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五章:军团

    解决掉夜魔,王河一头钻进地下室的大门,地下室里一片漆黑,虽说他视力极好,但就是无法在黑暗中视物,幸好来之前准备了手电,才不至于彻底抓瞎。

    打开手电,王河单手持刀低声呼唤着来福,却迟迟没有回应,手电并不是什么特别高级的强光手电,所以只能看到地下室应该是改造过,中间有一张特别大的台子,周围不少玻璃制的柜子。

    王河注意到门的上方有一个红点在闪烁,用手电照去,原来是监控摄像头,既然有红点,说明这里应该是有电灯等照明工具,在门边找了一下,有一排开关,他上前直接全部打开。

    瞬间地下室光亮如昼,王河这才看清,房间正中摆着一张手术台,周围各种仪器和实验用的桌子,一台电脑,处于关机状态,各种瓶瓶罐罐的,摆满了周围的玻璃柜。

    其中一个玻璃柜里,放了许多红色小瓶药剂,王河掏出刚才抢夺而来的所谓圣水对比了一下,发现一模一样,柜子是可以上锁的,不过现在处于打开状态。

    从柜子里杂乱的摆放,和地面摔碎的玻璃瓶,可以推断出,应该是许志忠逃跑时,想要带走这些圣水,却被来福打乱了计划,但是现在他们都没有了踪影。

    整个地下室从中间被隔开,后面似乎还有一个更大的空间,王河小心翼翼的探了过去,却被里面的场景吓了一跳。

    这里摆了几个架子,架子上放满了玻璃瓶,各种各样的器官,肢体,被泡在里面,有人类,也有丧尸和夜魔,更多的是介于两种生物之间的东西,比如变异到一半的夜魔。

    饶是见过一些场面的王河,也差点被这场景恶心的吐了出来,所幸这些标本并不算太多,后面似乎还有些不一样的东西,绕过这些标本架,则是三四个小金属笼,和中间的一个巨大金属笼子。

    说是小笼,但一个人成年人站在里面都绰绰有余,而中间那个金属笼子足足有六七平方米的样子,而笼子外面,则躺着两只夜魔和一具高阶丧尸,以及满地的血迹。

    鲜红的血迹和黑灰色、深褐色的液体混合在一起,王河知道黑灰色的是丧尸的血,深褐色的看看夜魔的伤口就知道是谁的血了,那这鲜红色的,还带有巨大狗爪印,无疑就是来福了。

    来福受伤了,它的防御有多么强大,王河可见识过,子弹都打不破的皮肤,和堪比细胞能力进化者的强大愈合能力,能让它伤到这个程度,可见夜魔的战斗力。

    王河上前将三具尸体翻开,死因是头部和颈部脊椎的咬伤,几乎都是一击毙命,来福的战斗经验也是十分的丰富,看夜魔的伤口,这变异犬王曾经也没少和这些家伙打交道。

    只不过吸引他的注意力的并不单单是这些致命伤,还有这三具尸体头部的一些伤疤,很明显不是咬伤,而是切割开后,又缝合的伤口,这些家伙被做过开颅手术。

    联想到那些标本,这很明显是许志忠做的,这家伙给夜魔和丧尸开颅后却没有杀死它们,一定是在它们的脑袋里做了什么手脚,所以才缝合了伤口,等它们恢复后再查看效果。

    王河也有些好奇,一刀就剁了下去,在脑浆里翻找了起来,不过那恶心的气味差点把他熏吐了,就在王河准备放弃的时候,一个硬币大小的金属制品被他给挑了出来。

    “这是什么玩意?”

    王河捏在手里看了半天,这东西外面包裹着一层金属,具体什么材料说不上来,感觉很硬,严丝合缝的,像个小盒子,有许多细细的像丝线一样的金属丝,似乎连接或者固定用的。

    王河劈开剩余两具尸体的脑袋,一共找到三个一模一样的小盒子,既然弄不明白,他也不打算再浪费时间,把这三个金属制品装好,顺着来福的血迹追了上去。

    血迹在一面墙前戛然而止,这已经是地下室的最深处,王河确定这里无处藏身,周围除了笼子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什么遮挡视线的东西,一目了然。

    思忖片刻,王河用刀柄砸了一下墙,果然传来的是空洞的“嗵嗵”声,看来这墙后是别有洞天,王河收起刀来,四处翻找了一下,也没找到有什么机关开关,一着急,上去就是一拳。

    他是力量超群,但毕竟不是皮毛骨骼都进化的无比坚硬的变异生物,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力量与骨骼肌肉其实一点都不匹配,这一拳下去,墙被砸的砖石四溅,他的手骨也是一阵巨痛。

    可眼下也没什么好办法,来福还在里面呐,只好咬着牙一顿猛捶,幸好他恢复里超强,皮肤破了,手骨裂了马上又长好,几十拳下来,他竟是感觉不到了疼痛。

    再看手指,骨节变得粗大,皮肤都起了一层茧,这是正常练习格斗的人经过长年累月的才会出现的情况,王河居然在短短时间内,增加了皮肤厚度和骨密度。

    也许这就是进化加速的结果,或者说是目的,只有快速的改变自身,才能适应新的世界,大概,这也是人类能否延续下去的必要条件吧。

    墙壁终于在挥动了上百次拳头后倒塌,王河这才看清这堵墙的中间是由小臂粗的金属中轴,金属网格和金属框架支撑,内外两面砌上砖石而成,框架上还有许多根金属棒插进了墙体。

    而这金属似乎都是同样的材质,以王河的力量居然无法撼动,就连拿横刀去砍都要费好大的劲才把金属网格砍开,至于框架和中轴,根本无法一刀两断。

    实在是时间紧迫,王河砍开一道缺口就钻了进去,等尘埃落定再回来研究也不迟。

    墙后是一条幽长的隧道,狭窄,低矮,每隔五六米远,就有一个白炽灯泡,虽不算太亮,但视物是没什么问题,隧道两侧的墙上还有许多白油漆刷写的标语。

    “深挖洞!广积粮!”

    标语斑驳残缺,勉强能认出几个字,很明显这是一个防空洞,很久很久以前的人防工程,据说当年挖了不少这类的防空洞,空间都不算小,就是不知道里面复不复杂,王河可是出了名的路痴。

    还好,这条隧道虽然长,也有些绕,但没有岔路,一条道走到底,且越走越宽,越走越底,来福的血迹也越来越少,王河却越发的担心起来,这许久都没有见到它身影,不知道追出多远去了。

    终于,在走了大概八百米左右的时候,王河听到了野兽的嘶吼,和打斗的声音,脚下急忙加快了速度,不多时,在远处看到一处明显宽敞,类似大厅的地方。

    又提了几分速度,王河跃出了隧道,正巧看到来福浑身是血,正在和七八只夜魔缠斗,地下躺着四五只夜魔的尸体,而来福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是在拼命挣扎而已。

    王河没有丝毫停顿,取弓搭箭就射,抬手就是一个三连射,三只夜魔头部中箭,应声而倒,不知道哪里传来一阵哨声,剩余的夜魔放弃来福就向王河扑来。

    “这哨声……许志忠能控制夜魔?”想到从尸体脑袋中挖出来的金属制品,王河越发笃定了自己的猜想。

    这些夜魔虽然来势汹汹,但王河丝毫不惧,抬手又是两箭,这弓拉力强劲,要做到以前那种机关枪一样的速射是不太可能,不过在他的手里依旧能做到每秒七箭的速度。

    只是夜魔的速度奇快,五箭之后,存活的三只夜魔已经到了近前,王河转身就走,几个大跨步之后,回首就是两箭,两只夜魔又被射翻在地。

    最后一只向前一窜,一只爪子就捅了过来,王河一个侧身,单腿下蹲,一个扫堂腿,当夜魔扫翻在地,一脚踩在它的背上,搭箭就射,狠狠地将它一箭钉在了地上。

    “啪啪啪!”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掌声,许志忠的声音突然响起:“厉害!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用弓箭的行家,那日王波送你这弓的时候,你可演的真好,任谁都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位箭术大师!”

    “少在那装神弄鬼的,都到了这份上了,别再躲躲藏藏的了吧?”

    “哈哈哈……论武力,我可不如你!还是这样比较安全,不过你有多少箭可以射呢?不如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军团吧!”

    随着一阵哨声,王河这才发现,这个大厅的边缘,有着无数的木箱,这时从木箱里一下次窜出来足足有三十多只夜魔。

    王何的表情顿时凝重了起来,许敬忠猜的没错,他此次出来一共就带了三十多支箭,其中有十五支是普通的钢制三棱箭头,这些箭头对夜魔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

    牛骨箭也不过剩下六支,缺少了弓箭的火力,仅靠横刀他倒是也不怵,关键是来福受了重伤,此时已经力竭,如果不分身去保护它,必然会被夜魔撕个粉碎。

    忽然王河想到一样东西,这东西过多使用的话,对人类是有副作用的,但是李晨阳好像说过,对变异生物来说,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想到这里,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抱起来福就向隧道跑去,同时,从身上掏出一个水瓶,拧开盖子便一古脑捅进来福的嘴里,足足给它灌了半瓶,才把瓶子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