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九章:俘虏

    王河背着一个装的满满的背包,手里还拎着一个床单打包的包袱,这已经是他搜索的过第十三家了,把这些东西放在空地上,王河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计划离开的时间。

    这里已经不需要他的帮助了,是时候离开前往虎山了,从农庄赶来大批的人手,工匠加上所有得闲人,除了留守的十个好手,和养伤的王波、丁三,几乎是倾巢出动。

    所有人都和过年似的,疯狂的搜刮着两个村庄,大量的物资和俘虏,在趁着天黑前拉回了农庄,果然和王河猜测的一样,许多民房里,地下室里,藏着为数不少的女人孩子和老人。

    在许志忠的妖魔化宣传之下,这些人大多把农庄当作吃人的魔窟,他们会被当作奴隶一样的驱使,榨干掉所有的利用价值后,还会把他们剥皮抽骨当作肉食吞食掉。

    面对这些瑟瑟发抖的俘虏,王冲并没有解释,恐惧更容易让他们听话,强迫他们搬运物资,押送回农庄的过程也因此变得很轻松,等一切尘埃落定,这些人自然就会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空地上堆满了收集来的物资,和夜魔的尸体,大批的人在剥皮去骨的处理,夜魔的肉不能吃,但是皮毛、骨头、牙齿、利爪,都是上好的材料,可以制作各种的武器和护具。

    王河并没有参与对战利品的瓜分,正在打包行囊准备离开的他,此时对一个俘虏特别的感兴趣。

    据手下人交代,这个俘虏是在一栋房屋的楼顶发现的,被发现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很长时间了,身边还有一支狙击步枪,但是王河也算是见过不少武器了,这支狙击步枪的型号他还真没见过。

    俘虏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随身所有的武器装备,都不是王河在指挥部的军人那里见过的,老外从醒来之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不过从其他俘虏口中得知,这家伙是“教官”。

    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像是有一天突然出现的,一出现许志忠就将所有有关军事的事物都交给了他,所有人都接受过他的训练,也因此都称呼他为“教官”

    任凭好言相劝或是严刑拷打,教官始终一言不发,王河制止了手下的审问,命令他们将教官剥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把来福叫了过来。

    面对来福,一直都表现的很淡然的教官,脸色忽然一变,虽然一瞬间后就被他强装镇定的掩饰了过去,但依旧没能逃过王河的眼睛,这老外害怕了。

    装备精良的外籍军人,却在屋顶无故昏迷,再看他手臂上的伤口,鲜血淋漓,撕扯的皮肉翻卷,很新鲜的撕咬伤,除了来福还能有谁能做到。

    “来福!还吃的下么?”

    来福一脸憨憨的表情,懒洋洋的往地下一趴,它刚刚才吃了一大堆夜魔的脑子和肉,这还是灾变后头一次吃的如此之饱,尽管如此,它还是恋恋不舍的看着堆积如山的夜魔尸体舍不得离去。

    直到王河许诺,剩下的会给它熏制留存,来福才不情不愿的来到这个好像是被自己打晕的家伙面前。

    听到主人话,来福本来没多大兴趣,但随后主人揉它的脑袋时的力气明显已经到了威胁的级别,只好心领神会的跳起身来,装作一副饥饿难耐的样子,呲起了牙。

    教官吓坏了,这头野兽是他生平见过最恐怖的存在,经历过多少次的战斗,长相形态不论多么骇人,结果也都死在了他的rt20的枪口之下,而这只变异犬,却有着与众不同的智慧。

    像人类那样思考,潜行、绕后、偷袭并生擒活捉,看来这一切都是这个男人——它的主人训练出来的,而他竟然喂变异犬人肉。

    “我知道你很饿,不过不能吃的太快哦,一点一点的,我希望他能看着自己被你一点点的吃干净……上吧,乖狗狗!”

    “啊!我说……我什么都说!不要过来……不要……”男人恶魔般的话语,彻底击碎了教官心理的最后一丝防线,用刀用枪用什么都可以,杀死他哪怕在折磨之后再杀死他,教官都可以接受。

    但是这样活生生的被撕食掉,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方式,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点消失在变异犬的血盆大口里,就算是到了地狱也会被这噩梦折磨的永无宁日。

    王河望着眼前的这一份被装订起来的审讯报告,这是教官口述,王冲笔录下来的,经过反复核实之后的记录,而知道这份报告内容的只有他和王冲两人。

    思考片刻之后,王河让来福咬碎了教官的脑袋,将他和其他人类尸体一起焚烧掩埋,并再三叮嘱王冲,当作没有这件事,没有审问过,也没有记录过。

    甚至连这教官这个人,都在俘虏后越狱逃走了,没人看到他怎么逃出去的,也再也没有了这个人的下落,这很符合一个精英职业军人的行事风格,事实上,一群庄稼汉,也很难困得住教官这样的人。

    王冲自然明白,如果教官所说属实,对方的组织在知道教官被俘,为了保守秘密一定会选择杀人灭口,更不用说,教官已死,对方选择报复也实属正常。

    只是这样不知道能不能蒙混过关,这个组织是不分青红皂白得乱杀一气,还是先调查再行动,谁也不知道,如果是后者还好,前者的话……

    “保险起见,三天后,最迟不能超过一周,迁徙吧……”

    “可是……我们能去哪里?”王冲一副魂不守舍的摸样,审讯的结果对他来说太过骇人,整个农庄所有的力量都无法与之对抗,如果对方选择毁灭他们,那将毫无还手之力。

    “我要去虎山,那里应该有我的同伴,你们可以选择和我一起去,我会先行一步探查道路,现在就出发,沿途我会设置标记,你们准备好后马上跟上来。”

    现如今只有这个办法能救这上百人一命,希望到了虎山,吴婷他们已经等候在那里,有了虎山封存的武器弹药,和吴婷等人的帮助,能与这个“诺亚”组织周旋对抗。

    “我……我要去和父亲商量一下……”

    “不用了,我同意!”一个声音打断了王冲的犹豫,王波在棍子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父亲?你怎么来了?你的伤……”

    “不碍事,还死不了!”王波举手制止了王冲接下来的话,转头神色复杂的望向王河。

    “王河老弟,我知道你一开始根本瞧不上我,可能是我的行为,我的做派,太过不像一个好人了,但是后来为什么选择帮我们父子,我也不得而知……”

    王波此时的样子,根本不像最初所见时的市侩,一脸的严肃认真,威严大气,这时候他才是真正的他,叱诧风云的黑道大佬。

    “以老弟你的本事,你我结拜,是我攀了高枝,可以不作数,但冲儿这个侄儿你得认,他是发自内心的崇拜你,至于你说的迁徙之事,全听你得安排。”

    “父亲……你……”

    “冲儿啊,事情的经过我听手下说了,你叔父是对的,我虽不知对方什么来头,但就他们只是资助的许志忠就有覆灭我们的能力,仅是那三四十只夜魔就能让我们死好几十次了。”

    “如果对方出手对付我们……你想想,我们连他们的一条狗都需要依靠你叔父才能解决,对付正主的话,我们要拿什么来面对?

    不愧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走私头子,很快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有了王波的拍板,事情马上就开始步入正规,王河暂歇一晚,所有人加班加点为他准备所需的装备,第二天天一亮,王河就出发。

    一夜无话,天刚蒙蒙亮,王河就准备好了装备,五百支牛骨箭,一千支钢制三棱箭,用夜魔皮修补完善的牛皮甲,柔软的夜魔皮完美的保护住了以前裸露的关节处。

    匠人还用夜魔皮给他做了一副手套,和战术马甲,以方便他能在身上外挂更多地装备,就连来福都准备一套战衣,做为之后双方传递消息的主要工具,来福悲催的还要担任运送补给的责任。

    空地上堆积了无数的木箱,王波说这都是在防空洞中搜索到的,至于里面装的东西,让王河大吃一惊。

    “毒品!这些全部都是,足足有好几吨,防空洞里有一套完整的制毒设备,看来在变迁前,这两个村子就是许志忠的老窝了。”

    王波皱着眉头,拿起一包类似冰糖一样的东西:“以前我就知道有一伙家伙做着和我一样的买卖,我本来无意理会,但他们触及了我的底线,这玩意在我的地盘是严令禁止的。”

    “我四处追查,没想到啊,原来他们的幕后老大,竟一直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东西?”王河看着这小山一般的货物,在灾变前,绝对是让无数人觊觎的一大笔财富。

    “听说那楼里还埋了不少能爆炸的玩意?我打算都搬进去,临走前一把火烧了,再炸它个粉粉碎。”

    “好,时间不早了,我要出发了,三天,最好在三天后出发!”王河跨上摩托车,带好所有的装备,包括那支rt20狙击步枪,在众人的注视下,一人一狗,向东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