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九章:硬气

    此时到了分秒必争的时候,查看监控的人马上就会发现摄像头的异常,在整个大楼进入警备,目标被打草惊蛇之前,必须抓住金敏。

    此时的村口,来福还在大快朵颐,空气中大量人类的味道汇聚了过来,但视野范围内却一个人都没有出现,暗中不知道有多少战斗人员正在紧张的观察着它。

    来福早已察觉到了,依旧若无其事的在进食,对它来说吃饱饭才是头等大事,况且,被人围观而已,在狗的世界观里,这根本都算不得一件事。

    不过做为智商渐渐增高,逐渐比肩人类的变异犬王来说,这些人的行为,足以引起来福的警惕,看似漫不经心的进食,实则已经锁定了几名躲在民居,手持武器,对它充满敌意的几个人。

    王河大步流星向楼上奔去,身上的伪装已经因为大幅度的动作被崩裂,被他一把撕了下来,背包也不知道被甩到了哪里,横刀弓箭也都背回了背上。

    一路向上,手里那点食物一点没浪费,全甩在了监控上,此时他已经上到了四楼,据暗四交代,金敏平时都在这里,整个四楼严禁他人进入,至于被金敏掳来的人质,他也不知被关押在了哪里。

    此时王河站在四楼的入口处,有些迟疑的站在原地,四楼一片昏暗,所有的能透进光线的地方都被窗帘堵了个严严实实,不过这点昏暗倒不至于让他踟蹰不前,真正让他诧异的是这里的声音。

    整个四楼没有守卫,也没有监控,却放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在这音乐中,隐约能听到有人在呻吟,是那种愉悦的婉转吟唱,伴随着大力碰撞的“鼓掌”声,引亢高歌。

    王河顺着声音的指引,移步向内小心翼翼的走去,在绕过几个隔间后,终于看到了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

    一男六女七个人,全都蒙着双眼在一台古怪的圆桌上,俱都是赤身裸体,男人站在中间,六个女人跪着背对着男人,围在他的周围,并且高高地撅起屁股。

    随着桌子的转动,女人们也围着男人缓缓转动起来,当男人再次按动手上的控制器时,圆桌停转,男人向前摸索着,随便抓住一个女人就开始耸动,几分钟后,再次让圆桌开始转动……

    “卧槽……俄罗斯转盘啊!”

    这种只听说过,没见过的玩法,可算是让王河开了回眼界,本以为是违背妇女意愿的事,可当他看到被“选”中的那几个女人,喜笑颜开,努力迎合的样子,着实有些无语。

    趁着这几位玩的正尽兴,王河四处翻找了一下,最后拿起一张床单开始撕扯,反正音乐声那么大,随便他怎么折腾,这些人什么都听不见。

    一捂嘴,伸手一拽,一个女人就被拽下了圆桌,女人还以为是什么新花样,也不挣扎,反而笑嘻嘻的配合着,等王河用布条将她捆上,还塞住了嘴,都没反应过来,反而扭动着身体,玩命的诱惑着。

    一连六个,都被绑好扔到了一边,等圆桌转动停止的时候,男人还兴奋的向前一扑,却扑了个空,男人不怒反笑着说:“哈哈哈,怎么改玩藏猫猫了吗?”

    说完摸索着下了圆桌,学起了古代昏君的样子,一边乱摸,一边贱笑着,嘴里的话语,更是不停的在刷新着王河的词语库,可从头到尾他连眼罩都没有摘掉,不知是不是对村庄的守备太自信了。

    实在忍无可忍了,王河上前直接堵住对方的嘴巴,拿起布条把他双手反绑在背后,与双脚困在一起,这样他只能保持昂首挺胸,却双膝跪地的姿势。

    这时候男人才意识到,似乎是哪里不对劲了,开始挣扎反抗,可是哪里还来得及,最后重重的侧摔在一边,痛得他连声哼哼。

    王河好不容易找到音乐开关,将音乐调的略微低一点,然后抓起一个女人向外走去,一直走到楼梯口,音乐的声音不影响交谈了,才停下脚步。

    低声问道:“他是不是金敏?”

    蒙着眼,堵着嘴的女人这时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吓得连连点头。

    “许志忠和文静在哪里?”

    女人闻言马上摇了摇头,王河将她一把推倒在地,大喝一声:“不说是吧?”

    抽出横刀来,猛一砍,“咔嚓!咕噜咚!”却是旁边沙发上的扶手被砍下来半截,接着拿起一瓶润滑油,在手掌上倒了一点,边走边说道:“这血真他m的黏手!”

    说罢就在其他几个人身上挨个擦了擦手,黏糊糊的液体,像极粘稠的血液,顿时把几人吓得在地板上连连滚动,被堵住的嘴里也是一个劲儿的哼哼。

    可是嘴都被堵住了,想说点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接着第二个女人又被带了出去,同样的问题,王河又小声问了一遍,得到了同样的答案后,他大喝着骂骂咧咧的又砍了沙发一刀。

    连着两人被“砍”死,金敏吓都失禁了,还好他没穿裤子,免去了洗衣服的烦恼,正当他心里默默祈祷着万千神佛保佑的时候,一只手拽住他的头发,拖起就走。

    疼痛让他忍不住的挣扎,可是双手双脚被绑在一起的奇异姿势,让他像一只蠕动的蛆虫一样无助,王河直到走进里屋的一个小单间,才将其狠狠地扔在地下。

    “我问!你答!回答错误一根手指,回答慢了一根手指,回答的是废话一根手指,你同意么?”王河低沉的嗓音,如同恶魔的呢喃,用尽了残忍的语言来恐吓这个二十出头的男人。

    金敏呜咽着,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王河顿时肃然起敬,虽说这家伙看起来如此的放浪形骸,荒谬至极,没想到都吓成这样了,骨头还这么硬。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当我是在开玩笑!”说罢,王河一咬牙,一刀砍下金敏一根手指,疼的金敏呜呜直叫。

    王河蹲下身子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金敏的头摇的更快了,看得出来,他快要被王河吓得崩溃了,加上失去手指的剧痛,金敏痛哭流涕的颤抖着,意志已经到了完全被压垮的边缘。

    即便如此,他还是坚决的快速摇头,那摆动的速度如同神经质的偏执狂一般执着和顽固,如此硬骨头的人,王河还真没见过,犹豫了一下,手起刀落又砍掉了一根手指。

    这一次,金敏似乎是痛的受不了了,浑身抽搐了起来,整个人疯狂的摆动着,连堵在嘴里的破布条,也被他甩了出来,就在王河以为他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却听道金敏哭喊着。

    “不要……不要啊!放过我吧……不要啊……我错了!你问什么我都说……不要再伤害我了!疼死我了!我错了啊……”

    这回轮到王河傻了,原来这家伙根本不是骨头硬,而是早就吓的崩溃了,除了摇头啥也不会,顿时气脑的上去就是一巴掌。

    “闭嘴,没问你话这时候不许出声!”金敏被这一巴掌拍的,硬生生把哭喊声憋了回去,只敢低头偶尔抽泣几下。

    王河见他这副模样。顿时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带人攻打农庄的罪魁祸首,据说当晚还是他亲自带队,就这个熊样子,怎么可能……

    “你是不是金敏?”

    “是……我是。”

    “是不是你打伤的王波?”

    “对……是我打伤的,但是……都是我姐夫让我干的,我没想要打伤他……大哥,你放过我吧,有仇有怨。你找我姐夫报仇啊,全都是他指示的!”

    果然每个小舅子都是姐夫的伤,吭气姐夫来那是丝毫没有负罪感,三言两语就全把锅给甩过去了,正当王河还要继续追问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警报声,楼梯处也传来有人奔跑而上的脚步声。

    王河顺手扯过一张床单,披在了金敏赤裸的身体上,不是他好心怕这位“硬气”的大少爷走光,而是这样实在不好带走他,所以三两下就把床单撕开几个口子,在金敏的身上连缠带绑起来。

    金敏的两条小腿和大腿被死死的捆在一起,双手背在身后,被床单紧紧的缚在身上,整个人就像被打包了的人棍一样,王河单手一拎,把这“人棍”夹在腋下,就向外走去。

    这次他没有堵金敏的嘴,任由他哭喊着,让冲上来的人知道,他们的大少爷还活着,也就不敢随意的轻举妄动。

    刚走出房间,王河就把金敏丢了出去,没有手脚的保护,金敏被摔的惨叫连连,两个刚刚跑上楼的人,连忙停下了脚步,迟疑的望着被绑成棍子的金敏。

    “蠢货,快救我啊,看什么看?”

    金敏哭喊着,两名手下不敢怠慢,急忙上前去搀扶,只见两道寒光一闪,两把飞刀正正的扎在两个手下的脑袋上,巨大的冲击力,甚至将人整个带的飞起,撞在了墙上。

    躺在地下金敏被这一幕下的连声都不敢出了,好家伙,这一飞刀得有多狠,才能把人都打飞,子弹也就这效果吧?

    虽然一直秉承着尽量不杀人的原则,可该动手的时候,王河可没有那圣母心态,人口是一大资源,能保留多少算多少,但未危及到自己生命时,那旦杀不误。

    “配合的不错,继续保持!”王河从尸体上把飞刀拔下来,在尸体上蹭掉血迹,插回皮甲上,对着金敏微微一笑,重新又将他夹在胳膊底下,向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