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七章:故人

    一只浑身黑毛的怪物,正和来福缠斗在一起,双方互有损伤,而且看上去来福受伤更严重一点,这黑毛怪物的眼神灵动,明显智商很高,不是夜魔那种变异生物能比拟的。

    王河一见这怪物,也是吃了一惊,几支钢制三棱箭就射了过去,兴许是知道王河弓箭的厉害,怪物慌忙躲闪开来,还是一个不慎,肩膀上挨了一箭。

    只不过,怪物皮糙肉厚,这一箭只是射破了些许皮毛,怪物一痛,见也没有什么伤害,一时竟得意洋洋的瞥了王河一眼,将箭支一丢,放心大胆的和来福对轰起来。

    “许志忠!美杜莎答应了你什么条件?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为她卖命?”

    王河一眼就认出来,这怪物和定州精神病院,靠注射药物得来能力的阿大、阿二一模一样的狼人,于是他想到会不会这个所谓的“诺亚”是同一波人,当即出言试探道。

    “原来如此,你和诺亚是死对头……怪不得你一来就坏了我所有的计划!”

    怪物口出人言,果然是许志忠,此时他恍然大悟,认定了王河其实就是诺亚的敌对组织派来的,一早就什么都知道,其实一直都在演戏而已。

    王河也不做解释,干脆将计就计的说道:“看来你在诺亚的地位很低啊,给你用的这么低级的药剂,人不人鬼不鬼的,对了,没肉吃的滋味是不是很难受?”

    “低级?不可能……美杜莎把两种药剂都给我,只有这狼人药剂和我的基因匹配,你竟然说低级,难道诺亚还有更好的超能圣水……那还让我研究夜……不对,你小子在诈我!”

    许志忠的反应很快,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不过这几句话也让王河掌握到些许信息,看来,许志忠在这个所谓的诺亚组织里,也算一个技术型的人才了。

    既然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王河也不打算再浪费时间,闪身加入了战团,准备将其生擒活捉后再做打算,王河的加入,顿时让许志忠压力大增,瞬间就落了下风。

    他不知道这还是王河想要活捉他,没有用全力,拼着受伤和王河硬对了几招之后,借着反作用力,向后远远退去,然后沿着隧道向尽头跑去。

    狼人全力逃跑,速度还是很快的,王河腿伤未痊愈,根本追不上,只得命令来福赶紧跟上,自己则瘸着一条腿,在后面紧追不舍,

    等到他走到隧道尽头时才发现,这里并没有像进来时那样,通往某个建筑,而是直接向上修筑了一个台阶,沿着台阶走上出口,王河才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盐头村。

    而眼前的位置,正是盐头村村委会门前的那一片空地,更让王河吃惊的是,此时空地上竟停着一架并未关闭引擎的直升机。

    直升机前一个穿着红色连体皮衣,身材傲人的女人,正扶着浑身是伤,变异成狼人的许志忠向直升机上走去,而来福竟然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傻傻的一动不动。

    回想起张院长所说的红衣女子美杜莎,王河认定这女人就是那个始作俑者,二话不说,搭箭上弓,一连三箭飞射而去,一箭射向美杜莎,两箭直奔许志忠。

    许志忠绝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且不说他草菅人命,为了做实验残害了无数人,如果他的所谓“圣水”真的研究成功了,会有更多的人倒霉。

    钢制的三棱箭头,转瞬而至,红衣女人似是有所察觉,猛地向旁边一个侧移,躲过致命一箭后,拽着许志忠堪堪也躲过要害,两箭穿过他的右臂,齐肘切断。

    许志忠一声惨叫,直升机上跳下两人,手持冲锋枪就是一阵扫射,王河贴地一滚,又是三箭,分别射向红衣女人和两名枪手,女人转身瞄准都没有,抬手就是三枪。

    “呯!呯!”

    三枪竟然射中两支飞驰的箭支,将它们击落在地,还有一支险险擦过,一名枪手喉咙血花一闪,倒地而亡。

    王河大惊,不为对方那神奇的枪法,而是这个红衣女人转身的瞬间,他居然认识。

    “上官清瑶?你……怎么会是你?”

    红衣女人正是许久没见的上官清瑶,自从河东总指挥所陷落,何重身亡之后,上官清瑶和他们分道扬镳之后,王河对她一直都有种愧疚,她的外公也是为了他的家人而惨遭杀害。

    只是没有想到,定州精神病院的张院长口中的红衣女子美杜莎,居然会是上官清瑶。

    另一名枪手见同伴被杀,抬手就要开枪,却被上官清瑶拦了下来,指了指在地下疼的打滚的许志忠,示意他先救人,自己则大摇大摆的像王河走去。

    “听到弓弦声我就在猜会不会是你,毕竟这个末世拿着弓四处招摇过市的可不多见,好久不见了啊,王河!”

    上官清瑶的神态与以前判若两人,容貌依旧是艳丽无双,但以前更多地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的气质,冷艳而不失正气,现如今却是妩媚多姿,一举一动万种风情,处处透着一股子邪魅。

    “上官清瑶!原来你就是诺亚的美杜莎?你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要不是王河知道她是独女,就上官清瑶现在这个样子,说她是孪生姐妹,王河都信。

    “呦!知道的真不少,我确实就是美杜莎……”上官清瑶一步步向王河靠近,甚至还收起了手枪,张开双臂说道:“故人相见,怎么?不拥抱一下么?”

    王河不由的放下了弓,假意放下戒备的模样,手却向胸前的匕首慢慢移去,近距离搏杀,还是短刃更适合。

    突然,上官清瑶的眼中蓝光一闪,王河顿感不妙,刚要起身后跃,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浑身就像是灌注了水泥,然后彻底干硬了一样。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来福会站在原地不动,也突然明白了上官清瑶,美杜沙的名号是如何而来。

    “你……这是你……你的能力?”王河用尽全力,除了勉强还能说话以外,什么都做不了,然而听到他的话,上官清瑶似乎更是惊讶。

    “厉害,被我的‘石化’攻击了,还能说话的,你是第二个,有的人连呼吸和心跳都会被停止,不愧是你!

    上官清瑶走到王河的面前,用手指轻轻地勾画着他的脸庞,轻佻的勾起了王河的下巴,吐气如兰的说道;“给你个机会,加入我们吧,以你的实力,什么都可以得到,包括……我!”

    “你?呵呵……确实是很诱人的条件啊,但是你不是恨我么?恨我们一家害死了你的外公……”王河嘴上拉扯着,身体却没有任由摆布,拼命地抵抗着这种禁锢,鞋里的脚趾微不可察的动了一下。

    “我憎恨的是杀害我外公的凶手,那些躲在阴暗处,身居高位贪婪自私的阴谋家,他们高高在上,操控着他人的一切,只为了满足自身家族的利益。”

    上官清瑶突然脸色一变,带着无比的憎恨和愤怒。

    “而我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瓦解他们的势力,你能想象?即使在这末日,他们依旧拥有着绝对的全力,为了结束他们那卑劣的统治,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

    “而你……”她的脸色又突然温柔了起来,几次转变让王河心里有些发毛,这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该有的样子。

    “而你!王河,你不过和我一样是被他们玩弄的可怜虫,你忘了吗?你父亲和孩子的遭遇,当初他们为了研究你,解剖你,用的那些下三滥的手段,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王河用尽全身力气,拼命的调动身体的每一块肌肉,他感觉还差一点点,还差一点点就能完全突破这种禁锢,表面上他装作无力反抗的模样,试图用语言去和上官清瑶讲道理,来拖延时间。

    “我当然没有忘记他们的所作所为,我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我会不停的壮大自己,总有一天我会强大到让他们付出代价,但是,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

    “这种罔顾他人性命,只为一己私欲的行为,和你说的那些人有什么分别?回头吧,清瑶!朋友们,伙伴们,还在等着我们,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一定可以覆灭那些凶手。”

    “就凭你们?你知道对手有强大吗?你知道他们拥有着怎样的实力么?不可能的,他们拥有庞大的资源和你难以想象的技术支持,就凭你,是永远无法做到的。”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你不过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井底之蛙,可惜了你的实力了,对了,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家人如今又落在他们的手里……”

    “嘣……”

    似乎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亦或者某种紧绷的东西被绷断了,伴随这个声音,两个人都动了一下,上官清瑶难以置信的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捂头,痛苦的惨哼一声,鼻子竟是喷出了血。

    王河则是大步向前踏了一步,额头的青筋乍起,双目赤红,面目狰狞的瞪着上官清瑶:“你说什么?”

    “哼……哼哼……哼哈哈哈……”先是一阵冷哼,转而上官清瑶大笑起来:“厉害!厉害!不愧是你,王河!你真的好厉害啊,能挣脱我石化能力的,全世界你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