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三章:脑花

    见对手终于死了,王河躺了好一阵才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走到尸体旁,费劲的拔出匕首,捣鼓了好一会,才从夜魔王的脑袋里,取出一团拳头大的进化原液,装进了塑料瓶里。

    昨晚这一切,王河又再次瘫倒在地,此次实在消耗巨大,浑身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好靠着尸体休息休息在做打算。

    夜魔王残存的一只眼怒目圆睁,也许是因为对手明明实力强横,却又诡计多端,而死不瞑目,王河倒是浑不在意的靠在一旁,累得都快大气盹来了。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奔跑声,听上去像是动物四爪着地的奔跑声,王河暗道一声坏了,夜魔的血肉对变异动物来说就是无上的佳肴,一定是有变异动物闻到了味道。

    这堆积如山的夜魔尸体,少说都有近三百具,味道一定很大,恐怕这方圆百里的变异动物都要被引了过来,到时候自己还这副摸样,完全不可能是对手。

    坐以待毙永远不是王河的选项,既然来了,就别想着能讨到好果子吃,他一把将夜魔王嘴里的横刀抽了出来,挺起腰杆,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远处黑暗中,一个巨大的身影越来越近,朦胧中足有一头牛那么大,王河手心都出了一层汗,随时做好了冲上去先发制人的准备。

    随着身影越来越近,变异生物一跃而起,轻松越过了火墙,看到了王河,便猛的直冲而来,他见状却神情一喜,大喊一声:“来福!”

    来的不是别的,正是来福,原来原本计划的是来福回去之后,吃饱喝足,休息半晚再出发,但是王波父子害怕真如王河所言,这个所谓的诺亚组织会很快采取报复,所以十分急切的想要离开。

    王冲已经带人迅速将两村的物资和俘虏全部转移完毕,而王波早已回到农庄开始准备相应的事宜,于是在来福吃饱了夜魔肉干后,父子俩就小心翼翼的催促它赶紧出发给王河带回口信。

    见到来者是来福,王河紧绷的神经一下就放松了下来,向后一栽,昏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来福就卧在他的身边,巨大的身体,为他提供着温暖与保护,而王河惊讶的发现,这只贪吃的巨兽,居然放着身边新鲜美味的食物没有吃一口,就这么守了他一夜。

    王河刚一睁眼,来福灵巧的耳朵就转动了起来,直到王河站起身来,它才慢慢的爬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抖动了一下浑身的毛发,任由王河揉搓着它的脑袋。

    “辛苦了!”来福这家伙越来越通人性,王河也觉得下次再拿它作试探的时候,是不是该温柔一点了。

    卸下来福身上背负的各种物资,任它自己去啃食夜魔王的尸体,王河将王冲的信件先翻了出来,信上说他父亲收编了大多数俘虏,整个农庄的迁徙已经开始,增加的大批人手,大大的加快了搬迁的速度。

    这倒是在王河的意料之中,末世的忠诚,那里抵得上食物的诱惑,画的再圆的饼,也不能和摆在面前的马上就能填饱肚子的食物相提并论。

    少数负隅顽抗的,也不过是担心日后会不会被清算而已,威逼利诱加上许志忠人体实验的证据摆在面前,相信很快这些人就会倒戈了。

    按照信上所说,农庄今天下午就能开始出发,前锋部队会在今天天亮就先行一步,为后续部队开路,虽然王河已经替他们探了一条路,但谁也不能保证,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来福带回来的,除了信件,还有大批赶制出来的箭支,因为时间紧迫,一共五百支箭,全部都是夜魔的牙和爪子做出来的,另外还有一些手雷、烟雾弹、铝热剂手雷若干。

    王河的伤已经痊愈,只是有些疲累,皮甲也损坏了,尤其肩膀处被夜魔王撕咬开一大片,王河切了一些夜魔王的皮,捆绑在肩膀上,这样固定住皮甲勉强还能用。

    让来福带回农庄的信件中,只要了箭支和一些爆炸物,没想到这些家伙也真实在,也只让来福背了这些东西回来,现在食物短缺,还得王河自己想办法解决。

    来福吃的不亦乐乎,狼吞虎咽的就把夜魔王吃下去一半,这才心满意足的舔舔嘴巴,准备去找点水喝,一抬头,看到王河正在打扫着战场,回收着还能用的箭支和投掷物。

    看上去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它也上前开始帮忙,顺便吃几个脑花,上次才吃了三十多个,都不够塞牙缝的,这次多了十倍,可以美美的吃一顿了,再说这东西不好保存,不吃也是浪费。

    一人一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忙碌,最后收回百十来支还能用的牛骨箭,几十支钢制箭,牛骨飞刀,短矛,和牛牙镖倒是都找回来了,来福则成功的吃下一百四十个脑花。

    最后给王河捡回来几只变异鼠的尸体后,来福终于被撑得站不住了,躺到地下,肚子憋得直哼哼。

    王河哭笑不得的看着来福的这副熊样,贪吃到这个地步的还真是世间少有,本打算让它再跑一趟,再带些箭支回来,顺便带些食物回来,看它现在的样子,只能稍后再说了。

    不过这四只变异鼠倒是也能充当食物,这几只可怜的小家伙,被充当了诱饵,最终也没能摆脱被吃掉的命运,不过就是换了一个猎食者而已。

    架起篝火,四只烤鼠也不过是让王河吃了个半饱,总算聊胜于无,疲劳感也褪去大半,收拾好东西,他准备搜索一下这个村子,如果可以的话,在找到食物之外,也能搞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夜魔。

    来福已经打起了酣,王河上去一脚踹醒,硬拖着它向村里走去,他是真怕这贪吃狗活活把自己给撑爆了,带它去溜达溜达消消食也好。

    村子里异常安静,也异常的干净,不是那种打扫过卫生的干净整洁的干净,而是没有其他村庄常见的血迹、尸体等等,虽然也有着搏斗,追赶的痕迹,尸体有可能是被吃的精光,但连血迹都没有,确实有点诡异了。

    连续搜索了几个屋子,王河找到一些过期的米面油,还有少量的汽油,甚至几把手枪,不过弹夹都是空的,应该是在战斗中全部用完了,除此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一家药店。

    药店虽不大,但五脏俱全,都是些常用药,这对现在急需药品的农庄来说,简直是帮了大忙了,就算是王河这种恢复力超强的人,也需要一些药品来调解一下身体状况,比如他现在因为睡姿,脖子和脑袋就痛得要死。

    找了一瓶阿司匹林,王河连吞了两瓶,又给来福喂了半瓶健胃消食片进去,这才在药店门口喷了一个大大的圆圈。

    村子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王河思考片刻,带着来福向着一个方向走去,正是昨晚夜魔王前来的方向。

    像夜魔这种掠食者顶端的存在,几乎没有需要担心的存在,那么它行进的路线就压根不需要躲躲藏藏,一定是直来直去的,只需要对着那个方向一直走必然能有所发现。

    加上有来福在,它灵敏的嗅觉在保证不会迷路的同时,也能更快速的找到夜魔的老巢。

    一人一狗已经在村外行走了五六公里了,王河有些后悔没有骑摩托车,好在来福的状态好了很多,撑得溜圆的肚皮缩回去了一点,走路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不再是那一副挪都挪不动的样子了。

    算算时间,必须中午以前赶回来,因为农庄的先锋部队在中午前一定会到达做为中转休息的村庄,如果他们发现大量的夜魔尸体和王河的摩托车,而找不到他人的话,难免会误会王河可能遭遇了什么不测。

    而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五十,只能放弃继续前行,折返回去和先锋会合后在来一探究竟了。

    王河将周围环境牢记于心,就往回走,一人一狗都不是寻常生物,即使是步行五六公里,平常人需要一个多小时,他们只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回到了“夜魔村”。

    这村子的牌楼昨晚已经损毁,王河实在不知道这村子叫什么,干脆就起了这么个名字,倒也算贴切,第一时间找到摩托车,就开始往中转村驶去。

    果然,一回到村子,就看到有三台改装过的武装汽车停在路口,几个全副武装的守卫正尽责的守在那里,带队的人也是熟人,正是壮汉柱子。

    “放下枪,瞄你个头啊瞄准,那骑着摩托带着变异犬的,除了咱们二爷还能有谁?”

    刚走到跟前,就听见柱子正在训斥一名手下,小伙子捂着头呲牙咧嘴的也不敢喊疼,一脸委屈的小声辩解着:“俺又没见过,俺刚来的……俺被你们俘虏的时候也没见着二爷啊!”

    王河一听口音,乐了:“呀呀!河西人啊!老乡呐!”

    “二爷!”

    “二爷!”

    “……”

    众人纷纷打招呼,柱子更是认真的敬了个军礼,大声喊道:“报告长官!盐河民兵连一排突击班正在执行警戒任务,班长李铁柱!”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王河哭笑不得的望着柱子,也不知道谁搞得这架势,倒是有模有样的。

    “是少爷……”

    “二爷!二爷!”还不等柱子解释,村子中的车队里跑过来一个人,打断了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