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一章:真相

    “文老爷子本就没有打算当这个领头人,他知道这必将是个艰难的任务,带领大家末世生存,文老爷子自知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干脆担当一个名义上的首领,实质上全都交给了你。”

    “可惜老爷子看人的眼光实在不怎么样,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所托非人,直到王波带着兵强马壮的走私团伙的到来……”

    猛吸了一口烟,吐出浓浓的一口烟雾,王河戏谑的望着面无表情的许志忠,似笑非笑的说道:“走私团伙的到来,让你如临大敌,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有人有枪,更重要的是,你和王波有过生意往来!”

    “换句话说,你们是算是同行,是一丘之貉,只不过王波比你坦荡,从不遮遮掩掩,而你已经习惯了藏在暗处……”王河一语道破了许志忠的身份,让他的脸色不自觉的难看了起来。

    “更让你惶恐不安的,看似文质彬彬,与罪犯根本搭不上边的文老爷子,居然和王波这个走私头子是生死之交,拜把子的好兄弟,而你虽然没有在人前露过面,自认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可你的手下就不同了。”

    “于是你便暗中让你的手下故意惹了文老爷子,然后被赶出农庄,实则就是潜伏在了这盐头村,当然是以金敏的名义做的这一切,而你,还是农庄里众人敬仰的好医生。”

    许志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没想到,王河居然推测的这么准,简直就和亲眼看到的一般,不过这人虽然坏,涵养却不错,忍着没发作,静静的等着王河说完。

    “当然这样还不够,王波的实力比你强,而且也不是个屈居人下的主,所以你为了保存实力,干脆让权出来,自己退居二线,隐藏在幕后,但是你却把管理药品和化学用品的权利抓在手里不放。”

    “然后你就开始了你的计划,借王波带队去取军火武器的机会,设计谋杀了文氏夫妇,当然,你并不是针对他们夫妻二人,而是那一晚的所有人最好都死掉,没想到的是,文氏夫妇居然舍生取义,救了大部分的人。”

    不知何时从昏迷中醒来的文静,听到这里掩面痛哭起来,这么长的时间,她都一直以为是王波害死了自己的父母,每天与许志忠朝夕相处,渴望有一天能为父母报仇雪恨。

    谁知道,他才是那条躲在暗处,阴冷残忍的毒蛇,一想到自己当作叔父一样敬仰的人,才是害死自己父母的真凶,文静就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

    “文老爷子夫妻二人死了,而王波父子和他们的众多手下都活了下来,这严重超出了你的预料,所以你赶紧调整计划,先是用在食物中下毒这种下作的手段,挑拨中立者和王波形成对立。”

    “然后又教唆他们大举离开,并承诺会带领他们生存下去,实则在这些人离开农庄没多久,就被你的手下,以金敏的名义带到了这里,经过洗脑之后,成功成为了你的作恶工具。”

    “接着,你安排金敏骚扰农庄,在王波内外交困,烦不胜烦的时候提出了谈判,条件就是,让金敏带人回归农庄,名义上是王波的下属,实际上是白吃,白拿的寄生虫。”

    “同时,为了安抚王波,就将金敏的表姐,也就是你的妻子,嫁给了王波,为了快速解决金敏带来的麻烦,加上甄倩的外貌确实出众,王波一时鬼迷心窍,就同意了。”

    许志忠的脸色从面无表情,渐渐变成了阴狠的冷笑,仅剩的涵养也快要消失不见了,王河的话句句说在他的痛楚,自己就像是被他剥干净了放在太阳底下公诸于众了一样,干的那一点腌臜事全被抖了出来。

    王河看着他的表情笑意更浓了,又点了支烟,换了个姿势,继续说道:“你谎骗了文静,又拉拢人心,留在地下室的不管男女老少都是你的死忠心腹,其他人被你或诓或骗的都弄到了这盐头村。”

    “你为了彻底解决掉王波,也为了王波藏在水塘的秘密,以金敏为质,逼迫甄倩嫁给王波,套取情报,顺便不惜出卖身体笼络他的手下。”

    “你不能直接杀掉王波父子,你和他本就是同行,深知他手里有什么东西,是你迫不及待想要得到的,杀了他们父子,你就再也无法把东西拿到手,你只知道水塘藏有秘密,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于是,歹毒的你想到了一条绝户计,你知道,农庄与水塘之间的那片小树林里生活着两种变异动物,蜘蛛和蚊子。”

    “变异蚊子生存需要水源,而周围只有水塘有大量水资源,但那里种植着大量的驱虫植物,变异蜘蛛又以蚊子为食,使得变异蚊子一直蜗居在小树林,无法壮大。”

    “你先是让盐头村的人,偷运大量石灰将拥有驱虫效果的草木杀死,再利用管理化学用品的便利,将保存的大量浓硫酸取了出来,使树木彻底碳化,失去驱虫的功效。”

    王河从兜里掏出一个散发着刺鼻气味的圆球,正是从被王冲处死的三名“内鬼”和甄倩身上找到的,那几颗圆球中的一颗,对着许志忠晃了晃。

    “别人都只知道你是一个医生,却没人意识到你同样是一名出色的化学家,这玩意是你做的吧?不但能驱蚊虫,还能赶走动物,我猜这是也是你们能夜袭农庄,却没引到夜魔的原因。”

    其实,王河之前让来福闻过这个圆球,没想到来福十分的抗拒这个气味,于是他不由得想到,会不会是这个味道太过刺鼻,才导致来福的抗拒,那比变异犬嗅觉更加灵敏的夜魔闻到这气味,又会是什么反应?

    “你就是让手下带着这个去了蜘蛛小树林,利用这个气味避开蜘蛛,捕获了几只活体蚊子,放进了水塘,之后你需要等水塘蚊子成型,然后寄生了前去水塘取水产的王冲,就万事大吉了。”

    “可我怎么能保证被寄生的一定就是王冲?万一是别人,我的计划不就泡汤了?”许志忠总算逮着机会插了一句嘴,这样被人像洋葱一样一层层剥开的感觉实在太不爽了。

    “水塘里藏有老王家最大的资本,是他们翻身的依仗,也是在末世能很好的生存下去的关键,怎么可能为了一点水产,就让王波唯一信任的儿子来回的奔波?你深知这一点,王冲必去。”

    王河弹了一下烟灰,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许志忠,他完全拆穿了对方的把戏,仿佛此刻处在牢笼之内等待审判的,反而是坐在外面,一脸狠厉的许志忠。

    “你计划好了一切,等王冲迟迟不归的时候,王波最终会派出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去调查,这时候农庄人手空虚,正好是你乘虚而入的机会,活捉王波,取得你想要到手的一切。”

    “可惜,变数出现了,我来了,你和文静发现了我,碍于你需要文静帮你拉拢人心,所以虽然不愿,还是把我救了回去,更没想到的是,我帮你们搞到大量的食物,实力超群。”

    “你本想瞒着王波拉拢我为你办事,没想到收到风声的王波却设宴款待了我,更没想到我居然还答应了他的请求,还破解了变异蚊子的秘密,于是你干脆等我走后,策划了夜袭。”

    “在你看来,没有你驱虫的宝贝,我们这一行人必然有去无回,所以你就打着我的名义夜袭农庄,三十人的队伍,你分成两个小队,一队去强绑王波,没有成功的话,就将王波打伤,以某后动。”

    “另一队人去接引你,同时杀死三名王波的手下,让你熟悉农庄的人假扮,让这三人抓住机会挟持王波,协助甄倩叛乱,而接引你的这一队人除了假装挟持你,以方便脱身,还有一个重要任务。”

    “我曾经认识一个华大化学系的高材生,她曾告诉过我,双氧水和丙酮会引起剧烈的爆炸,我在地下室存放药品的地方看过,丙酮我可能不熟悉,但是双氧水我总算是见过。”

    “我当时就很好奇,一个以处理外伤为主的地方,居然没有一瓶双氧水,于是我突发奇想,会不会有人故意拿走去制作了炸弹,果然,我连一瓶丙酮也同样没找到。”

    “所以那一队人,不仅是去保护和劫持文静,同时他们也担任了搬运化学药剂的任务,当你们以炸门为号,在主屋集合的时候,相信那一队每个人的身上都装满了化学药剂。”

    许志忠的脸色铁青,居然连这些都推测了出来,里面的这家伙真的是人类么?

    “还有丁三,他情急之下带人追杀你们,却不知道已经中了陷阱,那些住在地下室的男女老少们就是在等着这一刻,他们假意要去救你,全员出动跟着丁三一起出来,恐怕,丁三已经凶多吉少了吧?”

    “丁三确实身手了得,那么多人围攻突袭之下,居然还能逃得掉,不愧是王波手下第一悍将。”许志忠铁青着脸回答道。

    “哦!原来他还活着,不错,是把好手。”王河扔掉烟头,淡淡的说道:“可惜,你又没算到,我居然回来了,还带着王冲一起回来了。”

    “是啊,好像我命中注定要被你克制一样,不过也到此为止了,我接到信就准备了这一切,我知道你恢复力惊人,但是在这死亡陷阱里,我料你插翅也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