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八章:消息

    所有人都被这句问话懵住了,转头一看,原来是绑成一串葡萄的那群人转醒过来了,其中那名副射手,正惊疑不定的注视着王河,当王河正面看向他的时候,他神情激动的大喊起来。

    “是你,你是王军团长,你果然平安无事,哈哈哈……”

    其他几人一听,虽然还绑在一起倒在地下,此时也跟着欢呼了起来,孙锤眼里更是流出了激动的泪水,像是找到了亲爹一样,直往王河怀里扑来。

    小周和李叔弄不明白怎么回事,连王河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副射手挣扎着跪坐在地上,大吼道:“神箭军团工兵大队第三小队全员,恭迎军团长归队。”

    “慢着!慢着!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成了军团长了?”这几位的激动的架势,反倒把王河给吓着了,莫名其妙的就当了官了,还是什么军团长。

    “是您失踪以后,几位大队长收拢我们这些残兵,然后成立的军团,吴大队长说,军团长是您,也永远只能是您,全靠你,我们这近二百多人才得以逃生。”

    “吴大队长?吴婷么?她怎么样了?”一听吴婷的消息,王河就激动了起来。

    “吴大队长很好,就是每天很严肃,也很累,从没见她笑过,除了带领军团生存,就是四处派人寻找你的下落,不过……不过新来的贺大队长好像在……在追求她……”

    “什么玩意?”王河一听就炸毛了,音调不自觉的提了起来,安静的来福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它还没闻到过王河会散发出这么愤怒的气味,顿时一声怒吼,恶狠狠的瞟向在场的所有人。

    来福的外貌着实有些吓人,一嗓子吓得所有人都差点停止了呼吸,王河随手一摆,来福就扑向被绑在地下的人群,吓得几人尖叫连连,像极了一群被惊吓的惨叫的小姑娘。

    却没想到,来福只是给他们松绑而已,咬断了绳索,就回到了王河身边,爬卧了下去。

    “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王河阴着个脸,在场的人里,只有来福能感受到他心里的怒火,那散发出来的气息,快要把这田野都点着了。

    “是!是……是这样的,那天你失踪了以后,我们收集车辆,沿着村、县道一路向海城而来,侦察大队的李大队长在探路时,发现不少幸存者,都由我们工兵大队的石大队长负责接收。”

    “就这样,在来到江北的时候,我们原先的一百八十人,就扩充到了四百二十人,都由工兵大队,筛选,训练,而后再分散到其它大队去,孙锤,还有他们几个都是那时候加入的。”

    “不过在初到江北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另一支武装,也是有一些散兵游勇和警察平民等等组成的,带头的叫贺春,他们缺乏物资和武器弹药,刚刚杀到将北,也是要去海城。”

    “于是,技术大队的李大队长提出来,想办法收编了他们,来壮大队伍,吴大队长犹豫之后也就答应了,给了贺春一个独立的大队编制,计划慢慢的分化吸收他们。”

    “这支武装人数在三百左右,要不然吴大队长也不会出此下策,早就直接吞并了,这也导致现在贺春的权利极大,许多闲散惯了的人,嫌规矩太多,反而和他走的越来越近。”

    “那个为难他们的叫老何,也是军团在来江北之前加入的,现在就和贺春的人勾搭在了一起,坑瀣一气,吴大队长每天都要应对贺春无休止的骚扰,要不是还有两位李大队长和石大队长,贺春很有可能已经用强的了。”

    “啪!”王河手里缓缓的流下一捧细沙,可所有人明明都看到了,刚才他手里把玩的可是一块鹅卵石啊。

    “这个贺春手里头,有什么让人忌惮的东西么?”

    王河清楚吴婷处理问题的方法,这种不安定因素,刚一接触就会被她的雷霆手段扼杀在摇篮里,她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杀伐果决一般男人都不逞多让,怎么可能让这种货色存活到现在?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个贺春身手十分了得,速度极快,而且还能凭空造出火来。”孙锤看着碎成沙的鹅卵石,冷汗直冒,军团长果然不是一般人,那可是能单挑一群丧尸的狠人啊。

    “他手下还有六员大将,都是打不死的怪物,有一次和我们石大队长发生冲突,有一个被砍掉了手,瞬间就又长出来了,还把石大队长给打的吐了血。”

    断肢重生?看来是细胞进化类的,居然能打败石冲那确实有点难对付,至于那个贺春,应该是脑部进化的元素类分支,确实有点棘手,难怪吴婷没有轻举妄动。

    “行了,我大概了解了!你们三个,回去找苏副院长,把人都接来,在那个村庄等我的人会合。”

    王河一指之前发现他们的那个村庄,然后又掏出纸条写了几行字塞进来福的战斗服里,示意它去找王冲,然后对其他人说道:“带我去你们营地,不要声张出去,偷偷把我带进去,能做到么?”

    “没问题,包在我们身上!”孙锤拍着胸脯保证道,几个人马上按着吩咐各自忙碌,两台车分出一台让小周他们驾驶离去,王河驾驶摩托车跟着孙锤等人,向神箭军团的营地赶去。

    孙锤的办法也很简单,摩托车停在很远的地方,做好伪装,王河直接坐在车里,就那么混了进去,压根就没有人检查,因为这个出口是归独立大队管辖,根本没有人去认真执行门卡的任务。

    而孙锤也只能把王河送到这里了,他们要回去报道,是需要经历很严格的检查才能进得去,本来王河直接进去也可以,除了贺春的其他几个大队长随便来一个都能证明他的身份,况且认识他的其实有很多。

    只不过王河怕打草惊蛇,决定先在独立大队这混一混情报再说,知己知彼才有把握一击必胜,而且这里疏于管理,突然冒出来个生面孔都没有人盘查他。

    为了不引人注目,王河把弓和横刀用布包起来,连同那些骨和牙制作的投掷物一起放进了背包里。

    借着武装皮卡挡住四周的视线,假装下车撒尿,将背包塞进一台四轮朝天的废车裂开的汽车底盘内,又不放心的将裂口按了几下,保证外面看不到才放心的离去。

    背后背着一把步枪,腰里挎着一柄砍刀,这都是向孙锤要来的,紧了紧身上的破旧军服,藏好里面的皮甲不露出来,王河大摇大摆的向人群聚集处走去。

    “哎!哎!哎!哥几个听说了么?今天姓吴的那娘们要请咋贺哥赴宴,说是商讨什么军团的大事……”

    “嗨!我当什么大新闻呐,早听说了,不过我听内部人员说,商讨的可不是什么军团的事……”说话的是个尖嘴猴腮,长相猥琐的年轻人,一脸的淫邪,属于那种张嘴就没好话的二流子。

    想要打探消息,当然是人群聚集,闲聊家常的地方最合适,可惜这里没有什么酒馆、茶舍之类的,一帮子闲散军汉,围成个圈在闲扯,正巧被王河听了个正着。

    一听这聊天的内容,王河捡了块还算干净的木板,席地做了下来,假装给弹夹上弹,耳朵竖的直直的,生怕漏过任何一条线索。

    “不是军团的事还能是什么事?”周围自然有好奇的捧哏,接了话茬,猥琐男嘿嘿一笑,说道:“我听说,这可是单独宴请咱们贺哥,那三个忠心耿耿的大队长可是一个都没请。”

    “这能说明啥?”

    “你傻啊,孤男寡女的,还能干嘛?”

    “可这么多天了,这娘们一直没给过贺哥好脸色,怎么突然就……”

    “这还不简单?寂寞了呗!他们那个什么军团长,早就不知道死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么大的家业,就这娘们一个人撑着,虽然有几个人帮着张罗,可这时间长了,哪个女人不想有个爷们依靠啊?”

    “也对!咱贺哥要实力有实力,要人有人,多少骚货做梦都想往上倒贴,这娘们估计也是饥渴的受不了,总算是不枉贺哥下了一番功夫。”

    王河心里一边冷笑,一边把这几个人的样貌牢牢的记在心底,回头先把这几颗狗头给他砍下来喂了来福。

    对于吴婷宴请贺春这事,他倒是一点都不怀疑吴婷,这只能说明,这丫头忍无可忍,准备动手了。

    王河从兜里掏出一支皱皱巴巴的香烟,用手指轻轻地捋了捋,小心翼翼的塞进嘴里,拿着打火机“噗”一下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气飘荡,香味顿时让几个闲聊的人忍不住侧目而视。

    “我说哥们!还有么?让哥几个也尝尝味,好几天没抽一口了,这闻着实在是难受啊!”

    猥琐男率先开了口,一脸的贱像,其他几个人也是一副渴望的眼神,盯着王河手里的烟不放。

    “哎呀!就这一根了,攒了好几天呢,这不是听说贺哥大喜的日子要到了,这才拿出来赶紧抽了,免得没命享受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