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三章:处决

    一楼大厅内,王河正在清点着匠人们连夜赶制出来的一百支牛骨箭,和三百支三棱破甲箭,棍子五人组在一旁帮忙打包整理,将箭支整齐插进牛胃制作的箭袋里。

    他们的身后,王冲正坐在沙发上喝水,坐在一旁陪他的还有贺小慧和甄倩,身后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手下,正是守卫三楼的四个保镖中的两个,这俩人一直负责守在楼梯口,为了王冲的安全才跟了下来。

    王冲猛地灌下半杯水,将水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满脸的怒气,他手肘撑在膝盖上,两只手紧紧的捏在一起,但颤抖的手指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紧张的心情。

    也难怪,就在几分钟前,他刚刚手刃了三名王河指认的反骨仔,而且是当着全庄五十多名手下的面,亲手用刀挨个宰杀,而这一切,是王河逼着他做的。

    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他不下手的话,会让所有人对他失望,他会颜面扫地,威信全无,尽管王冲知道这是王河在帮他,但是他无法原谅自己的懦弱。

    亲手夺去三人的性命,感受着生命在自己手里一点一点地消失,竟然能让他害怕到如此程度,当他强撑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待手下们散去时,才冲进厕所将那份恐惧和恶心一起吐了出来。

    “二叔!那三个人真的是内鬼么?”王冲质问着王河,他生怕这三人不过是拿出来稳定民心的替罪羊,他不太敢相信,一夜的功夫,王河居然就抓出了内鬼,而且还是三个。

    然而,王河微微的摇头,让他的心跌到了谷底,难道真的是三个用来稳定军心的无辜者?

    “不止是三个,只不过这三个必须要死,而且要死在大庭广众。”王河甩过去一沓子纸,王冲捡起来翻阅,发现是三名金敏手下的验尸报告。

    “这什么意思?不止三个?”王冲不解的瞪着王河,也为他的话震惊,难道还有更多的人?

    “你刚才亲手杀的,其实是验尸报告里的这三个家伙,他们是冒名顶替的,验尸报告不奇怪么?既然用刀搅烂了脑子,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对后脑开枪?”

    “因为子弹会在脸部炸开,致使无法看出死这是谁?”王冲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蔡元恍然大悟道:“确实,这样比破坏脸部更不容易引起怀疑。”

    “那为什么说不止这三个人呢?”王冲还是不明白。“因为……好吧我从头给你讲吧!”

    王河有些无奈,在没有动用演算之前,他就已经推理出了大部分的真相,演算后更是将整件事推演的清清楚楚,对王冲这个笨脑袋,实属有些无语。

    “你先看看这张图,我们一共损失了九名弟兄,分别是农庄院门处两名,主屋门前四名,主屋内三名,而其他地方无一人伤亡,不奇怪么?”

    王冲接过图,也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一时还是想不明白,无助的望向王河。

    王河接着说道:“金敏内应杀死哨兵,打开大门,队伍分成两队……”

    “不对啊!不是炸开的……”

    “听我说完!”王河打断了王冲的发问,有些恼怒的瞥了他一眼,王冲悻悻的闭上了嘴,不敢再去乱插话。

    “队伍分成两队,一队直奔主屋,一队去了后院,后院的那队人马用刀捅后脑的方式杀了三名守卫,然后启动了安装在铁门上的炸弹,并以爆炸声为信号,两队同时开始进攻。”

    一队的目标是你的父亲,以生擒为主,二队则是许医生和文静,然后在主屋前集合,两队只要有一队成功,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安全撤离,而且我敢保证,他们有一队人马绝对不会失败……”

    “为什么?”王冲没敢插嘴,这次忍不住提问的是甄倩。

    “原因嘛……其实你应该很清楚,亲爱的大嫂!”王河语出惊人,还冲着甄倩挤了挤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甄倩脸涨得通红,一双勾人的杏眼瞪得老大,一时间委屈、惊讶、愤怒统统都写在了脸上。

    王河惊叹道:“嫂子莫要生气,你看看这个……”

    一沓纸放在了甄倩的面前,上面是棍子监视了她一夜并记录的过程,记录详细的令人发指,包括甄倩几点吃的饭,吃饭期间与何人对视过,饭后又与之在哪里约见的。

    厚厚的一沓纸,王河在上面圈圈点点的做了标记,这些标记处,清楚明白的写着,甄倩从昨夜十点,至凌晨四点期间,共偷偷约见了七名男子,而且其中六人都搂搂抱抱亲亲我我,举止非常暧昧。

    并且,还与其中三名发生了关系,这六人均是王波手下大哥级的人物,类似一支军队里除了指挥官以外的中高级军官,而约见时唯一没有暧昧举动的那名男子,便是早上被王冲亲手处决的三人中的一人。

    “你……你胡说八道,这是诽谤,你这根本就是乱写一通……”甄倩拿起报告就准备撕掉,却见王河又拿出一沓纸来,悠哉悠哉的说道:“没事,撕吧,我让人又抄了一份。”

    甄倩还在发愣,手中的报告突然就被一旁的王冲抢走,她气得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倾国倾城的面容此时因为愤怒而扭曲的仿若恶鬼,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你造谣,你为什么害我?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啊!现在差不多快到……”王河话音刚落,门外六个身影说说笑笑的走进屋。

    一进门就有人扯着嗓子喊道:“少爷,厉害啊,一回来就抓到了内鬼,兄弟们都说你是狄仁杰下凡,这叫我们来是有啥事啊?是不是要去收拾金敏那个王八蛋?”

    “拿下!”

    六个人还没反应过来,随着王河一声令下,五个身影就扑了上去,王河也没闲着,一个闪身就堵住了门,手里一根木棍一挥,就撂倒一个想跑的汉子。

    木棍几次挥动,快若闪电,六个人统统抱着腿在地上打滚,被棍子五人组用绳子挨个绑了结实。

    “把嘴都给我堵上,吵死了!”王河晃着木棍重新走回大厅中央,十分有眼色的棍子赶忙搬来一把椅子,王河大大咧咧的坐下,用棍子指了指其中一个人说道:“拖过来!”

    魁梧壮硕的柱子上前一把将人拖了过来,王河揪掉他嘴里的破布,还没问话,他张口就骂:“我操你……”

    “嘣!”

    王河一棍子抽在他的嘴上,四五颗牙齿应声而飞,疼的他惨嚎连连,却被一木棍捅进了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没让你说话,就别给我出声。”见对方含着木棍连连点头,王河一指甄倩,问道:“你和这个女人是不是有一腿?”

    男人嘴里捅着木棍,瞥了一眼甄倩,犹豫了一下,便狠狠的点了点头。

    甄倩一下就炸了锅,大喊大叫连哭带闹得骂道:“你这是严刑逼供,王河你个该死的外乡人,凭什么跑我们这里指手画脚,我不就是没有答应和你上床么,你就这么坑害我?”

    “嘣!”刚从男人嘴里抽出来的木棍,狠狠的抽在甄倩的脸上,直抽的她几度昏死过去,半晌说不出话来。

    “忘了和你说了,我可是打女人的,尤其是你这种烂货!”王河再次把目光放在跪在地上,五花大绑的六个人,抡了抡木棍,面带微笑戏谑道:“抓紧时间,说吧!”

    “是她勾引我的,她说波爷老了,满足不了她,她还说,她和她表兄弟金敏很可怜,缺食少穿,手地下还有一帮吃不上饭的难民,经常让我帮忙搞食物和武器……”

    缺了几颗牙,说话都透着风,加上方言口音,王河愣是没听明白,还是棍子在一旁小声翻译,才让他搞清楚,六个人摘掉口里的破布后,争先恐后的据实交代,连他们苟合的姿势都说的一清二楚。

    王冲听得是脸色铁青,牙咬的咯咯直响,脑门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恨不得当下就掐死甄倩这个婊子。

    甄倩脸色煞白,吓得浑身颤抖,望向王河的眼神却是充满怨毒,原本性感的双唇,现在肿的和猪嘴一样,看上去可笑之极,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王河,你别高兴的太早,今天夜里就是你的死期,你一定活不过今晚,一定会碎尸万段,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只见王河身形一闪,一手一个提着一直站在王冲背后的两个保镖。

    “二叔?”

    王冲一惊,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王河随手将两个人丢在地上,两个保镖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就活不成了。

    “这女人早就已经把你父子身边的人收买了,要不然她哪有机会去勾搭其他人?”

    王冲恍然大悟,三楼做为他们一家的住所,除了丁三以外有六个保镖贴身保护他们的安全,几乎是形影不离。

    其中的两个一直贴身保护他,甄倩也许没机会下手,可惜后来跟着王冲去了水塘,结果葬身蚊口,剩下的四人,如果没有被这个女人收买,不可能不知道她做了什么。

    “糟了,父亲……”想到这,王冲才想起来,还有两个保镖在楼上护卫着王波,这楼下动静闹得也不小,如果楼上保镖下楼查看知道了原委,对他父亲不利,可如何是好。

    “哈哈哈……晚了,他们已经是我的人了,王波那死老头现在恐怕已经玩完了……”甄倩疯狂的大笑,对自己的处境毫不在意,只要王波被劫持,她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梆梆梆!”三楼突然传来阵阵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