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二章:狂战

    王河侧身滑步轻松躲过汽车,手里的动作没有因此而停顿半分,令夜魔王感到厌烦至极的箭支,总是能如约而至的刺穿它的身体,暴怒的夜魔王追又追不上,只能满场的投掷着所有它能举起来的东西。

    虽然它力大无群,又强壮无比,但在这场拉锯战中消耗甚多,王河虽然一直处于移动状态,且用着极其消耗体力的速射和转弯箭术,但相比浑身是伤的夜魔王,要好上很多。

    只不过,箭支消耗的也特别大,不一会,箭囊内也只剩下十数支箭,王河知道,最后的杀手锏该使出来了。

    连射三箭,他从箭囊里抽出一只牛骨箭,只是这支箭有些奇怪,箭杆上用胶带纸缠绕着什么东西,而且还连着一根细绳在箭囊之中。

    只见箭一离弦,细绳紧绷,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摩擦和弹起的声音,牛骨箭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深深地刺进夜魔王的小腿。

    王河没有停顿,第二支同样绑着东西的钢制箭接踵而至,正落在夜魔王的另一边的泥土中,接着第三支,第四支……

    短短的几秒钟,数支箭,在他的静心计算下,或是扎在夜魔王的身上,或是落在它周围不远处。

    王河只留了两支箭没用继续射,随即又掏出几个烟雾弹四处一丢,转身向远处几个纵跃,刚刚和夜魔王拉开一段距离,只听“轰”一声,小腿上的那支牛骨箭居然爆炸了。

    再看王河背后箭囊上,垂着七八条细绳,每条细绳上都挂着一个手雷的保险拉环,夜魔王的小腿被炸的血肉模糊,仅剩一根骨头相连。

    夜魔王也因此站立不稳,加上爆炸的冲击,它狠狠地一头摔倒在地,第二颗手雷爆炸了,正巧爆炸的地方,就在夜魔倒下的位置,夜魔王又被手雷炸的翻了个身,接着第三颗。第四颗……

    手雷足足爆了八次,夜魔王也生生地挨了八次,可怜一个威名赫赫的夜魔王,被手雷炸的毫无还手之力,好像一艘在海啸中,被巨浪颠覆的游轮,巨大强壮的身躯,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烟雾弹也开始发挥作用了,在战场上散发着浓浓的烟雾,王河抽刀举盾,一个蛮牛冲撞就撞了过去,夜魔王被炸的七荤八素的,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撞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骨盾上的牛角,在它的肩膀和侧肋上顶出两个深可见骨的大洞来,夜魔王一声惨叫,反手就是一爪,王河提盾在前,反手向外一荡,夜魔王爪子被荡开,顿时门户大开。

    王河抓住时机,横刀当胸就剁,“嗷!”一声惨嚎,夜魔王胸前血花四溅,但它不但没有退却,反而拼着凶性,另一只爪子狠狠向王河捅了过来。

    王河那一刀,是奔着一刀致命而去,用的力大了些,没想到这畜生没死不说,还凶性大发,此时王河旧力未去新力未生,不论是后退还是格挡都已经来不及,干脆借力一个转身,抬腿踹去。

    这一脚正揣在夜魔王手腕处,爪子的方向被踹歪,向王河的身后捅去,夜魔王柔软的腹部也露了出来。

    王河又是一个冲撞,将夜魔王的手臂狠狠的顶在它的身上,手里横刀从夜魔王左侧腹部,猛捅了进去,直至刀柄,跟着也不着急拔出来,握着刀就在它肚子里搅动起来。

    夜魔王双爪被制,无法反击,连连向后连退数步,王河绝不给它摆脱的机会,持盾猛推,可王河也忘了,夜魔最强大的武器,是它们那无坚不摧的利齿。

    夜魔王巨口一张,就像是王河的面门咬了过来,仓惶间,王河来不及抽出横刀,慌忙向后一躲,夜魔王趁机向前一推,反压了上来,仗着它将近四米的身高,不但摆脱了劣势,反而将王河压在了地下。

    还好中间有骨盾挡着,否则王河就要被夜魔王抓个肠穿肚烂了,所幸变异牛的头骨巨大无比,挡住王河整个上半身都没有问题,夜魔王暴怒无比,双爪抱拳一顿猛砸。

    直砸的骨盾后的王河胸闷气短,可任它力量再大也奈何不得坚实的骨盾,加上失血过多,力量流失的也越来越多,拳头落下来的速度慢了下来。

    王河抓住机会,双腿一蹬,腰部用力一顶,将夜魔王整个从头顶上翻了过去,他刚要起身,摔躺下的夜魔王扭身就是一口,正咬在王河的肩膀上。

    巨大的疼痛顿时让王河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尽管如此,他依旧没有丢下盾,反而举盾又顶了上去,另一只手猛的抠向夜魔王的眼珠。

    两者身高相差一倍,王河整个体重都挂在夜魔王咬住的肩膀上,伤口处撕扯的剧痛还不是他最担心的,如果夜魔王此时像野兽一样甩动头颅的话,创口将会加大,搞不好整个肩膀都会被咬下来。

    所以他捅进夜魔王眼睛的手指,死死地扣住眼睛里和眼眶边的肉,虽然血液有些滑腻,但好在王河的力量足够大,紧紧的抓在手里,都快攥成了拳头,死不松手。

    夜魔王双爪抱着骨盾,王河双脚踏在盾上,形成了一场比试疼痛的僵持,夜魔王一甩头,王河就死死的抓住肉,双方都痛得一个激灵,可谁不愿意放开对方。

    夜魔王不愧是已经没有了人性的东西,而且反正也已经瞎了一只眼,最多被王河再扯块肉下来,疼是疼了点,但是如果能换掉对方一侧肩膀,那对它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随即便开始疯狂的甩动起来,眼眶越疼它摔得越使劲,王河疼的惨叫连连,也发了疯,松开骨盾,一把抱住夜魔王的脑袋,右拳抡圆了狠狠的砸进了夜魔王受伤的眼睛里。

    这一拳可是让夜魔王疼的受不了了,“嗷!”一声惨嚎,就松了口,抓着骨盾的双爪用力向外一推,就把踩在盾上的王河给掀了出去,自己捂着眼睛,惨叫不止。

    掀飞的王河,狼狈的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半晌才站了起来,左肩严重受伤,被咬了个血肉模糊,所幸骨头没事,很快就能愈合,但是骨盾是拿不起来了。

    反观夜魔王,虽然惨叫连连,但是仅瞎了左眼,左腿被炸伤,相比之下战斗力并没有下降多少,劣势再一次到了王河这边。

    用皮夹上的皮带,将左臂固定在身侧,以免无法控制的左手随着身体的移动而影响平衡,王河抽出短横刀,面无惧色的冲向夜魔王。

    夜魔王身中数箭,加上消耗巨大,速度已经大不如前,王河虽不如李金钩那般敏捷,但全力爆发下,速度也远超常人,他的目标也简单,不求一击毙命,先废其四肢。

    王河猛冲过去,却不是直直的,而是向夜魔王瞎掉的左眼盲区内侧移,后者也急急得向左转身,却总是跟不上王河的速度,干脆向右猛转,左爪横扫而过,妄图迎面侧移而来的王河,自己撞到左爪上。

    可惜想法很好,但这正是王河为自己创造的机会,当夜魔王右转横扫的时候,王河侧身一趟,借着惯性从地面上滑行而过,右手横刀自左向右,向上斜撩了过去。

    夜魔王做梦都没想到,确实如预料般撞了上来,只不过撞上攻击的却是自己,不但左爪失去半个手掌和三只手指,右腿更是从膝盖被齐齐切断,仅用一只伤残的左腿勉强站着。

    一滑而过的王河没有停下攻势,脚下一蹬,几乎是贴着地面蹿了过去,对着夜魔王本就重伤的左腿,撩、劈、削、砍,等到夜魔王用残爪向下拍打时,又窜在了它的身后,抬刀就像后腰刺去。

    夜魔王已经无法再勉强站立,干脆向后一倒,想要用身体压住王河,又或者逼他退去,岂料王河一侧头,嘴巴叼住了刀,却从背后取出一支箭来。

    箭是牛骨箭,是王河特意留下的两支箭中的一支,他用力一捅,将箭扎在了夜魔王背后,侧身一滚,箭囊上细绳紧绷,就带出来一个手雷保险拉环。

    “轰”

    手雷在夜魔王身下爆炸,所有的冲击力,都被它照单全收,夜魔王被炸了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厥过去,可王河不给它喘息的机会,脚下蹬地,又蹿了过来。

    夜魔这种变异生物的生命力着实是顽强,都成这样的一副残破身躯了,居然强撑着坐了起来,而且还要发起反击,四肢中仅存的一只右爪,迎着王河狠狠的抓了过去。

    王河侧身闪过,反手在它右臂上就是一刀,一个转身向夜魔王的头颅砍去,坐在地下的夜魔王也比王河高出不少,但已经可以攻击的到了,王河打算就此终结这场战斗了。

    哪知道,夜魔王张口就咬,一口咬在了刀上,生死存亡之际,夜魔王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求生欲,死死的咬住横刀不放,一时间横刀砍不下去,也抽不出来。

    夜魔王的两条残臂,也向正在较力的王河捅去,无奈之下,王河只好弃刀,但是却没有退开,反而揉身上前,将箭囊里最后的一支箭,狠狠的扎进了夜魔王瞎掉的左眼之中。

    而他自己,也被夜魔王的残臂捅在了腹部,飞了出去,变异牛的牛皮相当的结实,仅仅是腹部被捅开一条五六公分的口子,王河的肚子也被捅了深达十几公分的伤口。

    “轰”随着爆炸,夜魔王的头盖骨被掀的高高飞起,这个难缠的对手,终于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