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八章:潜行

    如果有旁人看到,可能真的会大骂王河简直太坏了,他为了轮胎不会被风吹倒,居然用几块大石头将轮胎给死死卡住,只露出了上半截,别说是风吹倒了,就是成年人用脚踹都不一定能彻底倒下去。

    来福才不管那些,主人虽然总是变着法的欺负它,但是从来都是说话算话,不让它吃,它就只能饿着肚子,让它吃,它就能放心大胆的吃个痛快。

    丧尸肉对来福来说,是绝好的食物,因为其中蕴含着的进化细胞,富含能量,对变异生物来说,绝对是提升实力的最佳补品。

    “嗖!嘣!”

    突然一支箭从下往上,斜斜的正中轮胎,三棱的钢制箭头狠狠扎透了轮毂,将轮胎高高带起,两三米高,“啪嗒”一下平平的摔到了地下。

    来福见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舌头舔了一下大嘴,恶狠狠的露出一个诡异笑容,呲着牙满嘴的恐怖大牙,就冲了出去。

    来福像一只饿疯了得猛虎,直扑盐头村牌楼下的汽车障碍,将里面散布的丧尸扑倒在地,张嘴就咬,迫不及待的狼吞虎咽起来,顿时兽吼声,丧尸的嘶吼声,像炸雷一般响起。

    “怎么回事?”一栋靠近水渠的房屋内,一个压低了的声音,像是在自言自语。

    “是!”

    随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动静越来越远,最后归于寂静,房子的窗外,一个人影紧贴在墙根处,将里面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待人走远后,一个纵身翻上窗台。

    撬开窗户,一个闪身,人影已经钻了进去,顺手还把窗户关好,一猫腰就向楼上窜去。

    人影正是王河,他也没想到趁着来福引发的骚乱,随便挑的一所房子里,就正好有个暗哨,他只是想到骚乱一起,靠近牌楼的守卫和暗哨即便不会正大光明的出现,也一定会一探究竟,没想到竟然中奖了。

    蹑手蹑脚的到了楼顶,果然刚才似是自言自语的人正蹲在楼顶一角,一手拿望远镜望着来福的方向,一手扶着耳朵,嘴里还在轻声嘟囔着什么,王河都已经潜到了他的身后,都没有任何反应。

    就这样,一直等到他放下望远镜,嘴里也停下话语的时候,王河从背后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只手在脖颈上一掐,人就立马瘫软了下来,王河伸手一接,就把人拖下了楼。

    暗哨并没有死,只是被王河给掐晕了,毕竟不是张铁山或者定州精神病院那种畜生不如的渣滓,对待金敏这伙人,王河始终保持一定的克制,还没有触及他的底线,能不杀人就不杀人。

    不管怎么说,末日活人已经不多了。

    当然不杀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扒掉对方的衣服,用绳索捆好,堵上嘴,一口冷水就将对方给喷醒,看着对方惊恐的表情,蒙着面的王河,表现出一个残忍的眼神。

    “想活命么?”故意压低的声线,沙哑的嗓门,加上努力憋出来的冷酷眼神,让惊恐的暗哨,猛然点头。

    “很好,回答的满意我会让你痛快的死,不满意,我让你求着死!”暗哨一愣,心里大骂王河是个神经病,横竖都是个死啊,那你为什么问我想不想活命……

    “努力让我感到惊喜才能活,明白么?”

    已经绝望的暗哨,闻言又惊又喜,要不是嘴里塞着自己的内裤,早就把祖宗八代尿床的事都交代了,拼了命的“呜呜呜”的叫唤,王河示意他压低了嗓门,否则就会很不满意,这才撤掉了他嘴里的东西。

    经过一番“友好”的交流,王河很“惊喜”的将他再次打晕,然后丢在了二楼一间卧室的衣橱里,还贴心的扔了床棉被进去。

    穿上暗哨的外套,带上让对方看上去总在自言自语的无线电耳机,现在他就是暗尸大队的四号,简称暗四,专门负责警戒侦察的任务。

    而这个身份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在村庄内随便挑选地点,只要你觉得这里需要加强防守,你只要做好隐蔽,并上报位置就可以,每两个小时换一次位置,而暗四在刚才的位置刚刚待够了两个小时。

    按照惯例,他要先回去上缴武器装备,然后在半个小时的短暂休息时间内,把补充能量和水,上厕所,更换无线电电池等等事情全部做完,马上上报下一个位置,领取武器装备继续执行任务。

    难以想象,一个小小的营地,岗哨的安排居然细致这个地步,不知道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么严肃认真和缜密,还是因为这里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河来不及细想那么多,无线电里已经发来催促的声音,要求他马上回到指挥中心准备换防,而他在暗四的口中已经得知,金敏就住在指挥中心。

    看似无人的村道,实则潜伏着好几波人,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贴墙而走,不要误会这是他在躲避什么,而是这里要求每一个不管是明哨还是暗哨,换房时必须谨慎小心,尽量隐藏身形。

    这也是那位暗四,为了让王河“惊喜”,详细交代的细节,王河的身材过于魁梧,而是暗四虽然与他身高相仿,但是相比体型要偏瘦。

    加上王河还在里面套着皮甲,更是让衣服有种快要撑爆的感觉,所幸末日什么都缺,包括衣物,每个人都是凑合能穿,就套在了身上。

    略微不合身的衣服,其实在其他人眼里还算正常,君不见,许多人甚至还穿着女士的外套。

    王河的背后只背着一杆长枪,横刀与弓被他装在一个大包里,背在了身后,按照流程走完全程之后,他终于来到了盐头村的村委会,也就是现在所谓的指挥中心。

    刚走进院子,就看到一间类似柴房的屋子前,一张桌子两名守卫,两人都没有和王河说一句废话,只是歪了歪脑袋,示意他去桌子那里。

    王河会意,走到桌前将长枪放下,顺手拿起一支笔,在桌子上的表格里填写下时间、地点,和暗四署名,然后丢下笔就准备绕过桌子,进到屋内去。

    这时一个守卫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从他的肩上,将背包抢了下来,王河并没有挣扎,只是淡淡的说道:“刚刚找到的。”

    营地里有规定,搜索到的物资除食物和军火以外的,都归搜索者所有,也可以上交兑换积分,而配给的武器弹药和食物则和积分息息相关。

    守卫拉开背包,见里面不过是两把刀和一张古旧的弓,便什么也没说,就还给了他,王河重新背好包,点点头,就向屋里走去。

    一进屋,向右转的房间,就是暗四所说的个人储物柜,他的柜子编号是“401”,但王河并没有向右走去,而是转身向左,那里是食物分发的地方。

    末世人们最在意什么?当然是食物,王河相信,只要是人,进入这个房间的第一件事,肯定不是会去储物柜看自己那一点破烂的财产,而是直奔食物配发处,去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微薄的口粮。

    这些暗四并没有告诉他,而是按四有意给他设置的一个小小的圈套,如果他第一时间先回自己的储物柜,那么,一定会引起所有人的怀疑。

    虽然王河在审讯时,有意在暗示他,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一旦有任何的闪失,看押他的人,就会将他处死,但并不代表王河会完全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必要的防备肯定是有的。

    领取完食物,王河才向自己的储物柜走去,他暗自掏出钥匙,装作一副疲惫的样子,慢悠悠的,实则是在用他的,眼睛快速的在储物柜门上扫视,寻找标号为401的储物柜的橱柜。

    很快,他就找到了目标,但是并没有急于上前,而是根据钥匙孔的大小,琢磨手里的那几把钥匙,到底哪一个才是。

    幸亏钥匙不多,根据大小约莫着试了两把钥匙,就打开了柜子,还好没有被旁边的人发现破绽。

    柜子里正如王河所料,都是些破烂玩意,一些日化用品和几张从杂志上剪下来的美女图片,还有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

    照片上暗四满脸幸福的微笑,搂着妻子,怀抱女儿,美满的一家子现如今也只剩下了男主人。

    从柜子里翻找到充电器和电池,给对讲机更换好新的电池后,重新锁好门,王河向着一楼深处的娱乐室走去。

    按照暗四的习惯,他会在娱乐室翻一翻杂志,看看有没有别人新找到新鲜玩意,老马要是在的话,再和这个臭棋篓子来几局五子棋。

    王河当然不打算做这些事,摘掉脸上蒙面的布,马上就会暴露自己是个冒牌货,事实上,已经有不少人在用疑惑的眼神打量他了。

    冒充暗四其实并不是明智之举,这里不过几十个人,相熟的人也必然很多,很容易就会露出破绽,可这也是眼下最简单的,可以快速进入指挥室的方法。

    王河在娱乐室随意溜达了一圈,见人没有注意他的时候,快步离开,假意向厕所走去。

    手里刚领取的水瓶已经拧开,水倒进食物里,伸手在袋子里抓了几下,抓出一把黏黏糊糊的食物,手腕一抖,就把食物丢在了楼梯口上悬挂的监控上,糊住了整个摄像头。

    借机脚下发力,一个闪身就上了楼梯,这一系列动作不过用了十几秒的时间,一楼没有任何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