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六章:敌重

    把来福放到隧道入口,这才宝贝似的把水瓶收好,这里面装的正是变异牛脑袋里的那一团进化原液。

    此时也不管有用没用了,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看来福自己了,王河转过身来,左手持弓,指尖夹箭,右手中指向下三指和手掌反握长横刀,其余两指在弓弦上搭上一支箭,缓缓拉弓。

    此时他用的是蒙氏射法,大拇指勾弦,食指紧扣拇指,虎口指窝处卡住箭尾,因此横刀直直的横在脑袋旁边。

    王河就保持这个姿势,直到第一只冲到跟前的夜魔不到两米的距离,才撒开弓弦,以为蒙氏射法,弓拉得特别满,加上蓄势已久,这一箭贯穿了第一只夜魔,射死了紧随其后的第二只才停了下来。

    王河搭上第二支箭,不退反进,旋身上前,横在脑袋旁的横刀,随着旋转划过一左一右两只夜魔,一只脑袋搬家,另一只胸部血花四溅,第二箭才离弦射出。

    又一只夜魔应声而倒,横刀上下翻飞,反手刺死两只,重伤一只,第三支箭又搭上了弦,一个跃身侧踢,踹翻一只夜魔,转身向身后就是一箭。

    一只扑向来福的夜魔,被从后脑一箭射穿,王河手中横刀接连砍退围上来的夜魔,猛地一甩,另一只扑向来福的夜魔被刺了个透心凉。

    手中还有三箭,他矮身正踹,一只夜魔膝盖“喀嚓”一声折断,王河纵身一跃,踩着它低下去的脑袋跃到了空中,“唰!唰!唰!三箭连射,总算把围向来福的几只夜魔清理一空。

    落地一滚,一把将夜魔钉死在地的那支箭拔了出来,猛地刺进前方夜魔的眼睛,反手一拽,上弦就射,把猛冲过来的一只夜魔直接射的后仰一个跟头。

    箭射完了,反手收了弓,左手匕首,右手短横刀,王河一头冲进夜魔群里,仗着身上变异牛皮甲的防御,完全不做防守,疯狂的全力劈砍,平地卷起一场血浪。

    一路拼死搏杀,王河又回到了隧道,借助隧道狭窄的地形,减少被夜魔包围的角度,顿时压力减轻不少,变异牛皮的防御强悍之极,夜魔的尖牙利爪,也不过在皮甲上留下些许的划痕。

    但是,皮甲终究不能把所有的地方都包裹保护住,他的左手被咬去两指,脖颈处也有一道深深的划痕,这些都不是最致命的,最重的伤来自左腿大腿处。

    一只夜魔的手臂还深深的捅在哪里,王河将其手臂砍断,却没有敢拔出来,虽然这样会影响伤口的自愈,但是他更担心,拔出爪子之后,会流血不止,加上骨头的断裂与错位,很难再保持站立。

    这样反而会影响他的行动,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战斗力大打折扣,此时王河嘴里叼着匕首,短横刀已经移至左手,右手握着刚刚拾回来的长横刀。

    正是因为拾这把刀,一不留神被身后的夜魔偷袭,他的大腿才会受如此重的伤,着实有些得不偿失。

    不过两把刀在手,威力自不用说,三两下就逼退了夜魔一次围攻,但夜魔没有恐惧心理,它们不会因为害怕而退去,或者僵持,很快就又扑了上来。

    王河在隧道里腾转挪移,打退杀死了一波又一波的夜魔,隧道里就像是绞肉机,堆满了夜魔的尸体,深褐色的血液渗进了隧道并未铺砖的地面,原本被夯实的土路,变得泥泞不堪。

    尸体与血泥,总算稍微阻挡了夜魔的脚步,攻势也稍微放缓,这才让王河能稍作喘息,毕竟他不是无敌的,也有疲累的时候。

    来福躺在身后不远处,还没有醒,身体上的外伤已经开始愈合,一起一伏的腹部,表示它的呼吸逐渐平稳,王河只求它能快点醒来,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上一次陷入苦战,还是在天源市的时候,体育商城里的百尸之战,不过这夜魔的实力可不是高阶丧尸可比的,真要拿来作比较的话,一只夜魔可以轻松应对五只到八只高阶丧尸不落下风。

    夜魔的防御力、力量、敏捷度、反应速度和智商都不是高阶丧尸能相提并论的。

    王河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这些夜魔从各个角度妄图突破他的防守,冲到他的身后去,以偷袭无法反抗的来福,来致使王河分心,顾此失彼之下,王河又添几处伤口。

    力气仿佛随着鲜血的流淌而离开了身体,几只不要命的夜魔用完全不防御的姿态硬生生撞了上来。

    王河迅速将三只夜魔砍成几块,并躲过撞击,但最后还是因为疲劳,反应慢了些许,被最后一只夜魔死前的冲撞给顶的一个踉跄,重心不由的放向了左腿。

    “喀嚓”

    左腿的伤,无法承受这一次重心的转移和身体的扭动,断骨移位,巨大的疼痛瞬息而至,王河疼的无法支撑,重重地摔倒在地。

    身体无法站立,他也没有就此放弃,倒地的瞬间摆动大腿带动身体,一套地趟刀便施展了出来,几个翻转之间,砍断数条夜魔腿,但这隧道狭小,限制了夜魔的同时,也限制了王河的滚动。

    终于在撞到墙壁后停了下来,体力的巨大消耗也让他再无力去施展刀法,只能背靠着墙壁,一刀一刀的去抵御夜魔。

    连死带伤之后,还能继续攻击的也不过七八只夜魔了,身受重伤,几尽力竭的王河却也没了还手之力,可认输等死这种事情似乎从来都没有在他的字典里出现过。

    长横刀脱手而出,贯穿了迎面而来的夜魔,接着匕首也掷了出去,身上的飞刀飞斧不管有没有用都扔了个遍,王河借机将手里的短横刀连根插进了墙壁里,左手扶着刀柄,背靠墙壁,单腿用力,硬生生站了起来。

    迎面一只夜魔向他扑来,王河扭身一拳砸在它的面门上,夜魔不亏是强大的变异生物,挨了这钢铁都能打的变形的一拳,居然还没死,竟是在地下挣扎片刻后,又踉踉跄跄的冲了上来。

    王河又是一拳,势大力沉的拳头将夜魔击飞后,撞倒了它同伴才停了下来,他却因为用力过猛,单腿一下没站稳,摔倒在地。

    眼看夜魔又冲了上来,王河仰面朝上,准备拼着一条好腿废了也要踹它们个人仰马翻。

    “吼!”一声咆哮,在隧道里折射不断,回声嘹亮,一个巨大的身影从王河头顶一跃而过,猛地扑进夜魔群中撕咬起来,如同猛虎进了狼群一般,惊得夜魔连连后退。

    “你个狗东西终于醒了……”王河一见来福杀的夜魔节节败退,顿时心下一宽,躺平任由它去发挥,自己先休息一会再说。

    “二叔……二叔!”

    隧道的尽头忽然传来王冲的呼喊声,原来是他们紧随王河身后追来,却没想到速度太慢了,直到现在才顺着蛛丝马迹追了上来,王河气不打一出来,这帮马后炮,怎么不等许志忠死了再来?

    “二叔!二叔?你怎么了二叔?受伤了?”走到近前,王冲才发现躺在地下的王河,急忙上前搀扶,摸样甚是关切,王河看他还算孝顺,也就懒得计较了,躺在地下指挥这帮人给他包扎。

    所幸许志忠的地下试验室里有不少医用用品,等王冲的手下跑去取回来的时候,来福这面已经结束了战斗,这条变异犬的体型明显又大了,以前如果说是像头驴似的,现在反而没有再往高长。

    这家伙越发的宽了,肩膀又宽又壮,浑身的腱子肉,如果不看脑袋的话,那身形更像一只黑灰花纹的老虎,不过这家伙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憨厚,不发怒的话,根本看不出来它其实有多么的暴虐。

    重新走进防空洞大厅,王冲和一众手下惊呆了,这大厅居然躺满了尸体,全部都是夜魔,一开始他们还以为这都是来福所杀,等王河叫他们捡回散落的武器箭支的时候才发现,这些尸体都是被利器所杀。

    来福又不会用兵器,那这始作俑者当然是神秘的二爷了,众人顿时肃然起敬,这二爷当真是神人啊,一人一狗灭杀三十多只夜魔,这连想都不敢想,里才敢这么写吧。

    简易担架上,王河手里捏着唯一一支完好无损的牛骨箭,指挥抬担架的手下加快步伐,来福已经先行一步去追了,耽搁许久,怕是许志忠已经走远了。

    就在刚才,王河把剩下的半瓶进化原液喝了大半,一阵痛入骨髓的疼痛,让他差点昏死过去,之后又是一阵阵眩晕感袭来,几度让他睡着。

    怪不得来福睡了那么久才清醒,看来这原液的副作用还是太大,还是等李晨阳提纯之后再使用比较好,一想到这,王河不可抑制的思念起了吴婷,也不知道她们几人现在如何了。

    看来这里的事得赶紧了结了,爱人、家人还有兄弟们都在等着他的回归。

    进化原液加上王河不输变异生物的吸收能力,将所有可能引起不好的杂志和未知成分全部吸收为了营养,快速的修复着他的身体,除了大腿处的贯穿伤,其他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

    左手失去的指头已经长出了肉芽,看来不出半日就能恢复,大腿的骨头阵阵发痒,王河知道这是骨头愈合的症兆,不出二十分钟就应该能自行行动了。

    防空洞的隧道似乎走到了尽头,前方已经能听到来福的阵阵嘶吼,王河不耐烦的跳下担架,一瘸一瘸的追了上去,速度比手下们抬担架要快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