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六章:两村

    “最怕什么?”王冲一愣,顿时脸色古怪了起来,脸色难看的看向王河:“是贞洁吧,二叔!没想到你……”

    “去你大爷的!臭小子,我是那种人么?”王河气得直接给他脑袋上来了一巴掌,当然是收着力气的,要不然当场就给他爆头了。

    “就那个水性杨花,六七八九个姘头的女人,能有贞洁那个玩意?

    王冲闻言,想想也是,于是虚心求教道:“那到底是什么?”

    “当然是容貌啊,甄倩这个女人,靠什么在这农庄里掀风作浪的?她最自信的又是什么?不就是那张脸蛋和身材么,刚才我进去的时候,蔡元那个蠢货都快被勾引的五迷三道的了。”

    “所以……二叔,你到底把她怎么了?”王冲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盯着那块被甩在角落的染血毛巾,咽了一口唾沫。

    “二爷!没有仪器,老头我也分辨不出来这是什么做的,仅凭气味,大概有硫磺还有几味中药,和一些化学药剂混合而成的,它的作用应该是用于驱散虫蛇动物之类的。”

    一直在研究那颗圆球的白智冰忽然插话,他这种搞学问的,一遇到什么难题,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里面,压根也没听到王河俩人在聊什么。

    “二爷,这颗药丸我在研究研究,您不着急要吧?”白智冰像是得了什么好玩玩具的小孩子,把药丸捏在手里可怜巴巴的望着王河。

    “白老留着研究吧,我这还有几颗,先走了。”

    “好嘞!二位慢走,我就不送了!”白智冰一门心思都在手里的药丸上,一听可以留给他,兴奋的头都没抬,直到两人都快走出出去了,才像想起了什么追了上去。

    “对了二爷,消毒清洗伤口的消毒液都没有了,您也知道,现在来看病的,都是以外伤为主,伤口不清理干净,很容易感染的。”

    “不是前段时间刚拿回来不少医疗物资嘛?”王河记得自己来的滴二天,就带领着众人收获了大批物资,其中就包括几家药店和卫生所的药品,消毒液这种常备药剂,应该是有很多才对。

    “碘伏、酒精全都用完了,双氧水什么的一瓶都没有,自老头我来就没见过,……”

    “哦!行了,我知道了,回头有了第一时间给你送来。”王河略微楞了一下神,想起了几乎空空荡荡的药剂储藏室,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白智冰。

    告别了白智冰,两人一前一后就出了地下室,王冲还跟着后面,像个好奇宝宝的似的,问这问那的。

    “二叔,那药球是哪来的啊?”

    “甄倩,金敏的三个手下,还有死的保镖身上搜来的。”

    原来正是这个药丸的气味,让王河确定了本以为只是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的甄倩就是王波身边最大的内鬼,王波病床旁的椅子上残留的药丸气味和香水味道,将甄倩和金敏的手下联系到了一起,彻底的出卖了她。

    “那你是怎么问出地址的?”王冲没完没了,喋喋不休。

    “剁了一根手指,再不说就割花了脸,削掉鼻子耳朵,她就什么都说了。”其实这是沈默干的,王河不过是帮忙止了下血,顺便威胁了两句,甄倩就全都招了。

    容貌是她生存下去的最大资本,她还指望靠着这张脸能被人搭救出去,或者王波念及旧情能放过她一马,脸毁了,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王河只是装模做样的拿刀比划了两下,她就交代的一清二楚,毫无保留。

    王冲的反应不出王河的预料,严刑逼供是必要的,但是砍掉手指还是太残忍了,王河有些无语,这黑道家庭,究竟是怎么培养出来这么一位大少爷,见过打打杀杀,尔虞我诈,却有着天真圣母的性格……

    懒得和他讲道理,经过这些事之后,王波应该会给儿子放不少权,自己做为后盾隐在幕后来培养他,别看只是不到百人的驻扎地,时间久了,没有了父亲遮风避雨,应该会成长不少。

    “二叔,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早上就开始不停的收拾装备,然后全副武装的走来走去,不嫌累么?“

    王河全服披挂的样子,厚实的全身皮夹,加所有的武器,就差带上头盔了,确实让人看上去沉甸甸的,可他却说道:“末日生存,不熟悉全副武装的战时状态,不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怎么能生存下去?”

    “况且,我也该出发了!”王河点了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嘱咐道:“做好防御,时刻保持警戒,能偷袭一次,就能偷袭第二次,不要随便相信任何人。”

    “二叔!你要去哪?”

    王冲大惊,父亲重伤,现在他把王河当成了主心骨,虽然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像是个二十五六的,实则也不过三十二岁的男人,不过是父亲众多结拜弟兄中的一位。

    但是他短短几天的所作所为,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谨慎的行动,缜密的思维,超强的战斗力,无一不彰显着这个男人的与众不同。

    如今,危机还没有完全解决,他居然要走了,这不得不让王冲惊慌失措了起来。

    “放心吧,我不是要离开,而是要去解决掉最后的麻烦,我最讨厌做事留个尾巴了,有始有终才是我的风格。”似乎看出了王冲的不安,王河给了他一个安心的解释。

    “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吧?”王冲一听又不淡定了,金敏手下可是有三十多个,一个人去,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我先去探查一下,一个人反而方便,人多了太累赘,而且我要带走来福。”随便给了一个借口,实则是不想伤亡太多,而且在王河的眼里,即使是丁三训练出来的精英手下,也不过是乌合之众。

    没有累赘的拖累,王河的速度飞快,安排妥当之后,他便独自驾驶摩托,带上来福一路风驰电掣的向西驶去,来福小心翼翼的蹲坐在后座,即便王河安装了皮带来固定它,来福依旧是吓得胆战心惊。

    通过当地幸存者的手绘地图,王河基本确定了盐头村就是那日回来的时候,为了躲避尸虫大战而绕路看到了两座村庄中的一个,当时不知为何,那两座村庄,让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摩托车的速度很快,王河不敢一味的追求速度,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在回来途中曾遇到过一群实力强横的虫尸,为了避免节外生枝,王河把速度一直控制在易操控范围内。

    所幸这一路没出什么意外,别说是尸群,连落单的丧尸都没有遇到一只。

    两个村庄紧紧相邻,中间由一条十几米宽的水渠相隔,上面架着五座四车道的石桥,将两座村庄连在一起,水渠两侧是修整平坦的两条两车道宽的村道,村道直通大路。

    大路上一座大桥横跨水渠,桥的两边分别是两个村庄的牌楼,和所有的村庄风俗一样,牌楼上雕龙画凤,用古朴的大字表明着村子的名字。

    盐头村,盐井村。

    王河没有贸然靠近,在仅仅是能够看到牌楼轮廓的远处,找到一个大概是村民用来看守庄稼的简易房前停了下来,简易房的周围还种了五六棵大树,这在平坦的田野里无比的突兀。

    但这个地方是个很好的藏匿地点,而且有着鲜明的标识,老远就能看到容易寻找,王河准备把他标志性的摩托车藏在这里。

    一拳砸开木门,里面空无一物,估计是刚刚搭建,都没来得及添置简易的家具,这倒是方便了王河,费了一番手脚后,被稍微“改造”过的简易屋就完成了。

    屋子有些歪扭,看上去就像是快要倒塌了,尤其是带窗和门的那一边,几乎都快要坍塌,露出一个大洞来,王河将摩托车从大洞推了进去,又遮挡了一下,绕着屋子转了一圈。

    似乎是不太满意,他望向了旁边的大树,抽出了横刀,刀背连砸,连拉带拽的将最近的一棵大树给生生弄倒,然后小心翼翼的压在简易房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看上去,大树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倒了,有可能是汽车,也有可能是路过的巨尸,正巧砸在了简易房上,门窗都被砸坏了,房子差点被砸塌,想要看看简易房里的情况,也被树挡住了视线。

    藏好车,王河开始向村庄进发,他的第一个目标,是连接两个村头牌楼大路中的大桥,桥上有几台废弃的汽车,王河爬上一台中型货车的车顶,向两边的村庄望去。

    两个村子几乎一模一样,统一规划的五条村道连接着水渠上的石桥,将村子整齐的分成五块,村子正中一条大道,从牌楼到村尾,贯穿整个村子。

    每家每户的占地面积也是规划好的,不管房子怎么盖,地皮都是一样大,因此尽管房子都是自建房,但一眼看上去,不像是两个村庄,更像是两处建在郊外的高档别墅小区。

    牌楼与水渠两侧能够进出村子的主要通道都被废弃的车辆堵得严严实实,还有为数不少的丧尸,在车辆的缝隙中来回的游荡。

    仔细观察的话,才发现原来这些丧尸,都被绳索栓在了汽车附近,倒像是一条条看门狗一般,反观村子里,倒是看不到一只丧尸。

    王河恍然大悟,原来上次路过觉察到的不合理之处就在这里,车辆堆集的太过刻意了,都堵在了必要的出入口,而且密集的不合常理,村子里却空空荡荡,也有车辆,但都整齐的靠在路边,很明显是为了方便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