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五章:夜谈

    整个城市静的仿佛没有人烟。

    王河曾经光顾过的加油站,此时货架上的商品,像地震般,一下一下的有规律的颤抖。

    街道上传来“咚咚咚”沉闷的巨响,一个足足有三层楼高的巨大身影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动。

    一只巨脚落下,震得停在旁边的汽车都猛地一颠,只见一只大手,抄起地上的丧尸尸体就塞进了满是污垢,喷着腥臭气味的巨嘴之中,咀嚼的咔吧声,让人头皮发麻。

    突然,嘴巴的主人停止了嚼动,伸出手指在嘴里一扣,向路边随口吐出一样东西,便又抄起另一具丧尸尸体,继续大嚼起来。

    而那吐出来的,正是白天射杀了这只丧尸的玻璃纤维箭,只不过此时已经被咬的纤维乱绽,支离破碎。

    桥洞下,大火早已熄灭,几只普通丧尸围在被王河一箭射穿脑袋的进化丧尸旁大快朵颐。

    进化丧尸的尸体已经被啃的没多少肉了,连骨头都所剩不多,头颅也不知去向。

    旁边一只进化丧尸,望着夜色中城市,咬了一口爪中的食物,像嚼苹果一样,嚼的“咔吧”爽脆。

    只是食物上插着一支黑箭,妨碍了它愉快的进食,又咬了一口,碍事般拔下黑箭扔开,那爪中拿的赫然是被王河一箭爆头的进化丧尸的头颅。

    丧尸突然冲着夜色一阵怒吼。

    “啊~”王河突然被惊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黑暗中四处打量了一番,才想起自己现在在哪。

    望了望同屋的刘建,这家伙睡得死沉。

    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王河轻手轻脚的下床走出了房间。

    “你去睡会吧,换岗。”王河小心绕过报警陷阱下了楼,倒了杯水对李金钩说道。

    “唔…”李金钩揉了揉太阳穴,便转身上了楼。

    王河独自坐在客厅,搓了搓脸,把武器放在手边,支愣着脑袋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二楼另一个房间门被悄悄地打开,吴婷站在二楼,默默的注视着这个男人。不知为何,这个留着寸头,看上去坚强刚毅的男人,眉宇间总是有股忧郁。

    “聊会吧?”不知何时走下楼梯的吴婷,拿着一包香烟和几瓶饮料向王河走来。

    “怎么不多睡会?”王河接过烟,却没有拿饮料。

    “睡醒了。”吴婷拧开一瓶可乐,递给王河,对方只是摆摆手。

    “谢谢,你喝吧。”拒绝了饮料,点燃一支香烟,烟雾在月光的余晖中缠绵……

    俩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黑暗中。

    “我的家在淮苏省淮州市,父母在接电话的时候突然没了回应……”吴婷突然打破沉默。

    “但我知道,他们凶多吉少了,电话挂断前,我听到了丧尸的吼声……”

    喝了一口可乐,吴婷继续说道:“我一定会活下去,一定能…,就算是为了他们。”

    从王河的面前拿过香烟,她也点了一支,不会吸烟的吴婷,被呛的泪流满面…

    “……我的父亲和孩子下落不明……”王河叹了口气,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经历。

    “这该死的末日,让每个人失去了一切,但我一定要找到我的父亲和儿子。”

    “为了逝去的人,和活着的人。”

    “为了逝去的人,和活着的人!”王河举起水杯,和吴婷的饮料瓶碰了一下。

    二楼,李金钩的默默的注视着楼下的俩人,良久之后,面无表情的回到房间,轻轻地关上房门。

    不知不觉中,天已大亮,王河把其他人叫醒,召集他们洗漱后到客厅集合,准备去清理其他别墅,收集物资。

    刘建嘟囔着嘴,拿着昨天做好的短矛放到客厅,问道:“王哥,起这么早干嘛,随便清理清理就去军营了,要那么多东西也没什么用啊。”

    “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军营陷落了,起码能保障之后的物资需求。”王河皱皱眉回道。

    “不会吧,那是军营,有枪有炮的,怎么会陷落。”

    “很有可能,你忘了当时的丧尸是怎么变异的了么?尤其是高阶丧尸,周围的人类瞬间就倒下一大片,军营即使反应快速,也会死不少士兵的。

    而且,这里这么近都没有听到一点枪声,要么是已经清理完内部的丧尸,正在等待指示或者部署新的计划。要么……”

    吴婷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所有人脸色都白了一下。

    “高阶丧尸?”王河不解的问道。

    “就是……”吴婷大致解释了一下。原来高阶丧尸就是他熟悉的进化丧尸,不过这个称呼更合适一点。

    “确实,高阶丧尸变异的时间稍微慢一些,如果士兵们有变异症兆的人带进藏身点,那死伤可就惨重了。”

    “那我们还去么?”秦妍轻轻的问道。

    “去,必须去,那里有武器,有通讯设备,在城市彻底断电之前,那是我们联系外界最后的途径。”王河坚定说道。

    “出发,搜寻物资。”

    王河腰间挂好长刀,把两把手枪藏在了胸部,手.弩取代了枪的位置,放在腿上。提上弓,背上箭,第一个踏出大门。

    其余人,短刀匕首别在腰间,用杂志书籍每人做了一件“马甲”,手提新作的短矛,跟着王河就到了第一栋别墅。

    砸开玻璃,静静观察,一只系着围裙,保姆打扮的丧尸闻声赶来。隔着窗户,秦妍用短矛捅了四五下,才从眼珠扎穿大脑捅死丧尸。

    王河有意锻炼几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一击击穿丧尸头骨,力弱的就要从眼睛,嘴巴,脊椎等地方着手才行。

    即使力气大,扎进头骨也不是那么容易拔的出来的。

    又制造了一些噪音,见没有什么动静,便让李金钩从窗户进入,打开大门。

    “俩人一组,搜索房间,小心一点。”

    吴婷刘建一组,李金钩秦妍一组,王河单人行动。快速搜索了一番,没有发现第二只丧尸,找到一些食物,和厨刀,就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了。

    “下一栋,刘建刺丧尸,吴婷进去开门。”

    ……

    连续搜索了15栋,期间有6家有丧尸,不过都是三两只,有一家丧尸最多,有10多只,看打扮,应该是一群年轻人在聚会,不过都被几人隔着窗户轻松解决。

    最惊险的,要数秦妍进去开门的一次。

    敲碎玻璃没有一只丧尸过来,当小妍爬进窗户的时候,丧尸忽然出现,秦妍来不及开门,只好正面对抗丧尸。

    不曾想慌乱中数次没有捅住要害,靠“纸甲”才没有受伤,得亏王河在窗外用箭射死了丧尸,才没有出大乱子。

    打开门搜索发现一个人工耳蜗,才知道原来这个丧尸是聋的。

    “还有俩家,再接再力。”王河鼓舞着士气,众人都有些疲惫了。

    “啪嚓~”窗户被敲碎,只听里面“吼~”的一嗓子,王河急忙叫众人后退,听声音就是一只进化丧尸,不对是高阶丧尸。

    果然,一只皮肤灰白,青筋暴起的高阶丧尸向窗户猛扑过来。王河一边叫众人散开,一边推弓搭箭,向丧尸眼睛射去。

    只见丧尸闪身一躲,箭射穿耳朵钉在后墙之上。

    又是一箭,丧尸双臂护住门面,任由黑箭扎在手臂骨盾上,一头撞破窗户跳了出来。

    “快跑呀!~”刘建转身就跑,秦妍吓得瘫倒在地,只有吴婷和李金钩还手持武器立在原地,狠狠的盯着丧尸。

    王河无暇顾它,抽身又是一箭,也不管这一箭战果如何,随手丢下弓,抽出长刀,抢到身前,一声大喝举刀就砍。

    丧尸一仰头,箭穿过喉头,但不致命。右爪从右向左抓去,这一爪要是抓实了,王河就是没有马上战死当场,也要身受重伤。

    只见王河突然膝盖弯曲,双脚紧蹬,像是双膝贴着地面行走一般,一个下潜躲过攻击,人也滑行到了丧尸身侧,挥刀横砍,丧尸一声大吼就仰面倒下,左腿已是齐膝斩断。

    王河趁胜追击,站起身来举刀朝着丧尸面门就往下剁。

    “咔嚓~”丧尸右臂被斩断,左臂一个横扫,把王河打飞,一头撞进最后一家还没清理的别墅。

    “嗷~”别墅里窜出五只丧尸,朝王河这个“私闯民宅”的家伙扑了过去。

    王河被这一击打得头晕脑胀,踉踉跄跄的刚站起身来,就见五个张牙舞爪的丧尸向自己扑来。

    情急之下,右手刀向上一撩,给一个丧尸来了个“开膛破肚”,这丧尸当下就朝后倒去。

    又往左一个横劈,把一个丧尸连头带肩膀给切了下来,顺势削下另一个丧尸的脑袋。

    “嘣”一声,原来是用力过猛,这刀劈进了窗边鞋柜,却一下拔不出来了。

    屋外,断手断脚的高阶丧尸,虽然无法一下愈合长出手脚来,但也是连滚带爬得向王河所在之处爬来,至于另外俩人,它理都不理。

    “我进去帮他。”吴婷二话没说,纵身一跃就爬上窗口,正看到王河拔不出刀来,准备掏出短刀,却被先前开膛破肚的那只丧尸扑倒在地,还有两只丧尸眼看着就快要趴上去分食了王河。

    吴婷一进屋内,就横起短矛,将两只丧尸撞到一边。

    瞬间精神高度集中,双手握矛,一个标准的刺杀动作,那姿势就和演练了无数遍的士兵一样沉稳准确,矛头刺进丧尸脊椎,丧尸抖了两抖,就不动了。

    接着转身面对另外两只丧尸,又是一个刺杀,解决掉一只,另一只被起身掏出短刀的王河一刀解决。

    “糟了”门外独自面对高阶丧尸的李金钩,被丧尸用断臂打倒在地,丧尸举起左爪就要掏了下去,李金钩危在旦夕,利爪已经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