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章:陷阱

    “你们把文静关在哪了?”

    抓到了金敏,王河也不忘了此行最重要的任务,随即审问了起来,金敏倒也干脆,有问必答。

    “在地下室,大哥你放心,小弟一根毛都没动她!”似乎知道自己的风评奇差,金敏迫不及待的解释起来,生怕这位爷和文静那姑娘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会因此要了自己的命。

    这位爷的身手他可是见识到了,他决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除非王河死了,他都没有能被救出去的打算,眼看自己又一次被甩飞了出去,他干脆眼一闭,冷静的等待着撞击。

    刚一落地,金敏忍不住的惨嚎一声,然后极为明智的喊道:“这里,我在这里,看我这里……”

    接着,又是两道寒光,带起了两个人影向墙上撞去。

    王河已经有点佩服这位金敏了,这家伙在末世绝对容易活下来,为了活命,把自己人出卖的是一干二净,就在两人亲密无间的“配合”之下,不能说是有惊无险,可以说是轻轻松松的来到了地下室。

    “开门!”守卫听到喊声,连忙趴在猫眼里张望,一眼就看到了不耐烦的金敏的脸,心说这拉了警报了,怎么这位爷没有抓紧了去避难,先跑这牢房做什么?

    “金爷?哎呦!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不会是对那小丫头起了什么心思了吧?我就说了,那丫头长得那么水……灵……”

    守卫一边开门,嘴里还一边絮叨着,一开门就看到金敏被人提在手里,五花大绑的独特造型,还没等反应过来这是金爷的新癖好,还是什么其他的,脑门上就被狠狠的插了一把刀。

    王河一脚蹬了上去,顺势收回了横刀,金敏有些悲哀的望着守卫的尸体,这家伙给自己物色过不少的美女,还帮自己谈好条件送到榻前,也算是自己半个知己了,就这样丢了性命,不免有些难过。

    地下室里被改造成了牢房,居然每个牢房里都关押着一个囚犯,还好这下面空间有限,满打满算也就十个牢房,在最深处,王河找到了被关押的文静。

    牢房里有床有凳子,文静偏偏双手抱膝,安安静静的坐在牢房的角落里,直到王河用守卫尸体上的钥匙打开牢门,她都没有抬头看一眼,反而有些惊恐的将脸埋在腿上。

    “文静?”面对王河的呼唤,文静不但没有回应,还下意识的向后躲闪了一下,王河顿时大怒,这是受了什么样的虐待,才会成了这个样子,初上四楼的画面突然闪现了出来。

    他一把提起金敏,怒喝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小子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我没有啊大哥……我都是玩的你情我愿,公平交易,用强不是我的风格啊!”

    金敏都快吓死了,明明交代了守卫好好伺候这位姑奶奶,姐夫也是这么交代的,看样子是守卫背地里干了什么出格的事。

    “死的好!”看着守卫的尸体,刚才还有些伤感的金敏,现在都快恨死了,恨不得上去咬上几口才能泄愤。

    “小爷我今天要是因为你把命丢了,死我也要下地府去把你给剁成肉泥!”

    也不管他心里如何诅咒已死的半个“知己”,王河将他高高提起,一直以来,金敏都是被提在手里,想和王河说话还要使劲扭动脖子才能看到他的半张脸,一直都没看清王河的全貌。

    如今被提到和他一样的高度面对面,只见这个壮硕魁梧的男人,因为愤怒而满脸抖动的横肉,加上一双似乎透着紫光的双眼,如同地狱里的恶魔一般。

    直吓的金敏两股间一股暖意顺流而下,一口气没喘上来,双眼一翻,口吐白沫,竟然给吓得昏死了过去。

    王河一看对方这么不抵事,居然就这么晕了,随手就丢到了牢房的外面,转身就向文静走去,想要抱起她来,赶紧离开这里。

    岂料,他刚刚伸出手去就被文静拧身躲过,任是王河好话说尽,就是不肯让他碰自己,嘴里还一直喃喃道:“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文静,你怎么了?是我啊,王河,我是王河!”王河有些焦急的一把抓住文静,外面大队人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了,自己倒是可以轻易离开,但带个人就不一样了。

    可这文静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王河急了,准备强行把她带出去再说,上前一把将她拉起来,就向外走去,谁知文静反推了他一把,挣脱开王河,甩手就是一个大巴掌。

    王河怕伤着她,一直没有用力,反被她一把推开,脸上还挨了一巴掌,顿时就有些恼怒,喝道:“干什么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么?现在没有时间耍你那大小姐脾气!”

    “哼!别假惺惺的了,你和他关系那么好,和他肯定是一伙的,你们都是骗子,还我爸爸、妈妈的命来!”

    王河顿时明白了,这丫头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了,这种被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现在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看来解释也无济于事,不如干脆打晕了,先带出去了再说。

    刚要动手,王河突然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似乎是玻璃摩擦金属的声音,虽然声音很微弱,但还是激起了他的警觉,上前一把抓住文静就向外走。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紧贴着牢房的四面墙壁,落下一圈金属栏杆,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出去了,情急之下,王河抬手一甩,就把文静从即将落地的栏杆缝隙处甩了出去。

    文静就像一枚炮弹一样,险而又险的擦着陷阱飞了出去,正巧落在了被扔在外面的金敏身上,还好有他做人肉缓冲,否则就这么撞在墙上,文静可能就香消玉殒了,不过巨大的冲击,让她瞬间陷入昏迷。

    伴随着金属栏杆的落地锁死,又一层透明的围墙从牢房与金属栏杆之间缓缓落下,一个声音也突然响起:“王河老弟,好久不见啊!”

    地下室的大门再度被打开,进来五个人,为首的竟是被一同掳走的许医生、许志忠。

    “姐……姐夫……救我啊姐夫!”被文静活活撞醒的金敏,看到许志忠,就像看到了救星,顿时来了精神,蠕动着向前爬去,却没看到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厌恶。

    “小敏啊,你姐姐死了,就算没死也已经没什么用了,姐夫这个称呼以后就别叫了,我会留你一条命,也算是完成了你姐姐的遗愿了。”

    “我姐姐死了?怎么可能……你在骗我!”金敏难以置信的吼道。

    “傻小子,你姐姐没有暴露的话,他又怎么可能找的到这里呢?”说话间,许志忠的已经望向被水泥墙、防弹玻璃、金属栏杆,构成的三层围墙,生生困在陷阱里的王河。

    “都是你!都是你拿我做要挟,一直逼迫姐姐做她不愿意做的事,要不然……要不然姐姐怎么会死!”

    金敏双眼通红,大哭着吼道,言语中除了对姐姐的悔恨和内疚,还有对许志忠满满的恨意,王河看得出来,这个荒淫无耻,出卖队友都毫无罪恶感的小子,对自己的姐姐是真的关心。

    “甄倩还活着……”不由的,王河插了一句嘴,可能是出于同情,同情这一对被利用的姐弟俩。

    “真的?”金敏喜出望外,幸喜的望向牢笼里的王河,随即又露出一个猥琐之极的表情,揶揄的问道:“你不会是我的下一个姐夫吧?要不然,我姐怎么会告诉你这里的位置?”

    王河也被这个脑回路清奇的家伙差点整无语了,怪不得许志忠望向他的眼神会那么的厌恶,换了是自己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随即比了一个切手指的动作。

    金敏见状,脸色一变,回想起自己的两根手指不禁冷汗直冒,脸色古怪的说道:“我姐那么漂亮的女人你都下的了手,你还真不是一般人……”

    接着脸色又是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金敏结结巴巴的问道:“大哥,你……你不会是……不走寻常路……弯的吧?”

    “闭嘴!”

    “闭嘴!”

    王河、许志忠异口同声的喝道,许志忠更是让人上去重新堵住金敏的嘴,才脸色好看了一点。

    “王河兄弟,我猜事情的大概,你都已经知道了吧?”许志忠慢慢踱步在牢房外,看都没看就一屁股坐在手下刚刚搬来的椅子上,笑吟吟的望着王河,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差不多吧……要听听么?”反正事已至此,王河也不着急出去了,一脚勾过板凳,也坐了下来,同样一脸微笑的面对着许志忠。

    “哈哈哈,不愧是王河兄弟,愿闻其详。”许志忠一副大感兴趣的样子。

    “那我就随便说说,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许医生拾遗补漏!”

    “好说!好说!”

    “其实整个事情从王波那个走私团伙到来之前就已经开始了……”王河翘起了二郎腿,还悠哉悠哉的点了一支烟,仿佛对自己所处的危险境地毫不在意。

    “早在灾变开始之初,你就到了文家农庄,你带着众多手下,伪装成偶遇集结的幸存者,依靠精湛的医术,众多本就是你手下的一致推举,和媲美最佳男演员的影帝级演技,骗取了文老爷子的认可,堂而皇之的成了农庄真正的一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