磨磨蹭蹭,不停的勾起他的欲火就是不给。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二楼,一阵嗯嗯唔唔的亲密声后,就传来一声关门的声音,原来二楼的卧室是这两个人私会的场所,怪不得会有人的痕迹。

    要说这贺春营地里也是管理够松懈的,眼看着到了晚上,就有一场决定生死的大战一触即发,居然还有闲情逸致跑这里来幽会,也不知道是心态好,还是盲目自信惯了。

    王河潜下二楼,轻手轻脚的来到卧室门口,白送来的两个“舌头”,不好好盘问盘问,岂不是浪费?

    这两个人也是笃定了没有人会来这里,门只是闭上了,并没有锁,里面嗯嗯啊啊的叫得正欢,肉撞在肉上的激烈“啪啪”声,让王河都有些苦笑不得。

    正当他准备开门闯进去的时候,男人忽然一声舒畅的嘶吼,卧室里就剩下了两道重重的喘气声,再没了其它动静。

    “这……这也太快了吧……”王河被惊的冒了一头冷汗,前后连一分钟都不到,完全没有给他留下下手的时间,怪不得敢在大战来临之前跑这干这档子事,原来完全不用担心会误事啊。

    “快……我得走了,四哥该找我了,最近他好像有些怀疑了,我们以后还是小心一点吧,要是让四哥捉到,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女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急匆匆的准备离开,王河一闪身贴在了墙边。

    “怕什么?今天他老四可是陪着贺哥一起赴宴的,我负责在外面接应,只要动手的时候我下点绊子,老四绝对活不过今晚,嘿嘿嘿……今后你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咔嚓”随着门把手的转动,女人先行一步走了出来,根本没注意生后靠墙而战的王河,一边走一边还抱怨道:“上次你也这么说,可最后还是只断了他一臂,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断臂能重生……”

    话还没说完,女人嘴被一捂,脖颈被一只大手一掐就晕了过去,整个人被无声无息的提到了墙边,慢慢的放到了地下,一点声响都没发出来。

    房间里的男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还穿着衣服,自顾自的说道:“那我怎么知道石冲是这么一个废物,我想尽了办法挑起了事端,又折损了两名好手才砍了老四一条胳膊,没想到他连个残废都打不过。”

    男人啐了一口唾沫,点了支烟,紧了紧裤腰带,这才慢条斯理的向门外走去,嘴里还在嚷嚷着:“慢点啊,着急啥,等等我一起……”

    刚跨出房间一只脚,男人反应快速的向后一滑,王河抓过的手居然抓空了,他脚下不停,向房间内一蹿,手向前一扣,正扣在男人刚刚拔出来的手枪上。

    手上一用力,枪口反过来对准了男人,接着一拧就把手枪夺了过来,两人面对面,僵持在了原地。

    双方这时才看清对方的脸,几乎在同时,都笑了,王河笑是因为对面的人刚刚才见过,正是训斥了他几句的刘黑子,刘黑子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小子,敢开枪么?袭击队长,罪名可不小哦,这枪声一响,你可无处可逃啊!”

    “嘿嘿!我固然跑不了,不过刘队长贵为连长,勾引兄弟的女人,传出去似乎也不见得有多光彩吧,四哥早就怀疑是你了,你最好跟我去和四哥说个清楚!”

    “你是老四的人?”刘黑子想吓唬王河,反让王河几句话给吓住了,这事要传出去,贺春绝对要好好收拾他一番不可,眼珠子一转,脸上挤出一个笑容,笑呵呵的看向王河。

    “我说兄弟啊,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万事好商量嘛,这年头这么拼命,不就是图个吃饱穿暖,外加有个女人嘛,来来来,这点东西你收下,交个朋友,如何?”

    刘黑子笑嘻嘻的从兜里掏出一把塑料制的小圆片,像是硬币一样的东西,这个王河认识,下午套取情报的时候才了解到,这是吴婷等人推出的替代货币的东西,塑料制品,上面有凹凸不平的字迹。

    别看是这么简单的小玩意,没有一定的技术根本仿造不了,一看这就是李晨阳搞出来的东西,分为三种面值,红蓝白三个颜色,红色面值最大,白色最小,一个白色的可以换取大概一人份食物。

    刘黑子掏出来的都是红色的,一个红色的塑料硬币等于一百个白色的,这当官的还真是有钱,一掏就是一把。

    王河装出心动的样子,慢慢的放下了手枪,眼睛盯着那一把红币,似是在做着心理斗争,犹豫该不该接过来,刘黑子抬手一抛,红币散的到处都是,就那么一瞬间,刘黑子手里多出一柄匕首。

    匕首直奔王河的脖颈而来,在贺春的地盘里,身手最好的,除了贺村,就是他们六个连长,对方既然是老四的手下,也许会有过人之处,但是在刘黑子的眼里,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刚才被夺了枪,也一定是在自己大意之下,如果正面过招的话,对方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刘黑子自信满满,仿佛已经看到了手中的匕首,深深的刺进了王河的咽喉,然而,他错误的低估了对手,王河脸上那错愕的神情,消失不见了,反而带上了一丝轻蔑的微笑。

    右手一抬,刚刚好架住刘黑子持刀的右手,叼住手腕轻轻一拉,刘黑子就失去了平衡,向前一个趔趄,接着被扣住的持刀手腕向内一别,手肘被狠狠地一击,匕首脱手而出。

    刘黑子做为贺春六员大将之一,自是有他的过人之处,匕首还没落地,就被左手凌空接住,反手就想王河刺来。

    王河手上一拽,脚下一滑,就到刘黑子的身后,不但躲过了他的刺击,更是擒拿住了他的要害,用刘黑子的右臂勒住了他自己的脖子,瞬间就让他喘不上来气。

    刘黑子左手匕首正握,向下刺向背后的王河,企图刺到他的大腿,或者迫使王河后撤松手,岂料王河向后一跃,拽着他的右手也没有放开,刘黑子在空中被拽的一个转身,匕首也不知道捅向了哪里。

    还没等他站稳身体,王河当胸就是一脚,刘黑子整个人被踹的飞起,但右手还被紧紧的拽着,身体就像被抖开的破布的一样,被王河抖得平平整整的,然后重重的摔到了地下。

    这一摔,可是把刘黑子摔惨了,鼻血狂喷,门牙也磕掉了几颗,尤其是胸脯,摔得他一时间胸闷气短,差点喘不上来气。

    刘黑子眼珠血红,伤痛和愤怒让他瞬间能力全开,也不管还被反押着的右臂,猛地往起一站,就听“喀嚓”一声响,右臂竟被他自己生生折断了。

    看他的样子,王河就知道这是和石冲一样的细胞进化能力者,恢复能力超强,容易失去理智,为了不把动静闹大,他也不再留手,在刘黑子站起来的同时,闪电般折断他另一只手臂,然后勒住脖子直到他昏厥过去。

    把刘黑子的衣物剥了个精光,找来一节铁丝,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又在嘴里塞上他自己的臭袜子,王河这才把昏迷的女人拖到了隔壁房间。

    一杯凉水浇下去,女人悠悠转醒,茫然的看着周围,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准备大声尖叫,却被王河一个巴掌给拍了回去,还要尖叫,又是一巴掌,四五巴掌以后,女人闭上了嘴。

    说实话,女人长相确实不错,脸蛋甜美,身材火辣,不过这都不是王河不杀她的理由,留她一命只是为了套取更多地信息。

    眼见不论怎么诱惑,面前这个男人都不为所动,只是保证实话实说后,可以留她一命,女人最后只好妥协,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交代了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