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九章:打探

    这番话顿时让几个人炸了锅,有人大喝道:“小子,你什么意思?贺哥大喜的日子,难道我们要被宰了不成?”

    猥琐男眯着个眼,瞅着王河冷哼一声:“你小子看上去眼生的很,不会是对面派过来的探子,胡说八道专门给我们添堵的吧!”

    “诶!哥几个别着急啊!”王河笑呵呵的站起身来,将手里的多半截香烟递了过去:“能不能听小弟把话说完?”

    猥琐男接过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又递给了别人,一口浓烟喷在了王河脸上:“你说我们听听。”

    “嘿嘿嘿……各位大哥,小弟我刚入伙不久,但也知道,那娘们的三个跟班儿,唯她马首是瞻,而且听说对他们的那个什么军团长是忠心耿耿。”

    “尤其是姓李的那个瘦子,别看话不多,谁要说个他们军团长的一个不是,绝对是要玩命的主,还有那个姓李的胖子,腹黑心眼多,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货色。”

    “也就那个姓石的伤疤脸,没啥实力,好对付一点,万一这三个人要是在贺哥赴宴的时候突然发难,那两伙几百号人,还不得狠狠的大干一场。”

    “哈哈哈……你小子还真是新来的啊!”王河的一番话,引得几个人一阵狂笑,猥琐男接过轮了一圈的烟蒂,猛嘬了几口,直到烫了嘴,才恋恋不舍的丢掉,接着说道。

    “就那三块料?一个书呆子,走两步就喘的大胖子,一个除了有些力气,连单手的四哥都打不过,被一拳打到吐血,也就是那个李金钩还稍微难对付一点。”

    “要不是那娘们手底下人多,武器又好,贺哥早就霸王硬上弓了,还轮得到他们发难!贺哥早就提防着了,六大天王一早就带着各自人马准备好了,何况贺哥还有个外援……”

    “外援?”王河一听他们对李晨阳、石冲、李金钩的评价就知道,这三人,包括吴婷在内都隐藏了实力,很有可能,吴婷的计划是,李金钩负责那六个大将,李晨阳调兵遣将,石冲暗杀贺春。

    一般熟悉他们的人都认为,李金钩是当刺客的上上之选,其实,石冲才是。

    他不仅精通军中的搏杀之术,作战经验丰富,而且强大的细胞进化能力可以以伤换伤出其不意,更可怕的是他改变自身形态和质量的异能,往往能达到一击毙命的效果。

    可是这个“外援”恐怕是吴婷难以预料的变数,好在自己来了,他王河也将成为那个贺春难于预计的最大变数。

    “你忘了?前几天有个组织给贺哥送来大批军火物资,要不然咱们也不会这么放心大胆的和他们硬着来,我听说,不但有军火,还送来一个高手,贴身保护贺哥的安全。”

    “组织?又是组织,不会这么巧,又是那个什么诺亚组织吧,起个这么俗气的名字,管的闲事还真不少,真是冤魂不散,哪都有它在作祟。”

    王河不免暗自嘀咕起来,这个诺亚组织四处扶持力量,不知到底有什么企图,但是所谋一定不小,扶持贺春的组织极有可能就是诺亚,那这个派来保护他的高手也一定不好对付。

    王河十分庆幸自己的及时出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当然没忘记,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还真是大手笔!那么多好东西说送就送……”顺着对方的话,王河观察着对方的神色,继续小心套取着信息。

    “可不是嘛……”另一个军汉插嘴道:“尤其那个高手,啧啧啧!我可是瞧见了,光是那气势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你们几个!过来!”

    突然,一声呼喝打断了几人的谈话,一个军官打扮的人,对着他们招招手,刚才还懒懒散散吹着牛的几个人,急忙脸色一正,向军官跑了过去,王河也不例外,低着头跟了过去。

    “你们是谁的手下?不跟着你们的长官去执行任务,闲聊什么?”军官掏出一个精致的烟盒,慢条斯理的点了一支烟,就开始了训斥。

    “报告长官!我们是汉斯队长的手下,队长叫我们……叫我们……”猥琐男一时语塞,总不能说队长叫他们闲扯聊天的吧。

    “报告长官!队长叫我们整顿个人装备,随时待命!”王河忽然向前一步回答道。

    “噢?我只看到了你们在闲聊,哪有整顿什么装备?”

    王河拿出刚填满的六个弹夹,大声回道:“报告长官!我在装填子弹,他们在磨刀!”

    猥琐男等人见状,也急忙掏出填满子弹的弹夹,大声附和道:“对……对!我们填完了子弹,在磨刀。”

    军官只是想找茬而已,见对方理直气壮的,也确实没有理由去责罚他们,只好随意训斥了几句,就悻悻的转身离开了。

    “好小子,反应还挺快!”见军官走远了,一个军汉拍拍王河的肩膀,顺势搂住他低声赞了一句。

    “刘黑子这个狗东西,六个连长,一天就数他事多,和咱们汉斯队长不合,就天天的找咱的茬,早晚不得好死!”猥琐男啐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的看着军官的背影。

    “原来这就是六名大将之一啊,如果只是这种水平,一个毛毛对付他们措措有余!”

    王河从刚才就注意到了军官的与众不同,或许是他的能力的缘故,王河总是习惯性的从一些别人不注意的枝微末节,去推测一些事情。

    比如刚才那名军官的点烟时,手上的老茧暴露了他是一名用枪的好手,但是从一些伤疤来看,恢复能力并不是很强,加上酒色过度后留下的暗沉皮肤,和虚浮的脚步,都能证明他的实力,根本不是李金钩的一合之敌。

    “兄弟!喂兄弟!”

    一阵呼唤打断了王河的推测,猥琐男正给他递上一瓶水,王河赶忙接在手里。

    “兄弟!怎么称呼啊?这营地人太多了,总记不住人。”

    “我叫王冲,叫我阿冲就行,大哥你怎么称呼?”王河很随意的就把侄儿的名字用上了。

    “叫我阿赛就行,那是小路……”阿赛挨个介绍了一圈,王河刚才也算了帮了他们大忙,要不然让刘黑子逮到把柄,保不住要被狠狠的教训一顿。

    “赛哥!各位大哥,你们先聊着,我去方便一下。”王河该套的话都套了个差不多,打算就此离开,到处去逛一逛,熟悉一下地形。

    眼看着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天也慢慢黑了下来,离双方动手的时间也越来越近,没有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

    “行,快去快回,一会汉斯队长可是要交代任务了,你要是没有按时集合,队长可是会杀人的。”阿赛很欣赏这个新来的,有眼色,会办事,说不定是个能活得长久的人。

    这年头,也许只有活得的久的人,才值得相交。

    “好嘞,知道了赛哥,谢谢提醒哈。”

    微笑着摆摆手,一连人畜无害的王河,装作一副尿急的样子,小跑着消失在几人的视线中。

    营地里人很多,除了像阿赛这类痞懒得军汉,也有不少幸苦干活的人,维修车辆,保养武器,也都是忙忙碌碌的样子,巡逻和站岗的也不在少数。

    这个营地大概是个三角形的样子,由房屋和废气车辆堵住了其它的路口,只留下一个顶角做为出入关卡,虽然对进出车辆盘查的很随意,但只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非人类以外的事物上去了。

    王河至少看到,这些守卫不下三次对突然出现的不明状况,反应快速的布阵举枪,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靠近边缘的屋顶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个守卫,好在他们的目光也始终放在了营地之外。

    相对对营地外的警惕,营地内几乎没有设置哨兵,只有一两个类似宪兵作用的卫兵,在无精打采的坐在主要街道的交叉处打着瞌睡,还有巡逻的守卫,每隔半个小时,出来转悠一次。

    这就给了王河很多的便利,他随手搬起一个箱子,假模假样的穿过路口,挑了一栋相对较高的房屋,趁无人注意,一闪而入。

    在门外他仔细观察过,这栋房屋门口没有守卫,也没见有人进出过,大概率应该是闲置的,不会遇到屋里有人,或者有人突然进来的突发意外。

    这是一个三层的自建小楼,屋里陈设一看就无人居住,王河溜达了一圈,发现到处都是灰尘,但二楼卧室似乎有人待过的痕迹,倒是没什么影响,反正他也是要去楼顶。

    楼顶的视野良好,藏在太阳能热水器的后面,还能阻挡来自营地边缘屋顶上,哨兵偶尔投来的视线,却不防碍对整个营地布局的观察。

    营地另一边是一个不规则的五边形,正好与这一面的营地能拼成一个四方,除了一个预留的通道外,中间被车辆,废弃的家具隔离出来一个界线,两边径庭分明。

    有意无意的双方都明里暗里布置着哨兵,防止有人跨过这条界线,与这边外紧内松的布置截然不同的是,对面不但对外警惕性很高,进出的车辆也搜查的很严密。

    而且就连营地内也有大量哨兵在值勤,每隔几个房屋,屋顶上都有哨兵,尤其靠近中间的一栋小楼,不但安排了岗哨,还在围墙外用废车、沙袋、砖石建立了掩体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