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四章:追击

    它想过逃走,也和人类约定之后便分道扬镳,它只想远离这个恐怖的人类,他太厉害了,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没有还口之力,还好他说话算话,放掉自己。

    快乐的生活又回来了,虽然同伴们已经不在了,但是恢复自由的感觉是真好,可是,自由空气还没有呼吸几分钟,它再一次到了生死的关头。

    那无穷无尽的尸海,各种见都没有见过的丧尸,它除了拼命的奔跑,没有任何的办法,下意识的,它向有着那个人类气味的方向逃去,直到耗尽了所有的体力,它看到了他。

    但是它也意识到,身后追击而来的尸海,也不是这个强大的人类能够抗衡的,果然所有的汽车闻风而逃了,谁又会为了一条狗,枉顾自己的性命。

    绝望中,它后悔了,后悔没有跟着那个人类一起走,其实那个人类也挺好,给自己吃喝,还从蚊群中把它给抛出来,算下来也救了自己两次了。

    在倒下的最后一刻,它闭上眼的最后一霎,仿佛看到那个人类,对着那恐怖的尸海,义无反顾的逆行而来,在它还以为是幻觉的时候,从尸口生生抢下了它的命。

    算下来,这是第三次救它了。

    从那一刻起,它叫来福,它又有了新的主人。

    来福漫不经心的看着下面人类的混战,它闻得出来,主人就在那栋房子里,那栋房子的周围还有十几个人类守在那里,没有加入混战之中。

    可能这些人和它一样,对互相残杀这种事没有兴趣吧,来福猜想着,一边无聊的舔着爪子上的毛,一边还沉醉在刚才吃的那几个美味的脑浆。

    忽然房子里跑出几个人,来福瞥了一眼,不是主人,又过了一会,主人出来了,还带着两个弱不禁风的人类,它兴奋的站起身,准备去迎接一下,突然楼下那些人开枪了。

    来福愤怒了,它知道那些发出巨响的金属管子打在人身上是会要命的,这些人等在这里原来是为了伤害它的主人。

    愤怒的来福一跃而下,冲进人群就是一顿乱撞,尤其是开枪的差点击中王河的那几个人,直接被它给撕碎了,它把怒气全撒在了这帮人身上,只要是和他们一伙的,都被来福给撞得飞起。

    等王冲带人冲进来的时候,只见满地都是人,连忙指挥手下一拥而上,全部抓起来当了俘虏,然后下令留下五六个人看押被绑的俘虏,其他人去挨家挨户的搜索潜藏的敌人。

    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攻下了村子,这是王冲没想到的,就在王河早上出发以后,他就一直心神不宁,王河再厉害,也只是孤身一人,就算加上变异犬来福,在他看来也是凶多吉少。

    恰巧,手下来报,说丁三回来了,王冲大喜,连忙去迎接,却看到一个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丁三,真不知道他是如何逃回来的,换做一般人早就暴尸荒野了。

    经过白智冰的一番抢救,丁三总算短暂的醒了过来,大致说了一下遭遇,和盐头村的军事部署与实力,就又晕了过去。

    王冲听完后顿感不妙,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顾王河的交代,集合了三十多人,前来营救。

    但是万万没想到,一来就这个场面,三十多个枪手,让来福一只狗就都干趴下了,关键对方才死了四个人,其他都是毫无反抗的直接活捉。

    王河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从躲藏的屋子里出来,着实夸赞了来福一顿,又给它喂了几袋饼干,这才和王冲简单交待了几句,关于村委会里的炸弹和金敏的事情。

    “所以,你们见到许志忠了么?”

    “没有……”王冲这才知道所有的幕后黑手居然是那个老好人许志忠,顿时也觉得这个人太过阴狠扭曲了,简直和一条毒蛇一样。

    王河很不甘心,让这个阴险的家伙逃走了,以后农庄可是永无宁日,突然想到许志忠的手指被打断了,如果拿出来让来福闻一闻,说不定能追踪的到。

    于是他又冒着随时被炸死的危险,翻回地下室牢房,捡回了断指,递给了来福。

    “这是让你闻,不是让你吃啊!”王冲在一旁紧张的和来福说道,来福满脸不屑,还极具人性的瞥了他一眼,把一旁的王河逗得哈哈大笑。

    闻了几下,来福就认出来了是刚才从小楼里跑出来的四个人中的一个,扭头在空气中嗅了一下,就猛地窜了出去,王河紧随其后,王冲也不甘示弱,和手下交待了一句,就带着四五个枪手跟了上去。

    来福一路狂奔,王河全力奔跑下速度也不慢,一人一狗远远的将王冲甩在背后,但这追击的方向,却不是盐头村外,而是隔壁的盐井村。

    “难道许志忠在盐井村里留了后手?”王河一边追,一边暗暗思忖,不过这家伙阴险狡诈,不留后手倒不像是他了。

    很快,在来福的带领之下,来到了盐井村的村委会,上次来还是偷偷摸摸的从外墙爬上的屋顶,这一次,倒是不需要了,王河上前就是一脚,直接把大门踹飞,阔步走了进去。

    屋内一个手下正在给许志忠包扎残手,疼的他哼哼唧唧的,满头冷汗,被这一脚吓了一大跳,见来人更是狠的咬牙切齿,但更多的是那藏不住的惊恐。

    “王河!你是要赶净杀绝吗?”许志忠厉声大喝,那委屈的样子,好像他才是受害者一样。

    王河不免有点好笑,嘲讽的说道:“貌似布下天罗地网,要置我于死地的,是你吧!怎么?许你要连烧带炸的都不给我留个全尸,不许我自卫反击啊?”

    许志忠语气一滞,是在是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只是狠狠的说道:“别以为你吃定我了,我还有后手……你们给我上,把圣水喝了,只要拖延片刻,我们就有救了。”

    “圣水”?

    王河还在纳闷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三个手下面目狰狞的从衣兜里掏出一瓶红色的液体,打开就往嘴里灌,王河眼疾手快,直接一拳轰飞离他最近的一个手下,从他手里抢下一瓶红色液体。

    另外两个就没那么容易了,等王河准备去抢的时候,两人已经把液体一饮而尽了。

    “啊!啊!啊!”

    两个手下捂着脖子大声惨叫了起来,身体开始膨胀,连衣服都被撑爆了,皮肤肉眼可见的泛起了红色,粗大的青筋和静脉像藤蔓一样爬满了全身。

    这还没完,他们的骨骼也开始发生了变化,下颌明显的向外突起,尖牙从口腔中刺了出来,手臂手指的骨节变的粗大,指尖也变成了利爪,就连鞋子都被撑破,露出里面的爪子来。

    王河看着这两个家伙的样子着实吃了一惊,但又觉得眼熟,片刻后才想起来,如果长满黑毛的话,这两个家伙不就是夜魔吗?

    “许志忠!你这个混蛋!居然人造夜魔!”王河怒不可遏的吼道,都不用脑袋想,想要制作这种药剂,要做什么,从捕捉夜魔到人体实验,那是多少条人命填进去的。

    “嘿嘿嘿……这只是半成品,还差最后一步我就完全成功了,多亏了诺亚在关键时刻给了我技术上的支持,否则我不知道还得做多少实验才能到这个阶段。”

    许志忠不以为耻,反而得意洋洋的阴笑了起来,而两个半成品夜魔也完成了变异,走到了他的身前,将他保护了起来,显然这些夜魔还保持有人的理智和思维。

    “诺亚?”

    “放我离开多好,偏偏非要追上来,既然如此,我就摊牌了……”许志忠有了夜魔的保护,有持无恐的有嚣张了起来,转身走向地下室,拉开门就走了进去。

    “我知道他们俩困不住你,有种就跟过来,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力量。”

    眼见许志忠再次逃走,王河拔腿就追,尤其关于那个“诺亚”的组织的信息,让他很是在意,可两只夜魔哪能任由他追上去,一左一右的就包抄了上来,而且配合的极为默契,一个攻上盘,一个攻下盘。

    王河只好向后滑步,躲过攻击,大喝一声:“来福,去追!”

    一旁虎视眈眈的来福,听令猛地一窜,两只夜魔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从它们身侧的空隙窜了过去,只听地下室里顿时传来许志忠的尖叫,和金属碰撞的声音。

    但是没多大功夫,却变成了来福的惨叫和咆哮声,王河知道一定是遇到对手了,心里不由的担忧起来福的安危,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几分。

    王河两把横刀摆起架式,一前一后,右手刀藏于身侧,左刀一个横劈,也许是对自身防御力过于自信,或者对王河横刀不了解,一只夜魔根本没有躲闪,反而抬爪就扑了上来。

    横刀自左向右,正劈断夜魔爪子,不待其反应,反手向左横撩一刀,夜魔胸前溅起一片血光,另一只夜魔见状,忙上前解围,趁王河左刀向外,胸前露出破绽,便从右突进直捣王河面门。

    岂料王河右手藏刀就是在这等着呐,脚下步法移动,右手刀自下而上,狠狠的捅了过去,横刀从右前胸下方直刺心脏,刀尖却从夜魔后脑透体而出。

    夜魔连挣扎都没来的及,就挂在刀上咽了气,王河一甩刀,将尸体甩向另一只夜魔,双刀收于胸前,一上一下并在一起,刀尖直冲夜魔。

    夜魔怎么也没想到,刚刚动手,就一死一伤,自己喝药变成这不人不鬼的怪物摸样,却对对手没有造成丝毫的威胁,悲哀的同时,也丧失了所有的斗志,面对王河的攻击,躲都没躲,就被砍下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