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四章:抓奸

    楼上传来的枪声,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不同于王冲的惊慌失措,甄倩面露喜色,刚才的恐慌与绝望,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兴奋与得意洋洋。

    被捆绑在地的六个人,脸上的神色也各不相同,有的人面露悲痛之色,有的人则和甄倩一样,觉得翻盘的机会来了。

    唯独王河气定神闲的整理着自己的装备,对楼上发生的事,似乎毫不关心。

    就在王冲准备冲上楼去的时候,两具血淋淋的尸体从天而降,重重的摔在了楼梯上,正是那两名想要挟持王波的保镖,紧跟着,一头巨兽慢慢的踱步而下,冲着楼下的人一声怒吼。

    “安静点!”

    刚耍完威风的来福,听到这声呵斥,立马低眉顺眼的小步跑到了王河脚边,一副谄媚的样子。

    紧跟着常子威捂着腹部,踉踉跄跄的下了楼,看到楼下的众人,用尽全力嘶喊着:“保镖要杀波爷……”随即就昏死了过去。

    贺小惠急忙去检查,发现常子威腹部中弹,所幸没有伤及内脏,命是保住了,王冲冲上三楼,发现王波毫发未损,只是受了点惊吓,得知是一头变异犬救了他,表情甚是精彩。

    众人的表情又是一变,尤其是甄倩,从绝望到满怀希望,然后又到绝望,现在已经是呆呆的说不出话来了。

    与之相反,王冲从惊怒到惊慌再到惊喜,大起大落的剧情发展,差点让他脆弱的神经崩断,刚刚松下一口气,此时望向甄倩的眼神,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王冲!农庄里的内鬼,基本上都在这儿了,怎么处理是你的事儿了,不过我建议先暂时留着她的姓命,等你父亲伤愈之后,由他亲手处理,也算是对你父亲有个交代。”

    王冲狠狠的点点头,一挥手,棍子等人走上前去,堵上甄倩一众七人的嘴,用麻袋套在他们的上半身,将他们直接扔进早已停在主屋门口的车上。

    主屋门口因为王河的严令,没有安排守卫,确认四周无人看到后,汽车迅速将七人押解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还有前一晚抓来的一众嫌疑人,其中三人被确定,并处决了,剩下的虽然暂时摆脱了嫌疑,但一时也出不去。

    因为王河的命令,导致审问的时候下手太狠,尤其是沈默,经过他严刑逼供的嫌疑人,没有一个还能起得来的,只能安排在这里先养伤再说。

    地下室里除了甄倩等人,连同养伤的和暂时被扣押的,人数已经有十三人,虽然事情已经算是解决,但这后果不可谓不惨重,为此等王冲上楼看望完父亲后,又被王河叫到了一楼。

    “除了甄倩,和这两个人,其他人的四个人我建议,免去他们的权力,让他们当个冲锋陷阵的马仔吧。”王河拿着六名高层叛徒的资料说道。

    “为什么?他们说出那样的事,还要放过他们?”王冲有些恼怒,这件事最丢人的莫过于他的父亲,这是古今往来,所有男人都不能承受的屈辱。

    “他们不过是一时色迷心窍,但对你父亲还是有感情的,况且他们除了和甄倩有了几次苟且,也给了一些物资和军火,但还没有彻底没了原则,那两个家伙就不同了……”

    王河又拿起一份资料递给他:“这两个人不但彻底背叛了你父亲,他们还和自己的亲信手下鼓吹对你父子二人的不满,真要细查的话,这不到百人的农庄,起码有一半人都要被处决了。”

    王冲看着手里的资料,顿时冷汗直冒,资料的名单上,全是与这六人有过往来,并且很密切,很有可能他们不但知道六人的事情,甚至也参与到了其中。

    真如王河所说,如果全部杀掉,难保其他人会有什么想法,为了自保,这些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反将他们推到了对立面,所以现在重要的是,如何稳定人心。

    安抚重于清算。

    大厅里点着煤炉,南方的冬季阴冷潮湿,屋里比屋外还冷,为了议事,一早王河就叫人在屋里点起了炉火。

    炉子上悬着一个烤箱,王河从烤箱里掏出一根扁长的木棍状物品,又从一旁拿起一根皮绳,鼓捣了几下之后,将皮绳安装在了木棍上。

    原来这是一把弓,正是王波之前送他的那一把清代角弓,因为弓身和鹿皮制的弓弦太硬,需要烤热弓身,泡软弓弦才能上弦,因为离着炉子远,弓弦早就晾干了,弓才算烤透了身,此时刚刚上好弦。

    横刀、匕首、箭袋、手枪,王河将一件件装备检查好,固定在身上,一直没说话望着他忙碌的王冲终于开了口。

    “二叔!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内鬼已经给你找出来了,剩下的当然是去救人,彻底平息了这件事。”

    “可是……可是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样帮我们?”王冲不相信,仅仅认识几天,不可能就为了一个结拜兄弟,王河能不留余力的帮他们父子度过难关。

    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从小父亲对他的教导,是人就必有所图,如此费心费力的帮助他们父子,那必须要有极大的回报,要不然凭什么让对方付出如此之多?

    王河的能力他是见识过的,单就是一招解决保安的那一手,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更何况来福这个恐怖巨兽,子弹都对它都无效,却被王河单手制服,更是俯首称臣。

    王冲可以预料的到,如果这场危机过后,不满足王河的所要求的回报的话,他们父子绝对承受不起他的怒火。

    不过王冲也不在乎了,解决掉这次危机,即使他们父子沦为王河的下属,甚至工具都在所不惜,昨晚在病房,他与暂时醒来的父亲提到过王河的所作所为与能力,父亲对他的话也深表赞同。

    管理这么一个小小农庄,已经让父子俩心力憔悴,一个强大领袖的出现,即使夺了他们的权也不是什么坏事,更何况,王河的除了能力出众,人品也不赖,跟着这样的人,说不定能更好的活下去。

    此时他差不多就是要和王河摊牌了,也做好了对方狮子大张口的准备,交出所有的权力和物资,成为对方的附庸,希望父子俩没有看错人,王河不会卸磨杀驴,斩草除根。

    “为什么?”王河听到问题愣了愣,随即毫不犹豫的笑着回道:“路过,撞上了,人活着都不容易,能帮就帮一把。”

    “能帮就帮一把……”这样的回答似乎完全出乎王冲的意料,他想到过各种答案,包括他曾一度听闻王河似乎与文静发生过什么,为了文静才帮助他们也不是不可能,可他居然说,只是顺手帮一把。

    似乎是看出了王冲的疑惑,王河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总不会一直待在这里,迟早是要离开的,末日之下能活下去越来越不容易,我只是尽我所能,尽可能的保住一些品行不坏的人。”

    “你要离开?”

    这又是王冲没有想到的,这个农庄虽然小,人也不多,可这里相对容易生存,不用去面对无尽的尸海和各种变异生物,以王河的能力,在这里做个土皇帝,安逸的生存下去轻而易举。

    幸亏王河不知道他的想法,否则绝对要嘲笑他的无知,海城的尸潮已经开始迁徙,水塘的变异昆虫也急不可耐的要向外扩张,这小小的农庄迟早要被吞没。

    也就是这帮子没见过啥世面的家伙,还在做着偏安一隅的春秋大梦,不出一个月这里就会沦为废墟,却还在不自知的每日内斗,要不是看他们本性不算太坏,王河早就弃之而去了。

    这样的结局说出来他们也不会信,除非亲眼所见,他们是不会轻易离开这里的,所以王河也懒得说那么多,只是表明自己还需要去寻找亲人和朋友,并且一旦解决这里的事,就马上动身。

    “可是……二叔,你知道金敏的藏身之地在哪么?三哥这么久了都没有传回来消息,恐怕……”

    丁三当然是凶多吉少了,他已经掉入了陷阱,对方的阴谋一环套着一环,要不是自己意料之外的回归,还把你这么个王家大少爷给带回了,对方这时候恐怕已经阴谋得逞了。

    “我不知道,有人知道啊!”将最后一柄飞刀插进皮夹,王河狡黠的一笑,他就不信撬不开对方的嘴。

    王河整理好所有装备,全副武装的感觉让他有种特别的安全感,加上昨晚不小心进入演算世界,结果因祸得福的恢复了所有的能力,此时的他比起巅峰时期只强不弱。

    “走,去会会你的后妈!”

    “不是吧,二叔!她怎么可能会告诉你?”王冲想不到是去问甄倩,试问甄倩已经狠透了王河,怎么可能告诉他金敏的藏身地,再说,金敏也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金敏完了,谁还能救她。

    “不说?你不会逼着她说嘛?我说交给你父亲处理,可没说交给他一个完好无损的……”

    望着王河脸上透出来的阴狠笑意,王冲不由的打了个冷颤,这位二叔,不知道想出了什么阴损毒辣的手段来对付甄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