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六章:匪帮

    “知道为什么选在这里做中转休息么?”

    一进营地,王河就对迎接他的王冲劈头盖脸的喝问着,把王冲问的话都不敢多说,低着头等着训斥,王波赶紧凑过来解释了一番。

    “老弟!老弟!别生气,这是我的主意,想快点将那些夜魔尸体上的材料清理出来,明天好继续赶路……”

    “温度、亮光还有声音都有可能吸引丧尸和变异动物,更别提夜魔的尸血味道,这里不同于农庄,有高墙,有防御设施,我挑选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房屋多,且保存良好……”

    王河严肃的说道:“叫工匠们进屋子里去工作,其他人把夜魔抬进屋子里,免得血腥味飘散的到处都是,把篝火熄灭,用汽车堵住出口,人在车内轮岗守夜,至少……记住!至少安排六组岗哨。”

    “是……”王冲崔头丧气的回道。

    “我不想我们的人出现完全可以避免的伤亡,运输、藏匿、周旋,这些你们比我应该更加的专业,千万不要抱有侥幸心理,明白么?”

    “知道了二叔!”

    “行了,战斗人员抓紧时间休息,其他人抓紧时间处理材料,明天中午出发,让这些匠人在车上睡觉……”王河拍了拍王冲的肩膀,示意他按吩咐去做,然后才转身看向一直没有搭理的王波。

    “大哥,时间不早了,你还有伤,赶紧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

    “噢!好……好……那我就先睡了,老弟你受累了,这帮人闲散惯了,以后还得多麻烦你,哈哈哈……”

    王波笑着一张脸,看似安心的被人搀扶着走了回去,可这老油条心里怎么能不清楚,这支队伍虽然还姓王,但已经不是他说了算了,天已经彻底变了。

    “也算,王冲这孩子缺心眼,跟着他也许能活得更久……”

    目送王波离开,王河知道自己的意思传达的已经很清楚了,对方的回答也很明确,虽没明说,但以后就只有一个下命令,说的算的人了。

    他也不是有意要夺王波的权,实在是一个小小的前镇长,加背地里的走私头子,拿灾变前的黑道管理模式带领一群人,怎么可能生存的下去,想要走的长远,就必须改变之前的思维和做法。

    天刚蒙蒙亮,王河已经整装待发,带上来福继续向前去探路,来福由于昨晚把剩下的脑花吃了个干净,又饱饱的睡了一晚,早起就精神奕奕的,不用王河招呼,自己就跳上了摩托车。

    一上午的行驶还算顺利,没有走太多的冤枉路,一路留下标记,将近行驶了一百多公里,他才停下车打算休息一下。

    这里距离虎山已经不远了,但依旧没有看到属于吴婷等人留下的记号,但途中遇到的好几个村子,都有人为的搜索痕迹,王河猜测可能走的路线不一样。

    也有可能他们物资供应不足,分散出几个小队寻找食物,所以就没有留下标记,他倒是完全没有考虑过,有没有可能是别的什么人做的,认定了一定是吴婷等人所为。

    吃了些食物,稍作休整,王河打算继续向前探索,距离虎山越近,他反而越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恨不得立刻马上就能看到那个身影,把她紧紧的拥在怀里。

    “呜!”

    还没等王河动身,就听到汽车呼啸而来的声音,听动静还不止一辆车,他跳上一栋房子的房顶,就见四台汽车从东面向这边疾驶而来。

    幸好摩托车已经被他习惯性的藏了起来,打了个呼哨,叫来福也躲起来,自己干脆就趴在了屋顶上,看看这帮人是什么来路。

    四台车很快就到了近前,但是也没有停留,直接飞驰而过,王河只来得及看清最后一台车的驾驶员,汽车就已经走远了,匆匆忙忙的似乎在躲避什么东西。

    那驾驶员倒是有些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人应该不是什么为非作歹之徒,一般能让王河有所提防的人,他是一定不会忘记的。

    王河正在好奇这四台车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会这么玩命的奔逃,要知道这样快速的驾驶车辆,如果是特别熟悉的区域还好,要不然一不小心撞进尸群,那可是要全军覆没的。

    “哒哒哒!”

    答案马上就揭晓了,两台改装过的武装皮卡疾驶而来,车身焊接着厚厚的钢板,修改过的悬挂,加装的底盘,焊接着钢网的车窗,以及车头巨大的撞角,无一不说明出自极富有末日生存经验的人之手。

    皮卡的车斗加装了高高的钢板,车架上安装了一挺机枪,兼顾了攻击的同时也保证了机枪手的安全,车斗后还有顶盖,休息或者遇到危险时,可以盖住车顶,保护车内人员。

    另一台车也是同样的改装,只不过没有安装机枪,取而代之的则是两个枪手,手持自动步枪,大概是机枪数量的不够的缘故。

    两台车穷追不舍,可能是改装的过的汽车太过沉重的缘故,始终追不上前方逃亡的四台车,眼看着对方渐行渐远。

    这个地方出现这种配置的武装人员,不得不让王河上了心,等其走远后,偷摸的驾驶摩托跟了上去,远远的缀在后面,也亏得他眼神好,那么远的距离,普通人早就跟丢了。

    不出意外,意外出了,本来在坚持一会,四台车就能逃过对方的追踪了,可领头的那台车,没料到前方的路况,一个急转弯没过去,直接翻进了田边的水沟里,后面的三台车停顿了片刻,犹豫之下,又加速逃走了。

    这种抛弃同伴的做法,未免有些不齿,但敌方势大也是没有办法,不过在王河得眼里,就算是先行逃去,然后再回来想方设法救人,也无法抵消他们这种令人齿寒的行为。

    你怎么知道,对方不会当场处决的你的同伴?两台车距离还很远,完全可以下车将同伴带上其它车再离开,可连下车查看的勇气都没有,又能有多少胆量潜入敌巢救人?

    果然翻进水沟的汽车,很好的充当了断尾的角色,两台武装皮卡放弃了继续追踪,直接将翻车的伤员拖了出来,骂骂咧咧的殴打了一顿,才将这三个人捆绑了起来,丢上了皮卡。

    接着又从损坏车辆上翻出来几个背包,枪手检查了一下就丢上了车,两台皮卡掉头开始往回走。

    很显然这是一支依靠掠夺他人物资来生存的队伍,本来还打算跟着他们看看究竟是什么来路,这下王河忍不住了,决定救人。

    掠夺他人的求生的物资,在这末世中和直接杀人有什么区别,这三个人带回去也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说不定和当初的张兴华、张铁山兄弟干得差不多,拿活人作诱饵,亦或者充当奴隶。

    两台车回程的路上速度剧降,大概是抓到了人,几个匪徒心情大好,车里居然还放上了震耳欲聋的音乐,殊不知,前方已经有“惊喜”在等着他们了。

    第一台车里一共三个人,司机、机枪手和副射手,正轮着抽一根香烟,物资缺乏的末世,并不是每个人都和王河一样,可以独自享用香烟这种奢侈品。

    正当司机接过少半截香烟,美美的深吸了一口的同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车前,身形像极了一只通体黑灰的猛虎,吓得司机烟蒂都掉了,猛地一踩刹车,堪堪停下来汽车。

    后车的司机眼疾手快,急打方向,猛地一个甩尾,停在了一侧,避免了追尾的事故,就是可怜车里的两个枪手和三个俘虏,被甩的晕头转向的。

    “怎么回事?”

    机枪手揉着被撞的生疼的脑袋责问道,司机却难以置信的瞪着眼,嘴巴张的老大,车窗外空无一物,仿佛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后车的三人也下了车,跑过来问起了情况。

    “啊!”司机一声惨叫,吓得几人马上抬起枪,慌张的向四周张望起来,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周围除了一马平川的田野,能藏身的似乎也就只有远处的几棵大树,和附近的一个看田的窝棚。

    “咋了?咋了?你看见什么了?”众人背靠着汽车,紧张的问向车里失声尖叫的司机,这种看不到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那种未知的恐惧,将他们紧绷的脆弱神经,快要给折磨断了。

    “没……没事……烟头烫了一下……”

    司机有些尴尬的用怪异的姿势半站在驾驶室,刚才的那小半截烟蒂,很不巧落在了他的裤裆上,烫破了裤子掉了进去,先是在关键部位烫破一层皮,接着又在司机站起来的同时滑落了下去,烫出一连串的燎泡。

    司机除了开始惨叫了一声,后面硬生生的忍住了,不敢再发出声响,最后楞是忍着痛从裤腿里把烟头甩了出去,看着同伴们又好气又好笑的眼神,立马涨红了脸。

    “一个烟头你搞这么大阵仗,差点出追了尾你知道么?”一个同伴抱怨道。

    “不是……不是的,刚才是有个变异兽,在路面上一晃神就过去了,黑色的花纹,和匹马差不多大,没看出来是个啥……”

    司机急忙辩解了起来,其他人明显不相信,这四下空旷,一眼就能看到百米开外的距离,哪有什么变异兽。

    “你花眼了吧?哪里有什么变异兽,你自己……”话还没说,枪手突然看到一旁斜斜停放的车辆后面,探出一只巨大的黑色毛茸茸脑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