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一章:诱杀

    变异鼠的惨叫声极其刺耳,随着挣扎,鲜血泊泊的流了一地,周围终于有了一点点不一样的气息,血腥味在四周开始弥漫,连空气都似乎变得黏稠了起来。

    黑暗开始躁动了起来,一道道黑影飞快的闪过,寂静无声,却带起阵阵腥风,在火焰投射在黑暗中飘渺的光影上,惊起层层波澜,每一次火影的抖动,似乎都有一只狰狞的怪兽在伺机而动。

    惨叫的变异鼠,突然安静了下来,似乎是察觉到了大限将至,它们忍着疼痛,拼命扭动着身体,向周围的障碍物寻找着可以藏身的庇护所,有的干脆在原地瑟瑟发抖,好像吓傻了,也好像认命了。

    一切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寂静,仿佛进入了某种诡异的僵持,都在等待着按耐不住的那一方,率先露出破绽。

    “吼!”

    也许是新的诱饵太过诱惑,一道黑影忍受不住饥饿的煎熬,以极快的速度一闪而出,扑向拼命求生的变异鼠,然而这道黑影刚刚掠过,就被一支箭狠狠的带起一个跟头,钉死在一旁的废弃汽车上。

    牌楼上,王河点燃四支提前准备好的钢箭,向四个方向射去,随即火焰蔓延开来,一道火墙从四个点燃起,迅速回合到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焰包围圈。

    这是他早就布置好的陷阱,不是怕这些记仇和不知恐惧的夜魔逃走,而是为了能看的更清楚。

    燃起的大火,将周围照亮的如同白昼,不下上百只夜魔,愤恨的注视着王河,毕竟这些家伙智商并不低,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站在高处睥睨着它们的,才是真正的对手。

    一瞬间,夜魔向着牌楼冲刺而来,王河的箭也瞬息而至,短短的几秒钟,就有十多只夜魔中箭而亡,但夜魔的数量太多了,很快就包围了牌楼,开始向上攀爬。

    王河全然不顾脚下攀爬的夜魔,像一座弹药无限的炮台一般,向着四周尽情发射着炮弹,不过二十秒的时间,上百支箭被射了出去。

    来不及去检视自己的战果,两只夜魔已经爬上了牌楼,王河收弓抽矛,反手捅死一只,脚下一扫另一只也跌落而下,顺带着砸下去好几只还在攀爬的夜魔。

    随手一甩,牛骨矛脱手而出,直直向下穿死两只夜魔,王河左右开弓,一包短枪投矛被掷了干净,牌楼的两个立柱上,正在攀爬的夜魔也被清理一空。

    一时间周围安静了下来,上百只夜魔竟是在不到十分钟被杀了个干干静静,如果那天在防空洞手里有这么多箭支的话,那三十来只夜魔岂能让他重伤,甚至险些命丧当场。

    不过,急速射击也是有一定代价的,以每秒近六支箭的速度,狂射二十多秒,手臂的负担很大,饶是以王河的力量,此时也是酸麻无比,胳膊有些脱力了。

    战斗并没有结束,这些夜魔比起防空洞的那些要反应迅速的多,显然许志忠的手术,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夜魔的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因此几只中箭的夜魔要么避开了要害,要么用手臂或者同伴挡住了箭。

    虽然也都受伤不轻,但一时半会还没有断气,它们在片刻的安静后,忽然齐声嘶吼起来,像是受伤的孤狼,在呼唤着狼群和狼王。

    王河任由它们嚎叫着,开始检查剩余的武器,箭支还有大概八十多支,短矛二十多柄,还有二十多只牛牙制作的飞镖,以及一面牛头骨盾。

    这骨盾在他出发去水塘时,就带在了身边,工匠们还贴心的将骨盾设计的能够安装在摩托车的车头上,可后来在对付变异蚊的时候,骨盾一直没有用武之地,也就被丢在了摩托车上一直没有使用。

    这次出发前,王河还是把骨盾带上了,毕竟难以预料会遇到什么样的怪物,而且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牛头骨盾也不失为一件趁手的兵器。

    就比如在此时此刻,火圈外传来一阵夜魔的嘶吼,像是回应受伤夜魔的吼叫,那声音雄壮浑厚,有着其它夜魔所没有的疯狂与暴虐,那巨大的吼声,盖过了所有的声音。

    随着吼声的出现,无数只夜魔跃过火焰,疾奔而来,数量竟然与刚才相差无几,它们踏过同伴的尸体,再一次围上了牌楼。

    上百只,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试想一下十几二十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就已经有了拥挤的感觉,何况上百具尸体堆积在一起,这大大的阻碍了夜魔的速度。

    这也给了王河机会,他没有再一次开始速射,肌肉的疲劳和箭支的数量也不容许他再一次施展这个技术,王河开始了点射,虽然也是每秒大概两到三箭的速度,而且每一箭都争取射击到多个目标。

    每一支箭至少都命中两只夜魔,而且至少有一只是一击毙命,半分钟用了五十支箭,也解决了半数多的夜魔,但这次爬上牌楼的,比上一波的还要多。

    同样的套路,收弓抽矛,二十多柄短矛用完,王河拔出了横刀,余下还有不到四十只夜魔,守住牌楼上的狭小空间,利用地理优势,解决掉剩余的不是问题。

    就在这时,一声巨吼令所有的夜魔停止了动作,纷纷退下了牌楼,王河认得这个吼声,和刚才回应的那声嘶吼出自同一只夜魔,看来,和影尸一样,夜魔中也有王级。

    又是一声嘶吼,像是得到了新的指示,夜魔们不再向上攀爬,反而集中起来,对着牌楼的立柱发起了攻击。

    虽然现在的牌楼不像古代用石头夹木柱那样搭立起来的,全部都是钢筋混凝土,但面对夜魔的利爪钢牙,混凝土一样被拆的砖石飞溅,牌楼很快就摇摇欲坠起来。

    远处的火墙,一道巨大的身影缓缓踏过火焰,一只身高四米的夜魔呲着恐怖的獠牙,死死的狞视着牌楼上的王河,忽然它双爪握拳,猛地锤击起了胸口,像极了一只暴怒的大猩猩。

    许志忠说过,夜魔变异的来源很多,有人也有动物,至于为什么会变异成夜魔无从知晓,但大多都保留了变异前的一些行为和习惯,这只夜魔王,难不成是大猩猩变异的?

    不出片刻,牌楼就要倒塌,王河向来都不是一个坐以待毙之人,他将骨盾套在左臂上,右手举起横刀就向脚下砍去,本就快要倒塌的牌楼顿时歪斜起来。

    接着又是一刀,王河一跃而起,重重地塌在牌楼上,巨大的牌楼顶,轰然倒塌,却因为夜魔对立柱的破坏,和王河的施力方向,牌楼不偏不倚,狠狠地砸在了夜魔群的脑袋上。

    伴随着一声巨响,烟尘四起,不等其他夜魔有所反映,一个身影飞窜而出,手中连连甩出数个牛牙飞镖,顿时又有大批夜魔闷声倒地。

    等尘土散开,终于能看清人影的时候,夜魔也只剩下寥寥几只,和站在远处没有什么动作的夜魔王。

    王河脚下没有半分停顿,左手抬起巨大的牛头骨盾,口中咬着横刀,整个人藏在盾后,右手脱手三枚牛牙飞镖,反手握住横刀,刀柄顶住骨盾,像颗炮弹一般猛地撞向夜魔。

    最后的几只夜魔,侥幸没有被牛牙飞镖射中,却被王河这凶狠的一撞,险些撞碎,像几坨被随手甩飞的烂泥一般高高飞起,“啪”的一下摔在了夜魔王的面前。

    出乎意料,夜魔王没有暴怒的嘶吼,更没有惊恐的逃跑,而是用爪子一把抓起瘫软在地下的夜魔尸体,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还津津有味的吧唧了几下。

    面对夜魔王对手下死亡的满不在乎,王河也仅仅是愣了一下,不过转瞬就抛之脑后了,毕竟是个畜生一样的怪物,怎么可能有类似人类对同伴的情感。

    夜魔王嘴里嚼着同伴,眼睛死死盯着王河,突然脚下发力,就冲了过来,王河收刀回鞘,骨盾也背在了背上,反手将弓取了下来,再次展现他无与伦比的速射技巧。

    特意留下来的三十只牛骨箭,就是为了此刻准备的,早在夜魔王第一次怒吼的时候,王河就最大限度的保存箭支,他深知,这群夜魔定有不同寻常之处。

    王河起手十支牛骨箭,随后却用上了钢制箭,再看夜魔王起初满不在乎的任由牛骨箭射来,除去瞄准头部的箭,其它的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

    当第一支箭射向它头部的箭,在其头骨上留下深深的伤痕的时候,夜魔王才发觉这箭支不仅速度快的无法彻底躲开,威力也足以对它造成致命伤害。

    紧跟的九支箭,它狼狈的抵挡,也仅仅是没有造成致命伤,每一支箭都深深的射进了夜魔王的身体,直没箭羽。

    夜魔王加快了步伐,意图拉近距离,却见后续无数支箭扑面而来,骇的它随手抓起一具夜魔尸体就丢了出去,尸体打着旋,将箭支悉数撞飞,夜魔王也似乎发现了好办法,尸体甩的漫天都是。

    王河按照五支钢制箭,一支牛骨箭的频率输出着,每次射出牛骨箭时,都要按压箭杆,使箭支转弯,以保证牛骨箭可以射击到目标,可惜夜魔王的反应速度太过惊人,每次都能堪堪避过要害。

    夜魔王也不明白,为什么总会有箭支绕过障碍,从各种刁钻的角度射到自己,一怒之下,举起一台汽车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