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二章:谍案

    蔡元用手比了一个介绍的手势,身后跟随的两人向前一步,低声叫了一声:“二爷!”

    “嗯,做的不错,柱子人呢?”柱子就是被王河指派给蔡元的壮汉,脑子不灵光,胜在身材健硕,擒拿格斗很是在行。

    “他在地下室看守。”

    “你们两个留下一人听我调遣,蔡元你带一人去审审这六个人,叫柱子去支援棍子,把抓来的人都关到地下室,有人打探就给我一起关了,注意安全,低调点。”

    “是。”蔡元领命,带人离去,留下一个汉子不知所措的呆在原地。

    蔡元带这两个来,目的就是请王河过过眼,希望的到他的批准,说明蔡元对这两个人很是看好,准备放心重用的。

    但对王河来说,既然蔡元一个土生土长,知根知底的人,觉得二人可用,自己一个空降的外乡人,什么都不知道,还能比蔡元更了解这些人的品性么?

    所以干脆也不多此一举了,现在人手短缺,赶紧整合人手解决了这件事才是最要紧的,他又不打算长居此地,还有更重要的人在等着他。

    王河随即打发这名手下去找沈默,他那里也急需人手,自己这里反而是最不需要人的。

    三队人马汇总而来的信息被他放在了一起,人数虽然不多,却有着事无巨细的详细记录,这要放在灾变前随便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可能都不算什么难事,分分钟就能分析出个脉络,案子也就破了。

    可王河毕竟是个门外汉,最多和见多识广,并有着丰富经验的石冲那里聊过几次闲天,想依靠这道听途说的方法,以及极其谨慎的性格来抓出内鬼来,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但王河还是这么做了,而且做的很认真,仔细分析着报告里的每句话,不知不觉中,眼中甚至闪现出许久不见的蓝光。

    报告中的文字在他的脑海中分解成无数条纤维,然后慢慢汇集,像是拧麻绳一般,拧成无数根五彩斑斓的细细线索,最后编制成一张幕布,所有的事情都在幕布上像电影一般放映。

    王河像是在用上帝视角观察着这张幕布,在他感兴趣的地方暂停、快进、慢放、倒退,随心所欲的变换角度,切换视角,许多不完善的地方,他甚至随手一点,就填补出事情应该有的状态。

    不过寥寥数人的信息,就让王河分析出了事情的全貌,这种感觉让他体会到一种全知全能的快感,似乎再加入一点信息,再多推演一点进程,能看到的就不单单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了。

    不由自主的,王河把“自己”添加进了演算,有可能做出的选择,大概会参与的事件,以及本身的实力,画片开始出现了混乱,一块幕布分散开数块,上演着不同的过程和结果。

    似乎这个对这个结果不满意,王河又加入了所有所知的条件,王波父子,棍子五人组,变异犬王,吴婷……甚至是父亲和儿子。

    画面越来越多,也不再局限于盐河镇这个小小的地方,整个国家,乃至星球宇宙,都纳入其中,深陷其中的王河越来越兴奋,殊不知外面已经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他的房间里的话,会惊恐的发现,原本壮硕的王河,现在已经是骨瘦如柴,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可脸上却挂着诡异的微笑。

    那是一种胜券在握,掌握了天下所有事,自信且满足的微笑,眼看着他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着,处在演算世界的王河突然心里警铃大作。

    他的演算世界开始崩塌,画面一个接着一个的溃散,王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逐渐消散,他想清醒过来,无奈却深陷潜意识无法苏醒,就像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可就是无法醒来。

    王河的身体也开始崩溃,也许是出于本能的自救,为了保持平衡而被银盘压制在体内的进化细胞,开始被身体大量分解,然后快速的补充到王河的细胞内,以强壮细胞。

    然而过快的分解和吸收过程,使着健康的人体细胞开始崩坏,缺乏营养和能量的补充,又无法抵消这种崩坏,只是加速了王河身体的溃散,换句话说,身体本能的自救反而加速了王河的死亡。

    就在这时,双眼紧闭的眼缝处的蓝光,突然转变成了紫色,又从紫色变成了红色,王河的表情也变得狰狞了起来,整个人如同一只干瘦的恶魔,外放着嗜血的威压。

    体内原本萎靡的细胞此时也活跃了起来,开始主动吞噬被封存的进化细胞,不同于正常的分解,是消化,细胞居然有着可怕的消化能力。

    进化细胞连同其内含的导致变异和进化的未知成分,一起被吞噬消化,转化成身体急需的能量,原本因为不平衡,导致王河能力下跌的进化细胞被疯狂的转化,迅速的填补进干瘪的身体组织。

    也许这就是当初的张铁山和后来的石冲,所拥有的超级愈合能力的秘密,他们的身体居然能够吞噬和消化进化细胞中的未知成分,那还有什么是他们不能吸收加以利用的?

    很快,体内的所有被银盘压制的进化细胞被吸收一空,王河不但恢复如初,身体看上去比之前还要壮硕几分,他也从无尽的演算世界中醒来。

    现实中经历的事情他全部知道,因为在演算世界里,所有的画面崩塌后,只留下一块幕布,而上演的正是他身体的变化,不单单是外观上的,而是从内而外的,细胞级别的变化。

    王河知道画面上的正是现实中正在进行的,在演算的世界,只有“过去”,“未来”和“现在”,“未来”最难以推演,有多少个结果,就有多少个画面,就像是平行宇宙,全部都是真实的结果。

    而“过去”和“现在”,只有一个画面,“现在”是能量消耗最少的,这就是演算世界的铁则,是不可改变的,当王河无意中开始演算,这些铁则就深深的映射在了脑海里。

    当他看到自己干瘪的身体时,以及细胞疯狂的崩溃,王河已经绝望的准备接受现实了,突然身体细胞发生了变化。

    绝处逢生,王河大喜过望,对于这种变化他还小小的演算了一下,这一次他小心翼翼,只对进化方向推演了一下,便适可而止了。

    人类正常的进化,眼睛出现蓝光的这种,主要通过脑部的开发,提高身体潜能,并使人掌握各种能力,进化速度缓慢,拥有局限性,被限制在细胞可承受范围内,且每个人的细胞承受力不同。

    而以张铁山为代表眼睛出现红光的进化,主要是身体细胞,以吞噬一切能量的能力,来壮大自生的力量,且没有上限,但是因为脑部进化的缺失,会逐渐失去控制力,变得和野兽一样没有理智。

    而这两者的融合,会出现什么情况,王河没有敢去推演,他预感到这需要大量的能量,程度不亚于刚才导致危机的胡乱推演,他可没有勇气再经历一次。

    缓缓的睁开眼睛,王河心有余悸的抹把脸,心里暗暗发誓,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充分的准备,这样的事情他决不会再干,可眼下,这场间谍案似乎是可以结案了。

    推门出了房间,王河直接上了楼,天色已经渐渐泛起了鱼肚白,王冲因为太过疲倦已经睡下,贺小惠在他的房间陪着他,来福一脸憨态的睡在病房门口,病房内,王波一个人,还未醒来。

    虽然王河是农庄的二爷,名义上,除了王波父子,也就是他的话语权最大,但他终究是个外来者,短短的几天不可能让所有人信服,总之还需要王波父子出面才行。

    也不管王冲到底有多累,王河直接敲响了门,还没等里面答应,他就推门进去了,与其去打扰一个受伤的老人,他更愿意骚扰一个年轻人,虽然前不久王冲也是刚刚从生死线上抢救回来的。

    “你他妈的干什么啊?二……二叔?”

    睡眼惺忪的王冲揉着眼,气急败坏的大吼着,任谁刚刚睡着就被粗暴的从床上被提溜起来,也不会有好脾气,这也就是王河,换个人说不定早就破口大骂了,就算是他爹也要骂几嗓子。

    可是面对王河他不敢,这位干二叔散发的那股子气质,从第一天就让他莫名其妙的敬佩,后来经历的一切,又让他从骨子里感到莫名的惧怕,王冲深信,如果二叔要杀人,整个农庄都拦不住他。

    “起床,马上集合所有人,主屋门口集合,我有话要说。”王河也不废话,连躺在旁边尖叫了一声的贺小惠看都没看一眼,就转身出去了。

    “现在么?二叔!这人都还没起……”

    “所以让你去给我把人集合,速度快点,时间不等人,记住,是所有人,除了你父亲,所有人都给集合到门口,谁不来,谁就是内鬼。”

    “是……”面对王河不容反驳的命令,王冲无奈的起床穿衣,将命令传了下去。

    “起床,主屋集合,不到的既是内鬼,就地格杀!”