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七章:熟人

    “卧槽!真有变异兽!”枪手二话不说,举枪就射,可这普通步枪对来福来说,毫无杀伤力,前车的机枪手急忙回到车上,准备打开车顶,用机枪来对付来福。

    可他用尽了办法,车顶盖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就是无法推开,车顶上的拉手,被一柄骨质短矛死死的卡住了,原来机枪对变异兽来说,还是颇有威胁的,因此王河才趁乱投了一柄骨矛,从车顶外将威胁扼杀了。

    来福如猛虎入了羊群,仅是几个回合,就将车厢外的枪手们撞晕了过去,车内的司机也被随后而来的王河从车窗里一把拽了出来,随手打晕了过去,只剩下机枪手,刚下车见势不妙,转身向田野里逃去。

    王河抬手一箭,正射在他迈动步伐的两条小腿之间,一个趔趄,机枪手被绊了个嘴啃泥,被随后追上来的来福一口叼在腰带上,轻轻松松的拖了回来。

    “说吧。”

    王河把几个人绑成了一串葡萄,只留下还是清醒状态的机枪手,没有任何铺垫,张口就问,把机枪手问的一懵,半晌回了一句:“说啥啊……”

    “吼!”

    来福很完美的扮演了一头凶恶残暴的野兽,冲着机枪手就是一声低吼,貌似一言不合就要把他活活给撕碎了一般,吓得机枪手,眼泪都出来了。

    看着就在眼前不到二十公分的森白的獠牙,和嘴角挂着的腥臭口水,机枪手连忙大喊道:“大哥,你要我说什么你倒是问啊!”

    “随便……想说啥说啥,说到我满意为止,不满意……它可是饿了好几天了。”

    王河慢悠悠的,一副好像无所谓爱说不说的样子,完全就像是是一时兴起才突袭的他们,这一下让机枪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保命,只好一五一十的从灾变开始那天说了起来…

    王河哪有空听他废话,冷哼一声,忠实的狗腿子来福,呲牙咧嘴的又向前了一点,机枪手吓得直接失禁了,连喊带哭的嚎道:

    “大哥!你到底要问什么?我啥都说啊,我是良民啊,我胆子小,杀丧尸都不敢睁着眼,让您的神兽靠后点吧,一会我就活活吓死了……”

    看样子差不多了,王河这才在他的面前蹲下身,来福后退几步负责起了警戒,安静的等着主人。

    “他们是什么人?你们是什么人?”

    他们自然指的是那三个被抓的俘虏,机枪手想都没想,张口就答道:“他们是偷粮食和武器的贼!我们在清理一波尸群的时候遇到他们的,当时他们已经快玩完了。”

    机枪手忿忿的说道:“我们救了他们,还给他们粮食吃……没想到这帮白眼狼,不但拒绝了我们队长的邀请,还半夜打伤了守卫,偷了大批粮食和武器跑了,追了他们三十多公里才抓到三个,便宜他们了。”

    “呃……好像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啊!”

    王河突然意识到这次又以貌取人了,上次看王波不顺眼,结果许志忠才是那个貌忠实奸的卑鄙小人,再上一次是在精神病院,打晕了好人苏副院长,救了那个蛇蝎一样的女人。

    “那……你们呢?你们又是哪条道上的?”

    机枪手心说这位爷怎么说话匪里匪气的,殊不知,王河天天和一帮子改邪归正的走私犯混在一起,言行举止难免也沾染了一些匪气,这让机枪手认定了对方一定是个靠掠夺生存的匪徒。

    “大哥!我们是正规军,隶属箭神军团工兵大队第三小队,我是中士孙锤……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其它事就别问了,我们军团规矩多,您要是不满意,只求你别让那怪物咬我,劳烦您亲自动手,给个痛快。”

    没想到,吓得都失禁的人居然这么有骨气,宁死也不说自己的藩属的情报,不得不让王河有些佩服这个军团的领导者,是有何等的魅力让这胆小鬼都死心塌地的。

    “你不是胆子很小,很怕死么?为什么不能说?”

    “不瞒您说,我真的快吓死了,可是我的命是军团救的,军团供我吃,供我穿,把咱当个人来看,更不提,我们军团长更是一个大英雄,为掩护我们这些小兵,单枪匹马一个人和一整群丧尸对战。

    光是那领头的巨尸就有足足十五米高啊,这样的领导,别说这自私的末世,就是灾变前也没有吧?我们其他几位大队长也是每次遇到危险冲锋在前,为这样的军团,死了,值!”

    王河都没听说过居然有这样的一支军团,确实在这人人为我的末世,的确难能可贵,看来这次真的又救错人了……

    “王队长?你是王队长吧?”

    车厢内一直没敢动弹的三个俘虏,终于在安静了许久之后,忍不住爬出了车,双手还捆在背后,站都站不起来,连滚带爬的来到王河的身边,惊喜的大喊起来。

    王河一看,正是自己觉得眼熟的那名司机,不由的问道:“你认识我?”

    “认识啊!当然认识!说起来这是第二次见你了,你忘了么?定州精神病院……”

    王河恍然大悟,难怪眼熟,当时和他一起被关在黑屋子里,本来就没看清楚,后来人都救出来的时候,这些人都饿得骨瘦如柴,说话都没多少力气,也就跟没什么印象了。

    “王队长,我们总算找到你了……”说罢眼泪纵横,哭得稀里哗啦的,像是受尽了委屈和磨难的小孩子一样。

    “行啦,别哭了,苏副院长呢?”

    “苏院长他还好,只是受了点伤,我们在前面有个休息的据点,苏院长现在暂时安置在那里,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唉!伤的不止是苏院长,还有好几个人,我们现在缺医少药的,都断粮两天了,我们几个出来找食物和药物,又耽搁了好长时间,不知道苏院长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王河一听,差不多知道事情的大概缘由了,瞥了一眼机枪手孙锤,又问道:“你们偷食物、物资是为了据点的伤员?那为什么要打伤人?”

    “我们没有伤人!”司机很年轻,年轻人的情绪总是很激动,一听这话,跳起来就脸红脖子粗的反驳起来,要不是来福给他们咬断的绳索,这一跳非给他摔个大马趴不可。

    “小周!别那么激动!”另一个岁数大一点的男人也站起身来,安抚住情绪激动的小周,带着笑脸柔和的和王河说起了原委。

    “王队长,是这样的,我们此次出来寻找物资的一共是十一个人……”

    “十一个人?我记得精神病院最后只有十三个幸存者,还有五个是病人,难道你们带着精神病人出来寻找物资?”

    也难怪王河会打断他,当初也就是因为这些病人太过累赘,王河才没有选择带他们一起离开。

    “是这样的,李叔和苏院长是同学好友,我们刚开始出发就先去寻找的他,后来又遇到一些幸存者,现在人数也有三十多人了,几乎都是医护工作者,至于那些病人……他们大多丢了或者死了。”

    “是啊……唉!那些病人实在太难管理了,前期死了那么多人,都是因为病人不听指挥,招惹来了尸群,现在只剩下两个病人了,也都是重伤在身,怕是也活不久了。”

    李叔接过小周的话解释了起来,其实这些病人的下场,王河早就预料到了,末世正常人都难以生存下去,何况是这些精神异常的病人,现在还能有两个活着的,都算是苏院长这个圣母的奇迹了。

    “嗯,继续说,一共是十一个人,然后呢?”

    “我们这十一个人,都是医护人员,所以有五个是女人……”

    王河这下听明白了,感情这五个女人让人给惦记上了,所以才有了伤人,偷物资逃跑的事情,想到这,他又瞥了一眼孙锤。

    见王河看他,孙锤心里一咯噔,这匪气十足的大哥原来和这帮子偷东西的是一伙的啊,也难怪,盗匪怎么可能会分家,只不过这下子小命彻底要玩完了。

    “他们一开始还给我们吃喝,了解了情况以后,他们的一个什么队长还邀请我们加入他们,我们当然很乐意,人多力量大,这样也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李叔尽量语气平和的说道:“可是第二天,分发食物的一个头头就要我们的女生陪他过夜,否则就断我们的粮,敢逃跑就击毙我们,说我们偷物资……”

    “你胡说!不可能!我们神箭军团绝对不会出那种败类,而且我们平时是不配枪的,在营地都是带冷兵器,只有出门执行任务和巡逻的人才会配枪,他拿什么击毙你?”

    孙锤一听有人说他们军团的坏话,顿时也顾不得生死了,立马大声嚷嚷起来,两伙人都这么吵吵起来,把王河吵得一个头两个大。

    “行了,都给我闭嘴,后来你们怎么逃出来的?”

    “我们一个女孩,假装答应了那个头目的要求,引他进了屋,我们一拥而上,绑了他夺了武器,然后偷了些食物和药品就跑出来了……这是当时抢来武器!”

    小周反身进了车里,翻了好一阵,拿着一把手枪递了过来,92式民用版,一看就不是军队配发的武器。

    谁知孙锤一看,明知是平民才会收藏的民用版,却脸色一变,嘴里忍不住骂了一句:“狗日的老何,敢私藏军火!”

    看来这事八九不离十是真的,还不等王河问话,突然有人问道:“你是……王军团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