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七章:进村

    两个村庄同样的布置,相对盐井村,盐头村的布局更周密,虽然以王河的敏锐视觉,都无法看到有人类,但他相信,暗处一定有人在警戒着村庄的安全。

    于是王河决定,从盐井村入手,目标是村子里正中最高房屋的屋顶,那不单是唯一一个四层的建筑,更因为屋顶还有一个广播塔,站在那里,能更好的观察两个村子的情况。

    清理掉所有的丧尸,正面突入村子,以王河的身手,很轻松就能做到,但是这样无异于打草惊蛇。

    靠近大路的一排房屋,一楼的窗户全部都砖石砌死,还好有着四五米高的院墙,对王河来说,这些墙形同虚设。

    抽出匕首,加速助跑一个飞跃,王河猛的将匕首插进了墙体,王波送他的匕首与横刀是同样的材质,承受王河的体重完全没有问题。

    单手握住匕首一拉,脚在墙面上一蹬,另一只手就已经扒住了墙头,他刚刚把头探出墙,就突然不动了,院墙内没有人,也没有丧尸,但是在房屋正门的上方,还有一个闪着红光的监控。

    这金敏不但搞到了发电机,还弄了一套内部网络,连监控都装上了,王河犹豫再三,还是打算保险起见,扒住墙头,向侧面移动了过去。

    靠近房子外墙后,像冒险游戏里主角一样,摆动身体,向侧面一荡,刚好扒住了二楼的窗台,确定窗内安全后,用匕首撬开窗户就钻了进去。

    这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房间里充斥着大量的粉色,和毛绒玩具,有着女孩子特有的可爱气息,可惜对王河来说,这里没有任何价值。

    门外是一条走廊,走廊的尽头通向楼梯,地板和墙壁上深褐色的血迹,控诉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惨剧,走廊两侧四五个房间,都是房门紧闭,王河也没有去搜索,直接向楼顶走去。

    这是一个三层高的小楼,站在楼顶也只能看到周围三四栋房屋院内的情况,靠近外侧的这一排房子,每户院内都安有监控,向内则隔着一条四米左右的道路,是另一排房子。

    道路的两头各装有一个监控,以王河的视力,清楚的看到了监控上的小红灯,路面是不能走了,不然一定会被拍到,也不知道安装这么多的监控,能看的过来么?

    道路不能走,难不倒王河,所幸靠内侧房屋的院子里,都没有监控,想来也正常,即使金敏能找到大量的监控摄像头,也没有那么多的电力可浪费,更何况这需要大量的人力去盯着显示器。

    后退几步,王河猛地加速起跑,临近楼顶边缘时,脚下狠狠用力一踏,水泥灌浇的楼顶竟是让他踩碎一大块,整个人高高地跃起,划出一条弧线,越过相隔四米多的道路,重重地落在了对面的院子里。

    “咚!”伴随一声巨响,王河连连打滚,才抵消掉大部分落地时的冲击,即便如此,他的脚掌也传阵阵的刺痛,饶是王河这钢筋铁骨般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再多来几次的话,脚都要费了。

    还好距离目标不算太远了,村庄的腹地也再没发现安装有监控,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了,不过王河还是保持了一贯的秉性,谨慎小心的向目标潜去。

    村子内非常的安静,一个活物都没有发现,王河自己都觉得是否有些谨慎的过了头,直到到了目标点,四层小楼的侧面院墙外,他仍不忘细细观察一番,才走到了前门推门而入。

    院内没有监控,到了这里,王河才算是放下了警惕,看来只有外围才那么布置严密,整个就是一个外紧内松,这个盐井村大概是因为离得太近,才不得已清理出来以防后患。

    这两个村子很大,住上千人没有问题,在王河看来他们这伙人不过几十号,要这么大地方根本没用,盐井村就是一个闲置的状态,大概是当作将来人口增多时的后备居住点。

    “铃铃铃……”

    王河拉开房门,刚准备进屋上楼,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电话铃声,铃声是从屋内传出来的,这可把他给吓了一跳,连忙把门给关上,从窗户向内张望,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门里是不能走了,王河只好在外墙上寻找可攀爬的路线,他可不想在屋里大开杀戒,然后引来围攻,对方手里有不少的枪支弹药,即使是王河,正面对上也很难全身而退。

    擒贼先擒王,他的想法是潜进去,把幕后的真正的掌控者控制在手里,就像金敏暗渡成仓了三名手下,配合甄倩想要劫持王波,只不过被王河拆穿了才功亏一篑。

    三下五除二,电话铃声还没有断开,王河已经攀上了二楼阳台,隔着阳台玻璃正巧听到有人接起了电话,他一闪身躲在几个纸箱后面,虽然阳台拉着窗帘,但难保不会有影子透过窗帘被人发现。

    “报告!江河湖海!11点24分,一切正常!是!重复,水漫金山!11点54分汇报!”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王河在心里暗暗吐槽,随后细细琢磨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这是每隔半个小时通一次话,同时用暗语确定对方,再留下下一次通话的时间和暗号。

    这电话大概就是连了一根电话线,主机和分机的关系,专门用于这里的防御系统,金敏这小子还真是鸡贼啊。

    忍住偷看一眼的冲动,王河继续向上攀爬,虽然没学过什么爬楼外墙的技巧,但全靠一膀子力气,生生爬上了楼顶,速度还不慢,不过用了半个小时而已。

    果然,刚站稳脚,就又听到了清脆的电话铃声,对偷听已经完全没有兴趣的王河,向广播塔走去。

    这广播塔比起他印象中农村的那种木制电线杆子,连上几根线挂个大喇叭的广播塔先进的多,整个一个埃菲尔铁塔的造型,五米多高,非常的结实,还安装有梯子,方便上下维修。

    爬在塔顶上,四下张望,一切尽收眼底,此处距离地面二十多米,视野绝佳,不但盐井村一览无余,隔壁盐头村也能望个大概,可惜没有手机,只能将盐头村的布局死记在脑海里。

    盐头村的格局和这面差不多,但是防御布置强了许多,交错的村道上不少自制的类似拒马的障碍物,还有废旧汽车和沙袋构建的堡垒,总体上来说,比起农庄要合理实用。

    这些布置都在村庄的深处,从外围根本看不到,如果不是站在高处加上王河的超强视力,真的很难发现。

    在盐头村的正中间,也有一个四层高的小楼,同样也有一个广播塔,大概这两栋楼是两个村各自的村委会之类的,不同的是盐头村村委会的前方,是一片空地。

    那片空地很明显是推平了一栋房屋,然后平整地面后又铺了砖和水泥,虽然离得有点远,但王河还是看到了平地周围还有灯光照明设施。

    有些想不通金敏为何劳心费力的修建这么一个空地出来做什么,不过现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潜入盐头村。

    目之所及,盐头村内可见人数不多,除了村委会楼顶有两名哨兵,周围四栋房屋顶上还有四名,可见地堡八个,偶尔飘出的烟雾,和射击孔若隐若现的枪管,可以推测里面都有人。

    幸好没有一来就盲目的直冲盐头村,明面上就如此多的守卫,暗处还藏有多少暗哨就很难说了,反正想从地面过去,还不打草惊蛇,是不太可能了,他又不会飞,那唯一剩下的路就只有一个了。

    王河望了一眼水渠,似乎只有这个办法了,随即下了广播塔,在不惊扰到楼里人的情况下,原路返回,直到退出村外。

    来福一脸憨相的趴在一台汽车的背后,静静的等着王河的归来,看到王河后也没表现出太多的兴奋,王河甩过去一包饼干才摇头晃脑的表示了下亲近。

    待它几口吞下饼干,还没来得及体会下食物的味道,就被王河一把提溜了起来,在莫名其妙的疑惑中,被扔飞了。

    来福仰面朝天,眼看着周围景色越退越远,自己却迟迟没有落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可已经来不及了,“扑通”一声,就落在了脏兮兮,又冰冷刺骨的水渠里。

    “我不是人,但你比我还狗啊!”悲愤的来福在水里挣扎了半天才上了岸,任凭王河怎么叫也不过来了,眼里满是戒备和不信任,但在另一包饼干的诱惑下,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水是活水,水里应该没有毒,丧尸的天性似乎也不喜水,一般不会进水里去,但是变异鱼就难说了,王河可是亲自领教过它玩意的威力,看来福身上除了水,没有任何外伤,这才放下心来。

    给来福下了一道命令,王河便小心翼翼的向水渠下走去,来福虽是一条变异犬,但这智商堪比人类,即便是比较复杂的指令它也完全能做到。

    只见它静静的趴在原地,口水已经流了一地,死死的盯着面前立着的一个轮胎,那是王河离开前摆在那里的。

    来福模样憨憨的,全神贯注的等待着,那个比它还狗,偏偏自己还打不过的主人刚才和它说,只要轮胎一倒,就容许它去前面那群丧尸堆里饱餐一顿,要知道它可是早就想去了,忍了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