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章:标记

    王河一路疾驶,路过农庄时都没有停下车,没有导航,全靠摩托车上预先安装的离线地图,这样就无法随心所欲的抄近路,只能按照地图上标记的村落,循规蹈矩的一路顺着大路行走。

    虎山在海城的南面郊外六十公里处,而王河现在所在的位置在海城的西北方二百多公里左右,海城十分的大,将近七千多平方千米,因此即使绕着城市的边缘到达虎山也需要不短的距离。

    这里人口密集,没有人迹的地方少之又少,城镇村庄棋布星罗,如果是王河独自穿行,有的路段完全可以直接冲过去,但是考虑到上百人的平民队伍,就必须选择一个安全可靠风险小的路。

    王河的计划是,先向东,然后折往南方,之前在那个方向曾遇到大量的丧尸群,直接向南方出发的话,他担心会遇到与变异蚊虫刚刚大战之后的尸群。

    如果计划成功的话,王河现在的行进方向,正好是尸群的后方,极有可能会绕过那片尸海,这样不但能避过危险,还能节约不少的时间。

    一个上午,王河就奔袭了上百公里,而实际上才前进的大约五十多公里,很多路段不是路面拥堵严重,就是路过的村庄丧尸太多,他不得不来回的折返,反复的标记。

    直到下午五点左右,王河才找到一条绕过尸海的安全道路,这条路开始的村庄里,还有位数不少的丧尸,在用掉了将近一半的箭支之后,才解决掉。

    而之后的村镇,几乎没有丧尸,大概是被路过的尸群裹挟而走,还有一些村子,很明显有人为清理过的痕迹,据他的观察,很像之前在盐河镇的几个村子里下手人。

    跟着这些人留下的轨迹,倒是节省了很多时间,王河一路南下,在天黑前,距离虎山还有三百多公里位置停了下来。

    一天的时间推进了二百多公里,换在灾变前,已经是够慢的了,但在现在,可以说是很疯狂的速度了,王河决定在这里待上一天,周围看上去很是安全,完全可以让后续的大部队,在这里中转休息。

    随便吃了几口东西,把来福叫了过来,来福这一天除了在摩托车上睡觉,几乎什么都没干,王河有意保存它的体力,同时也没有让它多吃东西。

    “顺着咱们来的路,回去找王冲。”王河在来福身上的战衣里塞了一张纸条,拍了拍它的脑袋。

    对普通狗来说,一天奔袭二百公里已经是极限,但对来福来说,它的速度与耐力是寻常狗无法媲美的,一天之内二百公里的路程打个来回是没有问题的。

    来福兴奋的低吠一声,就窜了出去,不为别的,美味的夜魔肉干在等着它,对变异生物来说,越是强大的变异生物越是美味,在品尝过夜魔之后,丧尸这种低等级的食物,就有些无法入口了。

    目送来福远去,王河爬上周围的最高建筑,既然打算把这里当做中途休息地点,就要做好安全防范措施,最好提前排除周围的安全隐患。

    站在楼顶,王河手持狙击步枪,眼神再好也无法做到高倍瞄准镜的视程距离,起码瞄准镜可以看清楚两三公里范围内的事物。

    和一路而来的大部分南方地区一样,一马平川的田野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视线的,一眼望去,除了几片小小的树林,和未收割干净的玉米杆,只有几个看田的小屋和一两个小小的村庄。

    王河将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了这些地方,仔细的一个个去排查,当几乎快要排查完毕的时候,一个距离甚远的村子牌楼,吸引了他的注意。

    牌楼上被喷了黑色的底漆,然后在黑漆的上面,有人用白油漆,喷了一个巨大的圆圈,然后在旁边又用红色油漆喷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感叹号看上去喷的十分匆忙,颜色也比较淡,最下面的点几乎是非常随意的画了那么一个圈,看来当时的情况一定十分紧急。

    由于距离十分远,除此之外的情况都不是很清楚,王河快速检查了一下其它方向后,决定过去看看。

    原因很简单,这种标点符号式的标记,只有分别多日的吴婷等人,和刚刚教会的王冲农庄一伙,当然不排除巧合的因素,但是这种概率是很低很低的。

    既然有疑似吴婷的踪迹,王河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放过,当下就骑上摩托车向目标冲了过去。

    距离越近,他的心就越往下沉,牌楼下到处都是鲜血,除了少量明显已经废弃很久的车辆,还有三台撞毁的汽车。

    这三台车有着明显的末世改装风格,车窗上焊接的栅栏,和车头的撞角,无一不说明,这是前不久才损毁在这里的。

    王河停下车仔细的观察了一圈,车辆里有大量的血浆,到处都是弹孔,牌楼下留有一地的弹壳和几个油漆喷罐,同时他还找到几把手枪和自制的冷兵器,也有一些残碎的肢体和碎肉。

    但是王河却一具尸体都没有找到,他将拾来的武器放在一起擦拭干净,这些枪械都是很常见的型号,国内军队普遍都装配这种手枪,民间也有很多人拥有一把防身。

    但是这些冷兵器就很不一般了,通体黢黑,细长的握杆,前段是狭长的双刃枪头,王河起初以为是自制研磨的铁器,但是握在手里时候发现特别的轻。

    擦拭干净以后才发现,这些竟然都是影尸的前臂改造而成的,要知道这个作法是他最先开创的,而对这种武器极为偏爱的似乎只有李金钩那个小子。

    可是这里捡到的起码有七八根这样的短枪,而且只是最普通的影尸的前臂,像李金钩手中那影尸王级别的一柄都没有。

    王河一时喜忧参半,喜的是捡到的影尸枪里没有李金钩那种王级的,说明他人应该没事,忧的是,这样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吴婷他们几人的队伍。

    牌楼上的标记按照王河制定的解读方式,圆圈代表安全可以驻扎,尤其白色的圆圈,是没有发现任何生物,且可以补给的意思,而红色的感叹号,则是危险,极度的危险。

    两种截然不同,相互矛盾的标记,和感叹号匆忙的标记手法,只能说明一开始到达的前锋队员,判定这里是安全的,然而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突袭。

    匆忙间,为了后续部队的安全,在损失了大量人手,和三台车的情况下,勉强留下了表示危险的标记,落下的武器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打扫残局,只能是慌忙逃去。

    同样的,落下的武器也说明了,袭击他们的并不是人类,否则不可能遗落那几把手枪,末世之中谁会嫌自己的武器多?对手已经逃走,完全有时间慢慢打扫战场,却只拖走尸体,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这种有带走食物的习惯,战斗力又如此强悍,王河只想到一种变异生物——夜魔,既然让他碰到了,还损失了疑似吴婷的手下,王河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这群怪物,干脆剿了它们,还一方净土。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站在牌楼顶上的王河持弓守望着,牌楼的周围每隔几米就点燃一堆篝火,为了耐烧一些,在篝火里添了不少的塑料,轮胎等等,就是烟气大了一些。

    剩余的二百多支牛骨箭,全部背在了背后,牛骨做的短矛投枪也都放进背包,挂在了牌楼上,随手就可以取得,对夜魔没什么杀伤力的钢制箭也留了一百多支,以防万一。

    摩托车停得很远,以防在混战中被意外损坏,尽管周围不大可能出现偷车贼,王河还是小心的用塑料布和树枝遮挡伪装一下,有了一次前车之鉴,不得不提防。

    为了保证能引出这群夜魔,他还不远千里抓了两只丧尸,用绳索捆在摩托车后面带了回来,当作诱饵,不是他不想多抓几个诱饵,实在是没办法多带。

    两只丧尸在牌楼下走来走去,脖子上的绳子,让它们只能在原地徘徊,王河静静的站立在牌楼上,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手,耐心十足的静等着狡猾的猎物上钩。

    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寂静的冬夜里,所有微小的声音都被放大了无数倍,篝火燃烧的噼啪声,风吹入空屋的呜咽声,远处树木摆动的沙沙声,时刻在影响着王河的判断。

    火光中,几个黑影一闪而过,又消失在夜色中,只是那一瞬,就让人发现,它们的目标正是做为诱饵的丧尸,王河的神经一下就绷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那几道黑影的必经之路。

    “嗖!”

    一支钢箭离弦而出,穿过一只刚露头的黑影的眼睛,一声“吱吱”的惨叫,打破了夜晚的寂静,原来是一只变异鼠,个头足足有一只中型犬那么大。

    又是连着几箭,黑暗中想要逃走的几只变异鼠个个眼上带伤,原来王河早已经发现这群变异鼠,故意改用钢箭,就是怕一击致命。

    这样伤了一部分脑子,让它们一时无法行走,惨叫和鲜血又成了最佳的诱饵,不过伤脑还不杀死,这么刁钻的箭法,也就只有他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