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五章:地址

    两人来到地下室,门口一个放哨的人都没有,王河却知道,暗处必定有人在看守着,只是为了不引起注意藏了起来。

    进入地下的大门,一张破木桌挡住了去路,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老头,靠着快散架的椅背打着哈气,睡眼惺忪,衣冠不整,身上还有一股难闻的酸馊味。

    桌子上有一个已经洗不干净的大塑料瓶,已经被喝掉了一半的水里,泡着十几颗烘烤过的麦粒,瓶子的前面摆着一个脏兮兮的木牌,牌子上写着“诊疗室”三个字。

    任谁看到这个画面,都像个无人问津的骗子诊所,一定是趁着许医生不在,借他的地方骗取一些生活物资,绝对不会想到,这会是一个临时的监狱。

    老头见到有人进来,懒洋洋的抬起眼皮扫了一眼,这一眼吓得他一个激灵,连忙站起身来,脸上挂满了谄媚的笑容,点头哈腰道:

    “二爷!少爷!你们怎么来了?也不叫手底下的递个话,好叫老头我去迎一迎你们!”

    王河摆摆手,拍拍老头的肩膀问道:“蔡元在里边?”

    “对对对。蔡队长在里面呢,刚来的那几个人不怎么老实,蔡队长和沈队长正教他们做人呢!”

    “沈默也在啊!正好!”王河大步就向里走去,刚走里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你在这等我吧,提防着点,别让人进来。”

    这话是对王冲说的,毕竟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看到什么刺激的场景引起不好的反应,也是个麻烦。

    “哦……知道了二叔,那你快点。”王冲不疑有他,以为不放心这里的秘密被人知道,就坐在桌子前,和老头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起来。

    灾变后,幸存下来的人类身体素质普遍都比末日前要好得多,很少有人会生病,但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就算是个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食量都是与日俱增。

    因此几乎所有的人类,每日除了睡觉,就是为了食物奔波,但是能收集到的食物太少了,大部分的食物囤积地,不是被尸海层层包围,就是早已被其他人搜刮一空。

    不可避免的,人们开始只要是能吃进肚子里的,都往嘴里塞,树皮、皮革、纸……有的地方是否发生人类相食的事情也犹未可知,至少在河东那所精神病院发生的事,和直接吃人又有什么区别?

    饿急的人,就连丧尸的主意都打了起来,更别提变异兽,这类看上去还比较正常的生物了,也因此人们发现,吃人的变异动物,也可以放心食用。

    为了填饱肚子,农庄里每天都有人轮流去狩猎,布置陷阱几乎是每个人都会的基本技能,尽管都是些小型动物,但困兽犹斗,即使是一只变异老鼠,也不是末日前最凶猛的恶犬可以比拟的。

    为此每日受伤的人比比皆是,之前许医生在的时候,每天的病人、伤员络绎不绝,现在他被掳走了,换来个半百的邋遢老头,伤者们不信任这老头,但也没法,伤还是需要医治的不是?

    王冲和老头聊天的这档子功夫,已经不下三人来看伤了,每一次,老头都是懒懒散散的上去诊治一番,给几颗药了事,但这药可不是白给的,得拿食物换。

    捕猎来的兽肉,肉干,只要没有腐烂变质的都可以,一包饼干,一袋零食也行,实在没有的,混着树皮树叶的杂粮窝头也不是不行,老头是来者不拒,但是烟酒那些就不用想了,那是高档奢侈品。

    一个农庄几十口人,谁家穷谁家有余粮大家伙都清楚,明明有好的食物,偏偏拿杂粮窝窝来,老头也不认帐,一拍桌子一瞪眼,把药就收回去了,来人发了脾气也没用,老头根本不怵。

    这可是二爷给安排的人,少爷点了头的,谁也不敢多放肆,只能捏了鼻子自认倒霉,换了高档点的食物来换药,况且少爷还在一边坐着呢,这庄子里除了波爷,就是冲少爷说了算。

    哦,对了,现在还多了一位二爷,这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冲少爷的命是他救回来的,庄子被夜袭,也是二爷回来抓了内鬼才稳定了人心,听说他还帮许医生搞了很多食物和药品。

    或许……这位神通广大的二爷,能帮大家伙吃饱饭,少受点罪。

    手下人在想什么,王冲不知道,他正惊讶于老头的医术,不同于其它灾变前不过的庄稼汉的普通幸存者们,王冲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加上家里见不得人的生意,虽然他父亲没有让他参与,但打打杀杀的事情也见过不少,家里还有个专门处理这些事的医生,久而久之虽不精通,但对外伤处理也不陌生。

    这老头见了三个病人,只是随便看了几眼,摸了一把,就准确的说出来伤势如何,处理起来也是干净利落,反之开药时就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了,都是抗生素,防止感染的。

    有一个伤者,左臂被陷阱里的变异鼠咬掉一块肉,老头消毒缝合不过用了十几分钟,在付出一条老鼠腿后,伤者拿着药正骂骂咧咧的要走的时候,又被老头给叫住了。

    老头问他是不是摔了一跤,伤者回答变异鼠挣脱陷阱咬上来的时候,他向后躲闪被绊了一下,摔到了右腿,不过没啥大碍,有点疼,过几天就好了。

    闻言,老头也没说什么,俯身捏了捏伤者的腿,左搓右揉了好一阵,就在伤者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爱好的时候,老头拍了拍他的腿,就让他赶紧滚蛋。

    说来也奇怪,本来有些瘸的右腿,竟然痛楚大减,伤者道了个谢就走了,老头啥也没说,继续和王冲闲聊着。

    “大爷,你原来是干啥的啊?”王冲终于忍不住了,好奇的问道。

    “我啊!害,也没啥,海城中医学院的院长。”老头端起肮脏的大塑料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院……院长?”王冲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住,农庄里有这么牛的人物,自己居然毫不知情。

    “那您……您怎么之前……”他很奇怪,这样的人物不管去了哪里,都是座上宾,可自己别说是见了,连提及都没有人提及过。

    “我其实来到盐河镇也有些日子。”老头打开了话匣子:“我叫白智冰,刚从海城逃出来的时候,无意间路过这里。正巧我和农庄的主人文先生是旧识,他便留我住了下来。”

    “一来,看我亲戚朋友全部罹难,我独自一个人实难生存下去,二来,也是看中我这一身的医术,能帮到其他人……”白智冰苦笑一声:“可谁料到……”

    “发生了什么事么?”王冲急冲冲的问道,虽被王河呵斥过很多次,但他这个乱插话的毛病始终是改不了。

    白智冰看了一眼王冲,似乎对这个毛头小子的急躁没有感到不耐,继续慢悠悠的说道:“可谁料到,我接诊的几个病人,不是伤情恶化,就是反反复复,甚至还医死了人……”

    “怎么可能,我可是听说过您的大名的,许志忠好像之前也说过,他也算是您的半个学生啊,他都没有出过岔子,您的医术更是高人一等,怎么可能会医死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诊断无误,药也没用错,可就是出事了,也多亏了小许,我才没被那些家属活活打死,本来文先生还打算将医疗这一块全交给我负责,可结果全靠小许救济才活到现在。”

    白智冰满是惆怅,全家遇难,本就是心灰意冷苟且偷生的混日子,偏偏遇到旧友让他重新开始自己最热爱的工作,让他才一次发光发热,没曾想却在自己最熟悉的,最擅长的领域落得身败名裂。

    “许志忠确实是个好人,虽然他和我父亲之间有些误会,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冰释前嫌的……”王冲越发的对眼前的老人感到好奇,接着问道:“那后来怎么又……”

    “你是说,在这里看病坐诊么?”得到了对方对问题的肯定,白智冰回答道:“是那位二爷!也不知道他从哪找到了我的资料,就让我来了。”

    “我本来想拒绝的,怕再一次引出事端,结果他说出了事他承担,放心大胆的看,保证这次不会出什么事故,连看病收食物都是他教我的。”

    果然!又是这位神奇的二叔。

    “趁我不在,在说我什么呢?”两人正说着话,王河正打里面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毛巾,边走边擦着手,用了很久已经泛黄的白色毛巾,被鲜血染的通红。

    他走到了王冲的身边,随手甩掉毛巾,拍了拍对方的后背,笑道:“久等了。”

    “二叔,你问出来了?”

    “嗯,问出来了。”点了一支烟,王河淡然的回答道。

    “在哪?”王冲顿时兴奋了起来,急切的问道。

    “西面,盐头村。”

    王河从兜里掏出一个木盒,打开盖子,里面是一个乒乓球大的圆球,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赫然正是困惑了王河许久的在内鬼衣物上闻到的气味。

    “白老!您给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做的,干什么用的。”

    王河将东西递给白智冰,一旁的王冲对他如何问出的地址更感兴趣一点,追问道:“二叔,你是怎么这么快就问出来的?我看那女人不是哪么好相与的。”

    “你说,女人最在意的是什么东西?”王河突然问了王冲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